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综]福寿仙 > 第136章 大唐拾捌
    龟灵话音方落,十余名氏人族男子已是自侧方的一处颇为隐蔽的礁石后一涌而出,将三人连同悭臾和黑蛟一起团团围在了中间,随即一名手持着权杖、头戴王冠的美艳女子摇曳着鱼尾排众而出,神情傲慢地冷然开口道:“大胆人类,非但妄自入侵我氏人族所居之地,更擅杀本女王未来王夫,本女王定然让汝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见对方虽然口口声声斥责已非,但双目却直勾勾地盯着长琴手中的崆峒印,眼中更满是贪婪渴望之色,龟灵不由嘲讽一笑,道:“看来你这位氏人族女王也对族人的区区两百年寿算早有不满了啊,但此时看来,崆峒印的归属似乎与你们氏人族无甚关系罢?先前你那位王夫将崆峒印的所在告知我们,想来其目的也不过是引我几人前来此处、利用我们的力量对付悭臾罢——竟然将自己王夫的性命也作为了算计的筹码,看来那位未婚夫在你心中的地位也不过尔尔。”

    见对方几语间便揭破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氏人族女王神色一厉,随即却也再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掩唇笑道:“先前一名仙人向我族传下了延命之法,但必须以崆峒印为引方可。只可惜这黑龙黑蛟实力颇强,我氏人族与之战斗数次,牺牲了不少族人也未能成事,若非你们带来契机,我族还不知何时方能够如愿以偿。本女王是不是应该就此向你们表达一番感谢之意,譬如说……给你们留个全尸?”

    见对方竟是视己方几人于无物,直接将崆峒印视作了囊中之物,龟灵忍不住无奈地摇了摇头。而此时一名人类男子却陡地跛着腿自众氏人身后冲了出来,指着杨玄感大声道:“女王,这女子从小修道,实力甚强,此人为这女子兄长,只需以他为质,这女子绝不敢轻举妄动!”赫然竟是先前那腿部受伤的部将李斌!

    杨玄感虽被龟灵施法封了五感,又被氏人族女王歌声引得真灵不稳,极其虚弱,却还是自李斌的动作中猜出了他的用意,顿时忍不住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李斌愤愤然地望着他,毫无愧疚之意地大声接道:“我身为你杨家部属家将,一直尽忠职守,此次更为你二人私事落入险地、身受重伤。杨灵明明身具法力,治疗我所受之伤易如反掌,却眼睁睁地看着我流血不止、几近丧命也不愿施救,如此冷血之人,又怎配让我尽忠?”

    他这番丑陋的表现自然还不致令龟灵动容,当下只是皱眉道:“这便是你出卖我兄长的理由么?”

    李斌目光一闪,色厉内荏道:“女王施法为我治伤,我为报恩这般做又有什么不对!”

    “或是我孤陋寡闻,倒是未曾听闻氏人族拥有治伤之能,不过据说……氏人族秘术可令人透支生命从而短时间内提升力量,不知是真是假?”长琴握着崆峒印怔怔发愣了片刻,终是恢复了先前的从容之色,在随口一句后却是转身向漂浮在海中、气息逐渐衰微的悭臾走了过去。失去了性命交修的法宝,悭臾原本已然奄奄一息,此刻见好友走来,却仍是勉强抬起龙首沉声道:“若非当初我太过顽劣天真,也不会连累长琴你因包庇妖龙之罪被贬下界,道行尽毁。或许长琴你永远不会原谅我,我还是要向你说一句……抱歉。”

    “即便并无你之事,他们亦会随意寻个借口将我这不巫不妖的碍眼之辈贬谪。更何况当初损毁不周山亦是受了九天玄女算计——此事原本便怪你不得。”少年神色复杂地望着面前的黑龙,似是想要伸手去抚摸面前的龙首,犹豫了片刻终还是收回了手来,轻叹着接道:“只是悭臾……我对你虽无怨恨,却也无法再抱有挚友之谊了。”

    “无妨,只要长琴你能好好存在于世……我便再无遗憾。”似乎丝毫未曾将对方断情绝义的言语放在心上,黑龙收回了落在对方手中崆峒印上的目光,随即咧嘴露出了一个类似于微笑的表情,双眸终是慢慢地阖上,片刻间便已再无声息。而将长琴之言听在耳中的李斌也不由变了脸色,一脸希冀地望着氏人族女王颤声问道:“女王,他所言的不是真的罢?你可是曾应承过我以海中重宝相赠并送我回到岸上的……”

    “能为我族大事牺牲是你之幸——安心去罢。”美艳的女子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神情冷漠地随口说了一句。而在其话音落下的瞬间李斌腿上原本已然收拢的伤口竟是骤然迸裂,随即其更是双瞳一片赤红、仿佛身不由己一般地向几人。下一刻便是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满脸悲痛失落之色的黑蛟一把按在了爪底,眼见便是不活了。

    龟灵丝毫未曾将这注定将死之人放在心上,关切的目光自始至终未曾自杨玄感身上稍离半分。虽然有心助他安抚真灵,减轻痛苦,但她对这音攻之法并无太多研究,一时之间除了封住对方五感外却是有些一筹莫展。然而就在此刻,氏人族女王却陡然双手捏出了一个如同兰花盛开般的姿势,再一次轻启唇瓣低低吟哦了起来。

    见随着对方动作,杨玄感又再一次满面痛苦之色地勉力挣扎了起来。担忧其伤势加重的龟灵心中一急,望向女王的目光也愈发不善。虽然她也可以先行强自将女王击杀再论其他,但却又不确定这氏人族之音中蕴含着什么足以影响杨玄感安危的杀招。而就在她仍自踌躇之时,凝注着黑龙尸身的少年缓缓回过头来,眸中仿佛酝酿着暗沉的风暴,冷声开口道:“竟在我这前任乐神面前如斯班门弄斧,着实是可笑之极!”长袖一挥间手中已多出了一具纹路宛然的古琴。

    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与悭臾已然因果两清,但送走了曾经好友的少年此刻显然心情不甚美妙。随着其拨动琴弦的动作,当先的几名男性氏人顿时被一道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浪倏地掀翻了出去。见其竟赫然摆出了一副对杨玄感之安危浑不在意的态度,龟灵急怒之下也再顾不得犹豫,当机立断地向氏人族女王直掠而上。

    眼见敌人欺身,那女王倒似乎真的是身经百战,当下先是毫不慌乱地扬起一道水墙挡在身前,同时划动鱼尾向后急急退去。然则就在她准备再次对杨玄感施以音攻之法时却骤然觉得胸中一窒,欲出口的歌声竟是再也吐不出来,旋即更是被龟灵随即而来的一道御水符直直地击在胸口,一口惨绿色的鲜血直直喷出口来。见女王受创,众氏人族群龙无首之下顿时乱了手脚,转瞬间便纷纷被长琴所发音弦击倒在地,完全失去了反抗之力。

    龟灵上前将杨玄感扶起,见他痛苦之色渐渐缓和,心知其只是神魂虚弱,并无大碍,顿时松了口气,向少年颔首道:“多谢了,长琴。”

    少年将手中古琴斜抱怀中,敛去了周身灵力,神色阴郁地淡淡开口道:“方才你似乎是想要对我出言斥责……终归你还是将我视作了不顾伙伴安危之辈了罢。”

    听闻此语,龟灵不由心下慨叹,太子长琴身为灵宝化身的神祗,心志之坚理当远胜常人,而此刻性子竟是阴鸷偏激若此,也不知先前他究竟遭逢了怎样的劫难?思及当初与之相交情状,不禁心中一软,和声安抚道:“并非是不信任你,不过是心急则乱罢了……勿要如此偏激,与你求道并无益处。”

    少年目中忿恨之色一闪而过,冷嗤道:“与求道无益?这与我又有何干系?想来白玉公主是忘记了我这三魂不全之人已是终身不可成仙了罢。”

    “纵不成仙,亦可得道。众洪荒大能又有几人是藉由成就仙籍得道的?反之多有视身入封神榜、入天庭为官与断绝道途等同者。”龟灵与长琴虽相识许久,但严格说来其实并不算熟稔,一时间倒是忘记了他是由不修元神的巫族抚养长大,之前修行想来也是多靠自己摸索,也不怪他会对修仙一事多有误解了。当下温言接道:“你虽魂魄不全,多少对修行有所妨碍。但若能求道有成自可与天地同寿日月同庚,即便是无法补全魂魄又如何?”

    少年怔了半晌,仿佛自言自语般道:“……若当真如你所言,那我之道途为何?”

    “大道三千,条条可证,他人之道又如何是我所能言说?一切俱要依靠自己领悟。”见少年仍是满目茫然,龟灵略一思忖终究还是接了一句,“你身为琴灵化身,在乐理上想来多有建树……”

    长琴轻抚着手中古琴,一时间若有所思,对上少女隐带期许之意的双眸,终究还是肃容向她躬身一揖“……多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