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 489不放,你奖励我一下
    凌寒高兴的在暗香的脸上一阵狂亲,“我就知道,老婆肯定是舍不得杀我的,刚才如果你一直不杀我,你就赢了,可是你却在第一轮就把我给杀了,你不输谁输?”

    “为什么不能杀你,这是游戏啊?”暗香依旧不太明白。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凌寒只能表示叹息,看来只有等她自己想明白了才行,这一不小心走到牛角尖里想要出来还是需要时间的。

    “想不明白就别想了,睡一觉,醒了你就明白了。”凌寒说着已经开始动手帮老婆脱衣服了。

    “真的是这样吗?”暗香却依旧傻傻的没有反应过来凌寒在脱她的衣服,她大脑里想着的还是凌寒刚刚说的那些她搞不明白的话语。

    这本来就是游戏嘛,为什么他们要那么认真呢,把当成真的来玩呢,早知道他们来真的就不玩了。

    暗香是左想想,又想想,还是无法把游戏当成真的来玩,因为她本身就是不太喜欢玩游戏的,她喜欢和大自然玩,一切玩都只是为了开心。

    直到凌寒的手轻轻地在她身上到处点火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连忙双手护在胸前,睁大眼睛戒备的看着凌寒,“你想干嘛?”

    “老婆,你这个是什么反应,我想要干嘛你看不出来吗?你这小脑袋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凌寒真的被暗香给打败了,怎么说他们都是老妻老夫了,怎么搞得他就像是在非礼她似的。

    “哦,我想明白了,你刚刚说的话很有道理。”暗香说着依旧用戒备的眼神看着凌寒,“但是这不能作为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奖励,所以今天晚上我们什么都不许做,就睡觉。”

    暗香说完之后娇嗔了凌寒一眼,然后钻进被子里。

    她今天被一个小孩子说是笨蛋,这心情多多少少会有一点不好,又怎么可能还有心情做别的事呢。

    “老婆……”凌寒有点无奈,既然老婆不愿意,那就算了。

    于是他没有再强求,也钻进了暗香的被子里,从暗香的身后搂着暗香,把暗香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只有这样他才会心安,睡觉的时候才会踏实。

    第二天,凌寒带着暗香就跟安德烈告辞,耶夫娜依依不舍的和凌寒说着再见,眼泪还直在眼里打转转。

    凌寒已经上车了,就要准备走了,耶夫娜还跑过来,对着凌寒眼泪汪汪的说,“凌寒哥哥,等我长大了就去找你。”

    “好。”凌寒对着耶夫娜笑了笑,在他心里只把耶夫娜当成了孩子,所以也就没有太在意。

    车子走了,耶夫娜扑在父亲的怀里泪珠直滚,但是她没有哭出声音。

    此刻她恨不得马上长大,只有长大了,她才能名正言顺的跟着凌寒哥哥,到时候就有能力把凌寒哥哥身边的那个女人赶跑了。

    暗香头伸出窗外,回头看着耶夫娜,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能感叹耶夫娜还小,如果耶夫娜跟她一样大,她真的不知道耶夫娜会做出什么异于常人的主动。

    直到耶夫娜的身影看不见,暗香才把头缩回车内,然后看着一心在开车的凌寒,直直看了几分钟,眼睛一眨也不眨。

    她是越看凌寒越觉得帅,如果以前不是凌寒有那个什么怪癖,只怕是很多少女都宁愿死在凌寒的怀里吧。

    如今竟然连一个五六岁的孩子都能迷住,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投胎的。

    “老婆,你一直这样看着我会影响我开车的。”凌寒在暗香赤果果的眼光之下,倒是也很享受,要不是怕老婆眼睛累了,他会让老婆一直这样看着他的,他也将会感到非常的幸福。

    “切,你不是闭着眼睛也能开车的吗,还怕我看着你吗。”暗香不以为然的白了凌寒一眼,凌寒开车的技术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那不一样,你这样火辣辣的看着我,我会误会,特别是我的兄弟,不信你看看。”凌寒说着眼睛还朝他身下看了看,那里确实鼓起了一块。

    “卧擦,凌寒,你整天说我在想什么,我看你应该问问你在想什么,一整天大脑里都是H色的东西。”暗香瞟了暗香那个鼓起的地方一眼,对凌寒这种随时随地都发情的行为不屑一顾。

    “老婆,女人说话要矜持一点,文明一点,不要动不动就爆粗口,这样会降低自己的素质的。”凌寒转头看了他老婆一眼,知道老婆肯定是心里不痛快,借题发挥了。

    “素质?素质是什么东西,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果然,暗香非常的不爽,声音也变得阴阳怪气起来。

    从昨夜她总是输就开始不爽了,本以为今天心情会好一点,可耶夫娜说等她长大了就来找凌寒哥哥,他还竟然都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什么意思嘛。

    “老婆,别生气,我也只是在你面前才这样的,其实我也不想的,只是我无法控制自己,老婆,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让我看到你的时候不想着那样的事。”凌寒看老婆要暴走,立刻空出一只手抓住老婆的走,放在他的大腿上。

    暗香把手往回收了收,却发现凌寒抓得有点紧,她无法收回来,太用力了又怕影响车子的平衡,只好对凌寒说道,“你把我手放开好不好,你这样会影响安全的。”

    “不放,除非你奖励我一下。”凌寒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抓得更紧了,说着还把嘴对着暗香,示意暗香在他的嘴上亲一下。

    这条路很宽,而且这个时候的车也不多,所以凌寒完全可以为所欲为。

    暗香感觉非常的无奈,为了安全着想,她只得在凌寒的嘴上亲了一下,凌寒这才笑着把暗香的手放开。

    一个月后……

    凌玥回来了,给家里人每人带了一份礼物,人也变得活泼了很多,离婚后的阴霾也不见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一个月后,也是凌寒和暗香婚礼的日期,这天,天气晴朗,GX大酒店成为A市最为瞩目的地方。

    GX大酒店为了这次的婚礼,停业一天,就为这对男女举办一个盛世的婚礼,只有拿了他们请柬的人才可以入内,任何闲杂人等就连在GX大酒店多停留一刻都不行。

    就连门口的保安都换上了陌生的面孔,小伙子个个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