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64老大,我们回来了
    好在凌寒让华智跟着他来了,让张谦那颗忐忑的心终于安定了不少,否则他晚上梦里面全是狗。

    “张谦,别闹了,再闹当心庫塞跟你记仇,做鬼也不放过你。”斜靠在床上的华智看到张谦在跟狗谈心,不禁有点好笑。

    “不会的,对不?”张谦依旧看着那狗,“你就是想要报仇也千万别找我,要找就找床上躺在的那个,是他把你迷晕的,也是他把你毒哑的。”

    “张谦,真有你的,着了快就忘恩负义了,卖友求荣了。”华智却不以为然,“庫塞兄弟的眼睛是雪亮的,要报仇肯定也是找你。”

    “我现在是庫比,它有不认识我,但是你不同了,你彻头彻尾都是你,很容易就被它给记住了,对不,庫塞。”张谦对华智说完之后又去问庫塞,庫塞却很生气的对着他狂咬。

    只可惜,不管庫塞用多大力气,就是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庫塞是狗,认人可以不用眼睛的,你的气味它也能闻出来的。”不管张谦说什么华智却一点都不担心自己。

    庫塞要是敢来找他报仇,那是自寻死路,他会叫庫塞睡三天三夜醒不来。

    “也是哦。”张谦又开始替自己担心起来,突然想起来他是庫比的气味,眼睛一亮,“我现在是庫比的气味,庫塞还是不会知道我的对不对。”

    “还有一个小时,你身上的气味就会变回自己的了。”华智瞟了张谦一眼,慢悠悠的说道。

    “华智,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吗?”张谦从地上坐起来,咬牙切齿的看着华智。

    “知道,你想要掐死我,有本事你就来吧,到时候你晕倒了我就把你和庫塞关在一起。”华智挑眉一笑,他才不会怕张谦呢。

    张谦武功再高,行动再比他快,也快不过他的毒针吧。

    看到华智的眼神,张谦真的很想掐死华智,在考虑到要用和狗关在一起的代价才有可能,张谦还是打消了念头。

    转身不想理华智了,还不如跟庫塞说说话呢,至少庫塞现在不会说话来气他。

    ……

    接下来几天是张谦最忙碌的几天,他把凌寒的神兵天降安排到了军队,为了军队里的人臣服,张谦组织了一场比试。

    这是一项生与死的较量,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打败对方就算赢。

    凌寒召唤来是神兵天将果然是不同凡响,几场比试下来就已经征服了一大半人。

    这些人虽然不算的什么正规军,却也是个个都很敬英雄,愿赌服输,很快,这里的一切就完全颠覆了。

    在征服这些军人之后,宫殿里的暗卫也全部被张谦给撤掉了,换上了自己的人。

    “钱勇,接下来的日子就全靠你了,我会跟他们说出去游玩,把宫殿暂时给你打理。”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张谦拍了拍钱勇的肩膀。

    这钱勇是唯一一个从蓝豹战队调遣出来的,主要就是想要他来管理这宫殿,直到找到合适的人,他才可以功成身退。

    毕竟张谦在此地不能久留,否则也就不用如此换来换去的麻烦了。

    “保证完成任务。”钱勇一个标准的立正敬礼。

    按照军衔等级,张谦比他大,所以张谦在他的面前也算是他的首长了。

    “好,凌寒带出来的兵果然都很不错。”张谦看着钱勇,不禁夸奖起凌寒来。

    这次多亏了凌寒的兵,即使只是魔鬼训练营出来的,也是个个如此出色,何况这蓝豹战队的了,恐怕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了。

    ……

    又过了五天,张谦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宫殿,把宫殿就全权交给钱勇来打理了。

    “唉……我终于可以离开那个想陵墓一样的宫殿了。”走出宫殿的大门,张谦是无限感慨啊。

    “你这个形容词不错,这宫殿确实有点像陵墓,除了能在里面睡觉啥事也干不了,这么大的宫殿真是又奢华又浪费。”华智也赞同张谦的感慨,他回头又看了宫殿一眼,真像把这宫殿给拆了重建。

    只是这样更加的不合算,既劳财,又伤命。

    “走吧,这样的宫殿住时间长了,不是短命就是BT,我现在终于明白张果劳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了,唉。”张谦一声叹息。

    毕竟张果劳曾经和他称兄道弟,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和他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但是也跟这宫殿有关系。

    如果不是他建造了如此豪华的宫殿,也不会引起上级部门的注意,要不是他不顾一切狂妄的性格,上级部门也就不会下了如此的命令。

    总之,做人要低调,做人要认清形势,不要自以为是,不要恃才自傲。

    否则哪天的死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回到出租屋,张谦那种沉重的心情一扫而光,高兴的冲着屋里喊道,“我回来了!”

    暗香正被凌寒抱着啃嘴唇,听到张谦回来了,立刻推开凌寒,跑出去开门了。

    凌寒不满的看着小女人飞快的身影,又吃醋了,所以对进门的张谦没有好脸色,更是满眼的犀利之神色。

    张谦对上凌寒犀利的眼神,顿住脚步,让跟在身后的华智一个没小心就撞在了张谦的后背上。

    “张谦,你走就走,怎么好好的又停了下来。”华智不悦的瞪了张谦一眼,准备越过张谦走进门去,却被张谦轻轻地拉了一下。

    华智不解,也顿住脚步看着张谦,张谦低声在华智的耳边说道,“我感觉屋子里有一双和庫塞一眼的眼睛盯着我。”

    华智一听朝屋里看去,就看到了凌寒的眼神狠狠地盯着张谦,确实有种想要把张谦撕裂的可能。

    虽然张谦描述得有点像,但是,凌寒是他的老大,他还没有糊涂到谁是他的老大都搞不清。

    所以他伸手狠狠地在张谦身上戳了一下,用眼神警告,“下不为例!”

    张谦当然知道华智说的是什么意思了,所以他只好闭嘴不说话了,谁叫人家的人多呢。

    “老大,我们回来了!”华智进门之后,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

    不管凌寒是什么脸色,什么眼神,他都一如既往的笑着,然后皮厚厚的不等凌寒开口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嗯。”凌寒冷冷的哼了一声,算是说他知道了。

    只是那眼神却还是很不爽的看着跟在华智身后进门的张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