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三十一章 山门之外
    看罢太清山,南风走到山门石柱旁放下了铺盖,依靠石柱看那群小道士习练武艺,广场上的道士自西向东分为三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两百多人,男女各占一半。

    最小的在西面,年纪应该都不超过十岁,其中还有一些三四岁的幼童,有些不懂事,还坐在地上啼哭。由于年纪太小,他们也练不了什么武艺,只是在几个中年道士的看护和指导下做些简单的动作,活动筋骨。

    十四五岁以下的在中间区域,他们已经开始练习功夫套路,出拳踢腿整齐有度,进退腾挪皆有章法。

    最东面的那些道人年纪在十五六到二十岁之间,他们练习的不是招数套路,而是模仿实战,对打拆招。

    南风默然的看着场中的众人,此前天元子曾经跟他说过一些太清宗的情况,太清宗是南国最大的教派,有将近一万名道士,这几百名道士应该是太清宗辈分最低的一代。

    场中道士演练武艺的半个时辰,南风一直在远处观望,对于这些道士,他其实是羡慕的,但他并不奢望成为其中一员,原因很简单,天元子是太清宗的罪人,而他是天元子的徒弟,他此次过来是为了转送龟甲天书,代师赎罪的。

    辰时,太阳升起,场中道士按长幼次序离场回山,就在这时,一个十岁左右的小道士向南风跑了过来,远远的就开始叫喊,“今年已经不收弟子了,你快回去吧,明年九月再来。”

    “我不是来拜师的,我是来找人的。”南风回应。

    “找人?你要找谁?”小道士自南风五步外停了下来,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我要找玄真真人。”南风说道。

    小道士表情变的很奇怪,看了南风几眼,转身向北跑去。

    小道士走后,南风抬起衣袖闻了闻,身上的气味的确难闻,不怪那小道士捂住口鼻。

    小道士跑回广场,跟一个中年道士说话,短暂的交谈过后,二人向南风走了过来。

    那中年道士年纪当在四十岁上下,长的很是面善,到得近前冲南风抬了抬手,“贫道稽首,小善人,你要找玄真师叔?”

    “是的,”南风重重点头,“我是自北方来的,走了好几个月才到这里,我找玄真真人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劳烦道长带我进去。”

    那中年道士皱眉不语,片刻过后出言问道,“冒昧相问,你找玄真师叔所为何事?”

    “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没见到玄真子本人,南风不敢说出自己此行的真实目的。

    中年道士叹了口气,“哎,实不相瞒,玄真师叔早在半年之前已经驾鹤仙去了。”

    南风闻言如遭雷击,愕然瞠目,呆立当场,他辛辛苦苦赶到这里,本以为马上就能完成天元子的托付,万万没有想到玄真子竟然已经死了。

    “小善人,玄真师叔虽然不在了,太清宗还在,主事之人还在,若你所说之事事关太清,我可代为通禀。”中年道人说道。

    南风此时尚未自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听得中年道人的话,木然的摇了摇头。

    “师叔,快走吧,他身上好臭啊。”那小道士低声说道。

    “莫要胡说。”中年道人低头训斥,转而冲南风抬了抬手,拉着小道士往北去了。

    二人走后,南风瘫坐在地,他从未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天元子把龟甲交给他的时候曾郑重叮嘱,一定要将龟甲亲手交给玄真子,绝不能让别人转交。但此时玄真子已经死了,他虽然赶到了太清宗,却不知该将龟甲交给谁了。

    震惊之余,南风开始斟酌该如何处理此事,目前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把龟甲交给太清宗主事之人,这么做有利也有弊,好的一面是不管交给谁,都是给了太清宗,他也算完成了差事。

    但不利的一面是这么做可能违背了天元子的本意,如果不管交给谁都一样,天元子直接跟他说把龟甲送到太清宗就成了,完全没必要着重叮嘱只能交给玄真子。天元子这么做说明太清宗并不是一堂和气,身居高位的那些人可能彼此之间存在冲突和矛盾。

    苦思良久,南风始终拿不定主意,这件事情与别的事情不同,别的事情只需要权衡利弊就成,但此事根本无法权衡利弊,要么全对,要么全错,最要命的是他还没有做出判断的依据。

    太阳升起之后,山下来了很多香客,阴阳广场北面的山脚下有几间厢房,厢房里有知客道人,有些看似很重要的香客,就由知客道人引领上山。

    南风本以为太清宗是一处封闭的所在,没想到他们也接受世人供养,不过细想下来也很正常,太清宗是梁国最大的门派,就如同玉清宗之于魏国,梁国的护国真人很可能就出自太清宗,这样的道观,香火鼎盛,臣民进香也在情理之中。

    辰时三刻,一名知客道人自北面走了过来,询问南风来意,南风只能以之前的借口回答,知客道人告诉他玄真子已然驾鹤,劝他离去。

    南风不走,知客道人便请他前往别处,不要自山门附近滞留。

    南风知道对方嫌他污秽,但提了铺盖去了东面树林,自树林边缘坐了下来。

    由于先前失血过多,此时他感觉异常疲惫,挪到树林边缘之后很快昏昏睡去。

    醒来时是中午时分,此时山门之外已经停满了形形**的马车,不曾上山的马夫和随从正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吃饭。

    他们吃的午饭都是太清宗提供的,黄米饭上面盖着新鲜的葵菜。

    南风很长时间没有吃到新鲜菜蔬了,内心深处很希望对方也能给他一份,但观察过后发现山上提供的饭菜都是按人头儿来的,并不是随意分发。

    就在他暗自埋怨自己不该心存奢望之际,忽然发现早上问他话的那个中年道人自远处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碗盖有葵菜的黄米饭。

    见到那中年道人向自己走来,南风急忙低下了头,不远处还有几个人,万一对方端的饭菜不是给他的,他一直盯着看会很尴尬。

    但那中年道人没让他尴尬,那黄米饭真是端给他的,“饿了吧,与你吃。”

    “谢谢。”南风道谢接过。

    “你口音不似梁人那么轻糯,当真来自北国?”中年道人递送筷子。

    南风点了点头,伸手接过那双筷子。

    “你孤身前来?”中年道人又问。

    南风又点了点头。

    中年道人见状面露疑惑,“你孤身一人,自北国来到这里找寻玄真师叔,究竟所为何事?”

    南风端着饭碗,抬头直视着中年道人。

    见他不答话,中年道人又指着一旁的包袱问道,“这是何人的尸骨?”

    南风仍然没有答话。

    那中年道人见他一直不开口,不勉强也不追问,笑道,“快些吃了,碗筷要交回的。”

    “是您自己要送饭给我,还是别人让您送饭给我?”南风问道。

    “你要作甚?”中年道人笑问。

    南风没有答话,放下碗筷,伸手自包袱里拿出一根腿骨,自其中倒出一块银两,递给了中年道人,转而拿起碗筷大口拨饭。

    中年道人惊诧的看着手中的银两,这块银子当有二两左右,至少也能兑换铜钱两千枚,能购得他所吃米饭一千碗。

    “小善人,玄真师叔已然驾鹤仙去,”中年道人将那银两塞给南风,“银两你带上,早些去了吧。”

    南风正在吃东西,便没有辞让银两,快速将菜蔬吃光,米饭拨净,将碗筷还给了中年道人。

    中年道人接过碗筷,拍了拍南风的肩膀,直身站起,转身欲行。

    “道长,我能留在太清山吗?”南风也站了起来。

    中年道人摇了摇头,“收徒之期已过,只能再等明年。”

    “我可以留下做工。”南风说道,天书不属于他,他不想带着天书离开。但他也不想随随便便就把天书交出去,目前来看,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出与玄真子关系最好的那个人,将天书交给这个人。但寻找这个人需要时间,他得设法留在这里。

    中年道人闻声回头,再度打量了他一番,“你如此瘦弱,能做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