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五十二章 还我娘来!
    从始至终,越千秋这趟进宫,只字不提玄武泽劫杀和晋王府毒害这两件悬案,而皇帝也丝毫没有询问的意思。只是当陈五两送他出垂拱殿的时候,先笑说了一句,道是皇上这么多年少有这么晚还逗留在垂拱殿之后,这才低声问道:“九公子,英王殿下可还好?”

    越千秋之前一直在等皇帝问这个问题,没想到如今问的竟然是陈五两,他不禁暗叹皇帝真是够沉得住气的。他立时挤了挤眼睛,嘿然笑道:“英王殿下活蹦乱跳的,什么事都没有,被人下毒暗害的不是他,是我这个倒霉鬼,因为被晋王杖毙的那家伙和我正好有仇。”

    见陈五两明显舒了一口气,他又干咳道:“但如果要说真的一点事也没有,那也未必,英王殿下犯了大多数男人都会有的怜香惜玉毛病,虽说还不到一见钟情的地步,可实在是有些让人担心。我觉得,皇上要么赶紧给他把未来大事定下来,要么赶紧给他压压担子。”

    当陈五两强笑送走越千秋,旋即匆匆回到垂拱殿时,他几乎不敢有任何耽搁,一五一十将越千秋的原话复述了一遍。见皇帝攒眉沉思,却看不出什么喜怒,就连失望或伤心之类的细微情绪也没有,他不禁忧心忡忡地说:“要不要把英王殿下从晋王府接回来?”

    “不用,萧敬先如果要害他,那么就不会等到现在,而且,朕也给他准备了影子。尽管比不上越家那位影子,但两个人加在一起,至少也能比得上那位的八成本领,足够护得住大郎。他的心胸已经比从前强多了,手段也强多了,但缺少的是清醒的认识和取舍,这次去相看那位程小姐却碰到那样匪夷所思的事,正好可以让他知道何谓世情。”

    说到这里,皇帝微微顿了一顿;“省得他老是觉得,朕这个当父亲的对他不好。”

    这话陈五两却是再不敢接口的。看着皇帝那怅然若失的脸色,他何尝不知道,皇帝是想起了年轻时候求之不得,此后再未见过的那位姑娘。

    身为天子,两次立后并非自主,每次选妃也全都是他人摆布,从这一点来说,纵使身为天子富有四海,在某些方面何尝比得上民间富家子?

    当越千秋一路来到宫门时,之前来时那一拨禁军将卒都已经换班了,毕竟,他这一趟从进宫到出宫,说话、写奏疏、吃晚饭,整整呆了一个半时辰。哪怕现在这些人都没有亲眼目睹他进宫,可记录的簿册上却清清楚楚,不少人看向他的目光就显得尤其微妙。

    能被皇帝留到这种时辰,人看上去还精神不错,显而易见,那是在宫里吃过晚饭了!

    就连带队的一位将军都满脸堆笑地上来搭讪探问了两句,确定皇帝真的留了饭,直到送走越千秋,他刚刚那带着殷勤的谀笑方才变得有几分阴沉。作为裴家的侄女婿,他若是真的乐意看到越千秋圣眷昌隆,那才是怪事!

    别人是不是真的巴结自己,越千秋现如今并不在意。他现在仇人满地,但亲朋更多,所以对于巴结也好,冷眼也好,早就习以为常。只不过,出了宫门还没走太远,他这才发现,自己一路从垂拱殿走出来也就算了,现如今还靠着两条腿算怎么回事?

    白雪公主早起没带出来,后来蹭的是金陵那位号称金百万的女儿金灿灿让人匀出来给他的马,可到皇宫门口时,他谢过金家那个骑奴,让人把马给他牵回去了,毕竟他不确定自己何时出宫,总不能老借着金家的马!

    那时候他还想着向皇帝借匹坐骑,结果事到临头就忘了。难不成眼下要他直接走去长公主府?这个时辰哪里还有车马行开着!

    越千秋本能地就想转身去找守门的禁军将卒去借匹马来,然而,他只是脚下一停,突然就若有所思地往四面看了一看,心里竟莫名地有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立刻打消了这主意。

    晋王府和长公主府都进“贼”了,他眼下单身在外的走夜路,谁能担保会不会遇到鬼?因此,只在心里略一盘算,他瞅了一眼旁边的民宅屋顶,立时毫无预兆地一个冲刺跃了上去。

    尚属明亮的宫门口,那些禁卫将卒议论纷纷,等到再往大路上看时,就有人发现,只不过一眨眼间,就发现原本好端端步行走在路上的越九公子突然就不见了!

    这一惊顿时非同小可,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阵子,那位裴家侄女婿出身的将军还喝令其他人守在原位,自己立时疾步上前探看了一番,待发现路上确实不见人影,心里发毛的他顿时犯了难。

    总不能报上去说,越九公子疑似在宫门前头的大街上突然失踪?如果回头只是证明他们没注意的时候越千秋走了,那岂不是大惊小怪?被上头怪罪下来,这不稳重三个字的考评可是要命了!可如果不报,长公主府和晋王府都能进贼人,万一的这位九公子被贼人算计……

    思前想后,阴沉着脸的将军转身回来,面对自己的那些部属,他声音沉静地说:“不用大惊小怪。越九公子毕竟是从小练武的人,我看到屋顶上有个人影,大约是他上屋顶抄近路。”

    如此一来,回头要出问题,那也是越千秋自己不走大路惹的祸!

    闻听此言,那些禁军将卒方才如释重负,可心里难免犯嘀咕。金陵街头除非紧急军情,不许奔驰太过,以免伤及行人,可好像没有禁令说,不许无故在屋顶上行走。可是在宫门前不远处就这么放肆,这还真的是没见过!

    某将军自然不知道,自己随口胡诌一个理由,却是无巧不巧道中了真相。

    此时此刻,在屋顶上穿行的越千秋犹如识途老马一般抄着近路,还不时分心观察四面情况。奔行之间,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虽说依旧如影随形,可随着后背渐渐热得出汗,他竟觉得心情轻松不少。

    从早起到白天再到刚刚,他一直在和人斗心眼,相形之下,此时痛痛快快跑起来,身体固然疲累,但人却觉得极其畅快。他甚至不知不觉想到了当年跟着严诩初学武艺之前,师父也是背着他上上下下四处翻墙,遍览金陵各种风景名胜,名园宅邸,有些甚至可以归为私闯民宅,可严诩从不在乎,他也非常快活。

    不过,严诩一直都对他说,平生最向往的除却看遍天下大好河山,还有另一种情景——陌刀往前一挥,敌人和障碍灰飞烟灭,那才是真正的以力破巧。哪怕严诩在话撂下之后立时摇头叹息,说是自己在白日做梦,可他却隐隐觉察到,身为皇亲国戚的师父,其实一直在向往沙场。

    那么他呢?身为越家养孙,准储君的“死对头”,玄刀堂掌门弟子,武英馆的缔造者……他就不想着跳出金陵这个波诡云谲,斗智不斗力的地方,去腥风血雨中滚一圈?

    想到兴起,越千秋浑然忘了之前在玄武泽边耍过的陌刀,现在还扔在晋王府没带出来,竟是猛地力贯双臂,随即用力挥了出去。

    然而,手中没有那沉重的兵器,用力过度再加上神不守舍的结果就是他整个人在下意识挥出那一记虚拟的刀风之后,一下子重心不稳,若不是最终双手撑地稳住了身形,他竟险些一个倒栽葱从屋顶掉下去!

    就在他狼狈爬起身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偷笑。尽管那声音倏忽间就消失了,但他绝不相信自己会看错,立时环视左右,寻找那个在暗处窥视自己的人。尽管他没有在声音中听出什么敌意,甚至刚刚一直都没有察觉到什么危险,但谨慎还是占据了上风。

    很快,他拍了拍脑袋,仿佛自知听错了似的,收回目光往前掠行,耳朵却依旧留心周围的动静。终于,在夜晚呼呼的寒风声中,他捕捉到了两个有些不一样的杂声。

    一个是脚踩枯叶的声音,另一个却是细微绵长,几乎微不可闻的呼吸声,单单从方向来分辨,并不是一组人,而仿佛是两个目的截然不同的人。

    然而,那个呼吸声并没有刻意掩饰压制,仿佛是有意让他听到的,这也让他对人的身份有了几分大胆的猜测。然而,那个脚踩枯叶的声音却不然,只是踩了一下就再也没有第二次,就仿佛那些第一次踩到枯叶的孩童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地上那些障碍物。

    因此,越千秋顷刻之间就做出了决定。看似脚下不停的他突然如同大鸟一般从屋顶上滑翔而下,随即一个转折,直扑自己刚刚走的这边屋檐底下。果然,他人还未到,耳畔就传来了一声惊呼,紧跟着,一条娇小的黑影就立时窜了出来,毫不恋战地往前方逃去。

    他连忙一个起落追上前去,随即出声喝道:“快拦住他!”

    几乎在话音刚落之际,那娇小黑影的前方,一个颀长的身影就闪了出来,那时机掌握得刚刚好,就仿佛对方犹如无头苍蝇一般直接撞进了人的怀里。

    只有落后十几步的越千秋看见,两人顷刻之间交换了十几招,全都是贴身短打,颇为惊险,可最终,那个颀长的身影还是将对手反剪之后牢牢钳制住了。

    匆匆赶上前的越千秋见那身材娇小的黑衣人还在拼命挣扎,便笑着说道:“幸亏我猜出是霁月你在下头跟着我,否则就让这个盯梢我的家伙给跑了!”

    周霁月此时此刻头戴青色儒巾,穿着深色儒衫,看上去便仿佛俊俏潇洒的郎君。轻轻松松一手抓着对手双手的她笑看越千秋,似嗔实喜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你那悠长的呼吸声没太多掩饰,分明告诉有人在随行保护我。影叔的话根本一点声息都不会露出来,别人要不就是和我没那么深的交情,要不就是没你这样俊的功夫,除了你还有谁?”越千秋笑眯眯地给小伙伴戴了一顶高帽子,随即就冲着停止挣扎的娇小黑衣蒙面人努努嘴。

    “来,让我瞧瞧跟踪我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周霁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自己制服的对手,语带双关地说:“千秋你看了之后,别觉得自己桃花债太多才好。”

    越千秋闻言一愣,还来不及制止,就只见周霁月一把拉下那人蒙头黑布和黑巾。刹那之间,一张气鼓鼓的包子脸就呈现在他的面前,恰是一个年纪和他相仿,他却从来没见过的俏丽小丫头。和对方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他这才抬头看着周霁月,一本正经地咳嗽一声。

    “我不认识她!”

    “你当然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俏丽小丫头大叫一声,随即恶狠狠地说,“还我娘来!”

    此话一出,别说越千秋懵了,就连满脸戏谑地站在旁边看热闹的周霁月都愣住了。越千秋莫名其妙地上上下下打量了俏丽小丫头一会儿,这才疑惑地问道:“你娘是谁?”

    “我娘是……”小丫头硬生生把话吞了回去,气咻咻地说,“你这是明知故问!”

    “我就是完全不知道,这才问你!”越千秋简直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仇人给弄得云里雾里,摩挲着下巴再次仔仔细细端详了人好一会儿,仍旧想不通自己相熟的成年妇人之中,有哪个会有这么大的女儿。突然,他脑际灵光一闪,立时瞪大眼睛问道,“你娘是萧卿卿?”

    “没错!”萧京京顿时再次死命挣扎了起来,“我娘就是红月宫主萧卿卿,我是她女儿萧京京!娘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连点消息都没有。我听说是你到处宣扬皇上征召她的,现在她人不见了,肯定是你耍了花招抓了我娘,你快还我娘来!”

    想到萧卿卿那样一个城府深沉,媚功天生的美人,却有这样一个单纯冲动的女儿,越千秋忍不住拍了拍额头,心想这简直违反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基本原则。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你娘是在金陵不假,可谁都没抓她,她好端端地在西城天宁客栈呆着。”

    见萧京京满脸不信,他就没好气地说:“要不,我让白莲宗周宗主带你过去?”

    萧京京一脸我不相信你的表情,心里却快速盘算着越千秋这话的真实性。想到自己留下一封去找娘的信就偷偷跑出来,如今母亲却一点事没有,万一真的见到她,一怒之下追究起来,那她就不只是一顿骂而已,回去绝对会被再关着面壁!

    她眼珠子一转,发现身后的周霁月已经松开了手,她立时侧头看向了这位近日以来名动江湖的女宗主。

    “周宗主,我信不过他,但信得过你,我要去武英馆上学,你可以收下我吗?”

    越千秋只觉得瞠目结舌。这话前后跳跃性太大了……而且,这前言后语有一毛钱关系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