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53偷梁换柱,李代桃僵
    张谦会意,笑着朝庫比迎去,“庫比,欢迎你的到来,你就跟我们做一桌吧,这里都是一家人。”

    庫比看了看全场,唐老大那一桌他不敢去,也确实只有凌寒等人是他认识的了,并且他们在一起吃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他也就没有客气,坐了下去。

    “你这狗……”张谦见庫比坐定之后,便看向他的狗。

    “它是我的兄弟,就让它跟我坐在一起好了。”庫比却没有把这狗当成狗,他一直都把狗当成他的兄弟。

    “那行,正好我们这桌子有空位,就让这……庫塞也坐这里好了。”

    庫塞是狗的名字,张谦说着把一个位置让给了庫塞,他则坐在了庫比的另一边,而坐在狗那边的却是华智,华智另一边是小吉林。

    张谦的另一边的凌寒,凌寒那边就是暗香了,一张圆形的桌子可以做十个人,目前带狗就只坐了七个人。

    黄小四和沈倩在唐老大和蓝师傅的邀请之下坐到他们的桌子上了,小白和伊娃也在那一桌。

    还有巴松和唐三城,雪儿的病还没有好透,所以没有出席小白和伊娃的婚礼。

    大厅里一共摆了十几桌,等剩下的桌子都坐满了之后,也就正式开席了。

    席间,张谦总是有意无意的给庫比敬酒,找庫比说话,他要把庫比动作,眼神,说话的每一个细节都给要记住。

    庫比不喝的时候,张谦也不勉强,免得过份热情会引起庫比的怀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便各自喝各自的,也不再互相敬酒了,喜欢喝酒的就多喝一点,不喜欢喝酒的就少喝一点。

    凌寒则很少喝酒,也很少吃菜,他的精力都用来伺候老婆了,反正大家也早就见怪不怪了,有时候就当着没有看见。

    庫比是千防备,万防备,还是没能防备着,人有三急,庫比也有。

    “对不起,我上个洗手间。”庫比站了起来,客气的和凌寒等人打招呼。

    “正好,我也想上洗手间,一起。”张谦也跟着站起来。

    庫比看了张谦一眼,点点头,然后牵着他的狗就一起去了。

    张谦看到庫比连上洗手间都还带着狗,他便笑了笑,“庫比兄弟,我可以摸摸你的庫塞吗?”

    “它不喜欢别人摸,会咬人的。”庫比看了看张谦,并没有想要把他的狗给张谦摸,他也不喜欢除了他之外的人去摸他的庫塞。

    “呵呵,我只是说说,你别认真。”张谦还是笑了笑,率先一步进了洗手间,他确实也内急了。

    把水放掉之后,张谦一身清爽,庫比也站在他几步远的地方放水,狗就立在他的身边,想要下手很难。

    就在张谦觉得有点困难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只见那条狗突然趴在了地上不动了。

    庫比一惊,就想要看看狗是怎么啦,就在这时,张谦动了,在庫比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便把华智给他的针扎在了庫比的背上。

    庫比没有想到张谦会趁机偷袭,反手抓住张谦的手腕想要把张谦甩出去,可惜晚了一步,他也跟他的狗一样了,倒在了地上。

    这时凌寒、华智、黄小四全都不约而同的出现在洗手间,看着地上躺着的一人一狗,凌寒开口了,“华智,你确定这狗醒了之后不会认出来?”

    “嗯,我把庫比身上的气味注射到张谦的身上就行了。”华智非常自信的说。

    “华智,这气味能不能去掉,我不喜欢别人的气味。”张谦愁眉,把别人的气味给他身上,想想就恶心。

    “这气味只有三天,三天后就会自动消失,除非再注射一次。”华智悠悠地说。

    “嗯,那就好,我就勉强忍耐三天好了,三天之内我一定要把这狗处理掉。”张谦看着这狗就头疼,为了它,他还要接受另一个男人的气味。

    “你也不用怕它,我会给你一些专门对付这狗的药,要是这狗发现你不是他的主人,你就用这药来对付他。”华智从怀里拿出一瓶药递给张谦,张谦拿着药心里安心了不少。

    随后华智又把庫比身上的气味转移到了张谦的身上,张谦换上了庫比的衣服,因为张谦和庫比的身形差不多,穿上了庫比的衣服正好合适。

    最后张谦把蓝师傅做好的人皮面具拿了出来套在头上,很快,另一个庫比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了。

    刚刚张谦和庫比聊天的时候,特地注意了庫比的动作,说话,眼神,所以他变成庫比之后,用庫比的声音说道,“怎么样,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认不出来了?”

    “看起来是认不出来了,如果连这狗都认不出来,这才算数。”华智看了看张谦的样子,怎么看还是怎么的都觉得张谦还是有点不太像庫比。

    “把狗弄醒。”凌寒也觉得张谦不太像庫比,庫比给人的感觉是阴晴不定。

    眼神时而犀利,时而温柔,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神是阴毒狠厉的,在别人看见的瞬间他就能变得很温柔。

    而张谦眼神里充满的是狡黠和戏谑,没有那种狠毒的犀利,也没有那种虚伪的温柔。

    在狗被弄醒之前,凌寒等人离开了洗手间,庫比也被转移走了。

    顿时洗手间就剩下张谦和狗,张谦并不讨厌狗,但是对于这条狗他却喜欢不起来。

    伸手,轻轻地摸在狗的身上,试着喊道,“庫塞,庫塞……”

    听到主人的喊声,庫塞睁开了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高兴的围着主人转了一圈,发现气味还是那个气味,便低头在主人的脚边蹭了蹭。

    张谦见庫塞没有认出他来,高兴的摸了摸庫塞的头,牵着庫塞出去了。

    “呜呜……”庫塞感觉有点不对,对张谦呜咽两声,把张谦吓了一跳,立刻想到了庫比表现出来冷漠的样子,心里一亮。

    原来他刚刚高兴之下摸狗头的动作太过亲密了,估计庫比以前对待他的狗不是这个样子的。

    同时,张谦的心里也多了一丝担忧,这狗怎么这么难哄,随便一个动作不对就抗议,这以后跟它一起生活还真的需要注意再注意了。

    也因为这狗来这么一下子,让张谦下了早点把这狗处理掉的念头。

    因为这样的一条狗放在身边一天就会多一天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