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94要么剪枝干,要么放这里
    “喂,我已经到了,你还跟着我干嘛?”暗香见张谦也要跟着她一起去凌寒家的样子,便有一点不爽。w w. v m)

    “我进去看看伯父伯母,从三山城回来我都还没有看他们呢,正顺便去看看。”张谦笑了笑,然后伸手摁上了门铃。

    很快一个佣人就跑上前来,为他们打开了别墅前面的那扇大铁门。

    打开铁门进去就是一条笔直的水泥路,路的两边种植了花草,这些花草暗香都叫不出来名字,只知道每次来它们都生长得很好。

    “谦少爷请!”这个佣人跟张谦打了招呼之后才去看暗香,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少奶奶请!”

    张谦一开始听到佣人只跟他打招呼,没有跟暗香打招呼,他还觉得这很正常,因为暗香不怎么来凌寒的家,二是凌夫人不喜欢暗香,自然他们家的佣人也就不会对暗香这么热情。

    但是那个佣人改口叫暗香少奶奶的时候,张谦有点不明白了,傻傻的看着暗香,好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

    “干嘛这样看着我,要么进去,要么滚蛋。”暗香却是没有给张谦什么好颜色,她本来就不想张谦跟着来的,万一被凌寒母亲误会了,又要加她一条罪行了。

    “进去,都已经来了,干嘛还不进去啊,我就是要进去看看你这个狐狸精怎么变成少奶奶的。”回神过来的张谦在说狐狸精的时候,那口气完全是按照凌夫人当时介绍暗香时说的那种口气。

    暗香白了张谦一样,不打算跟张谦计较,因为这毕竟是在凌寒的家里,她如果真的跟张谦计较起来,被凌寒母亲看见了还以为她跟张谦打情骂俏呢。

    坚决不给她抓到任何把柄。

    暗香迈步走了进去,张谦也连忙跟上,那个佣人随即把铁门又给关上了。

    然后小跑到别墅的门口,朝着里面喊了一声,“谦少爷和少奶奶来了。”

    暗香一听真的很想把那个佣人的嘴巴给堵住,什么谦少爷和少奶奶,不知道还以为他们两个是一对呢,这说的话想要叫人不误会都难。

    张谦却无所谓,听到佣人这样说反而笑得跟狐狸一样,得意的朝暗香挑了挑眉,然后迈步跨进了大门。

    大厅里,凌夫人正坐在那里插花,凌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在听到佣人喊谦少爷和少奶奶来了的时候,全都抬眼朝这边看过来。

    看到张谦凌夫人脸上还是笑意盈盈的,招呼张谦坐下,“张谦,好久不见了,快点过来,看看我这个插花怎么样?”

    当时话音刚落就看到张谦身后的暗香,立刻脸就沉了下去,说话也变得阴阳怪气起来,“我还以为是哪个少奶奶呢,原来是你来了。”

    “妈,爸,你们好,我最近没事,所以回来住几天。”暗香也不生气,反而很礼貌的跟他们打招呼。

    “你都开始叫妈啦,这进步不小啊,继续努力。”张谦听到暗香叫凌夫人妈,立刻朝暗香伸出手,轻声地鼓励暗香,给暗香加油。

    “谢谢。”暗香用口型跟张谦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走到凌夫人的身边。

    凌夫人看都不看暗香,继续研究她的插花,总感觉这花的整体有哪里不对。

    这插花艺术是最近她跟一个老年社的朋友一起去学习的,是用来修心养性的。

    通过学习插花,她现在的心情却是比以前好多了,每一次一个作品完成,她都非常的高兴,久而久之,她也就愿意拿她的成果和别人分享了。

    她的心情一好,对凌老爷子的态度也就好了很多,对她女儿的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暗香,她依旧高兴不起来,那是因为每次看见暗香就会让她想起以前的那个女人。

    暗香看了看凌夫人手中的插花,然后抽、出其中一颗花,然后插在了另一个地方,“妈,你看这样是不是要好看一些?”

    凌夫人看了一眼,被暗香这么换了一个位置看起来确实要好看一些,但是,她不高兴,把暗香刚刚拿过去的那一支又给拔了出来,再次插、回原来的地方。

    “不要随便动我的东西,我高兴把它放在哪里就哪里。”插、回去之后,还不忘记数落暗香一顿。

    张谦笑看着这一切,然后摸了摸鼻子,走上前,“伯母,这颗花比较大,它的枝干也比较长,你放在这里确实有点不合适。”

    凌夫人看到张谦也帮暗香说话,有点不高兴了,看着张谦的脸色都变了,刚刚想要给张谦脸色,哪知道张谦接着又说道,“当然,放在暗香刚刚那个地方也不好看,如果你把它枝干修剪掉一些,然后放在这个地方,那就完美了。”

    张谦用手比划着,他说凌夫人的设计不好,也没有说暗香的好,这给凌夫人心里舒服了不少,再听张谦说要把枝干剪掉一些,然后在插、上去会比较好,可这颗花太漂亮了,加上这花大,配这么长的枝干也不算很长,便有点舍不得剪。

    张谦看到凌夫人有点犹豫,便笑了笑开口道,“如果你舍不得剪掉它的枝干,那就只好放在这里才比较好看了。”

    凌夫人看到张谦手指的地方,脸色立刻就变了,张谦指的那个地方正是暗香刚刚插的地方。

    凌夫人抬眼看了张谦好一会,然后才悠悠地开口,“张谦,我怎么感觉你今天说的话都是话里有话呢?”

    “伯母,你误会了,我只是实话实说,就事论事。”张谦再次摸了摸鼻子,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是,他是话里有话,这支花就好比凌寒,很美,凌夫人喜欢,暗香也喜欢,如果凌夫人不舍得放手,又不舍得减去他的枝干,那么就放在暗香身边会更合适。

    但是他不能明说,他知道凌夫人聪明,什么事一点就明白,他也希望暗香能被凌夫人接受,能在凌家过得幸福。

    就暗香没有想那么多,她确实只是一心为了插花艺术,她就是觉得张谦说得对,从审美的角度来看,要么剪掉它的枝干,要么就放在她刚刚的地方,这样这盆花才算完美。

    “张谦,你怎么会跟她一起来的,我家的那个小子呢?”凌夫人不想再说这盆花,因为她也觉得张谦说得对,所以故意转移话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