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以牙还牙
    “影叔一直都在,否则你以为除了剪径的贼盗,有哪个船夫会有胆子载着咱们两个吃饱了饭没事干的在这猫了一晚上?话说他是我影叔,可不是你影叔,你别没事套近乎!”

    越千秋此时终于提着陌刀赶了过来,还回头瞅了一眼刚刚收拾了对手的杜白楼,随即才回转头来,没好气地瞅了一眼小胖子。见其顿时哑然,他又端详了一下那位面色苍白的程小姐,继而笑吟吟地说:“不过,英小胖你刚刚不错啊,危急时刻很有男子汉大丈夫的风度!”

    “风度你个鬼!”小胖子想到刚刚自己昏了头似的逞英雄,心里不禁一阵后怕,脱口而出骂了越千秋一句之后,他就有些心虚地偷觑越影,讪讪地找借口说,“影叔,我只是……嗯,心情不大好,所以拉着千秋出来散散心。”

    越影侧过了头,那剑指大丑咽喉的右手却一丝一毫的抖动也没有,嘴里淡淡地说道:“大晚上散心散到玄武泽来,泡了一整夜不说,还正好在这儿偶遇人家想要硬塞给你的程家小姐?这还真是巧得很。”

    小胖子只记得越家那位冷面冷心,人称暗月之影的大高手素来和一座冰山似的,所以猜测人家不大会当面拆穿自己,没想到他这来意被人拆穿了个底朝天,一时间又羞又怒。可还不等他想要强行否认,却只听身边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今日多谢英王殿下维护。此番相见之后,程家小姐在进京途中暴病去世的消息就会四处传开,所谓德容言功顶尖之类的闺中传言也会立时打住,有这样一个先例在,不会再有人算计你的婚事了。”

    越千秋瞅一眼面色瞬间从薄怒转为怔忡的小胖子,突然悄悄往后退了几步,正好截住了匆匆赶过来的杜白楼,对着这位师父都要叫一声前辈的青城高手使劲使了几个眼色。见人犹犹豫豫停了下来,看看小胖子,看看程芊芊,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忍不住又瞅了一眼越影。

    影叔还好意思嘲讽小胖子这么巧在这儿遇上那位程小姐,要说今天这一场,杜白楼没有事先和你约好当个接应,我把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什么叫腹黑,当亘古不变的万年冰山脸也会不动声色算计人,那才叫真正的腹黑!

    英小胖你自求多福吧!

    “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先是被越影若有若无揶揄了几句,紧跟着自己救下的人却又是这么一副自暴自弃的态度,小胖子在一怔之后忍无可忍,一下子就爆了。

    他本来就是个暴脾气,在皇帝和百官面前一直都是勉强克制着,眼前并没有需要他特别克制的人,他自然是立刻发作。他旋风似的转到程芊芊面前,声色俱厉地嚷嚷了起来。

    “就算要假死躲起来,也得先把仇报回去!母仇不共戴天,你就坐看那家伙继续四处宣扬自己的名声,当他娘的名士?被算计了就要报复回去,你躲到青城去,不怕回头连累了青城被人报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那才是正经,让仇人风光,那就不是你该做的事!”

    气咻咻地说完这些,小胖子突然听到了非常清脆的拍巴掌声,扭头一看越千秋正兴高采烈地击掌叫好,他这才看到越影以及更后头和越千秋并排的杜白楼,一时醒悟到自己情急之下,这话说得有点不圆满。

    他立时理直气壮地补充道:“这都是我和睚眦必报越小九这些年相处的心得,所以特意提醒你一声。人家都不把你当骨肉,你干嘛还要拿他当至亲?干嘛要让亲者痛,仇者快?”

    越千秋简直懒得反驳这小子。什么叫和他相处的心得?小胖子比他还要睚眦必报好不好!

    程芊芊静静地看着小胖子,见他一口气说了个痛快,这才站在那儿平复刚刚因为连珠炮似的语气而变得紊乱的呼吸,她就笑了笑说:“从前只听人说英王殿下如何冲动易怒,如何暴躁不仁,我今天才知道,传闻误人,你这脾气真对我胃口!”

    小胖子听了前面半截评价,心里极其不痛快,可听到后半截,他却不禁转怒为喜,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胸膛。可当他听了人家下一番话,刚刚那义愤填膺顿时化作了一身冷汗出了。

    “英王殿下说得对,不把我当骨肉的人,我自然没必要把他当成至亲。我等了十几年,终于等到了离开那个虎狼窝的机会,怎么会就这样自己一走了之?他这些年来兼并土地,逼杀才士,将书院钱粮中饱私囊……劣迹斑斑,我临行前安排人去印了揭帖满城张贴,编了童谣教给扬州城内的孩子,还用左手书给御史写匿名信,给苦主路费上金陵敲登闻鼓告御状。”

    说到这儿,程芊芊嘴角那浅浅的笑容更深了些,可在面前这两大两小四个男人看来,那看似极美的笑容端的有些阴森恐怖的感觉。

    然而,不论是了解不少内情的杜白楼也好,不知道掌握了多少消息的越影也好,一无所知却因为见惯厉害女人表示淡定的越千秋也好,全都比不上小胖子受到的冲击大。

    刚刚自己还指着别人的鼻子骂没出息,现如今听听人家这番话,分明是把那个狠毒到狼心狗肺的爹直接给坑到底了!亏他还说什么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人家根本就是双倍奉还!

    在那双清澈的眼睛注视下,小胖子刚刚那十足十的气势一下子无影无踪,就连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了起来:“哦,你报仇了就好……本来嘛,人活一口气,树争一张皮,老那么憋屈怎么行……”

    可还不等他语无伦次把话说完,却只见程芊芊突然微微屈膝,竟是对他行了一个礼。这下子,小胖子连忙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可直到把人搀起来,他方才意识到自己又冲动了。可想想自己刚刚还抱过人家,这会儿人家也没生气,他就把那点不自在丢到了九霄云外。

    可是,他仍然忍不住问道:“既然你都安排好报复他,刚刚怎么还随随便便寻死……”

    “若不是如此,也不会有救兵从天而降,不是吗?”

    程芊芊瞅了一眼干笑的越千秋,若有所思的杜白楼,这才冲小胖子歉意地颔首。

    “不论我是想看看是否有救兵也好,是想让杜前辈的对手有一瞬间的犹疑也好,只有自尽的举动坚决,他们才会稍稍心生忌惮,才有可趁之机。所以,那是向死求活,而不是贪生怕死。那样的高手,但凡我的动作轻软犹豫一些,都不会让他们动摇。”

    杜白楼终于忍不住了。他撇下一旁那笑得很奇怪的越千秋,快步走上前来,沉下脸说:“芊芊,你应该更相信我一些,怎么能随随便便拿性命去赌?那时候我离得太远无法救援,如果不是千秋刚刚好好赶到,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这一次,程芊芊终于忍不住轻轻咬了咬嘴唇。她低下头来,再次郑重其事地向杜白楼裣衽施礼,直到面前传来了杜白楼一声深深的叹息,她这才重新站起身,抬起了头。

    “我自幼就生长在一个看似花团锦簇,实则步步惊心的黑窝里,早就习惯了凡事都要赌一赌。只要成功的机会能够大于一半,那么就足够我去试一试了!不是我信不过杜前辈,而是……我呆在一个谁也信不过的环境中实在太久,久到我不敢相信有那样的好运可以脱离!”

    这样坦诚的真心话,终于让四个男人全都沉默了下来,尤其是一直都觉得自己生活各种不如意的小胖子。想着自己虽说不知道生母到底是谁,可至少没遇到那样一个狼心狗肺的爹,他忍不住揉了揉鼻子,随即瓮声瓮气地问道:“那你将来怎么个打算?”

    程芊芊的眼睛亮闪闪的,开朗地笑了起来。若是从前那些所谓闺中密友见到她,必定难以相信这个从容爽朗的女孩儿,便是那位笑不露齿,行不动裙,一举一动都稳重到无懈可击,犹如木偶典范一般的千金。

    “我自然是跟杜前辈去青城,我打算出家入道!这年纪学武还不晚,等到学成之后,我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就能走遍天下大好河山,看遍天下无双绝景!”

    “这个……”小胖子心生羡慕,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说教,“好好的去青城学艺,干嘛要去出家当什么女道士?总不能因为你娘当初被狗咬了一口,你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一辈子孤孤单单有什么意思……”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只听扑哧一声笑,紧跟着又是一声一本正经的咳嗽。

    “道士又不是和尚,男道士是可以娶妻生子的,女道士凭什么就不能嫁人?”这一次说话的却是杜白楼,见小胖子瞠目结舌,随即脸上露出了极其尴尬的笑容,他才侧头看向越千秋,可提问的人却是越影,“影子,今天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我自然会还上。”

    “人情就不用提了。”越影扫了一眼讪讪的小胖子,看热闹的越千秋,眉角一挑,淡然若定地说,“但是,你不愿意多造杀孽,留了这些人的性命,但他们都已经知道是你杜白楼劫走了人,就算芊芊姑娘已经布置好了,届时程家四面楚歌,那个男人也许会顾不上此事,可你该当知道,在芊芊姑娘身上下注的人有不少,这些人恼羞成怒,青城一家扛得住吗?”

    杜白楼顿时干咳了一声:“我会带她先去余家,请余大人出面。再说,不是还有越家……”

    此话一出,他就发现越影和越千秋还有小胖子那张脸顿时变得极其古怪。清晨刚刚蹑在程家这一行人背后进城的他顿时疑惑地问道:“余大人那儿,芊芊的事我曾经对他透露过一些,再者他和越老大人本来就有些来往。难不成他这次当了宰相,越余两家就翻脸了?”

    见程芊芊听到宰相两个字后,就瞬间面色大变,越千秋就知道这位程大小姐在路上肯定是被人看得死死的,接触不到任何消息。至于杜白楼……某人虽说还算是官场人物,但政治敏锐度却还不够!

    越余两家是没翻脸,可要说继续当盟友,那却很难了。

    想到这里,瞧了一眼脸色微妙的小胖子,他就干咳一声建议道:“事情到这个份上,还不如我们带了洪湖二丑,还有程家这些扈从侍女,直接去见能管事的人。也不用藏着掖着,就说我和英王闲来没事游湖赏玩的时候,正好遇到有人劫杀扬州程家小姐,于是和杜前辈影叔一块出手相助。就这么个事,他们爱信不信!”

    杜白楼想到刚刚那个用毒针暗算自己的侍女死士,不禁皱眉道:“可还有这么多人证在,万一他们……”

    越千秋嘿然一笑,意味深长地说:“哪有人证?咱们出手搭救的时候,程小姐正被洪湖双丑追杀,那些随从侍女都被双丑杀光了!”

    杜白楼顿时又惊又怒:“你难不成想把这么多人一个个都灭口?”

    话音刚落,他就得到了越千秋一声嗤笑:“我又不是杀人如麻的疯子。人悄悄地往武德司一送,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不是正好让人去疑神疑鬼?至于程家会到金陵来要人这种事,我说一句不好听的,出这么大纰漏,程家又突然名声烂了大街,你觉得别人会放过那渣爹?”

    “不会。”程芊芊刚刚阴霾密布的脸上突然晴朗了起来,那笑容亦是灿烂无比,“图谋败露,人还不知道落在何处,程家也就是弃子。一夜之间失去所有,程家主人疯了也就不奇怪,说不定届时一把火烧尽一切,把自己的罪恶连同外人的罪恶也一同烧了,如此也就灭口了。既然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女,我哪怕从前名声再好,也再没有在棋局上作为棋子的资格了。”

    小胖子刚刚几次三番张嘴,却被人家把话抢了过去,此时此刻他终于忍不住叫道:“喂,你们够了没有?那这事完了之后,我呢?”

    回答他的,是越千秋一个大白眼:“有了这次的事情,至少在明面上,没人敢设计你的婚事了。你将来要娶媳妇,那就列名单,想相看谁就找武德司帮忙安排,这还不简单?”

    小胖子嘶地倒吸一口凉气,心里竟有些莫名失落。想到刚刚还抱过人家,他顿时昂首挺胸,理直气壮地说:“男子汉大丈夫,做事要负责任,刚刚我抱过了,总不能当成什么都没发生吧?”

    这一刻,剩下的四个人齐齐一呆。越千秋反应最快地斜睨一旁那青衫少女,见其愕然僵立,他心里只觉得有一万匹神兽呼啸而过。

    不是吧?他之前就随口开个玩笑而已,这竟然真的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难不成小胖子喜欢的类型,竟然是这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