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陛下,有小三要害本宫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好的预感
    解铃人还须系铃人呀!

    而前朝之中,也是众议纷乱,若非忌惮清妹是宇文健的女人身份,把她这般嫁出去,有损王室声誉。那些位高权重的群臣,是巴不得举高双手双腿,用清妹换来三座富裕的城池,这样一来,本朝不费一兵一卒便能坐享其成,一举两得的好事。

    但是,无论是有人特意玷污她的声誉,还是大部分群臣高举赞同她出嫁,她可以假装看不到。此刻,她最为关注的,就是宇文健的答复。他是天子,只要他一句命令,没人会再难为她。可是......

    不知道,经过这两天的深思熟虑,他打算怎么做呢?现在,清妹的心如同打翻的五味瓶,酸甜苦辣咸皆有,掺杂于心田,涩得让她常常于无人之时偷偷抹泪。

    小芯今早打探消息回来告诉清妹,宇文健直到阿诺王子朝拜结束,都没有肯定回复他,到底是嫁还是不嫁。

    依然是考虑,而阿诺王子也浅笑相回,说用三座城池迎娶清妹,永远有效。

    只是无论清妹怎么想,还是猜不透,那个神秘的小鱼国的王子,为何要娶她不可?

    “青梅——”放下茶杯的李佩佩,扯着嗓子喊着,想唤青梅这丫头进来谈心。

    “回贵妃娘娘的话,青梅姐姐不在殿内。”等了片刻,一个穿着浅紫色宫女飞身进来,手中还握着一把汤勺,那张圆乎乎的小脸微带薄汗,胸口上下起伏,看来,她是听见李佩佩的呼唤,匆匆跑过来的。

    “燕儿,你在煮汤还是其他?”看着眼前圆脸宫女手中汤勺,李佩佩嘴角噙着浅笑问着。燕儿是新来的宫女,十二三岁的样子,她这个年纪应该是无忧无虑的过着,却在这里侍候人,难免让李佩佩看着心疼。

    李佩佩听青梅提过燕儿这个比较可爱的宫女,说她为人纯真,就是做事鲁莽了些。今日见她连汤勺也带来回话,李佩佩不由暗笑于心。

    “回贵妃娘娘的话,是青梅姐姐吩咐奴婢煮些红枣鸡汤送到文德殿,说是给阿清姑娘补补身子。”

    原来如此,难得青梅对文德殿的女人如此上心,“燕儿,你刚才说青梅不在殿内,她可有交代,她上哪去了吗?”燕儿马上露出甜甜的笑容,看着她的笑容,李佩佩心情大好,让她一扫心中烦闷。

    燕儿秀眉一皱,向李佩佩说着:“青梅姐姐去文德殿送青梅酥,就是今天迟迟未归,奴婢左眼一直跳着,心里很不安。”

    “她去多久时间了?”看着燕儿圆乎的小脸皱成一团,不知为何,李佩佩也跟着心生不详。

    “一个个时辰有多了。”

    “这么久了?”李佩佩看着外面高高挂起的骄阳,感觉是染了血色的残阳。

    按道理来说从安庆宫到文德殿,来回最多只要十五分钟,而青梅一去就是一个时辰有多,确实是太久了。而清妹的性格更加不可能留住青梅谈心事之类的,妈呀!越想越觉得心胸口处有块大石在压迫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燕儿的影响,还是心理作用,左眼开始跳个不停,左凶右吉呀!希望不要如她所想,发什么不好的事情。她脆弱的心灵已经经受不住这样残酷的打击了。

    “燕儿,青梅离去之时,有没有留下别的吩咐,说她还有别的事需要顺带处理呢?”

    “没有,没有。”燕儿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青梅姐姐去送青梅酥的时候,就叮嘱奴婢,要好好看着火,不要让鸡汤烧干。”

    “那这就奇了。”李佩佩见燕儿一脸认真的说着,不像说谎。转过身子看着外面天色,心里那股不详之感越酿越浓。

    就在李佩佩耐不住心里不断翻腾出来的不详之感,正想再问问小燕儿,是否有遗落青梅别的嘱咐。

    正在此时安庆宫紧闭的朱红大门,已经被人从外面粗鲁的撞开。

    李佩佩从梨木椅上皱眉弹跳而起,双目愤怒的看着天承宫掌事大太监黄总管脸色阴森,带着几名身材魁梧的太监直接闯入安庆宫的内殿。

    李佩佩一看就看出他们来者不善,示意燕儿放下汤勺,扶着她肉呼呼的嫩手,快步上前拦在黄总管跟前,凤眼透着寒光,冷声质问着:“黄总管,你好大的狗胆,竟然带人硬闯本宫寝宫,莫非是欺本宫的安庆宫无人?况且安庆宫贵为陛下的寝宫,难道你觉得没必要将陛下放在眼内吗?”

    黄总管是太后身边的人,太后那边知道清妹怀上龙胎后,黄总管便按照太后的旨意,每三天带着御医来替清妹请平安脉。

    黄总管这个鼠辈仗着有太后娘娘撑腰,竟然无视李佩佩的愤怒,嚣张的扯着尖锐的声音,冲着空荡荡的安庆宫大呼小叫:“人,人呢?莫非全死了?!”

    “狗奴才,这一巴掌是本宫替太后娘娘打的,就是为了好好教教你,在这宫中,谁才是主子,谁才是奴才。”李佩佩对着打痛的手心轻轻呵气,看着黄总管脸上五指红印,她身心愉快,她一向深宫简出,但并不代表她就软弱怕事,可以任由一个奴才骑到头上撒野。

    “你……”被李佩佩打蒙的黄总管,捂着右脸颊通红的五指印,指向她的左手就像深度抽筋一样,抖个不停。许久,黄总管隐下凶狠的目光,低声下气的说道:“贵妃娘娘,您教训的是,奴才知错了。只是奴才是奉命行事,贵妃娘娘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是奴才冲撞了贵妃娘娘,奴才自赏巴掌便是,莫要将事情告诉太后,不然太后会要了奴才的老命。”说罢,黄总管抬起右手,在自己的老脸上连扇了几个耳光。

    “行了行了,表面功夫就没不要做给本宫看了。”李佩佩何尝看不出黄总管心中仇恨,只是在这宫中,她毕竟是主子,想要捏死他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容易。所以,李佩佩懒得与他一般见识,稍抬眉头轻道:“黄总管,你这般勇闯本宫寝宫,所谓何事呢?是奉了谁的命令?”刚才的预感更加强烈了,只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不知道从何说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