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滚下地让你爹看看!
    尽管北燕即将新封一个晋王,而且那还是甄容,这么大的事情,可以说是非得问个清楚明白不可,可对于越千秋来说,天大地大……全都及不上师娘生孩子更大!要知道严诩可是甩手走人了,这时候还不知道身在何处,就连一贯靠谱的戴展宁都没给他送任何消息!

    因此,还不等急得火烧火燎一般的虎头上前,越千秋就当机立断地做出了决定。

    斜睨了一眼有些发懵的小胖子,和似笑非笑的萧敬先,他一本正经地轻咳一声道:“宫里我就不去了,师父不在,我得去看看师娘那儿怎么样了……”

    话还没说完,萧敬先就笑了:“你一个大男人,是能进产房安抚待产的师娘,还是和稳婆一样在那等着接生孩子?女人生孩子的时候,男人都是在窗外跳脚叫嚷乱人心而已。”

    “闭嘴,你不是说没有女人给你生过孩子吗?怎么说得好像经验丰富似的!”越千秋面色不善地瞪着萧敬先,待要扬长而去时,他突然转身大步走向小胖子,一把箍着人的脖子便轻声说道,“甄容的身世扑朔迷离,回头你带了萧敬先到宫里,记得帮甄容说两句话!”

    小胖子前些年最怕的事情就是宫里哪个妃嫔有身孕,回头给自己添上一个弟弟,然而这七年来皇帝只多过两个女儿,其中一个根本没养住,久而久之,他也就非常自然地放下负担。之前自己某个妹妹呱呱坠地的时候,他甚至还跟皇帝去探望,表现得像是个无可挑剔好哥哥。

    至于那个小小的婴儿能否体会到哥哥的爱心,他才不理会呢!

    如果不是因为事涉萧敬先,哪怕不为了自己的好奇,只是为了讨好东阳长公主这个姑姑,他这次也绝对会义无反顾地去长公主府走一趟,迎接一下自己那新出生的侄儿或是侄女,顺便再次在越千秋面前强调一下辈分问题,刺一刺这个死对头。

    然而,现在萧敬先突然冒出个莫名其妙的儿子,而且还是甄容,他就不得不快速做出抉择,选择先顾着哪一边了。毕竟,他一点都不觉得,严诩那位强悍到有些过分的妻子会在分娩时遇到什么问题。上次那对双胞胎不是都生得好好的吗?

    所以,听到越千秋提醒自己,甄容的身世扑朔迷离,他不禁白了人一眼,随即方才突然想起,他自己也好,越千秋也好,全都是要归结到身世成谜这一类型的人,如今难兄难弟之外,更多了个甄容,这简直是阵容越来越庞大了。

    他使劲挣脱了越千秋的爪子,作势飞起一脚踹向死对头,见人松开手躲得飞快,他就没好气地说:“谁要你来教,赶紧滚去长公主府等着迎接你未来的小师弟小师妹,宫里有我呢,翻不了天!”

    见小胖子照旧气势十足,越千秋就知道,皇帝在听到萧卿卿那样一番话之后,竟是没有在人面前露出半点破绽,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位天子也真是能忍人之不能忍的枭雄。而作为知情者,他暂且连越老太爷那儿都没露口风,更不要说在任何时刻对小胖子透露什么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就都交给你了!”

    越千秋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随即就转身大步离去。待到上马之后招呼了虎头离开,他快要疾驰出晋王府门前这条巷子时,突然毫无征兆地回头看了一眼,恰是瞥见了萧敬先脸上那一丝极其少见的迷茫之色。

    虽说没娶妻,可萧敬先哪怕各种措施再好,可只要有过女人,被人留个种也是没准的事。等等……记得上次因为小胖子那档子事,他和小胖子还答应过人的条件,说是要帮萧敬先搞定纳妾的事情来着,那个人选萧敬先现在却避而不提了,小胖子更是干脆在装糊涂!

    回头一定要去问问,萧敬先到底看中谁家姑娘了?看中却又不打算明媒正娶,而是想纳妾,这样的心思好像实在是有点渣啊!

    当越千秋带着满脑子各式各样的杂乱情绪,犹如龙卷风似的,在东阳长公主府门口下马之后直接不循正路飞檐走壁快到燕水阁时,在围墙上飞奔的他却发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正从院门折返回去,后头还跟着两个亦步亦趋的侍女,那正是程芊芊。

    玄武泽边的那一场杀戮后,连日以来发生的事情太多,因此扬州程家到底最终如何,他压根来不及去打听,甚至每次出入长公主府,都没想起这个临时的住客。

    此时,原本正奔行在围墙上的越千秋微微一犹疑,发现程芊芊低头只顾着想心事,仿佛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到来,最终还是没有选择下来和她打招呼,而是径直前冲,随即一跃落在了燕水阁那院子里。

    认出是他,几个受过苏十柒教导,颇懂一些武艺的丫头们立时迎上前来,其中一个为首的便急匆匆地说:“长公主不在,所以少夫人发动时,就命人去越府送了信。一则让两位小少爷在那好好呆着,二则是请大太太和九公子来坐镇。”

    越千秋有些烦躁地看了一眼门口守着人,分明是被辟为产房的东厢房,想到之前那一场虚惊,不由得问道:“这会儿不比别的时候,师娘自顾不暇,府里还住着客人,长公主不在也应该早送个信说一声。对了,我大伯母来了吗?”

    几个丫头谁敢去评述东阳长公主,只能选择性省略了前头的抱怨。刚刚那说话的丫头便少不得小心翼翼地赔笑道:“大太太晌午之后还没得到信就先过来了,说是不放心,这会儿正在里头陪着少夫人,倒是省了咱们这儿派人去越府跑一趟的功夫。”

    对于自己那位面面俱到的大伯母,越千秋自然无话。虽说他很想进去和苏十柒说说话,可这年头的产房那是男人的禁区,号称血光之地,可不像后世有些忧心妻儿的真正五好爸爸可以进产房陪生。而他虽说杀过人,可对于那种小生命降生的场景却有些发怵,尤其怕心急之下干出催逼稳婆的事,那事后非得被打得满头包不可。

    所以,他也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镇定情绪:“里头有没有说,师娘大概多久能生?”

    对于这样一个问题,几个丫头就没有一个能回答上来的。好半晌才有人含含糊糊地说:“上一次少夫人大约是花费了大半日……”

    大双小双降生的时候那是什么情景,越千秋当然记得清清楚楚。问题是那时候东阳长公主和严诩全都在,苏十柒在里头生,严诩在外头上窜下跳大叫大嚷问情况,东阳长公主两头安抚忙得一身臭汗,而苏十柒从始至终精神十足,最后生完那一刻还有力气训严诩!

    可现在,东阳长公主不知为何不在家,严诩是走了好些天的,产房里苏十柒根本没动静,这简直让他觉得,师娘是不是因为婆婆和丈夫全都不负责任地跑了,所以才心灰意冷不管不顾了?要是那样,这看上去十拿九稳的生孩子还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再说了,万一再来一对双胞胎,又不那么好生呢?

    想到这里,越千秋再也顾不得其他,三两步窜到东厢房那窗口,大声叫道:“师娘,你千万打起精神,长公主会回来的,师父也会回来的!”

    他这话音刚落,里头就传来了一声笑骂:“我正养精蓄锐等着生呢,要你啰嗦?娘是昨天晚上就出去办事了,一直到现在还没回来。至于你师父,他总不能和你爹似的一辈子野在外面,总会回来的!我又不是第一次生,叫你过来只是让家里多个男人以防万一,你急什么!”

    越千秋顿时好生无语。得,这竟是变成他瞎急一气了!听到里头大太太劝苏十柒少说话,多积攒精神,而那些稳婆说话的声音都很平稳,和第一次给苏十柒接生时的小心翼翼大不相同,他也就姑且放下心来,复又退后了几步来到了院子中央。

    直到这时候,他方才想起在院门之外看见的程芊芊,当下招手叫来一个丫头问道:“刚刚我怎么看到程姑娘过来了?前几天我过来时,都没看到过她。”

    听到越千秋是问这个,那丫头方才脸色一松,当下笑着解释道:“九公子,程姑娘大多数时候都在她那屋子里,长公主让人给她送了几箱子书,她又是个性子极其安静的人,连房门都很少出,更不要说出院子了。刚刚是听说少夫人要生了,她过来问问是否要帮忙,听说有大太太在,少夫人情况也安好,她就先回去了。”

    越千秋还是不放心:“她那两个侍女是公主府的人?”

    “是,长公主亲自挑给程姑娘的,原本长公主为少夫人将来出世的孩子准备的,精干可靠,而且武艺比我们这些人都强,足够保护程姑娘了。”

    想到程芊芊身边那些侍女随从,包括洪湖双丑,全都被秘密押送走了,她根本无人可用,再加上两个武艺高强的侍女,她在这长公主府理应翻不起什么风浪来,而且也没听说过小胖子特地跑到长公主府来和人私会,之前的一时偏向不代表什么,越千秋便姑且放下了心。

    “她安分守己就好,否则我给长公主和师娘招惹来这么个大麻烦,还真是心里难安。”越千秋摸了摸下巴,很想再探问一下东阳长公主到底上哪去了,但话到嘴边还是吞了回去。就在这时候,他隐约听到外头传来了一阵喧哗。

    生怕又出了什么事,几乎不假思索,他就直接快步冲出了院门。

    嫌弃绕路麻烦,他故态复萌地直接窜上了墙。可就在站稳的一刹那,他就认出了不远处迎面冲来的那个熟悉身影,这一喜登时非同小可。他一阵风似的疾掠过去,到了近前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只觉那人突然跳起,自己的脑袋被拍了一下,头发险些被一把捋成了卷毛。

    “我先去看你师娘,回头和你好好说话!”

    眼看严诩如同一只大鸟一般飞腾而起,方向赫然是直奔燕水阁,越千秋忍不住叫道:“师娘正在里头生孩子啊,师父你就算去了也是闭门羹!”

    就只见原本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弧线的严诩突然身形一滞,随即竟是如同秤砣一般径直掉下来。幸亏他反应极快,凌空换气一个空翻,这才最终落地,可脚下却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哪怕出了这么大丑,可他还是下意识地一按地面重新跃起,三两下就冲到了越千秋跟前。

    “十柒在生孩子?什么时候发动的?里头稳婆怎么说?对了,娘呢?”

    这一连四个问题,关于东阳长公主的赫然放在最后,越千秋不由觉得,如果东阳长公主此时在,一定会怒喝有了媳妇忘了娘,把严诩打成猪头!只不过,面对急成热锅上蚂蚁的师父,他当然不会没事去摸老虎屁股,当下一本正经咳嗽了一声。

    “师娘那边有我大伯母在陪着呢,算算时间大概进产房也就不到一个时辰。师娘还有力气骂我,情形应该不错,稳婆那边也没说什么。长公主则是昨晚上就出去了,还没回来。”

    听到媳妇情况不错,严诩登时如释重负地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而,听到母亲竟然不在,他登时大吃一惊地叫道:“她竟然丢下就要生的十柒出去了,跑哪去了?”

    此话一出,他就只见越千秋眼神古怪地看着自己,立刻意识到自己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相比临时出去办事的母亲,他才叫是把身怀六甲就快临盆的媳妇扔在家里,自己出去打生打死的不良丈夫。于是,他略尴尬地干笑一声道:“千秋,走吧,和师父一块去看看你师娘。”

    眼见严诩一面说一面跳下了地,随即在那拍打着身上灰尘,最后还拍打了一下脸,仿佛要让自己显得精神一些,越千秋很想说你反正进不了产房,根本不用费心捯饬自己,眼下拉上自己恐怕还是生怕独自过去挨上师娘一顿排瑄,

    可想归这么想,他还是立马跟着落下。等到重新回到燕水阁前的院子里,他就只见那些丫头们个个欢喜不尽,他还以为她们已经把严诩归来的消息给禀报给苏十柒了,谁知道几个丫头快步上前来屈膝行礼之后,全都是抿嘴一笑。

    “少爷,就等着您给少夫人一个惊喜呢!”

    不过按照里头刚刚捎的信,少夫人应该也能立刻给少爷一个惊喜!

    严诩只觉得这些丫头实在是知情识趣极了,想都不想就快步窜到了窗边。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里头就传来了苏十柒一声暴喝:“千秋,没事到窗子底下听什么壁角?哎哟,痛死我了,这次生完了我绝不再生下一次,再要生让你师父自己生去。人又不是母鸡,哪里那么容易生蛋?”

    越千秋已经快笑翻了。而听到妻子要生你自己生那宣言的严诩,此时此刻站在窗前,好容易才憋出一句安慰:“十柒,我知道你辛苦了,是我对不住你……”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里头传来了一声清晰可闻的吸气声,紧跟着就是比刚刚声音暴增一倍的怒吼:“严诩,你倒知道挑时间回来!臭小子,赶紧滚下地让你爹好好看看!”

    随着这个声音,里头突然传来了两个稳婆的惊呼,紧跟着就是啪的一声。下一刻,一声清脆的啼哭声穿透窗户,让连带严诩和越千秋在内的每一个人都又惊又喜。

    竟然这么快就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