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深夜里的悄悄话
    五更天的时候,越千秋在周霁月和越影这两个高手的护送下,再次来到了晋王府门外。

    他在两人的目光注视下,硬着头皮敲响了晋王府的门,随即在门房惊诧至极的目光中入内。自然,在这时候,越影和周霁月已经隐去了身形。两人是先送他过来的,还要再绕一大段路去接宋蒹葭去天宁客栈,

    对此,越千秋虽说抗争过先后问题,却被越影轻飘飘一句话给打了回来。

    “至少在目前,你还不是周宗主的对手,所以是我们俩保护你过来,而不是你和我保护她和宋小姑娘去天宁客栈。”

    走在晋王府里,想到刚刚居然被越影取笑了,越千秋顿时黑了个脸。他承认,这段日子因为东奔西走,确实没有好好练武,业精于勤荒于嬉,回头是得把闲心放一放沉淀沉淀,可现在这不是他不找事,事来找他吗?多亏在北燕的时候还杀过两回人,否则武艺非退步不可。

    之前晋王府中已经是外松内紧,此时越千秋再次夤夜造访,就发现这里的防卫比之前来时更加森严,甚至还有年轻侍卫看见他时快步走来,仿佛想要盘查又或者阻拦,可却半道上被年长的同侪给一把拦住。面对这样的情景,他不由生出了一种极其恶劣的猜测。

    总不可能就在他离开的这段时日,晋王府又出了刺客吧?

    他没有多问,而是自顾自地往征北堂走,可耳朵却竖了起来。隐隐约约的,他那极其敏锐的耳朵就捕捉到了那两个侍卫嘀嘀咕咕说话的声音。

    “聂儿珠都死了,那还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你居然还敢拦越九公子,是不想活了吗?”

    “可这都什么时辰了,听说晋王殿下才刚睡下没多久……”

    “那也不用你去出面,看看那么多人,怎么就没有一个拦的?晋王殿下说过,但凡这位九公子来,甭管是征北堂还是其他地方,他想去哪去哪!说句不好听的,你就把这位当成正经主人看,准没错。我是觉得,晋王殿下找什么外甥,这明明已经把人当外甥……不对,当祖宗了!”

    越千秋听得额头青筋都爆起来好几根,心想这到底是年长前辈教训晚辈,还是根本就说给自己听的?萧敬先把他当祖宗?呸,萧敬先能对他把话说清楚,他就要烧高香了!

    全都和他爷爷一个样,说话说半截,神神秘秘鬼鬼祟祟,他都快被折腾疯了!

    当越千秋来到征北堂外头时,就只见里头灯火昏暗,也不知道萧敬先是睡下了却留着灯,还是干脆点着灯在想事情。因为门口连个候在那儿的人也没有,他不知道自己去而复返的事有没有人对萧敬先通报,于是等到了门边上,他索性咳嗽了一声。

    可屋子里紧跟着传来的声音,却让他愣了一愣。

    “谁在外面?”

    小胖子?今天晚上小胖子又睡在征北堂和萧敬先大被同眠了?越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咚咚咚敲了三下门,没好气地说道:“我。没睡着我可就进来了!”

    片刻的寂静之后,屋子里就传来了小胖子的嚷嚷:“这么晚了,越小九你又跑来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不睡我还要睡呢!”

    越千秋顿时为之气结:“你以为我想来啊,我这会儿上下眼皮子都快打架了,要知道昨天晚上我也没睡好!要不是之前被你们这儿闹刺客的事搅得稀里糊涂,我怎会忘了正经事?”

    “什么正经事不能明天说!”

    越千秋隔着门都能听到里头那小胖子说这话时的愤愤,当听到人趿拉鞋子出来开门的脚步声时,他突然心中一动。如果萧敬先在里头,没道理听到他的声音却任由小胖子答话啊!然而,还不等他发声再问,大门已经在面前被一把拉开了,露出了小胖子发黑的脸。

    狠狠瞪了一眼越千秋,小胖子就昂起脑袋说:“有话快说,我还等着睡觉呢!”

    越千秋往室内张望了一下,透过那昏暗的灯火,他只见床前帷帐半垂,看不清里头是不是有人,当下干脆直截了当地问道:“晋王呢?”

    一听这话,小胖子那张黑脸就更黑了,下一刻就气急败坏地冲着越千秋吼道:“你找晋王不知道问一声吗?晋王丢下我在征北堂,一个人出去了,也不管今天晚上就我一个人住在这是不是胆战心惊!我好不容易才合眼睡着,又被你吵醒,我怎么招你惹你了……唔!”

    小胖子还没来得及把所有不良情绪都宣泄干净,就被越千秋一把捂住了嘴直接拖进屋子,顿时气得直哆嗦。他拼命踢蹬了两下腿,奈何根本扛不住越千秋的大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越千秋用脚后跟把门踢上。他倒是想过咬人,可越千秋手劲太大,他连嘴都张不开,更不要说动用那口小白牙了。

    正当他都快气哭的时候,却只听越千秋在他耳畔低喝了一声。

    “有点出息好不好?晋王把你扔在征北堂,四周围还留着那么多侍卫,不都是为了保护你?他那些侍卫谁都没对我说晋王走了的事,足可见很可能只有你知道,这种信任还不够?”

    刚刚还满脸戾气的小胖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哪怕是越千秋松开了手,他也没有趁势反击,而是在呆立了好一会儿,这才瞅了一眼越千秋:“你来找晋王干嘛?”

    “有关系到他日后养家糊口的重要大事。”越千秋四下里一看,发现铺着厚厚皮褥子的软榻空着,他直接去小胖子那床上捞了一条毯子过来,随即往软榻上一坐,没好气地说,“等他回来我就告诉你!现在睡觉。你不是说不敢睡吗,我陪你!”

    小胖子刚刚还气得发疯,可被越千秋这么一说,又看到人要在这儿和衣而卧陪伴自己,他那一肚子恼火顿时散得干干净净。不再发脾气的他蹬蹬蹬走过去关上了房门,随即坐回了床上之后,却是再没有半点睡意。

    “喂,越小九,你说晋王上哪去了?”

    “他都没告诉你,怎么会告诉我?”卷着毯子的越千秋有些不耐烦,再加上此时实在是太困,打了个呵欠的他就懒洋洋地说,“我觉得,他这个人自负骄傲,就连娶媳妇恐怕也是如此,如果不是他认为可以担负得了他心中秘密,可以和他并肩前进的,他宁可这辈子单着。”

    小胖子顿时来了兴致,连忙眼睛闪闪地问道:“你也这么想?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你记得晋王之前说过,他看中了一个女人想纳妾,可生怕别人不同意,所以要和我做交换吗?你觉得,他看中的是哪家姑娘,那得多出众的美色,才能让他不惜麻烦打算把人收进房?”

    越千秋本来是倒头就能睡的,可小胖子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却让他清醒了一点。他闭着眼睛思考了好一会儿,这才没好气地嘟囔。

    “反正你没有姐妹,我妹妹才几岁,怎么也轮不到我们操心!就是他真看中宰相的女儿,首富的千金,只要他不抢婚,两个人彼此看对眼,那就随他去好了。说句不好听的,除了心眼多,年纪大点儿,萧敬先绝对是黄金单身汉。”

    小胖子第一次听到黄金单身汉这种名词,心里觉得挺新鲜,不一会儿就嘿嘿笑道:“要说黄金单身汉,我和你也算吧?越小九,你给我老实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越千秋差点没被小胖子这跨越度极大的话题给带到沟里。这不是说萧敬先吗?怎么突然就扯到自己身上了?他才不上当,哼哼一声就把问题原封不动丢了回去。

    “那你又喜欢什么样的姑娘?程芊芊那样从小受压迫,看上去规行矩步,实则心思细腻甚至到狠辣的?”

    小胖子这一回没生气,他托着下巴,眼神清明地说:“我说是父皇的独子,可小时候就被冯贵妃宠坏了,啥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做过,脾气也很不好。如果后来不是因为你,说不定我早就被父皇给讨厌了。所以我选媳妇,才不在乎她有什么过去,人聪明性子好,能够帮我,而且我也看得顺眼,最重要是父皇也喜欢,那就行啦。至于我是不是喜欢,慢慢培养呗!”

    越千秋完全想不到曾经暴虐冲动的小胖子,竟然能够说出这样一番通情达理的话来,不由呆了一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他一直都觉得这话有点儿夸张,可现在他面前就出现了活生生的例子。他很想说几句鼓励赞许的话,可又觉得太矫情,最终干脆没吭声。

    小胖子却仿佛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我和父皇说了,他要我娶谁,我就娶谁,父皇是绝对不可能害我的。我知道父皇一直在考验我,更知道去拉拢那些朝廷官员只是下下之策,非但让人觉得我急不可待,而且事倍功半!可晋王不一样,父皇显然是乐见我亲近他的,而且,他也对我很好,提醒了我很多平常没注意到的东西……”

    从娶媳妇的问题唠叨到晋王萧敬先,小胖子忍不住按照自己的观察评判了一番这位曾经的北燕贵胄国舅爷,等说到口干舌燥之际,发现越千秋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才试探性地叫了两声越小九,发现仍然没有半点回应,反而那均匀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他顿时气坏了。

    本待跳下床把越千秋闹起来,可他刚下地之后略一站,最终还是坐了回去。

    他说的这些,越千秋那狡猾的小子十有八九都知道,再说,他不就是想找个地方说说?哪怕是个树洞也好,更何况大活人?唉,反正他已经仁至义尽,给那位程姑娘找了一个挺好的靠山,嗯,他真心只是觉得她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非常好,但他更喜欢现世报来得快!

    不知不觉,小胖子往床上一倒,眼皮子渐渐耷拉了下来。嗯,房间里有个绝对能保护自己安全的人呆着,真的很好……

    当萧敬先回到征北堂时,已经是天亮了。听院墙外守着的侍卫说越千秋再次跑了回来,如今在征北堂和英王李易铭同寝,他不禁露出了饶有兴味的表情,当下就悄然来到了那个自己用来起居坐卧的地方。

    伸手一推门,见门闩已经下了,萧敬先哂然一笑,随手亮出了那把曾经用来撬过门的小刀,三两下轻轻巧巧拨开了门闩。开门的时候,他稍稍用了点巧劲,以至于那两扇日日上油的房门无声无息滑开时,他没有听到屋子里传来任何动静,只有两个呼吸声。

    还没进门,他就分辨出,其中一个是小小的打鼾声,另一个则是均匀悠长的呼吸声——显然一个是真的在呼呼大睡香梦正酣,另一个则是正在清晨的练功。明白不是自己没有惊动越千秋,而是那个少年早就醒了,正在用功,一时半会分神不得,他就没有再掩饰脚步声。

    反手关上门,萧敬先就施施然朝着帷帐放下一半拉起一半,地上还垂落着大半条被子的床边走去。还没等他踏上高一级的地平,就只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没好气的声音。

    “这家伙昨天晚上打呼噜磨牙说梦话折腾了半宿,你能不能别吵醒他,让他安静点?我好容易才得这么点耳根清静,真是不想再听他唠叨了!”

    萧敬先探出手去撩开那半边帷帐,见床上小胖子一动不动,四仰八叉,睡相极其不雅,他哂然一笑就转过身走到了软榻边。见越千秋五心朝天那架势已经收了起来,他就笑道:“不是回家去了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忘了重要的事情。”

    越千秋懒得再拐弯抹角,一口气把之前在垂拱殿见皇帝时的那点事一五一十说完,见萧敬先面色虽说纹丝不动,眸子中却流露出一丝极淡的冷意,他就沉声说道:“我知道你会觉得我是丢包袱,随你怎么想。我答应你的事,自然会设法去做,而师父带着阿圆和阿宁离开金陵,本来也会帮你找外甥。你的产业,你自己留着,日后也好养家糊口,别这么败家送人。”

    说到这里,着实睡眠不足的他就打了个呵欠爬下了软榻。

    “我该说的话带到,走啦。顺便和你说一声,昨天我和爷爷和霁月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大胆推测,不是我泼你凉水,你要找的人究竟是外甥还是外甥女不得而知,甚至是否存在这么一个人也不得而知。有的时候,希望别抱那么大,兴许还更好些。我觉得,哪怕是你,也未必了解你姐姐。”

    当趿拉了鞋子走到门口时,越千秋又停下了脚步。

    “还有一件事,霁月昨天送了萧卿卿的女儿萧京京去天宁客栈,结果发现了一件奇事。那位红月宫主病了,似乎还不轻。你要是关心就去看看,不关心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接下来这几天金陵多事,你提醒英小胖早点回去,安全要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