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满门诛绝
    当萧敬先和小胖子先后告退之后,皇帝看着手中那被萧敬先归还回来的北燕国书,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揉了揉太阳穴,突然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

    李易铭、越千秋、甄容……也许还要再加上萧卿卿声称不知道从哪儿捡回来的女儿萧京京,这四个年纪相差仿佛的小家伙,全都是身世扑朔迷离。

    这其中,李易铭和萧京京都可以算是此前被保护得很好,越千秋这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又有一个好爷爷,竟是一直以来都自困身世的甄容最可怜。

    可现如今甄容在北燕竟是成了香饽饽,越小四化身的兰陵郡王萧长珙想把人留着当义子,而北燕皇帝更是奇思妙想,竟然一口咬定人是晋王萧敬先的儿子,要甄容继承晋王之位。真不知道这会儿越小四那是什么表情,又怎么会不曾设法提前送信回来。

    是因为事出紧急根本来不及,还是被人窥探出了破绽?以那小子的狡猾,后者应该不可能才对。要知道,在越小四主动告诉他们之前,谁都没想过大吴竟有这般智勇双全之人。

    千头万绪在心头,直到外间传来了陈五两的声音,皇帝这才回过神来:“何事?”

    “皇上,东阳长公主府来报喜,说是长公主又添了一个孙子。长公主昨晚有事出门,竟是没赶上,反而是严诩刚刚好好在这时候回来了,正巧赶上做父亲。”

    面对这么一个消息,皇帝这才眉头舒展,因笑道:“当初他娘天天担心他在外头厮混会娶不上媳妇,结果呢?收了一个好徒弟,媳妇也立刻有了,婚后没几年,儿子更是一个接一个,现如今他已经是三个儿子的爹了,人也出落得稳重了不少,他娘总该放心了吧?”

    想起东阳长公主之前大略解释过严诩的行踪和目的,皇帝虽说非常想知道具体情况,可最终还是没有表现得那么猴急,略一沉吟就吩咐道:“去内库挑几样适合孩子的金银玉器,再选几匹表里,加上点其他东西,送去长公主府,别说是赏,就说是朕送给他们的贺礼。”

    门外的陈五两听到皇帝只是送东西,却没提立时召见严诩,不知道皇帝是真不急还是假不急,他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开口问道:“若是母子平安,并无大事,皇上可要召见严诩?”

    “不用特意吩咐,阿诩如今好歹也是有分寸的人,等他想到时,自然会进宫求见。”

    皇帝如此说,陈五两自然知道该怎么做。离开垂拱殿的他立时去了一趟内库。

    他非常细心地挑选了一副富贵长青纹样的长命锁,一对镌刻五福的小金镯子,一块羊脂玉牌,这是送给刚出世孩子的。十匹宫绸,一对金簪,一对双股剑,这是给苏十柒的。至于东阳长公主和严诩,平素虽说皇帝赏赐无算,可他这次也没打算替皇帝节省,自作主张又添了一件大氅,一串珍珠,一套文房四宝……

    他甚至还顺便给越千秋捎带了一把弓以及一袋箭,一对匕首。至于越千秋不擅长射箭这种问题,他直接就忽略了。反正皇帝说了是送,不是赏,越千秋转送给其他人也是可行的。

    金玉玩器文房四宝和弓箭匕首占不了多少地方,但十匹宫绸却是不可能肩扛手提的,因此陈五两出宫时,便带了两个小黄门押了一辆车。他是常来常往的人,才刚到门口就有人拔腿往里通报,同时又开了中门。

    等到身披黑色连帽斗篷的他在二门口下马时,就只见严诩和越千秋迎了出来。

    彼此打过招呼之后,严诩就抢先解释道:“娘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没出来。”

    陈五两深知东阳长公主的存在对皇帝来说有多重要,吓了一跳的同时便慌忙问道:“长公主不舒服?是什么症状,要紧不要紧?派人去过太医署请御医吗?”

    刚刚听东阳长公主吐露过一番肺腑之言,如今严诩和越千秋那心情尚未平复,再见陈五两这急切的样子,他们越发体会到了东阳长公主刚刚那番话的深意。

    虽说师徒俩一贯知道东阳长公主很厉害,可刚刚得知人竟然是凌驾武德司和刑部总捕司之上,皇帝在这十几年间方才悄悄建立的玄龙司之主,他们还是受到了莫大惊吓。尤其是严诩,发现母亲当年有十足十的本事把当初离家出走的自己抓回去,他那愧疚劲就别提了。

    母亲到底还是放任自己在金陵四处厮混了那么多年,亏他之前还一直犟着……

    至于东阳长公主竟然早就见过北燕皇后,当年还曾经与人把臂同游金陵,俨然闺中密友,这十几年间常常能收到以密友名义送来的信件,只在去年方才得知内情,于是今年便顺着那封新收到的信,让严诩带着刘方圆戴展宁一路追寻过去,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刚刚发现东阳长公主似乎连日有些疲倦过度,哪怕外头传信说是宫里送东西,严诩仍然强行把她安置在了自己的燕水阁正房里休息,此时面对陈五两那连珠炮似的问题,这位从忤逆不孝子蜕变成了二十四孝儿子的玄刀堂掌门就打了个哈哈。

    “娘就是有点儿累了,再加上受了点风,歇两天就好,不是大事。倒是有劳陈公公你亲自跑一趟……”严诩正想再客气,突然只觉得越千秋那手肘不动声色地撞过来一下,立时回过神来,连忙笑道,“对了,听千秋说,北燕皇帝竟然说甄容是晋王的儿子?”

    提起这个,陈五两就看向了越千秋,见他满脸不以为然,他就叹了口气说:“皇上召见了晋王,晋王一口咬定这实在是太滑稽了,并不承认,英王殿下也为晋王说话,结果自然是皇上温言安抚,北燕就算真是有什么圈套陷阱也是白搭。只不过……”

    越千秋见陈五两停顿,本待追问,可突然想起竟然把这么一位在宫里都有头有脸的内侍头头晾在门口说话,实在是有失礼数,赶紧重重咳嗽一声道:“看师父和我这记性,您是好心好意来送东西的,我们竟然在这大冷天里和您在门口说话,您快请进!”

    严诩反应极快,立时干笑道:“没错没错,我真是都昏头了,实在对不住。陈公公您请……”

    陈五两自然不会在乎这个,而且师徒俩都已经尴尬地道歉了,他自然是笑道不妨事。等到他跟着两人来到公主府接待常客的水云天,出自宫中内库,分送众人的礼物分了分,吩咐跟来的小黄门把宫绸之类的交给公主府的人入库,只把金玉玩器和兵器拿了进来。

    见严诩千恩万谢,越千秋还张口撺掇说要严诩亲自入宫去谢恩,他哪里不明白这是当徒弟的给当师父的制造入宫的借口,免得外人怀疑,他登时明白了皇帝刚刚这大张旗鼓送东西却还有另一番缘由,少不得又笑着解说了一番皇帝召见萧敬先的详细经过。

    毫无疑问,之前在垂拱殿门口守着的他,是除却当时那里头的皇帝、萧敬先和李易铭三人之外,唯一听到所有经过的。而他此时此刻省略了皇帝甚至一度打算把程芊芊也塞给萧敬先的打算,反而着意渲染了英王李易铭把程芊芊送到某些门派去学武的提议。

    严诩对于小胖子的感情问题倒不在意,倒是有些感慨那个一度暴虐冲动的小胖子,如今总算是有点身为皇子的样子了,至少不曾没有因为自己意志不坚便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而越千秋对萧敬先的抵死不认并不意外,反而如释重负,毕竟他不觉得甄容会是萧敬先的儿子,就怕萧敬先失心疯一口认下来。他当初亲身经历过玄武泽那一战的他突然开口问道:“陈公公,我一直都没空打听,不知道扬州程氏眼下如何了?”

    提到这个,陈五两脸上的笑容方才渐渐敛去。他似乎在斟酌是否该开口,又或者是究竟怎么开口,可在越千秋那目光直视之下,他最终还是实话实说道:“已经没有什么扬州程氏了。就在那位程姑娘在玄武泽边上遇到那场劫杀未果之后的那天晚上,一场大火把程家烧成了白地,据说,一个人都没有逃出来。可惜程家藏书不少,也都付之一炬。”

    感慨藏书被毁,而不是感慨那家人的葬身火海,不是他的原话,而是当时皇帝的态度。足可见对于有人算计英王李易铭的终身大事,皇帝有多愤怒。哪怕能够让叶广汉和赵青崖知道,并不是什么天大的隐秘,可一直隐忍不发看着事态发展,皇帝也已经克制得太久了。

    陈五两此话一出,已经有心理准备的越千秋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头皮发麻地问道:“一个人都没有逃出来?连个下人都没有?那边的仵作就没有进程家去验尸吗?人在烧死又或者呛死之前,是否还有什么别的外伤,这应该是很容易发现的吧?”

    “九公子你说的是不错,这前所未有的大案,扬州府衙也好,江都县衙也罢,全都调派了最精干的人手过去查看,据说所有尸体都没有锐器伤痕,被烟熏呛死的那些人体内也没有查到毒物,但是,据说那一日程家老爷关门摆酒庆贺一桩喜事,家里连下人都摆了七八桌。”

    说到这里,陈五两加重语气说道:“而且,那一天程老爷买空了两家老铺的所有窖藏老酒,因为就是在女儿上京走亲戚才走了没几天的时候,人人都说他的女儿恐怕是攀上了高枝,所以他是高兴得疯了。如果照这么来看,只怕当天晚上,程家上下全都喝了个烂醉,然后才有人放了一把火,把程家连人带物烧了个干干净净。”

    越千秋并不是博爱到伪善的人,和程芊芊都尚且不熟,自然更不会真的在意程家人死活,之前也不是没料到过某个渣爹会被灭口。可是,这种满门诛灭的残酷行径,却激起了他的强烈反感。

    尤其是想到当初在玄武泽时,越影和杜白楼都在,越影就算这些天一直都在金陵没有离开,杜白楼却始终不见踪影,以这一位的敏锐,怎么会没想到程家可能出问题?

    严诩本来也是完全不在意区区一个程家的,可听到这种令人发指的灭门惨案,一贯正义心颇强的他亦是忍不住拍案而起道:“难道一个人都没逃出去?就算没有活口,难不成这桩案子连线索都没有?”

    “除却程小姐,程家男女老少再加上下人,总共八十二口,刚刚报上来的结果是,程家搬出来的尸体也有八十二具,如今正在按照年龄和男女进行比对,但恐怕真的没有活口。至于线索……”陈五两顿了一顿,叹了一口气道,“我觉得你们问长公主更好,这桩案子是长公主在亲自主持全力侦缉。”

    原来这事是东阳长公主早就知情的?这可好,刚刚不问,她竟然就是不说!如此说来,昨晚上东阳长公主不在,只怕也是因为此事?

    越千秋和严诩交换了一个眼色,越千秋还来不及开口说话,严诩就突然出声说道:“陈公公,我随你一块入宫走一趟吧。”

    严诩自忖该对母亲禀报的事情他已经都说了,他的那些发现也该立时入宫去对皇帝舅舅说一声,毕竟刘方圆和戴展宁如今还下落不明,所以这会儿迅速做出了决定。

    而越千秋亦是站起身道:“师父你去吧,我过一会儿也回家去。你平安归来,师娘喜得贵子,大双和小双也该回来见见爹和弟弟了。”

    陈五两本待再去亲自看看东阳长公主,但严诩一再说没有大碍,又要随他入宫,他最终还是随了严诩的意思。而越千秋则是把他们送到二门,随即召来门口一个丫头,嘱咐了她去对里头的东阳长公主和苏十柒大太太说一声自己回家,立时匆匆去马厩牵出白雪公主就走。

    当东阳长公主得到师徒两人一前一后全都跑了的消息时,她只是沉吟片刻,就立刻对前来禀报的桑紫说道:“快,派人去通知陈五两,让他别管阿诩了,去拦一拦千秋,那小子绝对是去见萧卿卿了!如果有什么变故……宁可伤了萧卿卿,也不能让千秋掉一根毫毛!”

    虽然她也认为儿子放回来的信鸽多只被截杀,归途多难,刘方圆和戴展宁又至今下落不明,这很可能和萧卿卿有关,而且扬州程氏那场大火也很可能和这位红月宫主脱不开干系,可在人已经自投罗网在手心里的情况下,她并不打算刺激得萧卿卿发疯。

    但相形之下,越千秋更重要,萧卿卿发疯也比严诩又或者越老太爷发疯强!

    而在桑紫一愣之下立时飞速前去传讯之后,哪怕前一晚彻夜未眠,此时从精神到身体全都是疲累非常,东阳长公主还是支撑着坐起身子,随即扶着栏杆下床。

    她从来没有非常强烈的权力欲望,也从没有想过要做一个权握天下的女人,可是,那个女人,还有一直站在那个女人背后如同影子一般的萧卿卿,她却不愿意输给她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