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69 一个无耻,一个下流
    但是她并没有马上停下来,能把楚天带回来又怎么样,她还没有原谅楚天不是么。

    “小墨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暗香见李小墨终于看见她了,便跑到李小墨的身边,再一次拦住了李小墨。

    她觉得李小墨这样找虐肯定不是为了楚天被调走的事。

    大家都是军人,很了解调走都是因为工作需要,也是家常便饭,不会为这件事就如此的想不开的。

    “没什么,你们回来了就好,走吧。”李小墨拿过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对暗香笑了笑。

    “小墨姐,你有事一定要跟我们说,要是楚天那个家伙敢欺负你,我们一起帮你欺负回去。”暗香举起拳头挥了挥。

    “好。”李小墨淡淡地说了一个好字,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随后拉着暗香就往回走去。

    暗香见李小墨不肯定说,她也没有再强迫,也许等凌寒把楚天带回来就知道了。

    凌寒一直到傍晚才回来,只是楚天并没有跟着回来。

    晚上,回到宿舍,暗香就再也忍不住了,拉着凌寒眼巴巴的问,“凌寒,楚天和小墨姐是怎么回事?”

    “老婆,他们的事给他们自己解决,我们做好我们的事就行了。”凌寒看着暗香,意义深长的说。

    “我们的事,你是不是说你妈妈不同意我们的事?”暗香想了一下,他们的事除了凌寒母亲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不是,我妈妈会同意的。”凌寒淡淡地一笑,对于他母亲这事好似胸有成竹。

    “不是这个我们还能有什么事啊?”暗香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就是……”凌寒对暗香坏坏的一笑,然后一把抱起暗香,“我们去洗澡啰。”

    “喂……你……”暗香气到了,这凌寒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当她被凌寒放进浴池里的时候,她终于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这丫的又要发情了。

    “凌寒,今天我累了,别来了。”知道凌寒的意思之后,暗香连在阻止。

    一来是真的有点累了,二来是因为李小墨的事心情有点不好。

    在不知道李小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之下,暗香怎么都无法集中精神来和凌寒打情骂俏。

    “老婆,我发现你对我一点都不重视。”对于暗香的反应,凌寒不高兴了。

    因为他老婆每一次都把别人的事情放在前面,他觉得他都快要被老婆给忽视了。

    “我哪里有不重视你?”暗香却不懂凌寒的心情。

    “你现在心里想的是不是都是楚天?”凌寒盯着暗香,故意说楚天不说李小墨。

    “楚天和小墨姐到底是怎么啦?”暗香没有听出凌寒话音里的意思,既然凌寒说起楚天,她便顺着问了一句。

    “你看,我就说你现在想的都是楚天,不行,我要惩罚你不专心。”凌寒扑向暗香,把暗香拖进了水池中间。

    “喂,你发什么疯?”把正在想着楚天和李小墨事情暗香给吓了一跳。

    “没有发疯,老婆,你不是说累了吗,我们快点洗澡去休息吧。”凌寒抱住暗香就开始帮暗香洗起澡来。

    “哈哈……呵呵……咯咯……别……”暗香却在水池里一会大笑,一会忍不住的笑,一会儿扭着身子笑,笑得喘不过起来。

    原来凌寒为了暗香能忘记楚天和李小墨的事,趁帮暗香洗澡的时候使坏,挠暗香的痒痒,害得暗香除了笑什么思想都没有了。

    “老婆,从现在开始你心里只许想我,不许再想别人,听见没有?”凌寒一边挠暗香的痒痒一边问暗香。

    “好……好好……哈哈……你快……停下来……”暗香只好求饶,这痒痒实在是受不了,再笑下去她觉得自己真的要断气了。

    “老婆你真乖!”凌寒住了手,还不忘记夸奖一句。

    暗香那个气啊,狠狠地瞪着凌寒,恨不得把按进水里给呛一顿。

    对,暗香微微的挑了一下眉头,心里有了主意。

    “老公,我累了,你帮我洗澡。”暗香一边嗲声嗲气的喊着老公,一边搂住凌寒的脖颈。

    凌寒一听,全身都酥掉了,暗香何时这样过,真是要了他的命,于是他连忙点头,“好,一切听老婆……唔……”

    只是还没有等凌寒说完,暗香已经抱着凌寒的头狠狠地按进水里,然后在水里用力一跳就跳到凌寒的背上,不让凌寒起身。

    就在暗香得意一招得逞的时候,她发现她的身子一个不稳,被一股力量给拉进水底,随后她的嘴就被堵住了,完全失去了主动力,成了百分百的被动。

    暗香又怎么会让凌寒完全掌握主动权,于是两个人在水底翻滚起来,一时,浴池里的水花四溅,有的都已经被溅出了浴池之外。

    直到暗香再也没有力气反抗,凌寒才抱着暗香钻出水面,唇也离开了暗香的唇,笑意盈盈的看着暗香,眉毛暗挑,得意非常。

    “老婆,感觉如何。”凌寒把暗香压在池壁上,盯着还在喘气的暗香。

    暗香气得嗔了他一样,“你胜之不武。”

    “我哪里胜之不武了?”凌寒勾起嘴角一笑。

    “你哪里都胜之不武了。”暗香嘟起小嘴娇嗔。

    “是吗,那这里呢?”凌寒说着把他的那个雄壮的某物已经抵在暗香的身上。

    “你……无耻……”暗香小脸一红,这丫的真是三句不离这种事。

    “我还有更无耻的。”凌寒说着已经双手用力,把暗香从水里往上提起。

    暗香尖叫一声,双脚很自然的勾住了凌寒的腰身,脸更红了。

    “老婆,我无耻,你下、流了。”凌寒笑着已经把他的无耻对准暗香,然后无耻和下、流就成为一家了。

    “唔……”暗香没有想到,她现在竟然已经适应凌寒的小葫芦了,她没看见凌寒用药,怎么也进去了,只是好痛。

    “老婆,你要是痛就喊出来。”凌寒看到暗香眉头紧锁,关心的问。

    其实有时候他还是很喜欢听暗香一边娇喘,一边喊痛的,这样他才有成就感。

    “不痛……”暗香咬着牙齿,因为每一次训练她都已经习惯喊不痛了,除非是忍无可忍。

    以为听到暗香说不懂凌寒会很慢的,今天听到暗香说不痛他微微的蹙起眉头,然后抱住暗香的腰身狠狠地往下一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