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失败的教育
    燕水阁的屋脊上,越千秋一手抓着大双,一手抓着小双,抬头看了一看满天厚厚的乌云,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道:“看这天色,明天也许要下雨了……”

    大双小双全都双手死死吊在越千秋的胳膊上,生怕一个不好掉了下去。

    尽管他们不恐高,平日里严诩心情好,也会抱着又或者背着他们到高处看风景,可今天晚上刚刚把母亲惹得雷霆大怒,又好像把大师兄给惹火了,如今从来没有那种感慨天气闲心的越千秋竟然说什么明天要下雨,这多反常?

    因此,大双几乎想都不想就迸出了一连串求饶的话:“大师兄饶命啊!我那时候只是想救人,什么都没多想!都是小双,当初骗我去偷看爹书房里的书,正好让我看见那本写大师兄小时候勇斗北燕谍探的,结果我刚刚就头脑一热……呜呜呜,我再也不敢了!”

    越千秋只觉得额头青筋都忍不住爆起来几根,而另一边小双则是哇哇大叫道:“不怪我,要怪就怪爹!他这次不在,我和小双翻出来好多图册,全都是爹画的……呜呜呜呜,我只是想像大师兄那样能干,谁知道杀人那么可怕,呜呜呜呜,我再也不敢了……”

    两个被拎在空中的小家伙哭得涕泪齐流,而越千秋原本打算效仿严诩当初炮制小胖子那样来个捉放曹的打算,却被他们这一番控诉给带得完全没了心向。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暴喝一声:“别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全都给我好好记住!”

    见两个小家伙齐齐颤抖了一下,虽说还有些抽噎,但哭哭啼啼的声音总算是没了,越千秋这才用脚在屋顶上用力一蹬,竟是飞速地往不远处严诩的内书房方向奔去。

    刚刚追进院子里的桑紫只来得及看到越千秋带人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心底埋怨都是少爷带坏了人,可脚下却丝毫不停地进了燕水阁正室。

    瞅见苏十柒正有些失神地坐在那儿,她就屈了屈膝道:“少夫人,虽说已经送了信去各家,以长公主的名义留了这些小姐下来,可好些人喝了宁神汤还是不太好,是不是一会儿请九公子帮个忙,到武英馆请回春观的宋姑娘来给她们看看?虽说是那个裴招弟带了刺客进来,长公主也不怕她们家里有什么怨言,可毕竟其他人是无辜的……”

    “不用说了,我当然不会让一个人带累了一堆人。不过,我这个回春观弟子在这儿,还要再从外头请蒹葭过来干嘛?”苏十柒没好气地站起身,虽说身子已经有些沉了,她还是淡淡地说,“我亲自去见她们,这总行了吧?难不成她们还要娘一个个安抚,这才肯放心?”

    桑紫唬了一跳,正要把东阳长公主搬出来劝阻,却见这位一贯很得长公主喜爱,脾气却相当执拗的少夫人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

    “这些天娘忙得团团转,别人不知道,我心里有数。家里出了事,她已经够烦了,这点小事就不要让她劳神了。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那两个魔星又让千秋带走了,我清闲得很,正好也睡不着!”

    当苏十柒强硬地让桑紫带路出了燕水阁时,越千秋也拎着大双和小双,闯进了严诩的内书房。这里他也来过很多次,但他在鹤鸣轩虽说随便乱翻书,在这里到底还守点规矩,上文课时,也就是在严诩的指导下读书写字看书,所以他看了一眼四周那些书架,最终手一松,丢下了一对双胞胎。

    “给你们一盏茶时间,把你们翻到的那些图册找出来!”

    大双和小双无不知道大师兄那是爹真传的大徒弟,打是绝对打不过的,现在要做的就是多多讨好,免得回头越千秋气上心头,不是简简单单揍他们一顿,而是用别的办法去整治他们,到时候爹娘是肯定不会说什么。

    于是,双脚终于落地的兄弟俩对视一眼,随即立时朝书架冲了过去。

    而从小到大在鹤鸣轩里东翻西找惯了,越千秋看到他们撅着屁股把底层厚厚的那些大部头搬出来,随即伸出小手掏啊掏,最终竟是拿出来一个大盒子,他想到儿时情景,不由莞尔,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

    当看到大双一把掀开盖子,他立刻不假思索凑上前去,伸手一捞就拿了一本在手。

    只是翻了两页,他就愣住了。从小看过连环画和漫画的他,非常熟悉这种图文并茂的模式。他从来不知道,严诩的画功竟然颇有造诣,虽说三两划勾勒出的他儿时模样有点憨,但初识的那一幕不知不觉就勾起了他的回忆,一时他竟是就这么站着翻了起来。

    当翻完第一本时,意犹未尽的他看到大双和小双正在那咬耳朵,他总算是想起了正事。他蹲下来在盒子里找了找,发现竟然有十几本,他大略估算了一下时间,往后头挑了一本,果然一翻就发现了描绘他在某酒楼智斗北燕谍探的情景。

    虽说严诩没有亲眼目睹,都是听他事后说的,但大概参考了那个倒霉家伙的证词以及现场的痕迹,他这打斗竟然在某种程度上再现了越千秋当时阴招迭出算计人家的一幕。

    想起自己那时候还没开始学武,只能靠这些小东西来应变,越千秋竟是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等放下图册之后,他席地一坐,就拍拍两边说:“你们过来,我有话对你们说!”

    眼看两个小家伙挪呀挪,非常小心翼翼地过来,一副一个不好第一时间开溜的样子,越千秋也不呵斥,盘腿之后双手支在大腿上,这才淡淡地说道:“想不想听大师兄说说当年第一次对付坏人,第一次和人真刀真枪打的故事?”

    “想!”

    听到两个嚷嚷,越千秋微微一笑,先是说了当年那个冒认舅舅结果被一群浣衣妇给拿下的家伙。当他说到自己叫嚷有强盗唤来了援兵时,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大双和小双交换了一个眼色,同时露出了心领神会的表情。

    知道这一对继承了严诩和苏十柒优点和缺点的双胞胎总算听进去了如何斗智不斗力,他这才开始说那次差点被北燕谍子掳走的经历。

    当说到惊险之处时,他就只见两人目瞪口呆,刚刚生怕被他教训的担心全都没了,一左一右紧紧拽着他的袖子,往日那调皮捣蛋的劲头消失得无影无踪。

    越千秋直到最终说完,方才赏了兄弟俩一人一个暴栗。见他们捂着头可怜巴巴地瞅着自己,他才没好气地说:“你们以为我那时候很风光?回去之后,我就被爷爷狠狠训斥了一顿,要不是看着我身体虚,险些没挨一顿好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话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见大双和小双齐齐摇头,越千秋就语重心长地解释道:“这句话的意思是,君子要远离危险的地方。但最重要的是,在危险还没来之前觉察到危险,然后想好该用什么样的计策。如果一时想不出计策,就赶紧拔腿跑。我那时候是因为没法跑,只有赌一赌,可你们俩那时候有那么大的危险吗?”

    大双下意识地摇头,小双却立刻叫道:“可是芊芊姐姐有危险……”

    “她是你娘?”越千秋直截了当问了一句,见双胞胎兄弟全都愣住了,他方才一边一个揪住了两个人的耳朵,就好像当年爷爷常常喜欢做的那样,“如果是师娘有危险,你们两个扑上去,那也勉强说得过去,可那只是昨天才到你们家的陌生人,你们仗义出手可以,可就你们俩的小身板,想过万一你们被人挟持,人家威胁师娘交出程芊芊,那时候怎么办?”

    尽管年纪幼小,但身在长公主府这种地方,大双和小双对于某些必须要注意的常识还是懂的,尤其是挟持和威胁这种字眼。两人齐齐打了个哆嗦,随即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耷拉了脑袋,异口同声地说:“大师兄,我们知道错了。”

    越千秋原本还以为要摆事实讲道理,可发现两个小家伙如此快认错,他就板着脸说:“说吧,错在哪儿?”

    “我们不是大师兄,不会武艺,不应该随随便便冲上去。”

    越千秋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呢?”

    大双抢着叫道:“我们应该像大师兄那样,在身上装各种各样防身的东西!”

    小双亦是挥舞着拳头:“有了那些宝贝,下次我们发现之后就可以偷袭了!”

    越千秋差点没被这回答给气死,忍不住一人又给了一次暴栗:“两个蠢家伙,就没想过师娘是高手,根本用不着你们出手?就没想过和诺诺一样,好好学武艺?居然学那些鸡鸣狗盗,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万一不留神伤着自己怎么办?”

    “可大师兄你当初还不是……哇,我不敢了不敢了!”多说一句的小双再次挨了一下,顿时捂着脑袋连连呼痛,却还少不得抗议道,“大师兄你怎么和诺诺一样喜欢敲人脑袋!”

    再次对着两个令人头疼的小师弟耳提面命,耐着性子告诉他们什么叫做量力而行,越千秋这才没好气地问道:“程芊芊昨天才刚来,你们两个怎么就那么顾着她了?”

    这也太邪门了!难不成程芊芊真的是萧卿卿的继承者,所以也会天生魅惑的本事不成?

    大双和小双仿佛没想到越千秋竟然问这个,对视了一眼之后方才齐齐说道:“爹从小就教我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同样一句大义凛然的话之后,紧跟着就是兄弟俩只差一个字,内中深意却截然不同的解释。

    大双说:“她住在我们家,我们家要负责任的!”

    小双说:“她死在我们家,我们家要负责任的!”

    刚刚还在脑海中琢磨各种阴谋的越千秋顿时傻了眼。而几乎同一时刻,大双和小双却你眼看我眼,彼此互瞪了起来。兄弟俩虽说是双胞胎,平日里在某些事情上确实也心心相通,可这会儿却不知怎的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小双,你怎么能这么说,什么叫她死在我们家,我们家要负责任?你这是……”大双突然卡了壳,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合适,结果,还是旁边的越千秋幽幽地替他补充了一句,“你是不是想说冷血?”

    “没错,就是天生冷血!”

    大双立刻连连点头,可还没等他继续往下,就被小双满脸鄙视地堵了回来:“我这话有什么错?总而言之,就是咱们家好心做好事,总不能惹上……嗯,桑紫姑姑好像说是官司?反正就是不能给祖母和娘添麻烦!我又没错,才只认识一天的人,可也不能让人随便死了嘛!”

    一群千金小姐们吓得昏死了好几个,两个一丁点大的孩子此时还有精神在那死来死去的说话,越千秋已经连叹气的力气都没了。

    他不想去追究严诩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来教育两个儿子到底对不对,可他一手一个把人再次拎起来之后,却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两个都给我记好,我只说一遍,下次再犯,我打烂你们的屁股!”

    “在你们还没有武艺高强到足够保护自己之前,遇到危险先保护好自己,这才是不添乱,懂不懂?责任也好,死不死也好,你们自己才是死一次就没有下一次了!死了就没吃没穿没玩,要变成孤魂野鬼在荒郊野地飘荡,懂不懂?”

    不得不用出恐吓手段的越千秋,见两人齐齐打了个寒噤,随即就犹如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他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才阴着脸说:“今天是师娘在,所以遇到之前那件事,最好的应对办法是你们第一时间找地方躲好,保护自己!”

    确定两个连连点头的小家伙应该懂了,越千秋少不得考问道:“那我现在再问你们,要是师娘不在,就你们两个和程芊芊遇到那样一个刺客,你们打算怎么办?”

    见两个小家伙努力思考了起来,如释重负的他总算生出了少许欣慰,可就是这么一丁点正面情绪,也被他们再次异口同声的一句话给雷得外焦里嫩。

    “给他很多很多钱!”

    此时此刻,越千秋终于再也不想做无用功了。他直接把两人撂翻在地,自己一腿屈一腿伸,直接把他们死死压住了之后,他就重重两巴掌拍在了他们的屁股上。

    两个该死的小败家子,在那种生死关头竟然只会学纨绔子给钱,有没有脑子!让人知道他越千秋有这么两个笨师弟,严诩有这么两个笨儿子,还不笑话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