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举荐,拖走
    尽管对于今天会出现的这一幕早就有所预料,可是皇帝算准了大方向,却没有算到某些小细节。不过,对于越千秋和自己那大胖儿子的临场发挥,尤其是十二公主自己给自己加戏,他却觉得非常满意。至于其他那些意料之外的细枝末节,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因此,在李易铭首倡之后钟亮附议,紧跟着一茬茬的官员出来,如同插秧一般地躬身请命,群情激昂地要驱逐三皇子和十二公主之后,他瞅了一眼第一个对自己提出此意,此时此刻却闲极无聊似的在那歪头看热闹的越千秋,突然觉得这小子真是个福星。

    如果这次不是越千秋刺激,他那大胖儿子会突然那样主动?哪怕那番言辞之中,很多话不免有些想当然,可那个之前常常把眼光放在和便宜侄儿李崇明争斗上的胖儿子,现在竟然知道挤兑大臣,摆高姿态,甚至拿着君臣父子的伦理来压人,至少段位就比从前高得多。

    皇帝心里不无愉悦,眉头却是紧紧皱着,不见一丝一毫的笑容。

    眼见三皇子根本不理会那些官员叫嚣要将其驱逐出境,竟是一口气把那打油诗反反复复念了好几遍,以至于那些慷慨激昂的官员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而越老太爷和叶广汉这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则是在那袖手憋着笑看热闹,他终于不得不重重咳嗽了一声。

    “北燕这两位贵,在金陵呆的时间也太长了,是该回去了。钟卿既然身为兵部侍郎,又是附议英王提出此事的人,你就辛苦一趟,送他们到霸州吧。”

    见钟亮顿时呆若木鸡,皇帝却仿佛没看见似的,继续叹了一口气:“政事堂首相赵爱卿在朝多年,夙兴夜寐,兢兢业业,可以算是天下官员的楷模。可如今他却遭丧母之痛,于是上请丁忧,朕屡次想挽留夺情却不可得,却也不得不放他回乡归葬,守制丁忧,全他孝道。”

    尽管人人都知道,赵青崖这次去意坚决,理应不是皇帝夺情挽留能够留得住的,但此时此刻皇帝终于把这话说出口之后,希望赵青崖留下的人只能无可奈何地放下了最后一丝侥幸,而觊觎首相这个位子的人则是无不屏住了呼吸。

    然而,皇帝却没有如大家所愿,立时公布首相的人选,而是在唏嘘不已的同时,又抛出了另一个重磅消息。

    “赵爱卿虽说要回乡守制,却依旧心系大吴,因此早就向朕举荐了兵部尚叶卿为相。朕也一贯嘉赏叶卿的烈胆忠心,再加上政事堂之前因裴卿不在,不得已之下,越卿一人日夜操劳,终究不好。所以,叶卿即日入政事堂,也免得政事堂因缺少人手,只有越卿挑大梁。”

    裴旭听皇帝这口气,就知道自己如果再不做出点补救,当叶广汉入政事堂之后,之前那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压下来,只怕就要靠边了。

    和那些清贵的翰林学士一样,他也隐约算到了,赵青崖会推荐平素往来并不算非常多的兵部尚叶广汉,而对方虽说看上去和越太昌多年不和,可并没有实质性的冲突,而且之前赵青崖和叶广汉联袂夜访越家,他也嗅到了几分不同寻常的意味。

    因此,趁着四周围暂时一片寂静,仿佛每个人都在消化这个消息,就连叶广汉看上去也有些措手不及,就不知道是没料到皇帝会在这个场合宣布,又或者是姑且做个样子,裴旭当机立断,第一个了出来。

    “叶大人素来精忠体国,确实是弥补政事堂缺口的最好人选。”他先是大赞了叶广汉一句,旋即就突然来了个转折,“但是,越相也好,叶大人也好,年纪也都老大不小了,臣以为,政事堂并不是一直以来就定例是三人,特殊时期,加一人也未尝不可。”

    谁都知道裴旭之前是一心一意想把越老太爷拉下来,夺下首相的位子,此时此刻明显算计落空之际,却竟是一反常态,还要往政事堂中塞人,也不知道多少官员大为意外,纷纷暗自计算裴旭一党之中,还有什么人够格当宰相。

    然而,还不等他们想出个子丑寅卯,裴旭就已经高声提出了人选:“臣举荐,刑部尚余建中!”

    余建中是谁?那就是金陵四公子之一余长清的父亲,当年刚到金陵就像撒英雄帖那样撒帖子遍邀童子少年,弄出一场疑似选婿的集会,结果被自己的外甥赵絮童言无忌坑死的江陵余氏余大老爷。

    在那么一场儿戏似的聚会中,被挤兑的越千秋趁机走人,却在余府门口先见识了一场北燕剑v杜白楼,然后又见证了师父严诩用陌刀挑战杜白楼,从此第一次下定决心要练好武艺。而更重要的是,那次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同行,似乎和余建中达成了内幕交易。

    在此之后不久,余府供奉青城剑杜白楼出任刑部总捕头,而余大老爷余建中则是成了刑部尚。

    所以,越千秋实在有些想不通,裴旭这个和余大老爷分明没什么私交,而且还分属于世家派中不同派别领袖的宰相,怎么会突然想到举荐余大老爷?

    然而,当看到爷爷那微微拧起的眉头,同样有些错愕的叶广汉时,他就意识到裴旭这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一招,让他们非常意外。当他再看皇帝时,就只见今天从端坐大殿开始,纵使脸上始终淡淡的,却明显气定神闲的皇帝,眼下分明也露出了有些凝重的表情。

    这时候,越千秋隐隐觉得,自己好像领悟出了一些东西。

    相比从小吏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这个位子的越老太爷,相比从寒门生开始,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这样高位的叶广汉,又或者之前的赵青崖,余大老爷余建中和裴旭一样,身为世家子弟,仕途起步就相当高,在足够的资源以及政绩帮助之下,他们升官极快,至今也不过五十出头,可以说是年富力强!

    而裴旭在抛出这个震惊全场的提议之后,之前一直都显得有些窘迫的他,终于笑了起来。那笑容不见得意,不见狡黠,却是越千秋见过很多次的,那种官面上最常见的得体假笑。

    “余大人论年纪,论资历,论政绩,样样无可挑剔,正好可以拾遗补缺。如果皇上认为政事堂不必多加一人,那么,臣愿意退位让贤。”

    相比之前裴旭那捉襟见肘,色厉内荏,此时此刻的他反而显得高深莫测,仿佛之前所有的挫败,所有的狼狈,全都是为了这一刻推举刑部尚余建中做铺垫。

    而此时完全成了没人关注的边缘人的越千秋,发现比自己还要更倒霉的小胖子还跪在那儿,他忍不住替这位好容易出彩一次,却被人破坏的倒霉皇子叹了一口气。想了想,他没理会此时此刻那种看不见刀光剑影的交锋,悄然走到了小胖子跟前,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李易铭这会儿确实在懊恼,甚至把裴旭恨之入骨。本来他就怀疑有胆子谋算自己未来王妃的,裴旭最最可疑,现在他把话说开,甚至连越千秋的台词都抢了,要把三皇子和十二公主赶出去,父皇也已经答应了,钟亮甚至还被坑了进去,谁知道转瞬间裴旭就来了这一招!

    他跪的时间并不算长,奈何人胖分量大,又是俯伏在地,这膝盖和腰杆承担的压力就大,当胳膊上传来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道时,早就跪不住的他一下子朝人歪倒了过去,尤其是被硬拽着起身时,他只觉得发麻的双脚犹如针刺,若不是死死咬紧牙关,他险些没叫出声来。

    就在这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小腿仿佛被人轻轻踢了两下,最初的大怒过后,他却发现那困扰得自己几欲发狂的酸麻奇迹一般消退了下去,脚底板虽说还有些疼痛,可相比最初却也好转了许多。他这才有空闲侧头看了一眼,恰只见扶着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越千秋。

    见小胖子那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谢意,越千秋就使了个眼色,又朝着某个方向努了努嘴。小胖子并不笨,立时警醒了过来,顺着越千秋那视线看了过去,恰好看到了刑部尚余建中那张又惊又怒的面孔。相比那些想得太多的大人们,小胖子猛地恍然大悟。

    余建中说不定并不是和裴旭商量好的,他纯粹是被裴旭突然举荐,对此毫无准备。

    他正要开口说话,突然觉得胳膊被人使劲揪了一下,这下子顿时再也忍不住,哎哟一声叫了出来。眼见众多目光一下子又落在了他的身上,他顿时有些着慌,谁知道身边的越千秋竟是抢先干笑了一声。

    “英王殿下脚麻了。这样吧,我和英王殿下把陈奏之前那案子的奏疏留下,先把三皇子和十二公主送回国信所去。至于政事堂到底需要几位宰相这种大事儿,各位慢慢议论!”

    什么?这就不管了?

    小胖子简直觉得越千秋这借口实在是莫名其妙。可他这反对的声音刚到嘴边,他竟是看到父皇对自己微微点了点头:“也好,大郎便和千秋一道,先把北燕三皇子和越国公主送回去。陈五两,你再到太医署去请几个首都高明的太医,给三皇子好好看看,莫要再发癔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