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63庫塞,你别仇恨我
    “凌寒,你故意的吧,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暗香没好气的瞪了凌寒一眼,准备不理凌寒了。

    昨夜被凌寒训练得太累了,今天因为华智要来,又起早了,她准备回去补眠去了。

    凌寒见暗香不理他往房间里走,他也跟了上去。

    谁知道,暗香走进房间就“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老婆,开门啊。”凌寒无奈之下只好一边打门一边呼喊。

    “不开,我累了,睡一会,华智他们回来了你再叫我。”暗香拒绝开门,走到床边就倒下去了,她真的好累。

    一开始在沙发上做了不算,谁知道吃过饭以后,他竟然说昨夜没做,要补上,结果这一补就是补到天都快亮了。

    才闭上眼没一会,又怕华智早上过来,看见还在睡觉不好意思。

    一次两次就好,每一次来都看见她在睡觉怎么说得出去,所以她只好起来了。

    这不,倒上床没一会就睡着了。

    不过,这门却关不住凌寒,他随手拿起一个东西,在门锁里一捣弄,门就开了。

    走进房间一看,暗香已经睡着了。

    看到老婆是真的累了,他也就没有去打扰暗香,而是轻轻地在暗香身边躺下,把暗香搂在怀里,他也睡了。

    他们这一睡睡到傍晚才醒来,估计是被饿醒的,因为醒来第一件事就感觉好饿。

    如今他们在这边几乎没什么事可干,每天除了吃就是睡,除了睡就是吃。

    直到他们起来吃了饭,华智他们都还没有回来。

    “好奇怪,这次华智看病比上次帮雪儿看病还要久,有那么严重吗?”暗香坐在沙发上,斜靠在凌寒的怀里,两个人一边等华智一边看电视。

    “老婆,我发现你总是关心别人,在我的怀里还想着别人。”凌寒又开始不满了。

    “喂,我这只是随口问问,这就是关心了吗?”暗香又要忍不住翻白眼了。

    “你要问也应该是问我这个老公好不好?”

    “我们天天在一起,又什么好问的?”

    “当然有了,你可以问,老公,你今天开心吗?”

    “那你今天开心吗?”

    “本来是开心,但是你这说话的语气不对,所以我有点不开心了。”

    “你要什么语气?”

    “温柔一点的。”

    暗香没好气的剜了凌寒一眼,温柔一点的是吧,好,那她就给他一个温柔的。

    于是暗香从凌寒的怀里转过身子,面朝着凌寒,一只腿跪在沙发上,双手捧住凌寒的脸,用很细小,温柔得如猫咪般的声音问道,“老公,你今天心情好吗?”

    凌寒一见,嘴角勾起一个很大的弧度,都快要裂开了,“嗯,这就对了。”

    随便他也捧住暗香的脸,在暗香的唇上啄了一下,“我今天心情很好,老婆你呢?”

    “我不好。”暗香放开凌寒的脸,再次背对着凌寒坐下,然后靠进凌寒的怀里。

    凌寒很配合的伸手环住暗香的腰,低头在暗香的耳边轻声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心里有话你不让我说,我憋着难受。”暗香嘟起小嘴,回头看了凌寒一眼。

    “你有话就说,我怎么敢不让老婆你说话呢。”凌寒把脸贴在暗香的脸上,轻轻地磨蹭。

    “华智怎么还没有回来。”暗香趁机立马说道。

    “老婆……”凌寒蹙起眉头,他们两个这样的温馨时刻,她竟然问华智,太破坏气氛了。

    “知道了,我只是担心他们嘛,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被凌寒哀怨的叫了一声,暗香立刻就知道凌寒的意思了。

    “他们很好,因为回宫殿了。”凌寒有点不满的搂着暗香,不得不告诉暗香华智的事,否则暗香会一直不安的。

    “真的吗?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害得我白担心。”暗香不爽的瞪了凌寒一眼。

    “我只是不想你在我怀里总是想着别的男人,我会吃醋的。”凌寒咬着暗香的耳朵,轻轻地吹着热气。

    暗香被凌寒吹的热气弄得脖子里痒痒的,怪不舒服的,就挣扎了一下,“别这样,痒死了。”

    “老婆你哪里痒,我帮挠。”凌寒哀怨的表情不见了,立马变得有精神起来。

    “去。”暗香娇嗔了凌寒一眼,其实她心里甜丝丝的。

    听到凌寒说吃醋她心里就开始甜丝丝的了,再听到凌寒又想要趁帮她挠痒吃她的豆腐,不知道为什么,她嘴里说着去,心里却舔死了。

    这说明凌寒全身心的都是她。

    ……

    这一天,正是和张谦说好的第五天,凌寒的神兵天降就会到来。

    果然,在前一夜开始,通往边城的各个通道,就开始陆陆续续的进来很多身份不明之人,身高年龄都相差不大,个个精神抖擞。

    因为之前,凌寒就跟唐老大和巴松等人打了招呼,借他们的通道用用,所以守城的那些人,对于混进来的人也全都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张谦在跟第一批人联系之后,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他再也不怕那条狗了。

    这一夜,他先让华智把狗给弄晕了,然后他再把狗用铁链给栓了起来,然后坐在狗咬不到他的距离,等着狗醒来。

    狗醒来之后,张谦就盯着狗的眼睛语重深长,“庫塞啊庫塞,我们就要分别了,不知道你会不会想我。”

    庫塞瞪着“庫比”几秒之后,立刻发现这个“庫比”今天不同,所以她不安地来回跳动,张开嘴巴想要对着张谦叫几声,却发现竟然发不出声音了。

    原来是张谦怕狗对他仇恨的叫声,叫华智把狗给弄哑了。

    “庫塞啊,你别仇恨我,我也是迫不得已,你要是不这么凶巴巴的,我也不会把你绑起来,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弄死你的,等我们出去的时候,我会给你找一个好去处,也算是我们相处一场。”

    张谦看着狗激动、烦躁、不安的样子,有点不太忍心,却又无能为力,为了他的人生安全,他不得不这么做。

    都说狗是最衷心的动物,确实,和狗庫比的衷心完全表现在行动上了。

    即使这狗竟然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张谦,却还是没有把张谦这个假装的庫比怎么样,只是偶尔的对张谦表示不满。

    张谦最怕的就是这狗的看他的眼神,总觉得这狗会不会要替主人报仇,趁着他睡梦里把他给咔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