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七十九章 知心知意小伙伴
    尽管武英馆也有正旦的春假,但因为学生们来自天南地北,指望一个月内回乡之后再返回金陵,那无疑是不现实的,此外更要考虑到最现实的一个问题——钱,所以大多数门派在偏远地带,囊中又羞涩的学生们自然只能选择往家中捎信。

    至于家在金陵附近又不缺钱的,比如玄刀堂中遴选出来的其他两个弟子,出于刘方圆和戴展宁这两个领头的突然就请长假跑了这种因素,他们也都非常有集体意识地自觉留了下来和同学们一块过年。

    于是,武英馆的老师们虽说从前几天开始就放假回家,可学生们却都留在了武英馆,为此,周霁月在征得众人同意之后,把看门的门子和其他采买整理之类的管事和杂役,甚至连厨子都一块放了假,让他们回家和亲人团圆,至于那些遗留下来的事务,则是拈阄派发了下去,每个人轮流各领一宗。

    至于为什么不是多派赏钱留住那些人手,原因更是非常简单,省经费呗!当然,省下来的这笔钱,毫无疑问被众人兴高采烈地举手表决用在过节加餐上。虽说每一个人都知道,年后就会回归武英馆的越千秋是个大户,可谁都没想到要去宰那个大户,然后吃香的喝辣的。

    可看门、扫地、烧火、打杂之类的活计可以拈阄,唯有一样事情,所有学生全都一致同意绝不能拈阄,那就是——做饭。

    毕竟,会不会做饭是一回事,会不会做好吃的饭又是另外一回事。

    尽管大多数门派这些年来都事事亲力亲为,节俭惯了,娇生惯养的弟子很少。饶是如此,周霁月挨个问过去,会做饭的只有六个,而自认为做饭很好吃的只有两个。

    其中,自告奋勇又自吹自擂厨艺高明的宋蒹葭,只是到厨房做了一顿饭,一大群食客们几乎都是泪流满面吃完的,最终一致通过将宋小女侠永远开除出厨房,免得把他们吃死。如此一来,厨艺过硬的也就有且只有一个,而那个人非常出乎众人意料。

    正是沉默寡言却非常可靠的庆丰年!

    在厨艺上头,武英馆中绝无仅有的几个女孩子,从周霁月到宋蒹葭,到峨眉三姝,再到令祝儿……甚至就连母亲情况稳定,不时到这儿来混个脸熟的萧京京,总共七个人全都加在一块,也及不上一个帮手不用,自己在厨房里忙活一个时辰,最终能上齐一桌子菜的庆丰年。

    这位曾经神弓门弟子倒是不曾对此自吹自擂,可慕冉等几个师弟们却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纷纷表示,从前神弓门生活艰苦的时候,多亏庆丰年自己磨制箭头,然后上山打猎给他们加餐。没错,庆丰年贴心到承包了连打猎到炮制猎物到做成美味佳肴等所有工作。

    此时武英馆的那间餐堂里,总共八桌人眼看饭菜上齐,随着一声开餐的吆喝,一时筷子犹如雨打芭蕉一般朝盘中美食落去,那速度正是和他们此时的饥肠辘辘成正比。

    踏进这儿看到这一幕的庆丰年非常确信,如果不是他在厨房里给自己留了一份,等他落座,只怕就什么都不剩了。他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正准备回厨房去收拾一下,就只听坐在最靠外头那一桌的小猴子突然嚷嚷了一声:“庆师兄,有人偷溜去了厨房,你的饭菜要不保了!”

    随着这句话,一时也不知多少双筷子忿然拍在桌子上。因为会做饭的人需要优待,所以这些正在长身体,胃口一个比一个好的半大少年们,一早就全体举手表决同意庆丰年可以在厨房独享,而不用在饭桌上和他们争抢。

    可现如今竟然有人直接跑去厨房,不遵守规矩,是可忍孰不可忍呢!

    随着第一个人气势汹汹地站起来,大步往外走去,好几个人捋起袖子紧随其后。可就在第一个人伸手去打帘子的时候,却只听背后传来了周霁月的声音。

    “刚刚饭桌上一个人不少,哪有谁偷溜去厨房?小猴子你耳朵是不错,居然听到了有人进来,可你说话是不是只说了一半?外头已经锁门了,这时候能够翻过武英馆的高墙,还能跑到厨房里去的,多数就只有一个人。”

    听到这话,趁着其他人往外冲,自己高高兴兴吃了个不亦乐乎的小猴子发现一大堆人倏然回头,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他那飞快舞动的筷子一下子停了下来,随即尴尬地挠了挠头道:“唔,我只是听见有人进去了,又没说那是谁……”

    尽管小猴子拼命抵赖,可看到他那张桌子赫然是杯盘狼藉,谁不知道他是什么居心,一时间同桌好几个人朝他扑了过去,掐脖子,扳肩膀,甚至还有扭住手脚的,把小猴子折腾得哇哇乱叫。至于其他人,则是忙不迭各回各桌吃自己的。

    面对这情景,哭笑不得的庆丰年正要说话,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厨房里的葱爆羊肉不错啊,前几天不是说厨子都走了吗?你们从哪请来了那么好手艺的人,做得那么好吃,我一时没忍住把那一盘全吃光了!”

    当说着这话的越千秋风风火火冲进了餐堂时,恰只见一双双眼睛全都紧盯着自己,眼神颇为古怪。他因为平安公主的归家需要准备,再加上自己这个巡鼓卫士总不能没事就脱岗,故而他好几天都没时间上这儿来,此时不禁大觉奇怪。

    刚刚离开越府时,他方才想起,白天接到讯息到码头去接人,然后再回到越府就快傍晚了,而他这么一走,势必赶不上越老太爷回头说不定亲自会过来亲亲居凑热闹的晚饭。虽说他确定平安公主应该并无大碍,立刻回转也自无不可,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先出门。

    毕竟,平安公主和诺诺母女难得和越老太爷单独相处,留个地方给他们祖孙三代是应该的。他已经独占了越老太爷这么多年的偏爱,让一下位又不会让自己在越府的地位有什么真正的影响。至于吃饭嘛……正好去武英馆约小伙伴们一块吃!

    可想着找小伙伴吃饭的他,看到这餐堂里人头济济却又对他虎视眈眈的样子,只觉得有什么不对。下一刻,他就只听到令祝儿没好气地说道:“厨房里的菜是留给庆师兄的,他天天给大家做饭,忙得连练箭的时候都没有,这下可好,连吃的也被你抢了!”

    此话一出,虽说因为越千秋这九公子人望不错,没人附和,但那么多火辣辣的目光,越千秋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不得不立刻对庆丰年举手道歉。

    “对不住对不住,刚刚闻到香味就直接钻到厨房去看看,结果被那些色香味俱全的佳肴给吊得馋涎欲滴。这样,我一会请庆师兄你夜宵,纯当赔罪!”

    “就是一盘菜而已,若要那么认真算,我们这些人能够在这里学文学武,衣食无忧,还不都是九公子争取来的?就连我自己,之前和令师妹一时不慎落在武德司手里,险些脱了一层皮,还不是你敲登闻鼓把我们捞出来的?”

    庆丰年却是把越千秋的玩笑话当真了,说到这里,难得话多地又补充了几句:“从神弓门的事情开始,我承了九公子你很多恩情不曾还,你能看得上我这点手艺,那我就再高兴不过了。”

    “啊,原来菜都是庆师兄你做的?”越千秋实在不想在这种随便的日子纠缠在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上,惊诧地叫了一声后,仿佛这会儿才刚醒悟过来这个问题似的,“那看来我以后真的要常常过来蹭饭。不过我今天可不是空手来的,我在金陵城有名的那家喜羊羊订了三只烤全羊,估摸着等上大半个时辰就能送来……”

    嗯,幸好他之前拐去了他和秦家合伙开的饭馆,就当自己照顾自己生意了。

    他这话还没说完,刚刚才因为打岔偷吃犯众怒的小猴子终于逮着机会,大叫一声越九哥万岁。这下子,刚刚还狼吞虎咽的众人顿时后悔不迭。眼前那菜虽说好吃,可慢点吃留着胃口,一会儿还能继续大快朵颐吃羊肉,那不是更好?

    而眼瞅着令祝儿在庆丰年的提醒下有些尴尬地赔礼,越千秋连声道是不妨事,随即顺手解救了小猴子,这才来到边角上全都是女孩子的一桌。

    自从周霁月恢复女儿身之后,女孩子们的这一桌就渐渐热闹了起来,不但又加入了令祝儿,前几天还有不时过来旁听凑热闹的萧京京。只不过,敢在这种吃饭的时候公然凑过来的男人,却只有越千秋一个。

    他仿若未见峨眉三姝那意味深长的目光,一只手撑在桌子上,先是对周霁月点点头,随即笑吟吟地对宋蒹葭说:“你们知道的,今天我娘刚回来。她瞧着身体不太好,能不能请宋小女侠帮个忙,明天去给她诊个脉看看情形如何?太医署那些老油条说话太活络了,实在是让人信不过,我又不好随随便便去惊动师娘,她都快生了。”

    之前东阳长公主和苏十柒都说过要来给女孩子们讲课,虽说最终因为一个太忙,一个身怀六甲无可奈何,在武英馆露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但终究来过,而且很得弟子们爱戴,故而此时越千秋这么说,谁都不觉得越千秋不找苏十柒来找宋蒹葭有什么问题,就连宋蒹葭自己,那都是立时跳将起来,一副兴高采烈有人来找她看病的表情。

    “好啊好啊,我随时都能去,晚上也行!话说回来,京京她娘的病实在太诡异了,我实在没办法,那可不怪我医术不精!”

    “是是,你放心,我娘可不像萧卿卿那样难治!”

    每个人都知道,大大咧咧的宋小女侠只是没病人可看手痒痒,更讨厌太医署抢了她一个病人,而不是对金陵城尽可横着走的越九公子有什么企图。可听到她甚至愿意晚上去,一时起哄仍然不断。面对这种局面,宋蒹葭非但没有任何害羞的情绪,反而使劲拍了一下桌子。

    “全都给我闭嘴,否则你们日后有个头疼脑热跌打损伤别来找我!”

    顷刻之间,偌大的餐堂鸦雀无声,尽显宋小女侠淫威。这时候,宋蒹葭方才豪爽地说道:“既然九公子你订了送烤全羊给我们,眼下一块坐下来,尝尝庆师兄的手艺呗?都是令师姐小气,要是她早点说,我们早就吃上好吃的了!”

    周霁月终于忍不住打趣道:“你这么一说,就好像在庆师兄掌勺之前,武英馆虐待了你似的,得陇望蜀!吃你的吧,我也差不多饱了,千秋,我有开支上头的事对你说。”

    开支?户部尚书李长洪且不用说,叶广汉之前还欠了他莫大人情呢,之前早就答应了给资源给历练机会,哪怕人已经不当兵部尚书了,难不成还会话不算数?

    虽说越千秋心下狐疑,但刚刚厨房偷吃垫了个半饱的他还是立刻爽快点头道:“好。我们出去说。放心,缺钱不是问题,抢经费这种事,我最在行了。”

    如果周霁月和越千秋谈别的,必定有人好奇地想要跟出去探听究竟,但听说是谈开支谈经费,一大帮少年郎们立时就成了缩头乌龟。

    要知道,这几个月武英馆是月月经费超支,有的是因为训练用的武器损耗,有的是因为马匹伤病,有的则是食材损耗……这三种列在开支最前列的损耗之中,全都和男孩子们有关,精力旺盛的他们不是练武比拼的时候弄坏兵器,就是骑马的时候不慎伤了马,再就是饿了之后偷食材自己在哪里大玩烧烤,周霁月也不知道铁面无私罚了多少人抄书。

    所以,想到这会儿理事长大人肯定要告状,没有人谁想跟出去碰钉子。

    可周霁月起身往外走时,听到背后说话不断,她却突然沉声说道:“食不言寝不语,我一天不说你们就当耳旁风是吧?过节喜庆的时候除外,其他的时候不许边吃饭边说话!一会儿要是谁再嘴里塞了一堆东西还说话,那就饿他两天!”

    眼见周霁月一副大姊头风范,越千秋简直想捧腹大笑。可真的跟着她到了外头僻静处,耳听得餐堂果然再无声音,他正想问周霁月开支有什么困难,却听到了意料之外的一句话。

    “千秋,这些天我陪着宋师妹去见过萧卿卿两次。宋师妹虽说诊脉结果都和太医署的那些御医差不多,不好不坏,只能看出人身体始终虚弱,脏器肺腑似乎都多有衰竭,但我昨天那次却发现,她的脸色不对,因为脖子后头的某个部位,和其它部分颜色有差异。”

    见越千秋立时露出了非常谨慎的表情,周霁月本想解释自己为何没有去越家知会此事,可想了想却又词锋一转道:“昨天,我在带着蒹葭回来时,远远看到了便服的晋王。我不太确定那是巧遇,还是他故意让我看到他,而就在我分心的时候,有人塞给我这样东西。”

    当把手中那一卷纸递给越千秋之后,她就加重语气道:“我那时候虽说有些分神,但能够在我几乎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把东西塞到我袖子里的人,这天下绝不多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