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九十二章 该长大了
    当那四个手持利剑时曾经气势无双,如今却赤手空拳的年轻剑手耷拉着脑袋,无可奈何地离去时,越千秋则是顺着那些骠悍守卫让开的通路,进了西厢房。

    见两个御医满脸堆笑地迎上前来,他想到从前宋蒹葭对他们滑头的批判,又想起这会儿宋小侠女说不定在越府给平安公主看病,周霁月陪在那儿,一屋子女人一定会叽叽喳喳其乐融融,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真是够倒霉的。

    好容易多了个温柔慈爱的母亲,一天安稳日子都没过,又要出去打打杀杀!

    然而,当看到空空如也的软榻,听两个御医解释说,萧京京已经被送到了里间安置,被褥也都换了新的,如今尚未苏醒,他却又觉得,自己相比那个一贯天真烂漫被保护得很好,如今却陡然面对一个恐怖现实的小丫头,还算是幸运的。

    “你们两个出去,让周边守卫的人都散开来,不许任何人靠近。”

    两个御医都是老油子,深知接下来越千秋肯定要对萧京京说什么不宜外人听到的话,慌忙连声答应,随即就快步溜了出去。不多时,越千秋就听到外头传来了他们的说话声和脚步声,显然守卫都开始挪动,远离了房门,除非有人顺风耳,否则低声谈话不虞被人听见。

    他侧耳倾听了一下,确定内间只有一个还算平稳的呼吸声,就轻手轻脚闪了进去。见靠墙的一张大床上垂下了一半的帐子,正好掩住了萧京京的前半身,他就放慢了脚步。等到了床前时,他眉角突然一挑,随即笑眯眯地说:“少宫主醒得真快。”

    此时此刻,他就只见萧京京挣扎着坐起身,双手握着一把锋利的裙刀,那短短的刀刃直对着他的胸腹,而握刀的她胸口剧烈起伏,披头散发,编贝似的牙齿仿佛快要把苍白的嘴唇咬出血来,而那表情亦是挣扎到有几分狰狞。

    等了半晌没见人说话,越千秋只当那锋锐的刀尖不存在,再次笑问道:“少宫主什么时候醒的?”

    萧京京想到越千秋打昏自己的情景,虽说苏醒之后发现衣衫完整,而这地方也隐约记得是两个御医的住处,之前甚至还听到两个御医就在身边说话的声音,可刚刚听到越千秋在外将那四个剑手遣退,又把御医和守卫都打发了走,她两只手紧紧交握着匕首,不知脑海中那满满当当的到底是恐慌还是灰心,就连拔刀也只是发现身上带着无意而为。

    “你刚刚在外头说话的时候我就醒了……我已经是连娘都没有的人了,还有什么价值,你到底还想拿我干什么?”

    “你还真信你不是你娘的女儿,你还真信自己被你娘丢下了?”越千秋笑着坐了下来,见萧京京气得眼珠子都差点没瞪出来,那裙刀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往前狠狠一送,他就摸着下巴说,“之前打昏你,是因为我在没征得你同意的情况下,突然想到演一出戏。嗯,别介意别介意,我现在就把你昏过去那会儿发生的事情告诉你。”

    萧京京原本是打定主意越千秋说什么她都绝不相信。然而,当她听到越千秋竟然编造出她羞愤之下刺喉自尽的谎言,还骗得人人都信以为真,华乐在众矢之的下则是情绪崩溃吐露真言,她顿时呆住了,双手一松,刚刚还被她作为最后凭恃的裙刀竟是直接就这么掉了下来,锋利的刀尖竟是径直冲着被子刺了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越千秋伸手一抄,轻轻巧巧将那裙刀接了过来,随即在手指之间玩了两下杂耍,这才满脸诚恳地问道:“怎么样,现在没那么胸口堵得慌了吧?就算你不是你娘亲生的,你想想看我。我也是被爷爷从街上捡回去的,结果也不是一样当宝贝似的养到现在?”

    现身说法的他随手又转了转那小巧的裙刀,满脸唏嘘地说:“要知道,十几年相处下来,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是养一只小狗小猫,也能养出感情来,更何况是一个大活人?你娘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把你一扔?说句不好听的,她就是觉着皇上不是会随便一怒杀人的君王,我呢又是常常滥好心的人,所以才玩这一招金蝉脱壳,壮士断腕,为的就是不连累你。”

    心乱如麻的萧京京听着越千秋的这些话,之前一直都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再也克制不住了。她一下子伏下了身子,先是抽泣,紧跟着抽泣就变成了嚎啕,如果不是那些红月宫的人都被越千秋打发走,所谓她刺喉自尽的说法绝对会立时被拆穿。

    而刚刚还担心自己要借肩膀的越千秋此时也松了一口大气,做足了知心大哥哥的姿态,再次拿自己摆事实讲道理,最终成功地让萧京京渐渐止住了哭声。等到小丫头终于支撑着坐直身子,他就掏出了随身的手帕递了过去。

    “看,都哭成大花脸了,好好擦擦?”

    萧京京虽说年纪小,可到底还是要面子的人,此时一听这戏谑顿时眉头倒竖,一把抢过手帕,便背过身去使劲擦着脸,随即就愤愤地把手帕往床下一扔。见越千秋丝毫没有去捡的意思,她才终于转过身来,盯着似笑非笑的越千秋重重哼了一声。

    痛痛快快哭了一场的她喉咙有些沙哑:“你用我演了那么一场戏,总不会是单纯好心吧?”

    “聪明,我和你认识才几天,总共才见过几次面?哪有那么滥好人!”

    见萧京京顿时为之气结,越千秋笑得如同一只小狐狸:“当然,之前我看着你挺可怜的,所以想着诈一诈,至少得知道你娘到底是不是真的丢下你。可不管她是真狠心还是假狠心,我都想好了,回头送你去武英馆,那儿同龄人多,你就不会孤单了。”

    虽说被周霁月和宋蒹葭带着去了武英馆才两回,但萧京京确实很喜欢那个热热闹闹吵吵嚷嚷的地方,此时不知不觉就嘴角一勾。等意识到自己现在是没了娘的孩子,她连忙收起了笑脸,装出了一副凶狠的样子。

    “我才不信!世上哪有那样的好事,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

    “很简单,帮我救几个人!”越千秋直视着萧京京的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用非常诚挚的口气说,“你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嗯,那时我七岁,和你眼下的状况差不多,爷爷有一次在人前说漏了嘴,捅破了我不是我那个便宜老爹的私生子,而是他从大街上捡回来的……”

    越家九公子的传奇,金陵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而萧京京毕竟不是金陵本地人,固然道听途说过一些,可对于具体细节却不太了然。

    听越千秋说起在越府曾经遭到过的白眼和孤立,说起在大街上把白莲宗孤女周霁月捡回去,说起刘方圆和戴展宁越过边境,被人护送千里迢迢归来为父鸣冤,说起师父严诩复兴玄刀堂的志向,说起在水云天借着生辰的那场硬仗……萧京京不知不觉听得入了迷。

    到最后,她总算还有点意志力,猛地惊醒了过来:“你想要救人,和这故事有什么关系?”

    “我要你帮忙救的,就是和现在这宅子的少主人刘方圆情同兄弟的戴展宁。他也是我师弟。这次他和刘方圆跟着我师父出去办事,路上却遭遇了疯狂劫杀,戴展宁带人断后,这才让刘方圆赶了回来报信。而劫杀他们的人,你认识。”

    萧京京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越千秋,直到确信他并没有和自己开玩笑,她不由得死死揪紧了身下的被子。母亲乃是北燕霍山郡主,她还是不久之前才从小猴子口中知道的,而这一点也是她此番差点儿相信母亲抛她而去的理由之一。

    她从来都只当自己是吴人,对北燕的态度和普通大吴官民百姓没什么两样。而现在越千秋口中那个戴展宁,乃是忠臣良将之子,劫杀他和刘方圆的人她还认识,那么只可能是一个答案——劫杀他们的是红月宫的人!

    极度的挣扎之下,她几乎把嘴唇咬出血印子来,老半晌才艰难地迸出了两个字:“是谁?”

    就算知道是谁又有什么用?她这个少宫主如今说话还有人听吗?

    “是刘国锋。”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越千秋留心着萧京京脸色的变化,见她流露出非常诧异的表情,他就耸了耸肩道,“我听小猴子说过,他如今是红月宫的人。我只想问问,你知道他从前是什么身份,做过什么事情吗?”

    萧京京登时再次沉默了。从前她觉得那种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担心的日子很美好,可如今一切都天翻地覆之后,她却觉得那个天真不谙世事的自己实在太可悲。

    母亲的真实身份她不知道,红月宫是做什么的她也不知道,至于刘国锋这样娘亲带回来的得力干将曾经是什么背景,做过些什么,她还是不知道!

    越千秋只看萧京京那样子就知道她必定一无所知,当下就讲了讲去年末开始,诸多门派齐集金陵重修武品录,此后因为神弓门叛逃而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当他提到刘国锋一手打造群英会这一激进青年的小团体,而后又把甄容挑唆了顶在前面,自己躲在后头,出事就跑,又说起其利用甄容那刺青,一步步诱导其入彀的往事,萧京京更是脸色完全变了。

    “这不可能!刘大哥他怎么会……”

    “嗯,我一个人说他坏话,你不信很正常。这样吧,这刘府的真主人回来了,你再住在这不太相宜,我把你还有那四个还算一心向着你的剑手一块挪到武英馆去,你自己去问问他们刘国锋是个怎样的人好了。反正回头去救戴展宁的时候,我也要去请他们帮忙的!”

    见越千秋如此坦坦荡荡,萧京京那心头最后一丝侥幸也无影无踪。她用尖锐的手指甲狠狠刺着掌心,仿佛恨不得扎出血扎出洞来,用那疼痛来缓解心头那难以名状的后悔。直到越千秋站起身的时候,她才一下子从恍惚之中惊觉过来。

    “好,这件事我答应你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但是,我会亲眼去看看,刘国锋是不是你说得这种自私自利,薄情寡义的人!”

    “那好,我就先替阿宁谢谢你。”越千秋只觉得心头一块大石终于落下,笑嘻嘻地说,“不过我扯的那个弥天大谎,你可千万别穿帮。我会和两个御医说说,在你的脖子上缠一圈纱布,至于失血过多的脸色嘛……你现在脸色不好,别人暂时发现不了端倪。你这说话的声音也得变化一下,毕竟我说的是你刺喉不是割喉……”

    见萧京京明显露出了又羞又怒的表情,越千秋敏捷地往后窜了一步,躲开了她随手丢过来的那只痒痒挠,随即打哈哈道:“总之,最早今日,最迟明日,我就会把你挪到武英馆去。宋师妹的医术你是知道的,有她在,就不用两个御医帮忙遮掩了。天色不早了,我先走啦!”

    眼看越千秋脚底抹油,飞也似地溜出了屋子,想到往日自己根本分不清楚那些真正爱护自己的人,以及因为娘亲方才阿谀奉承自己的人,萧京京不禁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突然觉得这明明烧着地龙,非常温暖的屋子很冷。

    这就是长大要付出的代价吗?如果人不用长大,那该有多好!可是,她该长大了……

    当越千秋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唉声叹气地走出刘府大门时,他到了嘴边的一声叹息却一下子咽了回去。因为他赫然看见,在大门口两盏灯笼根本无法驱散的黑暗之中,站着一个腰背如同青松一般挺拔的男人。

    他下意识地牵着白雪公主快走上前两步,随即出声叫道:“师父……”

    严诩笑着迎上前去,一如素来的习惯那样揉了揉越千秋的脑袋,随即捶了捶他的肩膀,这才沉声说道:“事情我都从陈公公那听说了。嗯,你这鬼机灵和当年一模一样,让人不服不行。你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只是不要忘记回头叫我一声!总之,师父给你兜底!”

    面对这个不出意料的答案,越千秋登时咧嘴一笑。这就是他从来不在乎身世的原因,已经运气好到有这样的爷爷和师父罩着了,素未谋面的亲生父母真能比得上么?就算他真是什么天潢贵胄,哪个皇帝对儿子能比得上严诩对他一半好?就连当今皇帝对小胖子也远不及!

    他二话不说就伸手握拳和严诩轻轻一撞:“这还用说吗?师父你出马,我才有十足把握!”

    严诩顿时眉开眼笑:“这才像话!你忙活一下午,应该饿了吧?走,去看看你那些同僚在不在,还有给你代班的那个,大家一块吃顿饭,算是给你这小半个月巡鼓卫士做个收尾!皇上那儿说了,接下来你可没时间在那里头胡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