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风没有回答葛郎的话,而是转过头看了一下宫门那里!那里,已经逐渐安静了下来!似乎,魔宗的宫

    墙之内,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魔宗那边,越来越安静。安静的,甚至有几分诡异!这股气息,甚至有些

    影响到了星岛的弟子!看着魔宗的弟子的安静,星岛弟子也是有些茫然起来!不自觉的停了手,不管怎么

    样,还是小心点为好!所谓,事出反常必为妖,更何况魔宗这等底蕴深沉的门派?

    让魔宗弟子安静的原因,终于是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虽然,似乎有些姗姗来迟!但是,终究还是出

    现了!魔宗宗主,磨砺锋!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是的,重伤的他,是坐着轮椅,在纳兰夫人的推

    动下,出现在了魔宗宫殿建筑群的宫门处!

    “宗主,宗主!”一声声的低沉的声音,不断的响起!让坐在轮椅上的磨砺锋,也是多了一丝的生气!

    当在魔宗弟子的环卫下,坐稳了之后!磨砺锋轻轻的抬了一下头,很平淡的说道:“星帝陛下,你难道不

    打算出面见上一面吗?就算是要灭掉我们魔宗,你这个主事人,也是要出来显现尊容的吧?”

    沉默,良久的沉默!甚至连星岛的侍从,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样!突然,天

    空中响出了一声轻笑。接着,一道人影慢慢的浮现!

    “磨砺锋,好胆识啊..”

    星帝拓拔的身影,在天空之上缓缓的出现!踏立虚空,带着一副漫不经心,但是却又有一种无形的尊贵的气息,看着下方的魔宗众人!神色一片淡然,没有任何的愤怒或者胜券在握的骄傲!整个人,显得有些宠辱不惊!或许,这才是早已经经历过了无数大风大浪的拓拔,所应该拥有的气质!

    磨砺锋眼神有些复杂的坐在轮椅上,看着那高高在上的星帝拓拔!曾何几时,自己也曾经这样意气风发过!站在高处,俯视众生!而现在,自己却成为了这样的被俯视者!命运无常,轮回不爽!这句话,当真是有道理的!想想自己曾经以为,虽然比不上天剑尊者这等名门正派的绝顶高手,但是自身,也当可跻身进入当时一流高手的行列!甚至,除了雪宫之外,自己的修为可以慢慢的接近当年魔道鼎盛时候凌铮他们的地步!可是现在,他才知道,自己错的何其之大!仅仅看如今的星帝,就可以遥想到,当年的魔道三帝,是何其的强大!也正是因为这份强大,魔道才险些将正道掀翻,一统天下!

    这么多年,自己没有偷懒过一时一刻!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用心的修炼!然而,想想和星帝拓拔的交手!仅仅是一招,自己甚至没有看清楚星帝拓拔长的是什么样子,就被其彻底的重创!今日,当看清楚星帝拓拔容貌,还有那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磨砺锋就知道,纵然当日星帝拓拔不出手偷袭,恐怕自己也不是其的对手!

    “主上,主上!”看到星帝拓拔的出现,星岛的九侍从,还有那星岛的弟子,都是想着星帝拓拔施了一礼,然后慢慢的退到了星帝拓拔的身后!他们都知道,此时星帝拓拔绝对有话要说!所以,都十分恭敬的退到了后方!反正,魔宗这边也绝对抵挡不住自己的攻击!就算是等待一会,又如何?

    “魔宗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打算投降?”目光扫视了一下魔宗方面的阵容,星帝拓拔淡淡的皱了一下眉,问道!

    “如果今日你我身份置换,你会如何选择?”听到星帝拓拔的问话,磨砺锋苦笑一声:“魔宗是我历代宗主多年的心血,才有了今天的规模!我磨砺锋不才,未能将魔宗发扬光大!但是,却也不能看着魔宗,在我手上毫无作为的灭亡!”

    “也对!”听到磨砺锋的话,星帝拓拔点了一下头,显得十分理解的说道:“可以理解,你也值得尊敬!不过,今日魔宗,绝对难逃灭亡的命运!我看,你还是趁早打算一下吧!就算是不为了你自己,也要为了你的属下们!当年,魔宗能依附在凌铮的麾下,为其效命!今日,你怎么就不选择效仿当年,向我效忠?”

    “雪帝?哈哈.............”听到拓拔的话,磨砺锋突然大笑起来!似乎遇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样,笑的几乎眼泪都要掉了下来!

    “你笑什么?”看到磨砺锋大笑,拓拔再次皱了一下眉。

    “我笑你,不自量力!”磨砺锋停下了大笑,淡淡的说道:“你虽然和雪帝都属三帝,但是你凭心而论,你们二人相比,孰强孰弱?”

    “我.....真的比起来,我自然不如他!”听到磨砺锋的话,星帝拓拔张口却又是话语窒息!其实这个答案,他早在心中思考了多年!也早就有了很明确,很真实的答案!凭心而论,自己和凌铮相比,却有不如!

    “不错!和当年的雪帝相比,你的确不如!不仅仅是修为,而且还有你个人的统帅能力,和掌控各方势力的手腕,你都远远不是其的对手!我魔宗,从来都会选择依附强者!这一点,我不否认!如果你是如同雪帝那般,绝艳天纵,我魔宗听命于你,又有何不可?只可惜,你不是领导魔道兴盛的明主!跟随你,必然会让魔道,乃至天下,都陷入一场浩劫!正魔之论,在于实力强弱!而天道一途,唯有仁义可循!你没有雪帝的天资,也没有雪帝的仁心仁德!与其让你一统魔道,弄得天下大乱!还不如,我魔宗以身作则,为南疆各派的抵抗,做出一个榜样!”

    磨砺锋的这番话,说的当真是慷慨激昂!让魔宗的弟子,大为振奋!一个个,高声叫好!而且,还不断发出嘲讽和谩骂的声音!星岛之人听到魔宗弟子的谩骂,一个个也是不甘示弱,当下反唇讥讽起来!双方虽然没有动手,但是骂战,却是开展了起来!

    “都给我住嘴!”就在魔宗和星岛双方人手对骂的正起劲的时候,天空上的星帝,突然沉声喝道!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给人了一种震颤感!魔宗的弟子,只感觉耳边一麻,就好像有一个惊雷,在耳边炸响一般!震颤不断,胸口处,也是一阵沉闷!一个个心中大骇,对星帝拓拔,也是不自觉的多了一丝的畏惧!

    “你说的不错!”星帝拓拔没有半分作伪的意思,也没有什么异样的神情,表情依然平淡:“传说中的高手,之所以名传千古!并非他们不可战胜,而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永远只能被复制,而不能被后人超越!就是因为他们的作为的高度,让我们都铭记住了他!”

    “相比于凌铮,我承认的确不如他!无论是修为,还是手段!或许如你所说,我比不上绝艳天纵的凌铮!他的出现,只能用天降奇葩来形容!在我看来,凌铮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想要企及凌铮的高度,可望而不可求!”

    说到这里,拓拔的目光,淡淡的望向了站在磨砺锋身后的周博!一丝隐藏极深的亲情感,瞬间而生!当然,这丝目光被拓拔隐藏的极好,没有一个人看得出来!

    “不过,凌铮,是凌铮!他的时代,总已经过去!他的作为,也成了历史!我不如他,但是我可以向他的事迹,发出挑战!我不是任何人的影子,我是拓拔,星帝拓拔!我要做的,就是完成凌铮没有完成的遗愿!我要消灭正道,一统天下!”

    “好!好!好!”一连三声的大喝声,从星帝拓拔身后的星岛人群中,爆发而出!显然,这一番话,给予星岛众人的,也是一种巨大的鼓舞!放眼天下,还有几个人,能说出如此震撼人心的话语!能做出,如此具有霸气的事迹?除了他们的主上,星帝拓拔,再无他人!

    作为当事人的星帝拓拔,此时心情也是同样的激动!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抬起了头,接受着天空阳光的照耀。一种自信感,油然而生!

    “多少年了,他早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在多少年的时间中,不知不觉的把凌铮当成了自己的偶像,自己的目标!他是对凌铮充满了尊敬,崇拜!然而,却在不知不觉中,也产生了一种不自信!他从来不敢相信,自己会是凌铮的对手!尽管,自己尊敬凌铮,然而当听到每个人都只只知道凌铮,而不知道他拓拔的时候。他也不满过,也怨恨过!甚至,敌视过凌铮!一直到他再次破封而出的时候,他才发现!二十年的时间,虽然不长,却早已经市白云苍狗,物是人非了!那个当年他尊敬过,怨恨过,敬仰过,也敌视过的奇男子,早已不在人世!那一刻,他才突然发现!对于凌铮,他只有怀念和尊敬!其他的,早就烟消云散了!他可以承认,自己不如凌铮!也可以承认,自己和凌铮相差甚远!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凌铮已死,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超越凌铮!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虽然无法超越凌铮,却是可以再度的创造属于自己的光辉。想通了这些,拓拔的心情,也早已经是豁然贯通!这,反倒是对他,是又一种的提高!”

    “你可愿降?”虽然明明知道,磨砺锋和魔宗上下,应该不会主动投降。但是,星帝拓拔,还是想给他们一个机会!毕竟,多收纳一个高手,以后对阵正道的时候,就多了一份的助力!

    “宁死不降!”磨砺锋淡淡的一笑,神情一片淡然,视死如归的回答了拓拔的话!

    “那,就尽灭吧!”拓拔仿佛有些迷茫,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的手下,准备动手!

    “准备!”看到星岛这边的人准备动手,魔宗那边,也是准备应战,人人身上的真气,澎湃而出!

    “呼”一道人影,抢先升空,就那样的漂浮在了星帝拓拔的对面!但是,却没有动手,只是那样安静的站着,一动不动!

    “周博.........”一阵阵的呼声,让周博充耳不闻!而拓拔,则是面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周博:“你,还是要插手?”

    “我只是希望,能尽自己的一份力!”听到拓拔的话,周博很是无奈的说道。

    “我给你了机会,也给了你让步!你,不能这样一味的无知和固执下去........”拓拔有些愤怒,声音压低了下来!

    “所以,我希望能面对你!”周博苦笑,但却没有退缩的意思!

    沉默,长久的沉默!拓拔的目光游离,却终没有落在周博的身上!最后,似乎有些无奈一般,拓拔转过了身子:“一天,最后一天!明天,再不投降,尽灭不饶....”

    人影,透过月光,逐渐拉长!长长的木制栈道上,红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那正抬头看月的人影的身后!声音有些低沉:“明日,正道即将行动!”

    “这么快?”听到身后修罗的话,血罗刹的声音带了一份的诧异,似乎有点不敢相信一般的说道:“难不成,今日他们吃了亏,就想立刻找回场子?”

    “不知道,不过据我们的人说,晨曦门已经联合了玄夜斋,还有伽蓝寺等,和仙剑宫等正道门派,已经碰过头了!而且门下弟子,都有向着我们这边移动的痕迹!刚刚,鬼飘堂已经来人了。他们表明,愿意和我们一同抗击正道!我们这边,要怎么回复他们?”

    “就说我们同意!”血罗刹转过身子:“抗击正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按照以前商量好的对策行动吧!这一次,魔宗是抽不开身了,我们这边的压力要大起来了!传令罗刹门所属,各门各派,必须都出动人手!否则,我们这边垮了,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的!”修罗应了一声,但是却并没有马上的离开!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你还有事?”看到修罗没有离开,血罗刹问道!虽然面上的表情被金色的面具覆盖,不过还是能让人感觉到,血罗刹似乎有点不满!

    “小姐....周博那里,你真的不打算管吗?”修罗迟疑了半天,终于是下定决心一样的说道:“我们的人传来消息,周博公子确实已经回到魔宗了!”

    “他回他的魔宗,和我有什麽关系?修罗,你要注意你的身份!你是罗刹门的人,不是周博的人!你要做的,是为了罗刹门考虑,而不是某些人朋友!这种事情,你还是不要操心的好!”血罗刹听到修罗的话,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忍不住的便是呵斥起了修罗!

    “可是,我还是希望小姐多考虑一下!”虽然知道血罗刹现在心情不愉,可是修罗依然如实的说道!

    “够了!”血罗刹的语气比之刚才,更加的冷厉!甚至,没让修罗多说什么,全身的气劲猛然一个扩散,荡起了修罗的衣袍:“修罗,趁着现在我没有发火,赶紧下去!这种事情,不是你能够操心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