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331我求你,告诉我
    ?暗香带着好奇的思想,来到那个妇人的身边。网

    此刻那个妇人已经被摔在地上无法爬起来了,而且嘴角还被摔出了血,可见凌寒用的力道有多大。

    暗香在妇人的身边蹲了下去,好奇的看着妇人的脸,“神婆,我想问一下,你今年多大?”

    妇人翻了个白眼,不想理暗香,她都被摔成这样了,面前的这个死女人还有心情问她多大。

    这还算了,竟然还叫她神婆,看她的笑话。

    “神婆,你咋不说话呢,不过你说的很对,我们确实有血光之灾,你看这不就马上应验了吗?”暗香把神婆的脸是左瞧瞧右看看,她还是看不出来这神婆的年龄是凌寒说的很年轻。

    突然,暗香想起来了,蓝师傅的易容术很神奇,这个神婆不会和蓝师傅是一样的吧。

    于是,暗香伸手准备去摸那个妇人的脸,想要看看是不是被易容了。

    “老婆不要……”凌寒大喊一声,冲上前,想要把暗香拉开,但是已经晚了,暗香已经把那个妇人的脸皮揭开了。

    暗香揭开妇人的脸皮一看,果然年纪不大,大约三十来岁的样子,皮肤不白,却不丑,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

    暗香把那个脸皮拿在手上晃了晃,看着那个妇人,“神婆,你长得还不错嘛,挺漂亮的,干嘛要用这么丑的面具挡着自己的脸呢?”

    “老婆,把那个还给她,我们走。”凌寒拉起暗香,从暗香手上拿过那张脸皮,还给了那个女人。

    “凌寒,你干嘛,我还想问问她为什么要杀我们呢。”暗香见凌寒什么都不问,拉着她就走,她很不愿意。

    “老婆,这个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苗人。”凌寒面色有点凝重的告诉暗香。

    苗人?

    暗香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连忙把手放在身上擦了擦,她再不懂也知道苗人惹不得,惹了苗人自己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哈哈哈……”就在暗香害怕得擦手的时候,身后的苗人已经大笑起来了。

    “你笑什么?”暗香听到这笑声只感觉背脊发凉,连忙转身狠狠地瞪着苗人。

    “我笑你快要死了都不知道,哈哈……”苗人说着又大笑起来。

    “什么快要死了,你把话说清楚。”本来一个陌生人对暗香说这样的话,她是不会信的,可刚刚凌寒说了苗人,那就不得不信了。

    “还有一个时辰你的蛊毒就会发作,发作后如果没有会解蛊毒的,你的肚子就会慢慢的长大,一个月后你的肚子就会‘砰’的一声,爆开了,然后里面会爬出来很多小虫子,哈哈……”苗人越说越得意。

    “什么蛊毒,你别危言耸听。”暗香嘴里不信,心里却是怕得要死,这样死太可怕了。

    “那你现在有木有感觉手臂上痒丝丝的呢?”苗人见暗香不信,就示意暗香自己的感受一下。

    暗香听了之后仔细的感受了一下,确实有一只手臂上的某一个地方痒丝丝的,这手臂还正是去揭开苗人面皮的那一只。

    “老婆,你怎么样?”凌寒见暗香神色不对,揽住暗香,眼神里也满是担心。

    “确实有她说的那样,这手臂这里有点痒丝丝的,一会有一会又没了。”暗香抬起手臂给凌寒看。

    凌寒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暗香手臂上有一个小红点,这正是蛊虫钻进去的地方。

    蛊虫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你根本就发现不了它是怎么进入你的身体的,一旦进去之后就会进入血管,吸人的血。

    不同的蛊毒会有不同的作用和死法,如果不解的话会非常的危险。

    也许一个月后暗香就真的像这个苗人说的那样,肚子慢慢地长大,然后就会爆炸。

    这样的情况他不想看到,也不想发生,只见凌寒面色一寒,全身都笼罩着一股冷气,阴森森的对那个苗人说道,“告诉我,这蛊毒要如何解?”

    “哈哈……你求我啊,求我我就会告诉你,这蛊毒要如何解。”苗人见凌寒一身寒气笼罩,她并不害怕。

    她就是想要看凌寒生气,着急,还没有办法,谁让他今天一个晚上踹了她两脚了,还一次比一次狠。

    “我求你,告诉我!”从来不低头的凌寒在稍微想了一下之后,朝着苗人低下了头。

    不是他害怕苗人,他只是想要尽快的解决暗香身上的蛊毒,蛊毒在身上多一天,就会多一份危险。

    “这样就算是求我了吗,哈哈……”苗人不屑的大笑起来,这样就算求了,也太容易了。

    “那你想要怎么样?”凌寒忍住想要杀死苗人的冲动,但是说话的语气却还是如寒冰一样。

    “我要你跪下来求我!”苗人恶狠狠的咬着牙齿,狠毒这盯着凌寒,她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凌寒了。

    “不要……”暗香抱住凌寒,她怕凌寒真的跪下去,她知道,凌寒为了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老婆……”凌寒被暗香抱着之后,人也冷静了下来。

    “我们不求她,再说了,我这还不一定是中蛊毒了,即使的真的中了,苗人又不是只有她一个,我们再去找别的苗人好了,我相信,大部分苗人都是好人,他们肯定会帮忙的。”暗香为了打消凌寒下跪的念头,以此来安慰凌寒。

    “哈哈……小姑娘就是见识短,难道你没有听过谁种的蛊,就要谁来解的吗?”苗人笑暗香太无知了。

    “是,我是听过,但是我还听过一样,就是把下蛊的人杀了,蛊毒也就解了。”凌寒把暗香护在怀里,冷冷地看着苗人。

    不到最后,他还不想杀了这个苗人,毕竟这个苗人也只不过是被人利用了而已。

    苗人一愣,确实有这个说法,再看到凌寒一身寒气,她也不觉有点害怕起来。

    不过,她仗着自己有后台,又想到这里这么多人,估计他也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杀人。

    于是一愣之后,她又笑了起来,“哈哈,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敢杀我,除非你也不想活了。”

    “我还就告诉你了,我要是杀你,易如反掌,我不杀你,并不是我怕你们,更不是我怕死,我是看在你也不过是被人利用而已,我劝你回头是岸,也算是给你自己留一条后路。”凌寒冷笑一声,他要杀人,还能被人发现他就不是凌寒了。

    “这是法治社会,你敢乱来!”苗人听到凌寒的话显然有点害怕。

    给读者的话:

    终于看到最圆的月亮了,亲们,你们都看见了吗o(n_n)o~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