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八十五章 遗赠和棒喝
    隔着一层帘子,严诩洗澡,越千秋在外头放哨,顺便交换着彼此关于这些天发生事情的各种讯息。当然,作为师父,严诩不但非常强硬地要求越千秋先说,而且一再警告不许粉饰太平,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得告诉他。

    于是,越千秋就没用春秋笔法,有什么说什么,基本上那叫一个事无巨细,只除了皇帝和东阳长公主去见萧卿卿的那桩秘闻。

    虽说之前大致听说过金陵城发生的一些事,可此时越千秋按照时间顺序一一道来,严诩听在耳中,还是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然而,相比裴旭倒台,玄武泽劫杀,小胖子和萧敬先那里冒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刺客,他最最惊怒的,却是越千秋在晋王府遭人袭击,还有昨晚的那个刺客。

    他一巴掌拍在浴桶边上,怒气冲冲地说:“萧敬先倒是给了你一个交待,裴家也倒台了,那个害你的裴家子也没好下场,可昨晚上的事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算完了?”

    “照爷爷的说法,影叔亲自去查了,总能有结果的。”越千秋一句话堵住了严诩的抱怨,随即方才重重咳嗽了一声,“师父,我这都说完了,你该告诉我这些天到底去干什么了吧?走这么久居然连信都不捎回来,你也太不拿我这个徒弟当回事了!”

    话音刚落,越千秋就听到严诩惊咦了一声。他顿时略微一分神,随即就觉察到了有人靠近,连忙看向了门口。果然,没过多久,门帘就被人轻轻打起,紧跟着,东阳长公主低头若无其事地进了屋子。还不等他开口,严诩就抢在了前头。

    “娘,我不是差不多每旬都有消息送回来吗?你居然没告诉过千秋?”

    见越千秋讶然看着自己,东阳长公主沉默了片刻,随即就淡淡地说道:“最初你送回来的消息,我暂且都压下了。金陵多事,我可不想千秋这冲动不亚于你的小子见了信就急急忙忙跑出去,到时候你们师徒俩闹一个天翻地覆,没法收场。”

    对于这样的理由,严诩顿时哑然,而越千秋却狐疑地挑了挑眉。他这个人看似冲动,不管敌人是谁都不会轻易善罢甘休,逮着人就怼,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那根本就是柿子拣软的捏,专挑自己靠山的敌人下手,从不胡乱树敌。既然如此,东阳长公主担心他闹什么?

    难不成严诩的发现,是他无论如何都忍不住,一定会大闹一场的?而且,什么叫最初的消息……难不成后来的消息则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东阳长公主自然不会忽略越千秋盯着自己的目光,哂然一笑后就继续说:“但后来阿诩你送回的消息,我不曾收到过,甚至不知道你正在赶回来的路上。算一算,我至少有二十天不曾收到你的飞鸽传书,所以我一直都在严令武德司和刑部总捕司打探你的下落。”

    这一次,就只听哗啦一阵水声,赫然是严诩抑制不住心头惊愕,直接从浴桶中站起身来。紧跟着,越千秋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人在后头擦身,窸窸窣窣换衣服,紧跟着,中衣外头随随便便穿了件外袍,胡乱束了根腰带,趿拉着鞋子的严诩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娘你居然没收到我的消息?我每次都是在你告诉我的那几个紧急联络点放信鸽,难不成你打探我下落的时候,他们那儿也没给你回音吗?”

    本能地出口问了这么两句,见东阳长公主并未回答,严诩顿时明白母亲恐怕不愿意对武德司和总捕司暴露那一个个非常隐秘的联络点。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拐回了正题:“我刚刚还对千秋说,按照娘你给的那些线索,我找到了疑似北燕那位先皇后最后的住处和坟墓。虽说不太好掘墓开棺,动人遗骨,但我在那座小木屋中找到了一点东西。”

    他顿了一顿,这才一字一句地说:“这其中,有十几封信。我看过,其中七八封信的笔迹绝对是皇帝舅舅的,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至于三封没来得及寄出去的信则是另一个人的笔迹。那人的书法铁钩银划,遒劲有力,看不出是男是女,但我仔仔细细研读过内容,确定是女子写的,很可能就是北燕那位已故皇后。”

    说到这里,严诩就发现东阳长公主固然面沉如水,而越千秋恰是也露出了非常微妙的表情。他一眼就看出,两人绝不是对此感到意外,而是根本就仿佛早已知道似的。他差点都要直截了当问这是怎么回事了,可终究还是定了定神,决定把自己的发现先讲清楚。

    “当然,这些来往书信并不涉及男女私情,也没有透露彼此身份。皇帝舅舅大抵是抱怨被各种打着为了他好名义的人辖制,以至于动弹不得,而那个女人的信,则是感慨世事多艰难,女人要做事不易,理解的人太少。反正,就是两人都在朝对方诉苦,同时安慰对方。而这样一些信之外,则是几本手札。”

    “这些手札主要涉及用间、谍攻、分化等等,讲的是如何在弱势之下分化拉拢,逐渐立起山头,建立势力,其中甚至有一篇北燕皇帝的崛起分析,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地方有疏漏,应该如何弥补修正等等。我也是因为这一篇,才大胆判断那是北燕先皇后。”

    严诩没敢说自己是看到皇帝舅舅和人来往的信之后,那就大胆联想人家的身份了——毕竟,他就是按照母亲提供的线索一路追寻过去——然而,此时此刻他已经说得兴起,又眉飞色舞地说:“而且,我在其中找到了她写给自己孩子的几封书信。”

    几乎话音刚落,他就只见越千秋和东阳长公主异口同声问道:“信呢?”

    严诩指了指自己之前脱在一旁的那堆衣服,就只见越千秋一溜烟窜到那跟前,蹲下身伸手一掏,手中就多了个油纸包,旋即干脆席地而坐,解开带子和一层层油纸,小心翼翼地抽出那些信,展开来看。

    当严诩发现母亲亦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些东西时,心中本来的疑惑不禁变成了确信。

    他轻轻吞了一口唾沫,非常不安地看着东阳长公主问道:“娘,不会那个小胖子就是……”

    尽管东阳长公主没说话,但他瞥见越千秋正在看信的手微微一抖,登时明白竟然叫自己猜着了。他心有余悸地伸手一拍额头道:“怪不得我回程路上竟然会被人截杀,原来是为了这个!我不得已和阿圆阿宁分头走。我带走原本,阿宁则是背出了这些信函的原文,如此不管哪一路先到,都能把消息送到。”

    这下子,东阳长公主登时再也站不住了。她大步走到门口,一把拉起门帘,对着台阶下侍立的桑紫喝道:“传令下去,武德司和刑部总捕司给我把其他所有事情都放下,集中全力搜寻刘方圆和戴展宁一行的下落!三日之内,我要一个明明白白的结果!”

    面对母亲那非常强烈的反应,就连严诩也变了脸色:“阿圆和阿宁竟然还没有回来?要知道,他们走的是近路,我走的是远路,而且我半道上还带着追兵绕了老大一个圈子!”

    发现刘方圆和戴展宁竟然会陷入危险,越千秋虽说下意识地就想跳起来,可想到自己那点小小的力量在此时此刻根本帮不上忙,能不添乱就不错了,他只是用力一捶地面,眼睛仍是牢牢黏在这一封封信上。

    只是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就把这些信大致翻完了。其中一封信上清清楚楚地给出了那位北燕曾经的皇后临走前在北燕埋下的一颗颗钉子,那其中既有十几年前就贵比王侯的高层,还有曾经执掌一方的封疆大吏,更有扎扎实实在基层的得力干将。

    多亏他当初出使北燕前恶补过的那些东西,他从中认出了很多自己曾经记忆过的名字,再对比自己所知的北燕皇帝清洗名单,他不禁在心里呻吟了一声。

    不论信上这些人健在与否,又是否还在重要的位子上,至少这些人和他之前经历过的北燕大清洗丝毫扯不上关系。而根据这一点来看,这些暗子在这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竟然很可能是安分守己地呆在岗位上,以北燕皇帝绝对忠臣的身份屹立于朝。

    而且,他从中赫然看到了北燕左相的名字!

    除了这份大名单之外,这几封信中便是为人母的愧疚、自责、痛惜、哀怨。就越千秋的角度来看,无疑中心意思只有清楚楚的一个。

    娘已经命不久矣,唯恐把你留在北燕虎狼窝中,被背景深厚的群狼所噬,只能带你背井离乡来到大吴,竭尽全力把你托付给这天底下最可靠的人,让你得以读书明理,学武明志,将来归国夺取本该属于你的一切……

    尽管这天底下最可靠的人没有指代,可是那些和当朝皇帝往来的信件,恐怕就说明一切了,不是把儿子托付给皇帝还有谁?至于怎么托付,那还用说么,英小胖的存在就是铁证。

    然而,东阳长公主怎么给严诩提供的线索?这些信上的内容又是真的吗?

    带着这些疑问,已经大略翻完这些信的越千秋重新拿油纸将其包好,一撑地爬起身,见东阳长公主已经放下门帘径直出去,竟是连严诩拼命带回来的这些信都来不及看了,飞快奔到严诩身边。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严诩就满脸自责地说:“都是我,只想着分兵可以引走那拨人,没想到阿圆和阿宁那边有危险……他娘的,要是他们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刘师兄和戴师兄?”

    越千秋同样心里担心得很,此时,他已经认定是萧卿卿在捣鬼,当即强迫自己先不去纠结刘方圆和戴展宁至今失踪下落不明之事。

    “师父,萧卿卿不久之前见了皇上,她已经把那层窗户纸给捅破了。”

    严诩已经猜到了一些,可听说是萧卿卿对皇帝揭破的,他还是头皮发麻。和小徒弟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他不由捂着额头说:“咱们爷俩当初还做过很多大胆设想,谁知道现在竟然还真的应验了一个……不过我们谁都没想到,皇帝舅舅竟然和那个谁有一腿!”

    他突然放下手,眼睛圆瞪,盯着越千秋问道:“皇上是个什么态度?”

    “本来是又惊又怒,可后来再见萧卿卿的时候,皇上明确告诉萧卿卿,自己不在乎。而且这半个月,他一点破绽都没露出来过,对英小胖从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严诩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在他设想之中,这件事最好死死捂住,毕竟,单单只看那封信,并不能完全确定小胖子是自己那皇帝舅舅的儿子呢,还是北燕皇帝的儿子。更何况,就如同他大胆猜测时想过的,当初那样一个襁褓送进宫的时候,会不会被人掉包呢?

    比如说,自己这宝贝徒弟不是身世成谜吗?这调包计并不是不可能的嘛!

    只要皇帝舅舅还很冷静没发疯,那很多事情就还有余地……说起来,都怪北燕皇帝儿子太多,以至于那位皇后虽说有了儿子却在当时排行最小,自己身体还撑不住了!都怪……都怪自己的皇帝舅舅就迟迟生不出儿子来!现在可好,这事糊里糊涂,麻烦大了!

    一时间,严诩只觉得再为人父的喜悦一下子淡去了很多。他想了想突然快步出了门去,却发现母亲东阳长公主竟然并没有离开,而是怔怔地站在在院子里。他有些迟疑地走上前,说了一声外头天凉,死活把母亲给重新拉进了正房。才进屋,他就听到了一声叹息。

    “阿诩,你爹死得早,你小时候又不听话,长大了更是为了复兴玄刀堂,丢下家里不管,那时候,我一度觉得,我比你的皇帝舅舅还要孤家寡人,真是没意思极了。”

    听到这话,不但严诩吓了一跳,跟出来的越千秋同样吃了一惊。而下一刻,东阳长公主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严诩恨不得整个人钻进地缝里。

    “人人都知道,我是当今皇上最信任的妹妹,就连太后在世的时候,对于我这个并非她亲生的女儿也很不错,但人生在世,毕竟不是一个人过的,如果连儿子都不要我,那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就算再多的荣华富贵,难道能比得上你这个儿子陪在身边?”

    “娘,当年都是我不懂事……”

    严诩又羞又愧,下意识地想要跪下认错,却不防胳膊突然被人一把拽住,他扭头一看,方才见是越千秋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了过来,正对他轻轻摇头,显然是阻止他开口认错道歉。他最初还有些糊涂,可等到东阳长公主继续说了下去,他就恍然大悟。

    “而就是那个时候,有人找到了我。那个人说,我虽说是女人,可身为大吴公主,金枝玉叶,只是给皇兄推荐几个懂点文采的书生有什么用?他们固然能激扬文字,可是否能指点江山,一统天下?他们除却能写一手好文章,比我这个女人又真的强到哪去?”

    “我又不是那些只能倚靠丈夫儿子才能活下去的女人,儿子又不能出金陵,担心他出什么危险?既然并没有别的后顾之忧,何妨去做只有我能帮皇兄做的事情?”

    “那时候的我原本已经意兴阑珊,只是过一天算一天,听到这话就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竟是真的因此振作了起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的当头棒喝并不是单纯好意,因为她也是曾经站在这个世间最顶点的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