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又一个版本的真相
    征北堂中,当萧敬先重新回来时,就只见聂儿珠正直挺挺地跪在那儿,如丧考妣,那认错的态度乍一看简直是极其诚恳。他哂然一笑,抬脚到正中央的座位上,轻轻撩起外衫后头的下摆,大马金刀地坐了,这才淡淡地问道:“知道错了?”

    “是,小人不该拦着九公子,更不该和他斗气顶罪……”

    然而,这话还没说完,聂儿珠就只觉得迎面风声一闪,紧跟着,脑门就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中。仰面就倒的他甚至连剧痛的感觉才刚刚生出,就听到了一声阴恻恻的冷笑。

    “你投奔我还没多久吧?竟然就敢把文过饰非的那一套拿到我面前来卖弄了?你以为没事就在屋子里捣鼓那些瓶瓶罐罐很隐秘,没人知晓?你以为自己在后花园柴房里悄悄放的那几个笼子,别人就眼瞎瞧不见?呵,我倒没想到,身边还会藏着一个会下毒的高手!”

    聂儿珠顿时面色苍白。他艰难地动了动手指,可几乎就是与此同时,一道寒光穿掌而过,竟是将他的右掌直接钉在了地上。魂不附体的他再不敢挣扎,只能苦苦求饶道:“晋王殿下,小人只是养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绝对不是毒物,今天想来也只是有一只小鼠逃了出去……”

    他知道萧敬先既然认定是自己干的,那便推不掉,只能抵死不认那是毒物。

    然而,这一次他仍然没能把话说完,因为萧敬先刚刚脱手掷了个茶杯盖子,此时则是径直操起茶碗就直接砸在了他的嘴上。也不知道被打碎了几颗牙的他不得不往肚子里咽,而这一次却连求饶都不成了,缺牙漏风不说,他的嘴也肿得老高,丝丝鲜血不停地从伤口渗出。

    萧敬先却仿佛没看到聂儿珠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脸上尽是冷峻之色。

    “不是毒物的话,千秋不过是一时愤怒把那东西砸在你脸上,你没躲开也就罢了,居然吓得那副死样子?你以为,千秋用刀挑着那玩意来找我,是因为疑心?如果不是你这种不打自招的蠢货,他也许只是让我看看,要我一句会彻底清查的承诺之后,然后就直接回去了,可世上竟然有你这种蠢货,明明已经做了蠢事,还主动跳出来撞在他的刀口上!”

    见聂儿珠嗫嚅着没做声,萧敬先就冷冷问道:“说吧,你对千秋为什么怀有敌意?我知道,小十二也打过你一个巴掌,你可不要说是因为她要离开金陵气性不好,所以拿着我身边的人出气。她是骄纵,可在金陵这一亩三分地,绝不会随随便便对我的人出手!如果不是你说了千秋的坏话,她怎么都不至于那样不给你留面子!”

    “小人……”

    “不用再拿那种话来糊弄我。你该知道,我这妖王的名号从何而来。我从来不介意对身边人下手,尤其是他触犯了我的逆鳞。你不要以为打着我姐姐的名号,我就会护你一辈子!”

    看到萧敬先的手中把玩着一边雪亮的割肉小刀,聂儿珠顿时联想到无数血肉淋漓的残酷场面,终于再也不敢有什么侥幸,慌忙大声叫道:“唔说……说……”

    尽管聂儿珠嘴上内外都有伤,吐字不清,但面对这个凶神恶煞的妖王,他哪怕咬着舌头,结结巴巴,也不得不如实说来。

    “当初皇后娘娘命人传出死讯之后,就离开了大燕,小人跟着她和丁安等人和小皇子到了南吴。娘娘那一阵子身体很不好,深居简出,只有丁安常常早出晚归。曾经有好几次,小人都听到丁安和皇后娘娘大吵大闹,显然是丁安看到皇后娘娘身体不好,起了坏心。”

    之前聂儿珠来投,萧敬先也不是没问过,只是人满口胡柴,他也就当是姑且收着,慢慢打探,此时人竟然把主意打到越千秋头上,还不打自招撞到了越千秋的手里,他才动用了雷霆手段,谁知道聂儿珠一开口竟然说丁安和皇后离心!

    尽管在心里略一思忖了一下姐姐和丁安的情分,还有两人的性格,萧敬先就基本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但他却丝毫没有在脸上带出来,而是淡淡点头道:“继续说。”

    聂儿珠没有等到萧敬先表露态度,也不知道自己狠狠心拿当年旧事来打动是否有效,却也不得不继续朝这个方向努力,竭力让自己那变调的声音更平稳一些。

    “后来皇后娘娘就让丁安把小皇子送走了,可丁安回来的时候,又抱了一个孩子。皇后娘娘为此大发雷霆,小人本来在外头,却被皇后娘娘三言两语撵了出去。后来,小人就看到丁安面色铁青地抱着孩子出来,她竟是……竟是就这么出走了!当天晚上,娘娘就吐血了。”

    尽管口齿有些不大清楚,而且此时越是说话嘴越是疼,人也在打哆嗦,可聂儿珠却知道,眼下才是萧敬先会不会饶过自己性命,同时改变对越千秋态度的关键!

    因此,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哭腔道:“小的那时候看得清清楚楚,丁安抱回来的那个孩子,左边鬓角靠近发际线的地方有一颗不显眼的红痣,越千秋也有,再说他是被南吴越相抱回家的,这就已经足证,他是丁安带走,是让娘娘丢下我等,生死不知的元凶!”

    听到这里,饶是萧敬先,也不由得为之色变。他微微垂下头,用右手中指和拇指轻轻揉按着太阳穴,目光也被手掌遮蔽了大半,可即便如此,眯缝眼睛的他仍然注意到,聂儿珠脸上一闪即逝的得意。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察觉,足足好一阵子之后方才问道:“为何不早说?”

    “小人……小人之前是不敢啊!小人完全没想到,晋王殿下您竟是把他当成了亲生外甥一般看待,每一次小人费尽苦心提醒,您都会不高兴,所以……”

    “所以你就自以为要铲除祸害,放了那只毒鼠?”见聂儿珠低头不语,竟是默认了,萧敬先却突然直腰抬头,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你真的是在金陵当老鼠当得太久了,竟然以为把当年旧事加点油盐酱醋,就可以把我玩弄于掌心……来人!”

    随着萧敬先这一声喝,外间已经有一个侍卫大步进来,行过礼后不等萧敬先开口询问,就主动禀报道:“聂儿珠在傍晚的时候出过一次门,卑职跟踪之后发现,他见的是当朝次相裴相爷家中的一个门客。因为担心被人发现,卑职只是远远盯着,不曾听见他们说什么。”

    眼见聂儿珠这才面如死灰,萧敬先不禁笑了,他一推扶手缓缓站起身,等走到那个浑身颤抖的阉奴身前,他这才半蹲了下来,一把捏住了对方的下颌。

    “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英王和越千秋两个重要人物在晋王府,我还有闲心盯着你一个小人物?要知道,我在这金陵封王赐第之后,投奔过来的人很多,其中大多数都是我当初布置在这儿的人,当然也有号称跟过姐姐的,但没有人像你这样,唱作俱佳!”

    萧敬先那唱作俱佳四个字语气极重,聂儿珠听得心肝俱颤。奈何此时一张嘴被萧敬先紧紧握住,他竟是难以开口说一个字为自己辩解。

    “你千不该万不该,借着姐姐的名头诋毁越千秋,而且一面收受外头人的好处,一面还在我面前装出忠心为旧主的样子。我这个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只要你心黑了,那么哪怕你再怎么表白忠心,我也再不会信你。”

    说这话的时候,萧敬先另一只手轻轻地戳着聂儿珠的胸口,眼见自己每一下点去,对方都会剧烈颤抖一下,仿佛生怕他痛下杀手,他不禁无趣地松开了捏住其下颌的右手,左手也缩了回来,可就在人如释重负的一刹那,他却闪电一般伸出了左手。

    那把先前不知道上了哪去的割肉小刀,萧敬先已然操之在手,只在聂儿珠口中一转,就听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刚刚那个可怜巴巴痛诉当年的阉奴已经是痛得在地上直打滚。凶手却仿佛没看到聂儿珠的痛苦,站起身来后退了两步,满脸厌恶地将那割肉小刀丢在了地上。

    “我这个人,天生凉薄,心狠手辣,你看看我把那么多人留在北燕弃之不顾就知道,和我这个人讲情分,那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更何况,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讲情分?来人,把这个开不了口的贱奴拖下去,杖毙了之后,丢在王府门口曝尸三日,给那些人看看!”

    见那侍卫凛然应命,二话不说就上来拖了聂儿珠要走,萧敬先却突然叫住了他,沉吟片刻就补充道:“唔,入乡随俗,南吴这边好像连家里的奴婢也不能随随便便处置,那就这样吧。曝尸的同时,在旁边张贴一张告示,把毒物的图形画上去,就说他害人未遂,因而杖毙。至于害谁,那就不用明说了。”

    “卑职遵命!”

    断了舌头的聂儿珠登时大骇。然而,他此时被萧敬先炮制得半死不活,哪里还挣脱得了那侍卫的钳制,只能拼命蹬腿,嘴里嗯嗯啊啊,只恨无法表达出心中的意思。

    他这次是收了别人的金子对付越千秋,是怀有私心,但他确实一直都对越千秋心存敌意,而这确实是因为当年旧事!

    他只是耍了个花招,没有说出真正的实情,因为那个襁褓中疑似越千秋的孩子不是丁安抱回来的,而是到了金陵城郊之后,皇后身边一个武艺高强的内侍悄悄抱了小皇子的襁褓出去,而后又带了一个不一样的襁褓回来。那天晚上,他奉皇后之命,抱着孩子出去打算随便找个人家送出,而半道上突然被人打昏,等他醒来时,孩子已经不见。

    他硬着头皮回去禀报说孩子已经送走,原本还担心被揭穿,谁知道丁安竟是也在那天夜里失踪,于是根本没人理会他把孩子送去给了谁。而后皇后身体每况愈下,他也在被遣散之列,虽则那一笔钱颇为丰厚,可他这十几年来也花得精光,这才来投奔萧敬先。

    可没想到这个理应会成为他新靠山的主儿,竟是完全不像当年的皇后娘娘……竟是狠毒暴躁到根本不给他第二遍解释的机会!

    只要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可以写下来,他可以把知道的一切都写下来!

    然而,不论聂儿珠如何挣扎,如何祈祷,萧敬先都没有再看他一眼,直到人被拖出屋子,坚实的地上甚至因为那剧烈用力的脚而留下了两道印子,他这才低头看了一眼,随即哂然笑了一声。如果他刚刚叫一句把人留住,也许能问出一点其他的东西来,但他真的能信?

    连萧卿卿都并不是知情者,像这种没用的货色,怎么可能了解到真正的内情?

    屋子里闹过毒物,越千秋自然是换了一间客房继续睡。这一次,他反而倒是一觉睡到天亮,当醒过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透过窗格上厚厚的高丽纸照了进来,驱散了一晚上的阴霾。

    翻身起床的他打了个呵欠,这才想起昨天答应萧敬先留下之后就回屋,之后半夜闹了一场,却是没留意家里是否给自己送过换洗衣服,不禁皱了皱眉。

    可就在这时候,外头已经传来了一个声音:“九公子,浴堂那边已经备好了热水,您可以去洗浴了。”

    咦,他倒是第一次借宿晋王府,这没有女主人的地方挺周到嘛!

    越千秋立时下床趿拉了鞋子来到门前,拉开门之后,见是一个浑身透着机灵劲的小厮,他抬头看了看天,伸了个懒腰之后,也没多问,只是睡眼惺忪地点头道:“嗯,带路吧。”

    所谓的浴堂,距离越千秋昨晚上换过的这处客房并不远。当他脱掉了一晚上睡得皱巴巴的衣服,先就着一旁早就预备好的几桶热水冲洗了一下身子,随即赤条条进了那水气氤氲的大水池子,刚刚舒服地舒了一口气时,他就听到了一个幽幽的声音。

    “聂儿珠我已经杖毙了,扔在门口曝尸,他在被我割掉舌头之前还说,你是当初被丁安从我姐姐那儿抱走的。当然,既然查到他昨天还和裴家人见过,这话我就当他疯狗乱吠了。”

    越千秋只觉得浑身一僵,却不是因为萧敬先这话,而是他这个人天生就不喜欢在这种公众场合与人共浴!哪怕他背后真如严诩所说没有任何东西,连颗痣都没有,可他就是心里膈应!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拿起刚刚放在头顶的毛巾用力一挥,一时水汽四散,他终于看到大浴池对角线的尽头,赫然坐着同样一脸懒洋洋的萧敬先。

    一想到自己竟然在丝毫没察觉到这家伙气息的情况下进了这浴堂,他就忍不住为之气结。

    他下意识地把毛巾在胸口下方一扎,随即恶狠狠地说道:“萧敬先,你的人随你怎么处置,但我洗澡的时候不习惯有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