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七十八章 郡主和女朋友
    当越千秋笑眯眯地拖着面色恍惚的越秀一再次回到正房,发现里头那一番交谈已经暂告一段落,他见平安公主流露出了几分倦意,诺诺也在打呵欠,显然是听多了这些大人之间的事非常没趣,他正要招呼母女俩先回亲亲居去休息,岂料外头立时传来了一声高呼。

    “老爷,太太,四太太,外头说是老太爷回来了,传话吩咐不用出去迎,老太爷直接往咱们衡水居来!”

    听到越老太爷来了,屋子里众人自是反应不同。越大老爷这一趟北燕跑得惊心动魄,前一半时间是替别人操心,后一段时间是越影护着自己深入险境,时时刻刻玩心跳,所以能够平安回到金陵见老爷子,他是腰杆挺得直直的,自觉丝毫没有给老父亲丢脸。

    大太太暗想老太爷到底心疼经历坎坷的小儿媳妇,虽说不至于羡慕嫉妒恨,毕竟越小四孤身在外打拼这么多年,老爷子心疼爱惜自豪他媳妇那是应该的,可想到老太爷除却对越千秋一直都是纵容有加,这家里其他人还真没得到过这般待遇,她还是不禁暗叹。

    相较之下,长房稳扎稳打是没错,可有时候太循规蹈矩却未必是好事,所以她才纵容越千秋去和越秀一谈那种事。她瞥了长孙一眼,见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她就知道,之前对其固然吹了吹风,但事情毕竟还是太突然了一些。

    至于越千秋,他看到诺诺喜笑颜开,而平安公主反而有些小小的紧张,他心里冷不丁想到丑媳妇见公婆的典故,连忙上前挨着平安公主说道:“娘,爷爷最好说话了,不信问诺诺。”

    诺诺立时连连点头道:“对啊,娘,爷爷可好了。当初千秋哥哥带我回来之后,爷爷抱了我坐在他膝盖上,对我可好了。”

    哪怕诺诺一口一个爷爷可好了,越千秋也说爷爷很好说话,可平安公主那是在北燕都听说过南朝这位越老太爷威名的,单凭北燕无数达官显贵都恨得在后头骂越老狐狸,甚至诅咒其早死,她就一点都不觉得,那仅仅是一个和善慈祥的老人。

    可如今就算心里再不安,她也得硬着头皮去见这位传奇的公公。于是,刚刚一直表现得落落大方的她有些踯躅,犹犹豫豫瞥了越大老爷和大太太一眼,随即就低声问道:“我们就在这儿,不去门口迎接老太爷,这真的可以吗?”

    “爹肯定已经进来了,这会儿出去也来不及。”越大老爷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四弟妹如此不安的表情,不禁哑然失笑,“当然,出屋子迎一迎是应该的。不过爹一贯不喜欢那么多繁文缛节,常说他小时候还是泥腿子,所以就算我们真在这等他老人家闯进来,那也不要紧。”

    北燕虽说不像南吴这么多礼节,可既然立国定社稷,坐拥半壁江山,该有的礼数总还是要有的,纵使平安公主是帝女,但对出身尊贵的兄弟姐妹该怎么行礼,对妃嫔该怎么行礼,对皇帝该怎么行礼,全都不能有分毫错处。否则她纵使病着很少出去,也活不到遇见如意郎君之日。不止是她,北燕那些达官显贵,家家都有严格的尊卑上下之分。

    所以,此时听到越大老爷如此说,她不禁愣了一愣,直到大太太嗔怒地瞪了越大老爷一眼,随即笑着上前来扶了她,她这才意识到是开玩笑,可刚刚那稍稍有些紧张的心情却纾解了许多。然而,她谢了一声,才刚跟着这位大嫂来到门口,当大太太一只手打起门帘后,她就只见门口已经站了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

    四目对视,平安公主还来不及开口说话,却只见对面的老者使劲揪了揪胡须,继而竟是笑了起来:“听到你这么快就到了,我还担心你这身体是否吃得消,现在一看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老四媳妇儿,以后见了我直接叫爹,明白吗?嗯,身体可有什么不舒服,不舒服一定早说,太医署的人不管用,还有回春观!”

    满心不安的平安公主被这样简单松快的话直接抚平了心绪,竟是忘了让路请越老太爷进来,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说:“多谢爹关切,我就是初来乍到有些咳嗽,别的什么事都没有,千万不要劳烦了其他人。”

    “那就好那就好。”越老太爷如释重负,随即一本正经地说,“咳嗽嘛,川贝枇杷露,冰糖雪梨羹,这些都不错,比吃药强,老大媳妇你多记着点,每日让厨房预备。”

    “老太爷放心,我知道了。”大太太这才不动声色地拽了拽平安公主,笑着说道,“爹进屋里来说话吧,之前老爷还说您脚步快,我们出去赶不上,没想到您快得我们连出屋子都不用了。你看,还是千秋聪明,抱着诺诺在那偷笑呢!”

    “那臭小子就是惫懒!”越老太爷嘴里笑骂,见平安公主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慌忙让路请他进房,他一面跨过门槛进来,一面忍不住又端详了小儿媳妇一眼,一时更加眉开眼笑,“到了这儿就当自己家,别见外,我老头子鳏夫一个,没那么多规矩,有事找你大哥大嫂。”

    他突然一顿,随即就伸手指着越千秋道:“不然找千秋也行,这小子贼机灵,什么办法都能想出来。只要你掏心掏肺对他好,他能加倍还回来,所以对他好还是很合算的!”

    越千秋不禁气乐了:“爷爷,你这话说的,怎么好像对我好是为了回报似的?”

    “怎么不是?我一把年纪就快入土了,对你好当然是希望你加倍孝顺我,否则我养了白眼狼吗?”越老太爷毫不客气地把越千秋给噎了回去,这才在越大老爷让出来的主位坐下,随即那副慈祥和蔼逗孙子的老爷爷面孔总算是收了起来。

    “老四媳妇,你毕竟到了金陵,总得有个说得过去的身份和名字。自从小影传信回来,我就马不停蹄地让人给你办了户籍,安排了邻舍。今后你就是曲沃人,曲沃刘氏之后,小时候随同父亲辗转迁移到雁门,是家里的独生女。后来父母双亡,和小四邂逅之后,被他花言巧语一忽悠,就嫁给了他。”

    越老太爷稍稍停顿了一下,沉声说道:“我回头会让小影把资料等等拿给你,你自己看看,大约记熟就行。因为你身体不好深居简出,邻舍之类的都没怎么见过你。那位刘姑娘是有原主的,但因为去世很早,所以身份正好暂时拿来给你用用。”

    见屋子里没有杂音,可越大老爷和大太太还有越千秋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越秀一则是有些狐疑地看看平安公主,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不太确定,而诺诺则是托着腮帮子,分明似懂非懂,他就嘿然笑道:“当然,老四媳妇这样儿一站出去,只要眼睛没瞎,就应该知道不是寻常人家能养出来的,所以,这是第一重掩饰身份。”

    越千秋顿时夸张地张大了嘴:“爷爷,难不成这还有第二重第三重?”

    “废话,你爹眼光那么高,你娘又看上去风仪出众,说是随随便便邂逅就成了,谁信?”越老太爷直接甩了越千秋一个白眼,这才轻描淡写地说出了下一番话。

    “至于这第二重身份,很简单,就说老四媳妇是已故元王抱到外头养的小女儿。全套身份,千秋你师父的娘都准备好了,皇上也已经亲自点头认可,回头只要有人质疑就会看准时机揭出来,只要人证物证齐全,朝廷重新册封个郡主还是很容易的。”

    也是,为了安抚越小四这个在北燕混到兰陵郡王的人物,朝廷封个郡主算什么?如果不是皇帝硬是自己认下来有些不方便,他恐怕恨不得直接把人认成女儿当公主养吧?

    越千秋心中腹诽连连,见越秀一已经是嘴张得能吞下鸡蛋,他不禁冲人眨了眨眼睛。

    越小四潜伏在北燕这么大的事情,除非越家想造反,否则怎么会不上报皇帝?

    然而,就在这时候,越老太爷说出了最重要的一句话:“本朝娶公主固然对仕途有点阻碍,但娶郡主却是一条捷径。皇家的嫁妆得了,媳妇也不用当什么似的供着,想考进士考进士,想走武途走武途,就算小四不能顶着在北燕的那点功绩风光回来,至少也能不那么寒碜。”

    听到这里,如果屋子里的众人还不明白越老太爷那点为小儿子小儿媳妇着想的苦心,那就真的是枉为聪明人了。至于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公公的平安公主,想到自己在北燕时除却丈夫女儿之外,纵使名义上的亲人有许许多多,可却没有一个真正关心她的,她不知不觉便眼圈红了,就连最初踏上南归之路时担心两国交战的那种愁绪也淡去了许多。

    “爹,谢谢您费心了。”

    越老太爷笑呵呵地点了点头:“你都叫爹了,还用得着谢?已经要委屈你从公主降到郡主了,总不能让某些自以为是的人在你头上蹦跶吧?元王当初就是封在真定的,他那些儿子闹家务,以至于家里乱七八糟,所以他临死前托付幼女和一部分家财,这是很合理的。至于小四的下落,小影也预备好了,京东西路那边闹匪患多年,日后就说小四隐姓埋名去平匪了。”

    这脑洞之大,越千秋都甘拜下风,更不要说从来没领教过这一点的越秀一。

    而越大老爷见大太太坐在平安公主之侧,正在低声安慰她,看看应该差不多了,就立时岔开话题道:“爹,千秋之前来接我时捎话,说是皇上让我先回家,不急着入宫请见,但我此行北燕有很多重要的事,实在是拖不得……”

    “有什么拖不得?对我先说,我这个首相再去禀报皇上。怎么,你还担心我贪你的功劳?”越老太爷直接一蹬腿站起身来,冲着长子勾了勾手说,“走吧,到我的鹤鸣轩来。”

    见越大老爷非常无奈地俯首听命,越千秋当然不会硬是跟着去,眼见越老太爷出门时,还不忘对平安公主笑着打了个招呼,他等到那爷俩一走,立时开口说道:“大伯母,娘初来乍到,估计要歇几天才能有精神见客,接下来就得靠您下帖子了,省得一拨拨人上门围观。”

    “放心,我总不至于让四弟妹连养精蓄锐的时间都没有。”大太太气定神闲地许下了承诺,见平安公主还要客气,她就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也累了,让千秋和诺诺陪你先回去,晚饭大家各吃各的,说不定老太爷会直接去亲亲居凑趣,你有个心理准备就好。”

    平安公主也确实有些倦了,当出了衡水居回去时,她发觉越千秋搀扶自己的手强健有力,不知不觉便把大部分重量都靠在了他身上,却没有说话,只在心里思量着越千秋和越大老爷之外那些第一次见的亲戚。

    尽管也有刻薄讨厌的人,可无论公公还是长嫂,那份热情关切和担当,全都让她颇为感动。而且,一个郡主的身份要从上到下坐实,需要多大的力气?除了安抚她那个实在太让人不可思议的丈夫,那何尝不是为了让她在这儿不是无根浮萍?

    因此,在重新迈进亲亲居的大门,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房间之后,她在坐上软榻的一刻就直接歪到了下来,这才轻声说道:“千秋,你和诺诺说得对,公公真的很好,大哥大嫂他们也很好……我算是来对了……不过我真是困了,先睡一会儿……”

    诺诺顿时愣住了,而越千秋连忙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腕脉,隐约觉得脉息似乎还算平稳,他却还是不怎么放心,当下就对诺诺低声说:“你叫人先伺候娘沐浴更衣,然后喂她一点汤,好歹吃点东西,知道吗?我出去一趟,借你周姐姐的面子去请宋姑娘明天过来给娘看看。”

    诺诺刚想抗议,却只见越千秋一阵风似的去了,瞠目结舌的她站在那儿,足足好一会儿方才非常不高兴地嘟囔道:“娘就是累了要休息而已,千秋哥哥你明明是找借口去见周宗主!”

    话音刚落,她就只听背后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周姐姐和周宗主是一个人?诺诺你不喜欢她?”

    诺诺慌忙回头,见平安公主已经醒得炯炯的,根本没有刚刚那疲倦到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她顿时大叫道:“娘,你耍……”

    这个诈字被平安公主眼疾手快一把按回了嘴里,紧跟着,这位来自北燕的金枝玉叶把手指放在嘴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才低声说:“小声点,想把人都招惹进来吗?快,到娘耳朵边上好好说,你千秋哥哥都有些什么朋友,尤其是女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