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五十一章 皇帝和千秋
    今天几个宰相从早朝之后一直逗留到日落,连午饭都是在垂拱殿侧殿用的,商量的是近来几件颇为重要的政令应该如何推行,几件让人头疼的天灾人祸如何处置。当然,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却是北燕叛乱平定,北燕皇帝班师回到上京,同时下罪己诏。

    对于素来更重视军权的北燕,以及这位从登基开始,就一直都用非同一般的强势横扫一切反对者的北燕皇帝来说,这非常反常,足以让大吴君臣担心北面在叛乱刚刚平息之后仍不死心,仍然想着南下中原。所以,光是各种可能性以及应对方案,就足足商议了七八种。

    所以,皇帝刚刚目送一群宰相们离开,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却听到越千秋求见,他不禁愣了一愣。要知道,越千秋身上现如今并没有固定的职司——从前那个勉强算是实缺的也让给白莲宗周小姑娘了——而且,在这夕阳西下的时候,越千秋跑来说什么?

    为了玄武泽劫杀?为了晋王府所谓的下毒谋害?那早就该来了,怎么会拖到现在?

    皇帝却也懒得多想,径直点点头吩咐传见,不消一会儿,他就只见越千秋兴冲冲地到了面前,二话不说先躬身唱了个大喏。

    “皇上安好。”

    “看到你就一点都不好!说吧,又是哪里出事了,要让朕有个预备?”

    “呃……”越千秋直起腰来,满脸委屈地说,“皇上,我也不是次次进宫都是为了坏事啊,从前不也是有好事又或者好的建议对您说的?”

    “嗯,偶尔是有,但你那好的建议,每一次都是能吓死人的。”皇帝压根没把越千秋这装可怜当一回事,咚咚用手指敲了两下桌案就直截了当地说,“趁着朕做好了心理准备,你说吧,什么事?能答应的朕就答应,不能答应的你也别死缠乱打!”

    尽管皇帝的口气显得很不客气,甚至还有些不耐烦,可一旁的陈五两知道,这位天子在外头官员面前一贯是温和能容人的君主,也就是对周围亲近的人,才会是这样一种随和到不拘礼数的态度。他打手势屏退了其他伺候的内侍和随从,随即却把一盘点心放在了皇帝手边。

    算了算这会儿的时辰,本来应该吃晚饭了……越千秋那小子就是个小吃货,让他看得着摸不着也吃不着,应该会长话短说,不耽误皇帝吃饭的时辰吧?

    陈五两这忠心耿耿天子家奴的一点小心思,皇帝心知肚明,越千秋……也同样心知肚明。毕竟,他和这位大总管也实在是很熟了。看到那盘点心,今天在各家铺子盘点了一整天,连午饭都是随便草草用了一点的他立时感觉腹中咕咕叫了一声,随即就耷拉下了脸。

    可他至少知道这会儿真开口要吃的,皇帝虽说未必不给,可那也未免太随便,只能忍饥挨饿地说:“皇上,晋王殿下送了我点东西,托我加紧时间帮他找外甥。”

    这个开场白成功勾起了皇帝的兴趣,他立时放下了刚刚伸去拈点心的手,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事之前朕交给你师父了,没想到萧敬先还是盯着你。那你准备怎么帮他找?”

    发现皇帝显然并没有在意送东西这件事,越千秋就干笑了一声:“怎么找我根本毫无头绪,毕竟连线索都没。可皇上知道晋王殿下送我的是什么?总共是八家金陵赫赫有名的老铺,我今天马不停蹄粗粗盘点了一下,大概价值四五十万两,也就是四五十万贯,四五亿钱。”

    越千秋分别用不同的单位换算了一下,而最后这个数字,成功地让陈五两倒吸一口凉气。一国之君富有四海固然不假,每年供天子内用花销也绝对不止这个数字不假,如果萧敬先在北燕人有这点家底反而不算什么,可人在大吴暗地积攒下了这么一份家底,那就截然不同了。

    这就意味着,萧敬先早就在南吴悄悄经营,这位早就想从北燕到大吴来!

    皇帝也没了刚刚那点戏谑之色,手指头不由自主地摩挲着扶手,好一会儿才哑然失笑道:“萧敬先这个人,还真是喜欢事事出人意料。只不过,千秋你过来把这件事禀报给朕,就不怕萧敬先知道了,回头和你翻脸?他这个人发疯起来,北燕皇帝都要让他三分,你又何必去撩拨他?他送给你,你安安心心收下,难不成朕还会惦记这点钱?”

    “与其让耳报神禀报皇上,不如我先来说一声,而且,我也有我自己的想法。”

    越千秋毫不在乎地把武德司都知沈铮打成了耳报神,随即才笑嘻嘻地说:“我是爷爷的孙子,越家第三代的九公子,辈分小,越家还没分家呢,我拿什么借口去蓄私财?现在我就这么招人恨了,要是这件事万一散布开来,越家也好,朝中内外也好,本来就看我不顺眼的人岂不是更要羡慕嫉妒恨?而且,不是一家铺子,而是八家,这样的馈赠,我受之有愧。”

    侍立在皇帝背后的陈五两暗自点头,心想也难怪皇帝很放心越千秋和英王李易铭混在一起。有这样一个聪明剔透,却又懂得分寸的同伴,那位皇子这些年真的懂事多了。

    皇帝亦是赞许地说道:“如果天底下的人都能像你这般不贪,那便会少很多纷争。”

    “多谢皇上夸奖。只不过,人家送出的东西,我直接不要,拂却了人家一片好意不说,以晋王的性子,说不定还会恼羞成怒。可是,他到金陵之后除却官爵和王府之外,就那么一点俸禄,还养了这么多人,这些东西给了我,岂不是坐吃山空?所以,这就需要皇上了。”

    皇帝被越千秋说得忍俊不禁:“哦,朕倒是想不到,此事朕还能帮忙?”

    “很简单,晋王借我的手,将这些年在大吴经营起来的产业献给皇上,从而表示对于大吴的忠诚。而皇上深感晋王诚意,转手把这些东西原封不动赐还晋王,让他那一大家子人能够休养生息。这样一来,原本见不得光的这些产业,就过了明路了。”

    皇帝眼神奇特地盯着越千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最后才笑了起来:“让朕说你什么是好?萧敬先既然舍得把东西给你,说不定是为了留条后路,说不定是有其他盘算,你明明答应了下来收了,却又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去还给他,还可能冒着得罪他的危险,值得吗?”

    我也不想啊,可谁让这孽缘越掰扯越不断,现在竟然还越来越深!

    越千秋根本不用假装就深深叹了一口气,随即一字一句地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我在上京那会儿,那是没办法才和北燕皇帝还有他缠夹不清,现在他既然到了大吴来,我只希望他老实一点儿,别出幺蛾子。我这么一折腾,谁都知道皇上是明君,他是忠臣,对他对皇上都好。至于我自己,也就是损失一笔本来就未必是好事的钱而已!”

    陈五两见皇帝嘴角上勾,显然心情很不错,便干脆凑趣道:“所以这竟是一石三鸟?”

    “就是这个道理。”越千秋说着就咧了咧嘴,随即笑眯眯地说,“而且,我今天故意招摇过市地盘点了那些产业,就是希望有人帮我把消息散布出去,最好赶紧来找我和晋王的茬。话说我能不能在皇上您这儿直接草拟一道奏疏,以便到时候砸在某些人脸上?”

    如此儿戏的要求,换一个人根本提都不敢提,皇帝却笑着拍了拍扶手,对陈五两吩咐道:“去,给千秋伺候笔墨,等他写好了你去归档,这小子的直奏之权,从来就不放在正经地方,不过能用在这时候,却也总算没辜负朕这么多年来偏袒他。”

    “多谢皇上偏袒!”越千秋再次唱了个大喏,趁着陈五两一走开,他一个滑步到了皇帝身侧,却是做了个鬼脸,随即眼疾手快抓了一块松仁酥,直接塞进了嘴里,三两口下肚之后,那股饿到冒虚汗的感觉总算是压下去了。

    还不等他再来一块垫饥,就只见那一盘点心突然之间被人直接递到了自己面前。抬头看见是皇帝,讪笑的他也顾不得客气,接了过来后又塞下去两块核桃饼,这才偷觑了一眼那边还在忙着摆弄纸笔的陈五两,悄悄谢了一声。

    “你啊,怎么老是饿死鬼投胎?”

    “一急就顾不上……再说了,我好像有点低血糖……”含含糊糊的低血糖三个字一出,嘴里食物还没咽尽的越千秋就立时干咳了两声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这人饿不起,偏偏还老是一急起来就不管不顾忘了准备吃的。”

    皇帝不以为忤,反而笑着说道:“今天中午朕留了四位宰相偏殿用膳,那三个都是规行矩步,略沾了沾口就放下筷子,只有你爷爷,旁若无人大吃大嚼。结果接下来熬了一下午,他们三个比你爷爷年轻的都露出了疲态,倒是他这个年纪大的精神奕奕。”

    越千秋笑吟吟地说:“因为皇上您是心胸宽大,不计较小事的仁君,所以爷爷才会不怕皇上怪罪失仪,我才敢这么放肆。”

    “朕可以让你们毫无顾忌地吃就是仁君?那这仁君还真是好做!”皇帝乐得下颌两缕平日里倍显威严的胡须都颤抖了起来,指着面前这没大没小的少年喝道,“快去写你的奏疏,写完誊抄,抄不完不给你吃饭,朕今天就不仁一次!”

    “是是是……”越千秋一本正经答应了,却是一手端着点心直接过去了。

    而那边书桌旁等候的陈五两见皇帝摇头归摇头,脸上却笑着,分明并不计较这惫懒的行径,他就更加不会提醒又或者责备,铺好大笺纸后,就将饱蘸浓墨的笔递给了越千秋。

    尽管越千秋这个六品官几乎不上朝,上书的次数也只有寥寥数次,但陈五两身为天子身边最得力的心腹,还是每一份上书都没有落下,包括那份武英馆办学可行性报告。此时此刻,在旁边充当人形镇纸的他刚刚好能看清楚越千秋写的每一个字,不知不觉就看住了。

    从前只看奏疏时,他觉得越千秋年纪轻轻,那一笔字就相当可看,现在见其提笔运笔,就只见大有章法,想到严诩从前就因为是长公主之子没什么实际职司,实际上早在十四岁时就在长公主操作之下寄名民家在科场小试牛刀,陈五两不禁暗叹有其师必有其徒。

    可不管文武艺如何,越千秋和严诩出身又有怎样的不同,可同样是很难出将入相的。这样一个自小聪慧机灵的孩子,真是有点可惜了。

    对于熟稔奏疏格式的越千秋来说,文不加点写完这道总共四五百字奏疏的草稿,却也费了不少功夫。他自己丝毫没有察觉到时间流逝,等到一字不错地誊抄完,时间已经是过去了小半个时辰。

    而一直在旁边陪着的陈五两也是到这时候方才察觉到天色,看见皇帝一直在那儿若有所思地坐着等,他不禁慌忙赶了过去。还不等他请罪,皇帝就笑道:“饿死鬼投胎的千秋都能熬这么久,更何况是朕?吩咐传膳吧,给千秋多预备一份,让他偏殿里去大快朵颐。朕担心一会看到他在那风卷残云,朕自己不知不觉就吃多了。晚饭吃那么多,朕可没法消化!”

    越千秋揉着手腕正好站起身,闻听此言立时眉飞色舞:“知我者皇上也。多谢皇上体恤!”

    早年间御膳房的伙食多数就是那些老花样,皇帝想吃什么不由自主,这些年来皇帝不曾贸然动别处,却设了小伙房专供自己饮食,陈五两亲自指了个徒孙负责采买,所以这会儿上来的四菜一汤两道点心攒珠似的摆在越千秋面前,却也是色香俱全。

    不知客气为何物的越千秋二话不说动了筷子,可吃过之后,他那乍一见菜色时的馋涎欲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那些看上去精美犹如艺术品的御膳,吃口实在是相当一般,甚至比越府厨房水平还次那么一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吃。

    换言之,就和不少所谓的分子料理还有米其林差不多,也就是吃个好看和氛围了。

    毕竟,在皇宫里吃御膳,这逼格比后世在故宫吃御膳更高一个档次。

    就在他暗自腹诽一国之君也比不上美食家的时候,外间明明也在享用晚膳的皇帝那边,突然传来了一点意外的声音。

    “皇上,外间报说,晋王府和长公主府……好像都进了贼。”

    听到最后一个字,越千秋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某些人不是找死,而是……蠢死!

    就在他这么想时,他突然只听外头传来了皇帝的声音:“千秋!”

    基本上混了个饱的越千秋连忙起身出去,就只见皇帝已经拿着手指点了过来。

    “你惹出来的事,自己去长公主府料理干净!要不是你,今天长公主府怎么会挤了一堆女人?”

    越千秋顿时为之愕然。一堆女人?他不认识什么女人啊,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