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真假药王
    震惊之余南风伸手拔那湿布,湿布塞的很是严实,好生费力才拔它出来,俯身自圆孔向里窥望,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虽然看不到密室里的情况,却能闻到一股硫磺和药气,由此可见密室里除了各种奇异器物,应该还有朱砂丹砂以及各种草药,朱砂和丹砂都是炼丹之物,这密室可能还是王叔炼丹之处,而这气孔正是炼丹时排除浊气的孔道。

    “咋样?”胖子向石堆走来,刚走几步听到身后有动静,一回头,见那男子已经醒了,正哼哼着想要坐起。

    见此情形,胖子急忙跑回去,冲着那尚未回神的男子就是一拳,将其再度打晕。

    “他们把气孔堵住了,如果密室只有这一处气孔,王叔现在可能已经闷死了。”南风说道。

    “死马当作活马医,管他是死是活,反正吃的都已经准备了,赶紧倒进去。”胖子走过来低声催促。

    南风解开布袋,将其中炒米自圆孔灌入,这圆孔很是圆滑,炒米流的很是顺畅。

    倾倒少许,南风停了下来。

    “咋啦?”胖子问道。

    “咱不知道密室有多大,如果王叔还醒着,发现风口往下落了东西,得自别处走过来查看。”南风说道。

    等了片刻,南风又开始倾倒,这次直接将所有炒米尽数灌入。

    就在他提着口袋倾倒之时,那男子又醒了,胖子急忙跑回去把他再度打晕。

    再等片刻,南风开始倾倒米粥,也是分为两次,第一次倾倒少许,停顿片刻再将剩下的全部灌入,如果一次全部灌入,王叔来不及寻找器皿承接。

    也不知胖子是力道拿捏的不好还是那男子不易昏迷,南风刚刚倒完米粥,那男子又醒了。

    “哎呀,你是不是傻?就不会装晕?”胖子叹气的同时再度将他打晕。

    “力道拿准点儿,再打就打死了。”南风拿了蜡球出来。

    “你来?”胖子撇嘴。

    南风不接话茬,将那蜡球放进了气孔。

    随后就是焦急的等待,足足等了一刻钟,气孔里并不见烟雾飘出。

    “可能真的闷死了。”胖子说道。

    “再等等。”南风摆手,实则他比胖子还着急,李朝宗既然派人堵住气孔,摆明了是想闷死王叔,待得请了公输先生回来,打开密室就能拿走药王鼎,不需再费周章。

    “等了这么久,里面还没动静,怕是没啥希望了。”胖子开始沮丧。

    “会不会是事发仓促,他没有带火种?”南风猜测。

    “有可能,”胖子手指山下,“要不咱先下去把鸟儿放了?”

    “别着急,再等等。”南风摆了摆手。

    又等了片刻,仍然不见烟雾,南风更加焦急,情急之下附身凑近气孔闻嗅有无烟气。

    没有,气孔里有米汤的气味,并无烟气。

    就在南风大失所望之际,忽然听到一声极为细微的声响,声音很小,几乎隐不可闻。

    心中存疑,便歪头凑近气孔去听,待得贴上气孔,听的便真切许多,自气孔里传来了敲击铜器的声响,敲击声无有规律,一听就是人为所致。

    “王叔还活着,他可能无法生火,在里面敲钟。”南风又取了另外一枚蜡球,将其放入气孔。

    “走吧,下山把信鸽放飞。”南风站了起来。

    胖子答应一声,伸手试了试那昏迷男子的鼻息,走了几步不甚放心,又回去把对方的鞋袜脱了,挠其脚心,不见对方苏醒,这才放心,“走吧。”

    “亏你想的出来。”南风先行。

    “嘿嘿,走。”胖子跟上。

    不多时,二人来到山前广场的边缘,自此处能够看到山前那些木屋已经挂出了鸟笼,细数之下山门左右共有十一只鸟笼。

    “你胳膊还没好利索,别去了,我去。”胖子说道。

    南风正色摇头,“不行,一起去,我放左边的,你放右边的。”

    胖子咂舌,“这回肯定得挨打。”

    “如果能拿到补气灵丹挨打也值了,走吧,过去放信鸽。”南风迈步向前,“放信鸽时别拉插门,直接把笼底拽下来,这样放的快。”

    胖子说道,“信鸽都是送信的,空着飞回去,他们会派人来吗?”

    “会,各大门派会以为这里情势危急,守在这里的人来不及写信,他们不但会派人来,还会尽快赶来。”南风说道。

    此时山前木屋的众人多在洗漱,二人走上前去,兵分两路,一左一右,靠近鸟笼就拽那笼底儿。

    南风拽下一个,紧接着走向另外一个,此时木屋里的人已经发现了他,快步出门,“你做什么?!”

    南风也不答话,快跑几步,又拽掉一个鸟笼的笼底儿,与此同时高声喊道,“王叔被人困在了密室,情势危急。”

    南风喊的很大声,众人闻言多有错愕,南风趁机又放飞一只。

    “你是何人?”有人拦住了南风去路。

    “南药王王叔生命垂危,快上山救他。”南风绕开那人,又破坏了一只鸟笼。

    南风本来还想再放一只,但就在他靠近第五只鸟笼时,被急闪而出的一个武人抓着脖领摁到了墙边。

    南风歪头东望,只见胖子也受到了武人的阻止,胖子运气不好,只放飞两只,此时已经被人自台阶上踹了下去。

    眼见那武人要继续踢踹胖子,南风急忙喊道,“慢动手,药王现在遭了算计,被困在密室里,你们快上去救他,我们没有功夫,不会跑的。”

    众武人闻言面面相觑。

    南风趁机又喊,“我们是怕你们不相信才放飞信鸽的,我们以性命作保,所说句句属实,你们快上山探明情况,早些营救药王。”

    胖子在旁帮腔,“是啊,是啊,别急着动手,药王被人困在密室里了,对方有高手,你们打不过他们,快喊人来帮忙。”

    胖子喊罢,有几人反应过来,飞驰上山。

    先行的几人都是鸟笼已经被破坏了的,信鸽飞了,很快门派就会派人过来,他们要在本门来人之前给出放飞信鸽的理由,若是说鸟笼被两个愣头青给破坏了,定会受到掌门的责罚。

    愣神过后,另外几人也拎着鸟笼冲向山腰,如果二人所言不虚,其他门派已经放飞信鸽,届时那些门派派出的援兵就会率先赶到,他们所属门派就会失去救驾立功的机会,

    众人上山之后,连门房也向山上跑去,眨眼之间山前只剩下了南风和胖子两个。

    如此一来,反倒轮到二人面面相觑。

    “这么容易?”胖子有点不敢置信,他本来已经做好了饱受痛殴的心理准备,未曾想只挨了一脚。

    “咱们要不放飞信鸽,他们才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咱们。”南风走过去捡起了胖子的包袱。

    “现在干啥?要不也跟着上去看看?”胖子拍打着身上的泥土。

    南风将包袱递给胖子,“别,就在这儿等着。”

    二人走到山路前,仰头向上眺望,此时先动身的几人已经到得山腰院落,是翻墙还是敲门不得而知,树木浓密,视线受阻。

    “一会儿要是打起来咋办?”胖子前瞻。

    “冲上去帮忙。”南风说道。

    胖子自然知道南风在说反话,也不理他,左踮脚右抻头,急切的想要看清山上情况。

    “你说药王能给咱们几品丹药?”胖子又问。

    “不好说。”南风摇头,二人虽然不曾做得什么大事,却终究是救了药王性命,按照常理推断,药王脱困之后肯定会给予重谢。

    就在南风担心这些人修为不高,可能不是王仲等人对手之时,他想象中的殴斗却并没有发生,没过多久,那些武人就离开小院儿开始下山。

    “怎么没打起来?”胖子疑惑的看向南风。

    南风没有答话,他此时想的跟胖子一样,这些人怎么没与王仲等人打起来。

    最先下来的是那几个坏了笼子失了信鸽的武人,眼见对方下山,胖子急忙迎了上去。

    不等胖子说话,其中一人就起脚将胖子踹倒,“好个贱崽,坑苦了大爷,药王就在山上,何曾遇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