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苍黄 > 第711章 雪夜激战
    走在街上,感受着寒冷的夜色,吸入一口冰凉的寒气,柳铁精神一振,沿着街道慢慢向前走,夜风中,传来稀疏的歌声和调笑声,这样寒冷的夜里,即便青楼灯火也不旺。

    柳铁自然没心思进去逛一逛,到街上走走,是他的老习惯,这十来年,他在柳寒身边,从普通侍从成为三十六铁卫首领,从武徒境界的小子成为宗师高手,他对柳寒忠心耿耿,一直负责柳寒的安全,每到一个地方,他都要对周遭环境看一遍,熟悉下,以免有事发生时,可以作出最恰当的应对。

    在街上逛了逛,他又回到客栈,围着客栈走了一圈,才回到大堂,刚踏入店门,就看到一只猴子在大堂里上蹿下跳,看到门开了,跐溜一下就蹦起来,一个瘦瘦的小姑娘冲着它招手,猴子吱吱的毫不理会。

    一个瘦长的汉子进来,呵斥了小丫头两句,冲猴子吼了声,猴子似乎很怕他,躲在边上,小姑娘趁机跑过去,猴子迟疑下蹦到她肩上,小姑娘疼爱的拍拍它的脑袋,猴子有些委屈的冲那汉子吱吱叫着。

    伙计对柳铁没上青楼去享受温柔很有几分纳闷,可依旧很殷勤,点头哈腰的将柳铁送到院子里,柳铁习惯性的抬头看看四周,又看看田蒿的房间,这才回到房间里面,喝了杯水,便在屋角盘膝坐下,很快进入调息中。

    柳铁关门的声音并没有惊动屋里依旧在热烈聊天的田蒿和傅宪,俩人从王许和齐王聊到诗词歌赋。

    聊到这个话题时,俩人才惊觉,最近几年最热门的诗词居然大部分出自柳寒之手,无论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还是充满出尘之境的“春江潮水”,豪迈的“天生我材必有用”,都广为传唱,柳寒已经成为有名的诗人,青楼歌姬无不期盼得到他的一首好诗。

    “这柳寒还是文武双全,”傅宪叹道,在老友面前,他一点不做作,很爽快的承认了柳寒在诗林中的地位,可他又很不理解的叹道:“这样的人居然跑去经商,是个满身铜臭的商人。”

    说这话时,他似乎忘记了,面对的田蒿实际也是在经商,不过是替家族掌控商业。

    “奇人作奇事。”田蒿没有在意,他在渤海郡也不是以经商的名义,俩人谈兴甚浓,不过酒已经见底,护卫将桌子收拾干净,俩人又泡上茶,继续闲聊。

    “奇人?”傅宪微微点头:“嗯,他算得上奇人了。”

    “你说铜臭,这点我不赞成,”田蒿说道:“这士林中人看不起商人,觉着商人斤斤计较,只以挣银子为目的,其实,士农工商,这四大行业,缺一不可,博闻兄,无论王家,还是齐王,他们不一样在经商吗,这满天下那个门阀世家没有经商,还有那些藩王,谁家没开酒楼客栈,家家都有。”

    傅宪沉默了会,点头承认,但又反驳说:“目的不一样,他们经商是为了保证家里的开支,同时作更多有益天下之事。”

    田蒿没有与他争辩,他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压根就无法改变老友的观点,用不着在这上面浪费口舌。

    “听说皇上有意调整尚书台,让蓬柱延平郡王和顾玮入尚书台,是这样吗?”田蒿问道。

    “你不知道这事?”傅宪很是意外,看着田蒿,田蒿有些茫然:“当然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我。”

    “松涛兄,你可真是人在俗世,心已离尘,”傅宪无奈的叹道:“这事早已经传遍帝都,只是被潘大人挡回去了,太后也出面了,唉,这潘链虽然是庸才,这事做得还不错。”

    “潘链?”田蒿无可无不可的笑了笑:“这人恐怕将来没有善终。”

    “呵呵,所见相同,”傅宪笑道:“小马拉大车,此人贪婪无度,毫无风骨,要不是太后,恐怕皇上已经将其拿下。”

    说到这里,傅宪趁着酒劲,靠近田蒿低声说:“我听说有人已经准备弹劾潘链了。”

    “有人?博闻兄,不要说一半藏一半。”田蒿目光一闪,心中暗暗震惊,佯装不悦的说道。

    傅宪呵呵笑道,两个人喝了三坛酒,酒劲上涌,他不由摇摇头,赶紧喝了几口茶,然后才说:“你常年在渤海,对帝都的事不了解,这潘链本没什么本事,还不如他弟弟潘冀,按理,潘链该谨慎小心,可他偏偏却很张扬,倒是潘冀又小心过甚,潘家两兄弟若是在尚书台互相配合,倒挺不好对付,可偏偏潘冀有隐退之心,要退出尚书台,潘链在尚书台便孤掌难鸣。”

    “那皇上要召顾玮入尚书台,岂不是助长了潘链的权势,那潘链为何要反对?”田蒿很是纳闷,不解的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句诞顾玮在扬州主持盐政革新,名义上是句诞为首,可实际上是顾玮在掌控,可顾玮在扬州搞这个盐政革新时,却不听潘链的,所以,这次顾玮不能入尚书台,我看潘链的意思就是要敲打他一下。”

    田蒿不由摇头,他对朝廷内的这些勾心斗角没有丝毫兴趣,不过,寒夜无事,聊聊也无所谓。

    “不过,最近朝廷的焦点在扬州刺史盛怀去留上。”傅宪说道:“顾玮上疏弹劾盛怀,皇上有意罢免盛怀,被潘链劝下,甚至惊动了太后。”

    “盛怀?潘链还为盛怀出面!”田蒿很是惊讶,傅宪笑了笑:“我看,盛怀多半是送了银子。”

    田蒿不由哈哈大笑,连连摇头,傅宪鄙夷的说道:“这潘链倒底是小家子出身,什么银子都敢拿,哼,总有一天,他会被银子埋了。”

    傅宪这样说时,丝毫没有考虑到,傅家比起潘家来说,低了不止一个档次,田蒿也没点破,笑呵呵的直点头。

    俩人越说越高兴,慢慢的月上中天,院子更加宁静,田蒿有些撑不住了,傅宪要回去,田蒿一点不客气,拉着他同床而眠。

    院子里安静下来,田耕抱刀坐在房间里瞌睡,他们四人分批守夜,若不是天气过于寒冷,他应当守在院子里,现在他只能守在屋内,可由于赶了太远的路,他也很疲惫,只是在强撑。

    墙头突然冒出两个人头,四下张望后,悄无声的落在院子里,俩人迅速躲在墙角,过了会,从墙上又下来两个人影,同样悄无声的跳入院子。

    房间里,柳铁睁开眼,来人动作虽轻,可瞒不过他的耳目,他眉头微皱,这些人想要作什么?他无声的起身,走到窗户前,借着月光向外看。

    几道人影迅速扑到对面,两个人伏在田班的门外,俩人堵在田耕等人的门外,三人在田蒿的门外。

    这几人显然事先调查得很清楚,准确的找到田蒿和傅宪的房间。

    柳铁不用想就知道下面的步骤,先是捅开窗户,然后发迷香,再进去。

    就在这时,在田班隔壁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呵斥:

    “小贼大胆!”

    “咔嚓!”一道身影穿过窗户,身形刚落地,便又腾身而起,手中长剑闪烁,划出一道寒光,直袭田蒿门外的黑衣人。

    在田蒿窗户外的黑衣人刚转过身,剑影已经到跟前,黑影临危不惧,斜斜的飘出数步,他身后那人反应很快,纵身上前,将寒光挡下。

    叮,叮,叮!

    兵刃连续交击数下,黑衣人被震退数步,就这数息间,田耕也冲出来,可刚到门口便被两个黑衣人给拦住。

    黑衣人被震退后,寒光的主人落在田蒿门前,柳铁这才看清,原来是田蒿客人的护卫,这护卫显然是匆忙出来,穿着单薄的里衣,手提长刀,拦在门前。

    田班同样被惊醒了,他刚从床上下来,便有两个黑衣人冲进房内,雪亮的刀光匹练杀到,田班来不及拔刀,就用刀鞘挡开来敌,三人就在房间里战成一团。

    田蒿的几个护卫都醒来了,冲出房间,与黑衣人战成一团。

    柳铁看着院子里的战团,守在门口的护卫修为显然要比黑衣人高一筹,将两个黑衣人的攻势一一挡下,屋里的情况看不清,估计田蒿俩人已经吓傻了。

    这些黑衣人是些什么人,他也猜到了,可他弄不清楚,黑衣人是来杀田蒿还是他那位客人。

    柳铁是柳寒的亲随,与他一块闯过很多风浪,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其中一样便是,与他无关的事,绝不插手。

    端把椅子坐在边上看戏,谁也不搭理。

    柳铁站在窗户前,隔着薄薄的窗户纸,看着院中的激战,这时从乙字房又有两道人影跃上墙头。

    “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刺杀朝廷命...哎哟!”

    话还没说完,那人便一头栽下墙头,另一人大怒挥刀向墙角杀去,与一个娇小的身影战成一团。

    “呵呵!好热闹!让路!”

    一条大汉月亮门大步流星走过来,大汉手提双锤,一路走来,黑衣人闪到一边,大汉径直向田蒿房间走来。

    守在门口的护卫面容肃然,两个黑衣人闪到一边,大汉走过来,毫无花俏的一锤砸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