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陛下,有小三要害本宫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绝食
    他拉过衣襟,细心整理着,掩过血迹模糊的前胸,紧握着清妹不断渗血的左腕,向她摇头以示没事。

    看着他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清妹有点内疚,可是,她的这辈子就这样子毁了。毁在他的手上,她已经失去了心爱的男人,彻底的失去。叫她如何去面对日后的他?

    抬起低垂的眼帘,视线刚刚扫过宇文初,清妹便转向他刚刚整理好的前襟。想着刚刚被她咬得血肉模糊的前胸,或许此刻正渗着鲜血,她不由心愧的再次看向他,轻声说道:“要不要紧,不如让宫中的御医看看伤口。”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他平静看着清妹,眼中闪过柔光。

    低头看着他,清妹声音疲惫的说着道:“那也是伤。”或许是流血过度的原因,加上清醒之后,那通猛烈的挣扎,此刻静心下来,不由觉得周身无力昏昏欲睡。

    “宫中口杂,本王自己上点药就可以,你放心,这点小伤要不了本王的命,你好好休息。”他晃着头,漠不关心的说着。

    “你……”转头望向他,看到他脸上那张精致的俊脸上,有一双柔情似水的双眼,此时此刻的清妹的心中一片感慨。

    原来,他不肯让御医为他上药,纯粹是为了保护她。是啊,宫中人多口杂,御医这一上药,她咬伤他的这件事必然无法隐瞒,她跟他的事情也会被必陛下和整个后宫知道,必定烙上一个荡妃之名。而宇文初显然想到这点,才三番两次打断她让他传御医的念头。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清妹再次猜不透,为何他会如此待她,到底是真心,还是别有目的。

    “我累了,想休息一下,你先退下吧。”想不通,她选择了回避,与床前他轻道一声,便卷起一角锦被,把头深深埋入被子中,感觉着被子传来的暖和,本来极为疲惫的意识力越来越模糊。

    于公公进来禀报,御膳房的宫女说,今日的早膳送到文德殿后原封不动的被退回来,还以为是不符合清妃的胃口,又重新弄了她平时喜爱的小点了糖水,也是无法打动她,都猜测清妃生病了。

    宇文健放下手中的皱折,大步大步的往文德殿的方向走去。

    透过低垂的珠帘,宇文健漆黑不见底的眼眸,看着寝殿内,那个斜靠檀木床沿,眼帘微闭的女子。他的目光回转之际,看向跟前端着食盒的小芯,当目光接触到食盒上浑然未动的精美食物,他的眉头一皱再皱。

    “她还是不吃吗?”低沉男音响起,听不出任何一丝波动,看着她那缠着纱布的手,他的心紧紧纠在一起,她到底为何事而想不开。

    而小芯,却是手心一抖,食盒上精美的器皿已经摔碎一地,她全然不顾碎瓷片刺入手指的痛,已经俯首跪于地上,眼带恐惧,声音颤抖求饶着:“陛下,奴婢无能,奴婢该死,奴婢……”

    俯首而下,宇文健低声冷道:“你确实该死。”宇文健温柔的视线从清妹身上转回,看着跪在碎瓷片上的小芯,那种温柔的眼神化成一把冰冷的利刃,狠狠逼向小芯说道:“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就等着陪葬。”

    而那个本来已经惶恐慌张的小芯,在宇文健的怒威下,已经被活活吓昏了。

    伸腿跨过地面那个已经昏迷不醒的小芯,宇文健直奔寝殿而去。

    “你已经整整两日不吃东西了,你这是在跟朕赌气还是在折磨你自己呢?”清妹正在神游九霄之际,宇文健低沉的声音已经在耳际响起。

    清妹慢慢回过神来,因为两日未曾进食的原因,她足足用了半盏茶的时间,才断断续续吐出这番话:“臣妾不是在赌气,臣妾只是有些事情想不通,想不通自然是没有心情用膳,陛下日理万机,为何会关心起臣妾的生死?”

    被一个不爱的男人糟蹋了身子,割脉自尽不成,他让小芯无时无刻都守在她的身边,不许她再做傻事,让她再没有机会了结自己。后来,她寻来思去,唯有绝食一计,才能让她摆脱如今这个沉重的牢笼枷锁。

    “朕认识的清妹不是这样的,你不是很喜欢去斗吗?朕的后妃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在你眼前争宠,你就不再愿意去争取吗?你答应过婆婆,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的,现在呢?你看看,你这样是要朕不得安生,无法分身去处理其他事情,你这样做相当于陷朕不仁不义之中。”宇文健扶起虚弱的清妹,逼着她直视他深邃的黑眸。只是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他这样做是不是错了。

    他的黑眸,漆黑宛若漩涡,透着一种吸引人的神秘色彩,如果直视过久,她真的无法保证,无法保证能忘记某人给她伤害,于是,清妹只能倔强的抬头,用那双无神的眼眸回视着他,冲着他缓缓摇头。

    “就算为朕而活,也不能吗?”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在她眼前低下他高傲的头颅,低沉的声音带着祈求,深沉的问着她。

    为他而活?虚弱疲惫的她,他的心里一点点她的位置也没有,叫她情何以堪,用这个理由为他而活。

    宇文健伸手抓住她手上的手,“为何要这样折磨自己,也许爱你的人就在身边,是你一直没有发现。”

    任由他的体温一点一点温暖她冷却的心。只是为他而活,现在的她真的做不到了。拖着这个残缺不堪的身子,她有何面目再面对他!

    “陛下,是永远都不会明白,臣妾一颗真心,爱的人,与臣妾爱的人都永远离臣妾而去。这样活着,臣妾有愧与陛下。”副支离破碎的躯体,那颗伤痕累累的心,还有付尽一生泪水也求不回来的情爱。

    眼中闪着泪光的清妹抬起头,看着床顶那默默绽放的墨兰绣花,她缓缓摇着头,对着他轻声而道:“你可知道臣妾有多恨你,恨你对着其他女人能柔情似水,却给不了臣妾半点怜悯之情。臣妾恨你,也恨李佩佩,是她从臣妾身边抢走了你,抢走了属于臣妾的一切。臣妾恨他,恨你。是你们将臣妾变成这样子的。”

    宇文健惊讶清妹会说出这番话来,让他无话可说,只是,有些事情,他身为帝王也是身不由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