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四十章 真正的救兵
    哪怕小时候拜师学艺时,确实因为身材问题被叫做大丑和小丑,于是在江湖得了个这么称号,可两人从不肯承认,一直号称洪湖双怪。此时此刻杜白楼竟公然称他们为洪湖双丑,两个侏儒登时气歪了鼻子。不过,他们终究还没愚蠢到只在乎这样的细节,齐齐绷紧了神经。

    然而,杜白楼这声音响起许久之后,他们却没有等到任何回答,他们自忖双胞胎心意相通,一人远远扛不住杜白楼,可两个人却能够稳稳压住对方,一时便得意忘形地狞笑了起来。

    “杜白楼,你也有虚张声势的一天!以为我们兄弟会被你这诡计吓倒不成?”

    “若是没带着程芊芊这个拖累,你也许还跑得掉,可现在多个累赘,管叫你尸骨无存!”

    就在两人几乎同时迸出了各自的话,随即和往常一样,露出猫戏老鼠那般残忍笑容,一左一右朝杜白楼围逼过去的时候,他们就只见那位素来以剑术超群着称的剑客嘴角上挑,露出了一个意味难明的微笑。紧跟着,两人便听到背后一声凌厉的叱喝。

    “看箭!”

    耳听得那叱喝声中夹杂的破空声,两人同时醒悟到杜白楼真的有帮手,慌忙躲避不迭。然而,当心有灵犀的兄弟俩二话不说一搭手,小丑猛然朝后一翻,瞬间落在兄长背后,伸出双手就打算以肉掌接箭的时候,他这才看清楚那过来的东西,顿时瞳孔猛地一收缩,差点气歪了鼻子。

    什么看箭……他娘的根本就不是射来了几支箭,而是丢来了一堆飞蝗石!

    能够被杜白楼忌惮的洪湖双丑却也不是等闲人物,紧贴着兄长背后应战的小丑轻舒猿臂,竟是快手如同千手观音,轻轻巧巧将那足有十几颗的飞蝗石一一接下,随即又朝之前暗器来处一股脑儿砸了回去。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这一大堆飞蝗石就犹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而偏偏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背后兄长愤怒的声音。意识到是杜白楼抢攻了过来,他再也顾不得那个狡猾的敌人还不知道躲在哪儿,当机立断地一个旋身。一时间,兄弟两人心意相通,身形不断交错,那完全相同的体形和服色恰是晃得人眼花缭乱。

    纵使杜白楼心志极坚,丝毫没有被那些因极快的动作而幻化出来的残影欺骗,可在兄弟二人的默契抢攻之下,他一把长剑仍然只是堪堪自保。

    混战之中,眼见兄弟二人齐齐冷笑一声,脚尖竟是在地上一挑,也不知道多少污泥兜头兜脸朝他倾泻了下来,他本能地稍稍一闪,随即就凛然色变。果不其然,就趁着他这一闪的功夫,大丑分出小丑缠住他不放,自己已经是径直朝他的保护人扑了过去。

    “你敢!”

    “我怎么不敢?杜白楼,你如此托大,还以为日后能显摆你那青城高手的威风吗?”一面疾冲一面得意地撂下这话,可话音刚落,大丑就看清楚了那身着青衫的程小姐下一步动作,登时又惊又怒地惊声尖叫道,“死丫头,你这是干什么?”

    程芊芊丝毫没理会这愤怒的嚷嚷,横起裙刀就往颈项之间狠狠拉去,却是连一点威胁的话都没打算浪费时间去说。打从刚刚两人现身时就已经是所有随从卫士和侍女被打昏之后,她便知道那是两个毫无怜悯之心的凶徒,哪里还会有一丝装腔作势用性命威胁两人的奢望。

    然而,就在那冰凉的刀锋堪堪碰到肌肤的时候,程芊芊却只觉得拿刀的右手手肘一下子遭人重击,酸软之下,那裙刀竟是叮当一声掉落在地。

    瞧见那大丑的狞恶凶脸就在不远处,小丑则正被杜白楼逼得捉襟见肘,可杜白楼却绝难立时分身来救自己,她也不知道偷袭自己的人是谁,一时间那面色已是苍白如纸。

    偏偏就在这时刻,她听到了背后偷袭自己那人的声音:“英小胖,接好你媳妇!”

    什么英小胖?什么媳妇?

    程芊芊听得完全摸不着头脑,只觉得自己被人一下子抛飞,整个人竟是腾空而起。她强忍住尖叫的冲动,也顾不得落往何处,只朝自己刚刚站立的地方望去,却只见一个手持长刀的少年正二话不说朝那疾冲过来的那个侏儒攻了过去。

    难不成他只是救我,不是敌人?

    看到那个从天而降的女人,高一脚低一脚,刚刚从芦苇丛中走出来的小胖子简直瞠目结舌。然而,越千秋这一下抛掷实在是角度力道刚刚好,他这会儿进退无门,再加上地上那污泥能陷没脚踝,每走一步都老费劲了,根本就躲都躲不开。

    而且,刚刚已经把事情始末原委听了个七七八八,小胖子哪怕不说怜香惜玉,对于这位打算脱离家族,投奔青城派的程小姐委实也有些好奇。因此,没有时间更没有办法去瞻前顾后,他只能奋力伸出手去,打算勉为其难接一下这位程小姐。

    他可是难得当一回好人!

    然而,小胖子这些年虽说也开始练武,但顶着个皇子的身份,没人敢下死力督促,更没有人敢在陪他过招的时候拿出真本事,以至于他自己都知道,自己这功夫有多稀松。

    当他伸出去的手臂终于碰到了从天而降的“媳妇”时,他已经做好了被那强大的冲撞力给带倒的准备,可谁曾想他只不过是踉跄后退了几步,就这么神奇地站住了。他完全不知道越千秋在丢人的时候用了点巧劲,只觉得这一次老天爷都在帮自己。

    站住之后,总算舒了一口气的他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女子,却不料她也正抬头看他,两个人不期然四目相对,恰是大眼瞪小眼。

    足足好一会儿,小胖子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想到把人放下,可刚想松手,他却发现脚下尽是污泥,却没想到刚刚人家那小靴子也踩过泥巴来着,这一犹豫,他就想开了。

    抱都抱了,还顾虑那么多干嘛?反正越千秋都说了,让他接好自己媳妇儿!

    而程芊芊万万没想到,接住自己的微胖少年在和她对视了一会儿之后,虽说有些尴尬,却竟然没有放下他,而是干咳一声,费劲地抱着她往前走了好几步,直到脱离了那芦苇荡边污泥的范围,这才突然大声冲着那个刚刚救了自己的少年叫道:“喂,就算早上没吃饭,你也不该这么久都拿不下一个矮子吧?”

    此话一出,刚刚分心偷窥小胖子用公主抱接住了未婚妻热门候选人,因此不期然吃了大丑一个小亏的越千秋顿时为之气结。要不是他下船的时候带上了陌刀,此时面对这么一个老辣的对手,早就节节败退了,小胖子竟然还嫌他拿不下人家?

    他不假思索地反唇相讥道:“你行你来!把抱美人的工作让给我,我看你能收拾下人不?”

    被越千秋怼回来的小胖子顿时恼羞成怒:“越千秋,你可是玄刀堂掌门弟子,跑到北燕还帮北燕皇帝杀过人,这种打打杀杀的工作你不是很熟练吗?术业有专攻你懂不懂,这本来就是该你干的活!圣人都说过,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这小子竟敢嘲讽我是劳力者?

    越千秋很想立时三刻和小胖子来个移形换位,让这家伙来尝尝那侏儒层出不穷的诡谲攻势,奈何他清清楚楚地注意到,在小胖子叫出他名字之后,面前这对手立时面色骤变。尽管对方立时三刻遮掩了过去,攻势却依旧那般令人防不胜防,可他却提起了全副精神。

    果然,就在他那回旋二十四式招式用老之际,顷刻之间,趁着他旧力刚尽,新力未生,对方攻速陡然暴增,到最后竟是犹如刺猬一般打出了团团圈圈的暗器。他刚刚还用飞蝗石砸人砸得高兴,这会儿自己面对这么些东西,顿时暗自叫苦,慌忙将那陌刀耍得水泼不入。

    他可是看到过之前杜白楼对付的暗器有多毒,哪敢沾上一星半点?

    而洪湖双丑之中的哥哥大丑,却趁这机会丢下对手,径直往抱着程芊芊的小胖子飞扑了过去。事到如今,都已经知道刚刚接下自己的人是越千秋了,他要还不知道另一个胖墩墩的少年是谁,那他也枉在道上厮混这么多年。

    虽说知道只要出手之后便是大逆不道,接下来只怕会犹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可他手下血债累累,信奉的却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若不能抓住这个机会挟持了那小胖子,不说四周围是否还埋伏着众多宫廷侍卫,就说杜白楼收拾了他弟弟之后,再和越千秋联手收拾他,他也只有死路一条!

    正抱着程芊芊的小胖子看见人舍下越千秋直扑自己,这才叫真正的手足冰冷。他是从晋王府和越千秋悄悄跑出来的,为了避免引人怀疑,一个侍卫都没带,想着反正是在城里,越千秋武艺尽可应付大多数突发情形,兼且根本没想到今天还会需要厮杀。

    此时此刻,小胖子心里冒出一万个侠以武犯禁,以后一定要好好练武之类的马后炮想法,却不防怀中软玉温香一般的少女猛地挣脱了他的怀抱,踉跄落地之后,竟是张开双手挡在了他的身前。

    哪怕知道她绝对挡不住连越千秋都打不赢的高手,可那一刻,小胖子还是觉得一颗心狠狠悸动了一下。紧跟着,一贯趋利避害的他竟是伸出手来狠狠扳住了她的肩头。

    “你让开!我堂堂一个皇子,还用不着女人保……”

    他那最后一个护字还没说完,就只觉得耳边劲风突然掠过,紧跟着,他就发现那犹如大鸟一般腾空而来的矮小侏儒,竟是被一道犹如闪电似的身影正面撞开,随即重重砸在了泥地之中。当看清单手持剑抵在对方脖子上那人的脸,他顿时又惊又喜,忘乎所以嚷嚷了起来。

    “影叔,你怎么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