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05如此宫法,惨无人道
    “啊——”

    又是一声惨叫,旁边那个男人竟然又拿出刀子在那个上面划了一下啊。

    这画得很有技巧,只划破了皮,并没有破坏那个东西的组织,这等于你想要b起还是可以的。

    当然也有很多在这么两次下来,早就b不起来了,而这个秦光吉因为太缺女人了,被女人轻轻地撩、拨就起来了。

    起来的下场就是鞭打和刀割,直到那个东西再也b不起来,怎么撩、拨都是软趴趴的时候这样的酷刑才算是正式开始。

    为什么要这么说,看秦光吉就知道了。

    那些女人见秦光吉的那个再也b不起来,就都退了下去,退下去时,细心的人一看就能看明白,那些女人没有一个人的身子不是在颤抖的。

    她们其实也都很害怕、很不忍,张果劳对付男人的方式她们见过很多次,但是张果劳对付女人的方式她们只见过一次,就终身难忘了,谁也不敢忤逆张果劳。

    暗香不敢看,就连听着秦光吉惨叫的声音她都想握起耳朵,那惨叫声音实在是叫人心都揪到一起去了。

    最后一个飙高音的惨叫之后,秦光吉没有声音了,暗香以为人终于被整死了,偷偷地想要看一眼,却发现了最惨无人道的一幕。

    秦光吉的那个xx在张果劳的指示下被剪掉了。

    秦光吉彻底的被整晕过去了。

    暗香终于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酷刑,她不禁庆幸,这次凌寒没有来,否则让凌寒看到这幅情景,只怕那心里黑暗的阴影又要被翻了出来。

    “拿水来。”张果劳见秦光吉晕过去了,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残忍,他就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们进行惩罚。

    他要随时想着背叛他的人看看,什么叫销魂。

    有人打来了一桶水,在张果劳的指示下舀起一瓢倒在秦光吉的脸上,水顺着秦光吉的身子慢慢地滑了下去,正好滑向那个伤口。

    “啊——”秦光吉又在惨叫中醒来了。

    因为这水竟然是浓浓的盐水,碰到那个伤口之后真的是死人都给痛活了。

    暗香觉得自己要疯掉了,虽然说被折磨的人是秦光吉,但是她的心里也同样被这个情景折磨着。

    张谦发现了暗香有点不对,立刻伸出手去握住了暗香的手,传递给暗香力量。

    黄小四也是第一次见这也的场面,他也不禁蹙起眉头,倒是沈倩,反而比黄小四要淡定,因为她比较是好几年的特警了,经常和坏人打交道,这些或多或少都见识过一点点。

    她看到黄小四蹙起眉头,主动的把手伸过去,放在黄小四的身上。

    黄小四对着沈倩歉意的一笑,握住了沈倩的手,告诉沈倩他没事。

    华智则看得心惊肉跳,眼睛挣得圆圆的,心里只想着,这张果劳果然够变态,这样折磨人的方法都能想得出来。

    而他身边的小吉林倒是非常的淡定,估计这些手段他早就见识过了。

    “秦光吉,在你想要背叛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这么一天。”张果劳见秦光吉醒来的时候,从高台上走了下去,站在了秦光吉前面不远处。

    “呸……张果劳,你tmd的不是人,你就是畜生,亏我还对你心软了,要不是我对你心软了今天被吊在这里的人就是你了。”秦光吉抬头骂道。

    此刻他身上已经变得惨不忍睹了,就连脸都已经不是原来的颜色,但是他已经这样了,也就没有什么再可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死,最好死快一点。

    “骂吧,赶紧骂,骂得越痛快,你等会也就会越销魂,别以为你骂我我就会让你死快点,你错了,你骂得越狠,我就会让你死得越慢。”张果劳倒是一点也不在乎秦光吉的谩骂。

    “我诅咒你,诅咒你死在女人手里,诅咒你你的女人全都给你带绿帽子,诅咒你你死后连个哭的人都没,诅咒你死了被狗给分吃了……”

    “啪——”张果劳一个巴掌愤怒的打在秦光吉的脸上。

    秦光吉的牙齿立刻被打飞掉了两颗,但是他高兴了,说明张果劳还是有在乎,他吐了一口血大笑起来。

    “哈哈……你也知道你以后的下场对不对,所以你才会如此生气,那么多女人没有一个女人给你生一儿半女,为什么呢,不会是老天都想要你断子绝孙吧,想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也是祸害,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啪——”又是一巴掌打在秦光吉的脸上,这是他的痛处,为什么这么多女人没有一个能给他生个后代的,哪怕是个女儿也好。

    开是没有,一个没有是女人没用,但是十几个都没有就是他的问题了,他还想把他挣的这份家业给他的后代呢。

    没有想到连老天都不帮他,太不公平了。

    “来人,把他的舌头给割了。”张果劳在打了秦光吉两个耳光之后,不想再听到他废话。

    听到老大下令,手下也不得不狠心的把秦光吉的舌头给割掉了。

    秦光吉再一次痛得晕过去了。

    “各位,怎么样,你们对我这宫法有什么建议和看法,可以提出来,我们以后加以改进。”张果劳转过身来,对暗香等人说道。

    “张兄,你的宫法我们都见识过了,难道你不觉得你这样太残忍了吗?”张谦占着他曾经救过张果劳,所以才直言不讳。

    “张谦兄弟,你认为我这样算是残忍吗?当初国家把我发配到这里的时候有没有人觉得是残忍,我想问问在座的各位,谁愿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一辈子,永远不许回去,啊?”

    张果劳被张谦的几句话给说得本来就愤怒的他更加的愤怒了。

    “把你派送到这个地方是为了什么原因你自己也知道,本来就是叫你来这个地方反省的,可你倒好,这么多年来变本加厉,国家有没有说要把你抓回去接受惩罚?”张谦闭了一下眼睛,不到最后,他也不想和张果劳撕破脸。

    “哈哈,你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把我送到这个地方不给我部队,不给我粮食,不给我钱,如今我这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双手打下来的,跟国家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张果劳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给笑出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