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335报仇,原来是小三
    老大一声令下,楚天和小白就乐滋滋的去审问了。

    赛金花见楚天和小白走了,她再在这里站着也不好意思了,于是她也跟着楚天和小白一起出去了。

    来到房间,苗人还被绑在椅子上没有醒来,小白去接来了一盆冷水,狠狠地泼在苗人的脸上,苗人总算是醒来了。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杀我们的老大?”小白拿着水盆恶狠狠的看着苗人。

    “……”刚刚醒来的苗人回瞪了小白一眼,没有说话,因为她木有力气说话。

    但是她记得她是小白给打晕的,不要给她机会,给她机会她肯定不会放过小白的。

    “你过去,我来问。”楚天把小白给拉到一边,他站在了苗人的面前,盯着苗人笑得很邪恶。

    看到楚天脸上邪恶的笑容,苗人不禁有点害怕,“你、你想要干嘛?”

    “不干嘛,他刚刚问你的话我也想问,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也可以选择回答。”楚天笑得越发的邪恶,看到他的邪恶的笑脸,再淡定的人也无法淡定了。

    苗人不禁感觉头皮有点发麻,不过她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只是一会心慌之下也就淡定了。

    “我要喝水。”苗人决定先为自己谋点福利再说。

    “小白,给水给他喝。”楚天头都没回的对小白说。

    小白记得,刚刚她也是要水喝,沈倩好心给她倒了一杯水,不知道怎么就被她把蛊毒给种到了沈倩的身体里了。

    这次小白长了一个心眼,他找来一个水盆,把喝的水用水盆装上了,然后端着水盆对着苗人,“喝吧。”

    “这样我怎么喝?”苗人抬起头看着小白,她的手被绑在,而这个水盆又这么大,她要怎么喝?

    “你可以把头放进去喝。”小白却没有上她的当,还好心的给她建议。

    “我来喂她喝。”赛金花看到这一切,主动的说。

    “算了,我不喝了。”当苗人看到赛金花的时候,什么喝水的心情都没有了。

    因为她看出来赛金花跟他们是不同的,难道她们的毒是这个女人给解的?

    这样一想,苗人不禁再次抬头朝赛金花看去,她要确定一下,“她们的毒是你解的?”

    “是的,所以你不要在想着怎么给我们下蛊毒了,我懂的蛊毒比你多,如果你也想要尝尝蛊毒的滋味,我不介意给你试试。”赛金花看到了苗人眼神里的意思一丝惊慌,于是她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吓唬吓唬她。

    “不要,你们想要知道什么就问吧,我告诉你们就是了。”苗人立刻惊慌的说道。

    她才不要被种蛊呢,要是被种了一直绑着她不给她解毒的机会,她就是死定了。

    “我问你也就是他们想问你,楚天,你来问吧。”赛金花见苗人愿意回答,她也就退后一步了。

    其实她那里会种什么蛊毒啊,她要是会的话早就给那个市长种上了,并且会种那种让他生不如死的蛊毒,不能碰女人的蛊毒,一碰女人就会跟刺刺着一样的痛。

    “早知道她这么听你的话,刚才就不该浪费我的表情了。”楚天不满的嘀咕一声,他那种邪恶的表情可是很珍贵的,就这么给浪费了几个,真是可惜啊。

    但是能这么容易就能叫苗人听话,楚天还是很高兴的,于是他上前一步,脸上那种邪恶的笑容没有了。

    换上了一脸的严肃,“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杀我们老大?”

    “易局长是不是他杀的?”苗人没有回答楚天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易局长?你跟易局长是什么关系?”楚天见这女人认识易局长,他就明白了,又是一个来报仇的。

    只是奇怪的事,既然她也是为了易局长来报仇的,却为何还要还易局长的儿子呢?

    “他是我的爱人,他死了我为他报仇不可以吗?”苗人有点激动了,她唯一的一个死人被他们给杀了,叫她如何不激动。

    “你是他的爱人?那易南天岂不是你的儿子,咦,不对不对,你跟易南天看起来也不过只大了几岁而已,还生不出来这么大的儿,那这关系就有点复杂了。”楚天听完之后就开始自言自语了。

    “切,那个女人和她的儿子都得死,易少奇是我的,我的……”苗人越发的激动起来。

    她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确定今生只为他而活了,可惜,他却把他的家人保护得很好,不让她碰他的家人。

    还把他的儿子也送去学蛊术,就是防止她以后在他们身上种蛊。

    她又恨他,又爱他,在他的怀里她爱他爱得要死,离开他的怀抱她又恨他恨不得他早点死。

    如今他真的死了,她却好像世界都崩溃了,所以她要报复,一个个的报复,让他们这些人都看着自己的爱人死去,全都死去,这样她才开心。

    可是实情却没有按照她设定的方向去发展,她没有想到他们中还有人会解蛊毒。

    这让她精心准备的一切都毁于一旦,她恨,恨所有的人,她不能死,她还要报复,哪怕只剩0.01的机会,她都不想错过。

    “我算是明白你们的关系了,好了,我问完了,现在本法官宣布,此妇人心术不正,用蛊术害人,经过研究决定,判终身监禁,完毕!”此刻的楚天就如一个法官一样,宣布这审判的结果。

    然后他转身对小白说,“把刚刚的整理一下记录下来,明天给老大看,今天晚了,我们就不去打扰老大了。”

    “她怎么办?”小白指了指已经疯了的苗人。

    “继续打晕!”楚天很不厚道的给了小白一个建议。

    小白收到指令,又拿起特地为苗人准备的棍子,照着后脑勺狠狠地打了一下,悲催的苗人又晕过去了。

    “好了,就把她绑在这里好了,小白,你去把娄斌和阿亚叫过来。”凌寒不在,楚天就是老大了,现在一切是事情都得他来安排了。

    小白把娄斌和阿亚叫过来之后,楚天看了看阿亚,说道,“阿亚,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一下了,今天晚上你就跟娄斌还有我们住在这个房间里了。”

    阿亚见要她和几个男人住在一个房间,无表情的脸立刻扬了起来,“我不要和你们睡。”

    “这个由不得你,娄斌看好她,我和小白先送赛金花回去。”楚天却是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给阿亚。

    非常时期非常对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