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病西施
    越千秋正在公主府那说裴家最近点背的时候,被硬塞了一个大麻烦,不得不尽心尽力的周霁月,已经带着萧京京找到了西城天宁客栈。

    在这种天黑之后又不是闹市区的地方,路上行走的人极少,等闲两个姑娘家是绝对不敢在外晃悠的,可萧京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周霁月又是一身男装,乍一看去,两人倒像是非常相配的一对。路上还遇到个想要动手动脚的醉汉,萧京京不等周霁月出手,就一脚把人踹到路旁沟里去了,凶悍指数让周霁月叹为观止。

    眼看天宁客栈大门紧闭,还挂着客满的招牌,周霁月想起越千秋提过,住在这里的萧卿卿为防人打扰,故而包下了整座客栈,若有所思地一挑眉就打算去敲门,可才走上去一步,她就被人一把拽住了。

    “周姐姐,大半夜的别敲门,惊扰了左邻右舍多不好。”萧京京一面说,一面还笑吟吟地指了指围墙说,“就这么点高度的地方,咱们俩轻轻松松就上去了。”

    听到这里,周霁月立时明白了这位红月宫少宫主往常是什么做派,不由觉得很像两个人——严诩也是当初大路不走,专门翻墙去见越千秋这个徒弟。不但如此,严诩还把这习惯传给了千秋。她一度很担心千秋会把这习性传给诺诺,可没想到这会儿已经出现一个同类了。

    替萧卿卿这个当母亲的掬了一把同情之泪,她便似笑非笑地说:“以你娘的身份地位,这院子内外必定早就安排好了守卫,万一我们随随便便乱闯,到时候你一不留神被人伤着,我这一路护送过来,岂不是辛劳苦劳都没了?别淘气了,我去敲门。”

    萧京京顿时语塞。她就是想翻墙弄出点动静来,最好被母亲的那些下属发现,然后自己再受点伤,这样一来,塑造出一个心忧母亲方才出走跑到金陵来寻母的女儿形象,那就绝对完满了,还能逃掉一顿责备。然而,偏偏碰到一个太顶真的宗主大姐姐,竟然还说她淘气!

    正在敲门的周霁月怎么会没看到萧京京那略微鼓起来的包子脸?可是,她当宗主这么多年,早就不再是当年必须倚靠出奇兵才能打击仇人的孤女了,深知做事最好四平八稳,出奇招那只是在迫于无奈之下的权宜之计,因此自然不会陪熊少女去翻墙。

    她的敲门声很节制,咚咚咚三下之后,又是咚咚咚三下,声音不大不小,在这深夜之中并不显得突兀扰人。在几次重复之后,内中终于传来了一声有些怨气的回答。

    “客栈早就住满了,客人去别家吧!”

    周霁月瞅了一眼还在那气鼓鼓的萧京京,温和地说:“我不是来住店的,是来拜客的。烦请告知内中贵客,她的女儿不远千里到了金陵,正巧遇上了我,所以我带她过来拜见。”

    在她这一番解释过后,内中突然再没有声息,足足许久,方才是慌乱的脚步声。不消一会儿,两块门板被一个年轻小伙计卸了下来,这位连衣服都没穿好,一只脚鞋子也掉了的年轻人提着油灯端详了一下敲门的周霁月,又照了照旁边的萧京京,张了张口又把话吞了回去。

    那位神秘的女客一天到晚戴着面纱,他根本就没见过真面目,哪里知道这大晚上找来的到底是不是她的女儿?不过门外这位温文尔雅的年轻公子看上去确实挺和气的,也是,这年头,能护送一位孤零零少女来找母亲的好人,还真是不多了!

    心里这么想,大冷天被吵醒好觉的伙计,也就态度好了一些,他侧身示意两人入内,随即慌忙再次放下了门板,堵住那呼啸的寒风。

    直到回转身,他方才发现自己披着一件皮袄尚且瑟瑟发抖,而面前这年轻公子却是单衣布鞋,仿佛此时乃是春夏初秋,丝毫不觉得寒冷。至于那个娇俏的少女,此时赫然穿着紧身黑衣,乍一看竟不像是什么好路数,反而更像是女飞贼。

    那一瞬间,伙计不由得暗自连声叫苦。不会是引狼入室,遇着那些江湖强人了吧?

    就在他恨不得能时光倒退,自己好把这两个可疑的人拒之门外时,他突然只见店堂深处火光一亮,紧跟着,就是一个冷冽的声音:“大晚上,是谁打着少宫主的名义来拜会宫主?”

    听到这声音,萧京京立时本能地闪身躲到了周霁月身后,悄悄说道:“周姐姐,是娘身边的遥月姑姑。”

    尽管她这声音已经够小了,但在那伙计大气不敢吭一声,周霁月又在忖度形势的时候,却足以让出来的人听得清清楚楚。果然,那火星立时一晃熄灭,一条人影却如同鬼魅一般快速疾掠了过来,待到近前,她一眼就认出了周霁月背后藏着半张脸的萧京京。

    “少宫主,怎么真的是你?”

    “是我又怎么样?”眼见躲不掉,萧京京只能在周霁月背后探出头来,理直气壮地说:“娘一走这么久没有影子,周围都是各种各样的议论,我当然要来金陵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谁知道皇帝老儿下征书,是不是诳了娘进京然后对她不利?幸好遇到白莲宗周宗主这热心人,否则金陵这么大,我还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马月!”

    她可不能说,自己是因为娘来金陵不带她,很快就悄悄出门追了过来。

    小伙计听到皇帝老儿下征书,听到白莲宗周宗主,想起前几天来拜客的,那位气度不凡的年轻公子,再想想连日以来不停打探内中那位女客的各方人士,他只觉得胆战心惊,有心想要蹑手蹑脚离开,留下地方给别人说话,偏生脚下犹如生了钉子似的,一步都挪动不得。

    遥月对于萧京京这解释自然是不会全信,目光更多地落在自家少宫主身前的周霁月身上。如果换成是这位女扮男装尚未暴露之前,她说不定要怀疑人诱拐萧京京,可现如今哪怕不会有那样的揣测,她还是忍不住从周霁月想到了这位白莲宗宗主背后的靠山。

    白莲宗能够重回武品录,靠的是越家和东阳长公主。而且,这位白莲宗前所未有的女宗主自从回到金陵之后,担当的就是越千秋原本为自己准备的职司,挑起了整个武英馆的担子。如今,人把少宫主护送了过来,焉知不是越千秋在背后指使?

    更何况,上一次宫主去过武英馆之后,回来时对越千秋都没有多少评价,对周霁月却评价颇高,只叹不能深交,可现在,人就主动送上门了!

    眼神一闪,遥月就非常恭敬地屈膝行礼道:“多谢周宗主一路护送我家少宫主。宫主尚未安寝,奴婢带路,请您和少宫主随我来。”

    转身前行时,见萧京京竟是情不自禁地抓着周霁月的胳膊,那倚靠的态势非常明显,她忍不住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心想宫主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周霁月却和对母亲又惊又怕的萧京京不同,一路入内,她没有左顾右盼,步伐沉稳,但心神却始终留意四周围那些隐伏在黑暗中的人。发现光是自己能够第一时间察觉的,便有七八个之多,暗处说不定还有她没能立时发现的人手,她渐渐就打定了主意。

    萧卿卿是敌是友未必可知,既然萧京京这个逃家的少宫主想要呆在金陵,又想躲开母亲,竟然不惜声称愿意留在武英馆,那么,她就把人留下吧!

    带路的遥月来到最北面的一座主屋前,快走两步到门口低低禀告了一声,随即就转身下了两级台阶站住了,不卑不亢地说:“宫主就在里面等二位。”

    别看之前冲越千秋嚷嚷的时候挺有气势,萧京京在母亲面前素来是犹如猫碰到了老鼠,此时脚下就有些犹疑。周霁月更是发觉人家箍着自己胳膊的手收得更紧了,一时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少不得伸出手来在她那已经发僵的指节上轻轻拍了拍。

    “放轻松一点,我又不是没见过你娘,那是一位天下少有的美人,我见你娘都没那么紧张,你怎么那么紧张,是怕她么?”

    “就是怕……”萧京京非常不自然地答应了一声,可还是几乎形同于被周霁月强行带着一般,进了那座她非常陌生的屋子。

    穿过那道厚厚的门帘,她不自觉地眯了眯眼睛,随即才发现,屋子里只点着一盏昏暗的灯,和还有点点星光的外间并没有太大的光暗差别,自己完全用不着眯眼睛熟悉光线。可紧跟着,少宫主却又愣了一愣,因为她看到居中的主位上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这下子,萧京京不禁吃了一惊。她是不太喜欢成天被母亲关在安全的地方,这也不许,那也不让,可并不代表她就真的是一个不管不顾的不孝女。此时此刻,她松开了刚刚还紧紧拽着周霁月的手,大叫了一声娘,发现并没有什么回音,她立时往里屋奔去。

    周霁月倒是想伸手拉住这个突然急躁起来的丫头,可手指才刚接触到对方的衣服,她就最终停住了,眼看人犹如一条游鱼一般窜进了里屋。尽管隐隐觉得萧卿卿反常地不在这儿见她们,也许她之前那点不成熟的想法要泡汤了,可稍稍一犹豫,她还是跟了过去。

    “娘,这才多早晚,你怎么会躺在床上?病了?咦,居然真的发烧了!她们这么多人怎么伺候的,就不知道去请个大夫吗?我去打水……不,我去倒水给你喝!”

    冲进里屋的时候,萧京京看到母亲靠在床头出神,满头秀发完全放下,不施脂粉的脸上透着病态的苍白,唇上几乎不见任何血色,她登时吓了一跳,忍不住想到小时候遇到母亲犯病的情景。

    那会儿一年总有一阵子见不着母亲,旁人对她说宫主出去办事了,可当她有一次翻墙无意乱撞,发现了卧病在床不能起身的母亲。她直到那时候才知道,那位又漂亮,武艺又高强,仿佛无所不能的母亲,竟然也会病。事后她被关了好些天,可因为太小,渐渐就忘了那件事。

    此时此刻,扑到床上的她使劲揉了揉眼睛,咬咬牙转身正要就走,冷不丁手腕却被一把抓住。身体瞬间僵住的她不知不觉再次转过了头,见自己的手腕被母亲牢牢钳制在手中,她丝毫动弹不得,她不由带着哭腔叫道:“娘,你既然病了,怎么不早点带信给我,让我过来?”

    “让你过来干什么?到处乱跑,给我添乱吗?”

    见那个刚刚还满心焦切牵挂母亲的女儿,在听到这话之后立时为之一怔,脸上露出了说不清是伤心还是失望的表情,原本在里屋和外屋之间的那道门口一手打着帘子的周霁月,不由得心中一动。她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不慌不忙地走了进屋。

    “宫主何必苛责了萧姑娘?母女天伦,她也是一心想着你,这才不顾路途遥远到了金陵来,你又何必故意说这种话来刺她?想要让她一怒之下不管你这个母亲拂袖而去?可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女儿,哪怕她确实有些冲动,可她是这样能够被三两句话打发走的人吗?”

    萧京京刚刚委屈得都快哭出来了,可乍一听周霁月这话,她却只觉得刚刚仿佛一下子抽走的力气瞬间又都回到了身上。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母亲,想从对方脸上看出是不是周霁月说的那么一回事,可四目对视良久,她最终还是气馁地败下阵来。

    从小到大,她哪有一次斗心眼赢过自己的母亲?

    “周宗主果然不愧十二岁就继承了白莲宗宗主之位,英姿勃发,飒爽大气,明明我气走京儿对你更有利,你却不肯趁人之危。”榻上的萧卿卿素颜朝天,再也不见那一日造访武英馆时气势。她随口赞了一句,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个极其浅淡的微笑。

    可就是这样一个微笑,萧京京竟是看得呆了一呆,而周霁月更是凛然凝神,右手猛地握拳,指甲不动声色地刺上了掌心,这才用最快速度摆脱了那种心神几乎为之夺的困意。

    “宫主过奖。我和萧姑娘也是今日方才认识,只知道疏不间亲,骨肉亲情血浓于水。亲生母亲要气跑亲生女儿,这自然很不正常。更何况,萧姑娘的年纪,已经过了只凭一句为你好就可以随便打发的年纪了,你有什么话要藏着掖着?如果觉得我留着不便,我告辞便是。”

    萧京京顿时大急,可这时候母亲分明还病着,她就算再怎么怕回头被算账,也不至于提要到武英馆入学的事,因此只能眼睁睁看着周霁月拱了拱手后转身往外走。可就在这时候,她只觉得母亲拽住自己的手猛然一松,紧跟着就听到了一句她几乎无法置信的话。

    “周宗主,如若我要把京儿送入武英馆,你可愿意收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