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48疼爱老婆,天经地义
    张谦气呼呼的答应下来,就去准备调查了,他不信他会调查不出来。

    “喂,什么有其父必有其子啦,谁是父子啦?”华智冲着张谦的背影嚷了一句。

    “师傅,他说的是师傅和弟子,是不是有父也有子?”小吉林在一旁连忙解释给华智听。

    “次奥,原来是这样!”华智一想也对,刚刚他只是一时没有想起这一层来,“不过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是想说我们都在欺负他吗?”

    “你说呢?”黄小四白了华智一眼,也搂着沈倩跟着凌寒和暗香走了。

    看见他们都成双成对的,华智看了身边的小吉林一眼,小吉林连忙笑道,“要不师傅你也搂着我走吧,我不介意。”

    “去,我介意,叫我搂着一个男人走,不知道还以为我是那个呢。”华智瞪了小吉林一眼,连忙跟上凌寒。

    这时,凌寒却说话了,“华智,小吉林,你们回去吧,去守在宫殿的门口,看看庫比到底在玩什么,记住,只要看着就行,不要动手。”

    就这样,华智和小吉林在庫比的宫殿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守了一夜,才看到庫比搂着纳塔丽牵着狗出门了。

    华智和小吉林很小心很小心,结果还是没有跟上。

    为什么呢,原因就在庫比手上的那条狗。

    只要他们一跟上去,那条狗就朝后面狂咬,有好几次那条狗差点跑回来咬他们了,好在庫比牵得紧。

    其实狗第一次咬庫比就留了一个心眼了,在狗咬第三次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华智和小吉林,等他看到是凌寒的人跟在他后面之后,他才拉住狗的。

    否者,估计现在华智和小吉林已经被狗给咬惨了。

    “师傅,我感觉他已经发现我们了。”小吉林看着前面拉着狗的庫比停下脚步。

    “嗯,我们走吧,不跟了,以后要想办法把他的狗给毒死了,否者很难跟踪了。”华智朝那条狗狠狠地瞪了一眼,很想用眼神把那条狗给杀死。

    回到出租屋,早点已经做好了,摆在桌子上,还冒着热气。

    华智一看早点,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就吃,他太饿了,守了一夜,能不饿吗。

    黄小四却给了华智一个眼神,眼神里不是责备,而是……

    华智顺着黄小四的眼神看去,原来那个是凌寒房间的方向,华智狠狠地把嘴里的吃的给咽了下去。

    这黄小四是想要叫他去喊老大起床啊,那怎么行,他才不去呢。

    于是黄小四的眼神再一次来了,这下华智看懂了,连忙大声喊道,“我回来了!”

    “华智,你回来啦,有没有什么好消息?”黄小四也大声的问华智。

    “老大呢?”华智没有回答黄小四的话,而是也大着声音假装问老大,然后两个人都盯着老大的那扇门,希望老大能知晓他们的苦衷。

    果然,在两个人提高声音说话的情况之下,屋内的人果然被吵醒了。

    其实应该说有一个被吵醒了,有一个早就醒了,他醒了之后舍不得起床。

    一来是怕吵醒了暗香,二来是他觉得暗香越来越好看了,怎么看都看不够,所以他的眼睛就一直盯着暗香看。

    一边看还一边微微的笑着,偶尔还在暗香的唇瓣上轻轻地亲一下。

    暗香被华智和黄小四大声吵醒之后,就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问,“怎么回事?”

    “没事,老婆,你休息,我出去看看。”凌寒说着把手臂从暗香的头下轻轻地抽了出来,然后快速的穿上衣服。

    这个时候门外黄小四还在大声的说话,“老大累了,在休息。”

    “那怎么办?”华智觉得这样跟黄小四大声说话好像还很好玩的,于是,声音更大了一些。

    “你找老大有事吗?”

    “没事,就是跟老大汇报汇报!”

    一听没事,凌寒一笑,“听到了没,没事,我出去看看就行,你累了再休息一会。”

    昨夜回来之后,他又对暗香进行了一番磨合训练,虽然这次训练还是依靠药水,不过他相信,在药水用完之前,他一定能把暗香给训练出来,以后他们就可以随时随地,再也不用依靠药水了。

    暗香确实感到很累,这样的训练强度太大了,每次训练下来她都觉得要了她半条命,所以被凌寒轻轻地一按压就又躺倒床上去了。

    暗香只好点点头,“好的,你快点出去看看,他们肯定有什么消息要跟你汇报。”

    在凌寒出门之后,她还是爬了起来,这整天整天的在床上起不来像什么样子,一点都不像她的风格,所以她无论如何困难都必须要克服。

    “怎么回事?”凌寒一边问道,一边朝沙发走去。

    “老大先喝茶。”凌寒一坐定,沈倩立刻就泡了一杯茶递上去了,这样至少可以让老大脸色好看一点。

    “是这样的,我们看到庫比和纳塔丽出门了,本来想要看看他们要去哪里,结果那条狗发现我们了,所以我就没有办法再跟踪庫比了。”华智有点不爽的说,此刻他恨死了那条狗。

    “嗯,张谦你呢?”凌寒见张谦坐在沙发的另一端,也不说话,便转过脸去直接问张谦。

    “女人确实不在宫殿了,他把女人送到他们军队去了。”张谦蹙起眉头,想到他打听来的消息不禁感觉有点优闷。

    “军队那么多人?这女人送进军队还能活着出来吗?”随后出门的暗香听到张谦的话忍不住惊呼。

    “老婆,不是叫你好好的休息吗,你怎么出来了。”凌寒听到暗香的声音,担心的站了一起来,一个跨步走到暗香的面前。

    “我又没有生病。”暗香白了凌寒一眼,小声的说着,生怕大家听见了要笑话。

    可偏偏凌寒却一点都不在乎大家的目光,他只心疼老婆,于是他不顾大家的眼神,抱起老婆就放在了沙发上,让暗香坐好。

    “都愣着干嘛,给你们的嫂子倒茶。”把暗香放下之后,他坐在了暗香的身边,把暗香搂在怀里,这才抬头去看众人,却发现众人都愣愣的看着他和暗香。

    暗香被凌寒这个样子搞得有点无地自容,凌寒却好像不以为然,他认为疼爱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谁敢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