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母子、夫妻和师徒
    “长公主,长公主!”

    昏昏欲睡的东阳长公主被连声呼唤拉回了思绪,睁开眼睛方才发现,自己身在马车中。她揉了揉因为长时间一个坐姿而有些酸疼的腰腿,低声问道:“到家了?”

    话音刚落,她就听到外间传来桑紫欢喜的嚷嚷:“长公主,少夫人又给您添了一个孙子!”

    一夜未眠,再加上车马劳顿,东阳长公主原本还有些恍惚,可乍然听到这话,她仍是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过来。她想都不想就一把拉开车帘,见外间车门已经被桑紫打开,一大群下人齐齐屈膝道喜,心情极好的她便笑了起来。

    “好,好,传令下去,四处报喜,府中上下人人有赏,尤其是两个接生的稳婆,重赏!”

    桑紫伸手将东阳长公主搀扶了下来,这才笑着说:“说是越府大太太午后就来了,正逢少夫人发动进了产房,她连忙亲自跟了进去照应。后来家里人又赶紧派人去找九公子,九公子的跟班虎头还是在晋王府门口把人带了回来……咳,看我这记性,他们说,少爷也回来了!”

    对于越府大太太过来帮衬,越千秋心急火燎地跑来,东阳长公主自然是丝毫不觉得意外,然而,严诩竟是刚巧赶在这时候回来,东阳长公主不禁眼神一闪,随即才笑骂道:“人家都说母子连心,他倒好,儿子还没落地就先和他连心了,竟然赶得这么巧!问过没有,刘方圆和戴展宁可是跟着他一块回来的?”

    要知道,现在还有个天大的麻烦人物住在刘府呢!

    桑紫自然知道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可刚刚因为只顾着家里又添丁进口欢喜了,还真没顾得上此事,她只能讪讪告罪一声,以目示意那个跟着严诩出去的随从,孰料那人上前行礼过后却是说道:“刘公子和戴公子并没有跟着公子一块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儿子是玄刀堂掌门,再加上刘戴两家当初平反也有自己出力的缘故,东阳长公主看待刘方圆和戴展宁,素来顶多也就是比对越千秋差一点儿,此时便也顾不得内外之别,招手叫了那人跟进二门来说话。

    而那随从一路跟着东阳长公主入内,嘴里却说道,“长公主恕罪,两边分道扬镳,是少爷和刘公子戴公子三个人商量之后决定的,小人也不知道具体内情。至于前头发生的那些事,少爷每次吩咐过后,小的都会找到地方,飞鸽传书回来……”

    话没说完,东阳长公主就脚下骤停,脸色遽变。然而,她没有回头,自然也就没有让那随从看到她的面色,随即轻轻摆了手屏退了人。

    等到人走了,她待桑紫出声吩咐了那些跟在后头的人都退下,复又上前站到她身侧时,她方才淡淡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最近不曾收到过任何飞鸽传书。”

    “是。”桑紫知道东阳长公主虽说因为得子而心情稍好,可刚刚得知的这件事却又使其心情坏到了极点。她不敢说那些毫无用处的安慰话,抬头望了望天,旋即低声说道,“恐怕长公主府附近,有能够擒获又或者杀死信鸽的猛禽,这才使得信鸽无法抵达。”

    “你说的是,阿诩如今做事谨慎,绝对不会只放一只鸽子。如果是射杀,武德司韩昱放在我府中附近的眼线不会毫无察觉,也只有猛禽这样一个可能了。但是,如此训练有素的猛禽,而且是专门针对我这儿来的,在金陵这种地方,也只可能有一个人会如此果断狠辣!”

    说到这里,东阳长公主那目光就转头看向了一处。桑紫心领神会,立时开口说道:“长公主去见少夫人和少爷小哥儿,我去一趟刘府?”

    “不用了,你虽说很精干,但我尚且难以对付得了她,更何况是你?”东阳长公主哂然一笑摇了摇头,随即若无其事地说,“阿诩都回来了,有什么事我当面问他岂不是最好?刘府天罗地网,我就不信她能插翅飞出去!”

    桑紫见东阳长公主已经做出了决定,也不好再说什么。等到随这位步履匆匆的主人来到了燕水阁的院门前,走在后头的她就只听里头传来了严诩的嚷嚷。

    “我还以为儿子之后能再来个女儿的,结果这次竟然就这一个小子。再加上他两个哥哥,家里得被这三个混世魔王闹成什么样子?我说十柒,咱们再生个女儿,女儿之后就再也不生了,好歹也得让咱们两个有个贴心小棉袄吧?”

    东阳长公主不用看都知道儿子这会儿是什么德行。哑然失笑的她大步走进院子里,却只听产房中刚刚生完孩子,原本应该极其疲惫的苏十柒直接中气十足地把严诩骂了回去。

    “你以为我不想生女儿?那两个皮猴子我实在是受够了,哪怕是诺诺那样的小魔女,也比再来个皮猴子强!可生男生女要是我们能说了算,坊间那些寺庙道观怎么会香火那么旺盛?总之我给你生了三个,够意思了,要生你自己生,我要想养女儿,就去千秋家里抱诺诺回来!”

    东阳长公主素来是把媳妇当女儿看的,也不禁被苏十柒这直截了当的话给逗乐了,当下就笑吟吟地说:“诺诺的娘现在都回来了,她可不像从前那样随随便便就会被你们拐了走。”

    站在产房窗前的严诩回头一看,发现是母亲,他那张原本就尴尬的脸顿时变得更加不自在。他当然知道母亲对一直没给他生个弟弟妹妹有些遗憾,所以苏十柒给他生了三个儿子,严家不用担心绝后的危险,现如今那绝对是家里的顶尖功臣,他这个儿子都要靠边站。

    果然,他才讪讪地叫了声娘,继而就被喷了满脸唾沫。

    “儿子教不好那是你自己的事,还有脸嫌弃他们混世魔王?你小时候我还不是一样头疼,更不要说你还离家出走那么多年不肯回来,你知道我有多担心?现在你知道当爹不容易了?上梁不正下梁歪,若是他们都像你,你就等着他们到时候一个个都上天入地不服管吧!”

    严诩被东阳长公主这番话说得脸都绿了。自己当年有多叛逆,他不用母亲说也知道,从前一个人自由自在时,他还觉得挺美,压根不觉得有错,可现在有了妻子有了儿子,一想到三个儿子都像自己当年,他简直不寒而栗。当听到产房中苏十柒那笑声时,他就更加郁闷了。

    突然,他侧头看到了正在偷笑的越千秋,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立时板起脸做威严状:“千秋,你是玄刀堂的大师兄,也是你三个小师弟的大师兄,日后要以身作则,好好管教他们,让他们上进学好,明白吗?师父我就你一个徒弟,都指望你了!”

    前面还很有做师父的架势,可最后一句话却露出了鲜明的甩包袱本质。对此,不久之前才狠狠给了大双小双那对双胞胎兄弟一顿教训的越千秋顿时哭笑不得,可发现严诩那眼神不但非常认真,还有点托付的味道,他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师父,你管不好儿子还有师娘呢,你怎么能一个人乱做主?”

    可话音刚落,产房里的苏十柒就叫道:“我当然同意!千秋,日后那三个臭小子有什么不好,你给我往死里打!只要能打好了,那就是运气,别说阿诩,就连娘也能少操点心!”

    东阳长公主见儿子媳妇不约而同把球踢给了越千秋,她微微一笑,少不得在已经高高翘起的秤上又推了一把:“千秋,先头两个小魔头已经快把我这公主府给掀了,现在你师父师娘都这么说,长兄如父,那你这个大师兄就都担起来,你家里的长安和诺诺,不都是对你俯首帖耳吗?就连大双小双,那次被你狠狠教训了一回,最近听话多了。”

    越千秋虽说哭笑不得,可人家一家三口齐齐压下来,他还真的没法拒绝。就在这时候,只听得轻轻一声咳嗽,却见是产房大门开了一小半,大太太露出头来。

    她仿佛是根本没听到刚刚这一家三口你一言我一语,竟然把教导第三代的重任推给越千秋一个半大少年,笑着冲东阳长公主说道:“长公主,天气太凉,孩子也不便抱出来,您要不要进来看看?”

    “那自然好。”东阳长公主见严诩眼巴巴看着自己,立时明白孩子既然没有抱出来,刚刚回来的儿子恐怕都没瞧过这个刚降生的小家伙,所以才想跟着自己溜进去瞅一眼,可她抬头看看阴沉沉仿佛在酝酿着一场雪的天,她只能丢过去一个白眼。

    “虽说是足月生的,但毕竟天冷,挪动来挪动去万一生病不是好玩的。你这当爹的之前能狠心抛下媳妇儿子那么久,现在再等两天算什么?一边去好好想个名字,大名想不出来小名也行,不许再像之前那大双小双一样敷衍。还有,好好去换一身衣服,回头我找你算账!”

    见母亲毫不留情地进了屋子,留给自己两扇倏然紧闭的房门,严诩顿时大为懊恼。可他转瞬之间就想起了母亲刚刚透露出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连忙一把将越千秋拉到了一边。

    “千秋,那家伙的媳妇回来了?”

    越千秋不用想都知道这个非常奇怪的指代是什么意思,当即笑道:“是,昨天才刚回来。我亲自去接的。”

    虽说越千秋在北燕时跟着越小四去过别庄,和平安公主一块相处了两天,但严诩根本还没有机会见过这位北燕的金枝玉叶。此时此刻,他便非常好奇地问道:“人长什么样?脾气好吗?对你好吗?比你师娘如何?”

    师父,我看你这最后一句话才是真正想问的吧?

    越千秋非常明白严诩想和越小四别苗头的意思,当下便笑道:“师父你要是想见人家到底是什么模样,回头去一趟我家,亲眼看看不就得了?眼下娘和诺诺一块都住在我那亲亲居,随时随地就能见的。”

    严诩这才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虽说接下来一个月,妻子要坐褥,可他平常就往来越府如入自己家,趁机去见一下越小四的媳妇儿,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至于礼法……他严诩如果是遵守这种东西的人,那么母猪都能上树了!

    眼见师父竟然东拉西扯就是不和自己谈正事,越千秋真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倒不是严诩真的就这么颠三倒四,实在是他这位师父的脑回路就是和别人不大一样。尤其是在结束中二期回归家庭之后,在人家心目中,家庭和亲友才是第一位的,余下的都要靠边站。

    就连之前主动请缨去北燕……不是他背后非议师长,恐怕那都是被越小四给刺激的。

    所以,他不得不先把严诩给推了回房,随即就反客为主地吩咐人送热水和换洗衣服过来。当丫头们麻利地准备好这些东西之后,他到门口探出身子去冲着桑紫打了个手势,知道人必会做好保密工作,他这才缩了回去,转头就看到有些意外的一幕。

    他从前分明记得严诩背上除却两粒痣什么都没有,可现在那却多了一条横向的刀疤!

    严诩还以为越千秋也出去了,脱掉上衣之后方才觉得有些不对。他旋风似的转过身子,等发现越千秋面色发黑,他就打哈哈道:“就是多了道疤而已,男子汉大丈夫,刀疤可是勇猛的标志,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被越千秋那疾风骤雨一般的质问给打断了。

    “师父你这些天到底去了哪?之前什么打掉了北燕秋狩司的一大伙人又是怎么回事?这伤是什么时候对付什么人留下的?还有,刘方圆和戴展宁人呢?不许拿衣服遮掩,否则我就叫长公主来看了!”

    要是换成别的师父,面对越千秋这种态度的徒弟,怎么也得大发雷霆。可严诩瞧见越千秋直接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把他转过去看背上那道刀疤,他却是有些心虚地打哈哈道:“真的不要紧,就是之前和那帮子北燕人干架的时候,被人用刀搪了一下……”

    “真的?我回头可要去问长公主是不是这回事!”

    严诩到了嘴边的“真的”两个字立刻硬生生吞了回去,随即慌忙说道:“嘘,千秋你轻点儿!我和阿圆阿宁找到了疑似那位北燕先皇后最后的居处,还有一座孤坟,顺便找到了点儿东西,为此不得不打打杀杀好几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