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御气移山
    那些道人虽然只有居山修为,用的身法却很是玄妙,移动异常快速,转瞬之间已然到得二十里外。

    潜伏等候的两个上清道人离开藏身之处,往西来到山顶最高处,遥望东方,等待援兵的到来。

    此时那两个道人离南风和诸葛婵娟不过百丈远近,南风冲诸葛婵娟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高声说话。

    不多时,那八名紫气道人凌空来到,落于山顶,等候在此的两个道人上前与众人见礼,互道福生无量天尊。

    见礼过后,一名面目俊朗的壮年道人冲先到的老道说道,“今早接到本宗赦令,请我等众人前来,弼助两位师叔成事。”

    先到的老道稽首说道,“前日惊闻陈真人驾鹤寿终,不胜唏嘘,本不应在诸位奉孝之期贸然召请,但情势危急,只能请奏掌教,向诸位师侄夺情求助。”

    “易雪师叔言重了,同礼上清,祖庭有请,我等总不能失了道义。”壮年道人说道。

    易雪子尚未接话,壮年道人旁边的一位中年道人插言道,“先师大行之前已将道宝法印授予大师兄。”

    那人言罢,易雪子和那名异类道人再度稽首,“恭贺师侄接掌尊位。”

    “哀事不贺,”壮年道人摆了摆手,“我师兄弟八人已奉诏来到,不知师叔要行何事?”

    易雪子闻言,手指南面沼泽,与那壮年道人讲说情况。

    在二人说话之时,南风将视线移向另外几人,来的八人并非随意站位,而是各守长幼,恪循尊卑,壮年道人下首是一中年道人,当有四十几岁,神态从容,此时正在听那中年道人和易雪子说话。

    再下首是一异类道人,亦是四十多岁,面相憨厚,正在与那同为异类的先到坤道颔首点头。

    第四位的是一高大道人,三十出头,长的五大三粗,正拿了水囊,殷勤的递给站在第六位的侏儒,那侏儒虽然长的矮小,长相却不难看,见那道人递水过来,摇头未接。

    在二人中间的也是一位英俊男子,中等身形,此时正无奈的看着隔着他递水给侏儒的高大道人,“四师兄好偏心,我也口渴,你怎不给我。”

    站在最后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长的好不英俊,此时正笑着打趣,“五师兄,谁让你不曾投得女儿身。”

    在年轻男子上首,是一个面色阴郁的男子,当有三十五六岁,此时正歪头看向东北方向,那里是李朝宗等人所在的方位。

    来的几人与先到的易雪子不同,并未将李朝宗等人放在眼里,轻松交谈,随意说话。

    听罢易雪子的讲说,为首的壮年道人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便拿了。”

    见他说的轻松,易雪子和那异类坤道面露惊讶,同样惊讶的还有南风和诸葛婵娟,这人好大口气,竟然视一干对手为无物,也不知是身藏绝技还是口出狂言。

    那壮年道人言罢,向前迈出一步,提气发声,“沼泽里的事物原属上清,而今我们要取走,妄夺者灭烛上清,灭烛者断香绝嗣。”

    “嗯?”诸葛婵娟不曾听懂。

    南风压低声音,“谁敢阻拦,诛灭九族。”

    那人喊罢,略作停顿,再度开口,喊的还是先前言语。如此这般,连喊三遍,东北和正东皆无应答。

    眼见无人接话,那壮年道人眉头微皱,屈指捏诀,环视沼泽,转而手指西南,“在那里,抓它出来。”

    众人闻言先后跃出,壮年道人也随之跃出,站在最东的那人行在最后,一掠之下到得二人藏身大树上方,“两个小麻雀躲在这里作甚?”

    事发突然,南风不曾反应过来,好在那人也不曾多待,说了句‘快些走了罢’便向南掠去。

    “他怎么发现咱的?”南风疑惑的看向诸葛婵娟。

    “我也想知道。”诸葛婵娟摇头。

    那八人绕行西南,自岸边站定,壮年道人和行四的高大道人同时捏诀作法,由于离的太远,亦听不到其念诵了什么真言,只能看到二人手捏指诀跃向沼泽。

    这二人当是使用了某种土属法术,落到哪里哪里就变为实地,眨眼之间二人已然跃出十几里,随即对折聚合,自沼泽之中圈出一处环形区域。

    岸边的众人眼见二人完成合围,立刻赶来相助,八人各执一方,隔空遥抓。

    “道法通天,御气移山!”伴随着齐声怒吼,那金玉打造的道观连同其下的巨大的蟾后被生生的自沼泽里抓将出来。

    南风知道蟾后体形会非常巨大,却未曾想到会如此巨大,那蟾后形态与寻常玄黄蟾蜍并无两样,但其体形却要庞大百倍,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悬在沼泽上方。

    这八人虽然合力将那蟾后抓了出来,支撑的却极为辛苦,其中一人纵身跃出,到得道观附近,亦不知道其使用了什么法术,原本捆缚在蟾后腰腹部位的三道金属勒条同时断裂,巨大的蟾后怦然落水。

    蟾后落水之后,其他人尽数收手,只由那人单手控驭道观,自水面之上往岸边快速推移。

    在那人控驭道观的同时,其他人紧随左右,警戒护法。

    也不知是那壮年道人先前的警告起了作用,还是八人联手作法的巨大威势镇住了众人,李朝宗和郑祁等人只是在远处观望,并没有靠近抢夺。

    片刻过后众人回到岸边,那人收起法术,将道观放下,也不见其如何准备,只是右手微摆,那道观的金顶随即掀开。那壮年道人上前一步,亦伸右手,四面玉墙同时张开,道观里的事物随即显现。

    道观本就不大,里面的东西也少之又少,不但没有生活器皿,连床榻都没有一张,只有一副上清画像和一条香案和一只香炉,香案下是一张草团,除此之外并无他物。

    由于年代久远,那画像和草团见风酥化,随风飘散,那香案之上除了香炉想必还放有一件不大的器物,壮年道人取了那物低头看了看,冲众人点了点头。

    其他道人随即出手,将道观抛回沼泽,与那壮年道人同行回返。

    待众人回到远处,南风看清了那道人手里持拿的东西,正是一片龟甲。

    “幸不辱命。”壮年道人将那龟甲递给易雪子。

    易雪子接过龟甲,手指南方,“在那……”

    不等易雪子说完,那壮年男子就摆手打断了对方的话头,“先师遗命,令我等勿涉江湖,清心修法,此番奉诏而出已然全了宗情道义,我们这就赶回山中,还请易雪师叔转告掌教,日后莫要再度召行。”

    易雪子闻言愕然瞠目,那人也不多待,稽首过后率领众人凌空而起。

    眼见众人要走,易雪子二人急忙同行,“诸位慢行,敢请护送一程。”

    “这群道人好生厉害。”诸葛婵娟目送众人远去。

    “听那领头道人的话外之音,他们好似很少在江湖上行走。”南风说道。

    二人说话的工夫,那群人已在十里之外。

    再看,已在数十里外。

    渐行渐远,消失不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