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物降一物
    刘国锋刚刚惊怒之下吼出来的话,却被汪孚林一拳砸了回去,天巧阁那两位弟子自然是如释重负。可越千秋接下来笑眯眯说出来的警告,却不但让他们,也让武英馆的其他少年们尴尬的尴尬,警醒的警醒。

    而很多这些日子饱受熏陶,已经把遵纪守法建功立业当成了人生准则和目标的少年们,则是暗暗决定第一时间写信给自己的师长们。侠以武犯禁,可别自己屁股不干净,却给那些啰啰嗦嗦的文官们抓着小辫子!

    要知道,武英馆有一门很重要的课,曾经由武德司知事韩昱亲自来给他们上,讲的就是从前某些门派的除名史。韩昱用翔实生动的细节,对他们不点名讲述了某些门派私占民田、草菅人命、名为弟子实为奴仆不报户籍等等非法行径,以及朝廷之后的严厉处罚,而今天刘国锋的嚷嚷又给他们上了生动一课。

    天巧阁真有那么一座莲花池吗?那么,他们自己的门派有没有?别回头朝廷把自家门派武品录除名的时候,他们还如同萧京京这次似的,差点被刘国锋这样的小人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那就真的是太稀里糊涂了!

    而越千秋面对一张张凛然严肃的脸,对自己这番话的效果非常满意。他一副领导者派头似的挥了挥手,随即笑容可掬地说:“好了,劳动大家大过年的帮我救出了师弟,从元凶到帮凶以及被蒙蔽者,一个不少一网打尽,接下来咱们就回程吧!等到了金陵,应该赶得上元宵节,我走之前就拜托了我娘她们,帮武英馆在灯会起一座金陵城最气派的灯楼!”

    吃饭看戏之类的,之前萧敬先已经来过那么一次,再加上武英馆的伙食供给素来不错,越千秋也不希望这些可以作为武人脊梁培养的少年们养成大吃大喝的奢靡风,因此就在出发之前想了这么个主意。果然,此话一出,在片刻的寂静之后,他就听到了众多欢呼。

    在这些高兴的嚷嚷声中,越千秋来到戴展宁跟前,又问过宋蒹葭,得知每个人都没有性命之忧,也没有重伤导致瘫痪的,他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伸手捶了捶戴展宁的胳膊就低声说道:“阿圆内疚得什么似的,我虽说派人看着他,可咱们还是要早些回去,省得他急疯。”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这才冲着戴展宁身后三人竖起大拇指道:“舍己为人,宁死不丢下一人,都是好样的。等回去治伤之后,得请你们和阿宁轮流到玄刀堂和武英馆去给大家宣讲!”

    戴展宁那秀美的脸顿时红了,他正要开口拒绝,却不防越千秋已经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径直来到伤势最重,此时都躺在地上尚未苏醒的那个亲兵面前,把人架起来之后便轻轻松松背在了身上。面对这一幕,他慌忙上前,可一句“大师兄我来”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越千秋堵了回去。

    “好啦,别耽误大家回去过年的功夫,各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我背了一个,其他的就拜托大家伙了,赶紧把伤员和俘虏们带下山,我们回金陵喽!”

    本来以为这次出来恐怕有好一场硬仗,但事实表明,这只是一次寒冬的郊游!

    随着七嘴八舌的答应声,少年们立时嘻嘻哈哈抢上前来。没捞到出手机会的,少不得要争抢一下谁来背人,戴展宁眼见自己也被人拉来拉去,简直哭笑不得地想要抗议一下他能自己走,到最后仍是无可奈何地被一个犹如一头熊一般健壮的少林俗家弟子给背了起来。

    而海先生站在紧咬嘴唇的萧京京身旁,有心安慰一下小丫头,可千言万语,最终只是融化在了一个轻按肩头的动作。

    “走吧。宫主不在,少宫主应该考虑一下日后接掌红月宫的事了。而且,红月宫既然过了明路,不如好好考虑一下,像其他门派那样名正言顺加入武品录。否则,红月宫毕竟还有这么多人,人心散了,容易酿成各种各样的事端,到时候如何是好?”

    萧京京听到接掌红月宫时,一度眉头倒竖想要拒绝,可海先生的后面那些话,却让她渐渐沉默了下来,牙齿本能地又去咬嘴唇。

    可正当她情绪极其低落的时候,却只见宋蒹葭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就嚷嚷道:“还愣着干什么,下山了下山了!别担心那么多,以后的事儿,我和周姐姐她们都会帮你的,再说还有九公子那只小狐狸呢!”

    这嚷嚷声很不小,哪怕越千秋背着人依旧健步如飞地走在前头,他仍然是听到了。牙痒痒的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为这个咋咋呼呼的宋小女侠找个最能治她的男人!

    他什么时候就小狐狸了?就算不到爷爷的九尾狐水准,好歹也不是小狐狸的水准!

    下山的路比上山路好走,再加上之前是小心翼翼唯恐惊动了敌人,如今却是大功告成把歌唱,因此人人都脚步轻快,就连越千秋也是如此。当察觉到背上那个原本已经昏睡的亲兵呻吟一声后仿佛清醒了过来,他就头也不回地说:“坚持一下,等到了山下就有马车了,等进城就好了!”

    下一刻,他就感觉到背后的人突然僵硬了一下,紧跟着就是仿佛极度不可思议的一声九公子。听到对方嘟囔之后就死命挣扎,他打了个哈哈,满不在乎地说:“阿宁自己走路都够呛,否则也轮不到我背你!放轻松些,好歹你也舍身救了阿圆和阿宁两个人,别说我要谢谢你,刘师伯戴师伯也会感谢你!”

    “这本就是我该……”

    “你既然都说你应该救他们,那我这会儿背你也算是应该的!对了,有没有兴趣以后到玄刀堂和武英馆来客串一下教头?我是觉得,学武是其一,忠义热血是其二。武门弟子,本来就不应该是只逞匹夫之勇,而应该是满腔热血,精忠报国,建功立业!”

    “上次随我们去北燕的那些人,很多人也都到武英馆里来上过课,很受大家欢迎!”

    他这话声音很不小,立时就激起了周边其他少年的共鸣,一时几乎全都是各式各样的附和声,至于表示异议之类的声音全都早就被冲得没了影子。落在最后作为押阵者的严诩听着这些,嘴角不知不觉翘得老高,只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眼光独到。

    越小四,虽说是你的儿子,可那是我的徒弟!

    众人之前在大年夜那天启程,顺着红月宫的消息渠道和暗记系统找到这林间小屋,费时费力不说,总还有些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因此足足用了五天。如今回程时,虽说在下山之后找地方住宿,而后给戴展宁和三个亲兵重新包扎上药治伤,少许耽误了一点时间,但还是比来时快。

    因此不过初八傍晚,浩浩荡荡一行人便回到了金陵。越千秋向戴展宁和三个亲兵征求了意见,就把他们直接送到了刘府。至于那些个负隅顽抗的人,包括刘国锋在内,东阳长公主派了桑紫在城门口守株待兔,一股脑儿都接收了过去,只答应回头把刘国锋交还天巧阁。

    至于其他的,因为海先生和萧京京一同担保,严诩便按照桑紫的吩咐,把他们暂时送到公主府的一处别院安置。不消说,经此一事,那边自是里三层外三层,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来。

    而一直被拘在房里犹如坐牢似的养伤的刘方圆,从亲自守在门前的内侍高品彭德辉口中一得知此事,他竟是撒腿就跑。

    所幸彭德辉在背后提醒了一声,否则他竟是能一路直窜到大门口去!

    等到径直闯入戴展宁往日到家里留宿时的那个小客院,见四处都是武英馆的同学,见着他的人有的开着善意的玩笑,有的安慰他说所有人都没事,他心下悬着多日的巨石终于放下,但还是用最快的速度向众人颔首示意之后,立时冲进了正房。

    才一进门,他就听到了戴展宁那无奈的抗议声:“我就是受了一点皮外伤,真的不要紧!大师兄,有宋师妹就够了,你还去通知太医署干什么,之前不是你说别惊动太广吗?”

    “说是那么说,武英馆都几乎全体出动了,就算我说是冬日郊游,可大过年的突然这么跑出去,那也得别人相信才行!总之你给我老老实实躺下,之前阿圆也被我强令在屋子里呆了十天八天,你总不能让他回头抱怨我厚此薄彼吧?”

    戴展宁差点被越千秋这用成语的水平给气乐了。厚此薄彼是用在这地方的吗?想到刚刚一直在竭力进行的抗争眼看就要失败,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要把刘方圆拖过来帮忙说个情,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他才抬头看往通往外间的那道门帘,就只见门帘突然被人一把掀开。

    他终于意识到之前听到外间喧闹,却因为越千秋得理不饶人而忽略的动静是什么。看着那个熟悉的人影,他蠕动嘴唇才想要说话,就只见刘方圆突然快步冲上前来,到了床前高高抡起拳头,却是重重地砸在了床板上,仿佛恨不得砸出一个洞来。

    “再有下次,我和你绝交!”刘方圆说到这里,喉头便彻底哽咽了,好半晌才把剩下半截话说完:“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你以为我能一个人活着?与其这辈子都被愧疚后悔折磨,我还不如就那么直接死了!”

    尽管早就知道刘方圆是个死心眼,但此时再次确认了这一点,戴展宁虽说不是不感动,但他的答复却是掀开被子,一脚把刘方圆给踹翻了。一旁的宋蒹葭从来没想到文静秀气一如女孩子的戴展宁竟然还有这样暴力的时候,眼睛不禁瞪得老大。

    而越千秋则是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下一刻,他就看到戴展宁直接从床上蹦了下来,一把揪住了刘方圆的领子:“过了年你也十五了,你给我长点脑子!让你先走是为了让你回来报信,否则我们死在一块,金陵这边却一无所知,难道你就高兴了?”

    他说着声音又提高了一个八度:“我学过一点拆陷阱破机关,可你呢,你上这些课的时候根本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你留在我那当累赘吗?我知道拿自尽来要挟刘国锋,就算他说我死了也能剥下面皮让人乔装我这种话来吓唬人,我也能扛住,你呢?你要是不在冲动之下做傻事,我戴展宁就跟你姓!”

    听到这里,一旁看热闹的宋蒹葭终于忍不住笑了。就在她即将笑出声的时候,嘴巴却一把被人捂住,吓了一跳的她慌忙看去,等发现是周霁月,她这才如释重负。等人放开手之后,她就非常主动地捂住了嘴,以防看戏时再次笑了场。

    而刘方圆本来是一肚子的悲愤和内疚,被戴展宁这连声一吼,他十分的心气全都被浇灭了下去,一贯冲动的人此时便显得有些畏缩,眼睛也红了。

    “我只是……只是……”急切之下说不清楚话,他竟是脱口而出道,“兄弟就该共患难!”

    “共患难不是送死!”戴展宁再次一口把刘方圆吼了回去,这才觉得身上有些脱力,竟是松开手踉跄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床沿边上后,他方才看向了笑眯眯的越千秋。只觉有些头晕的他一手撑着床架子,哭笑不得地问道,“大师兄是不是让宋师妹给我下什么药了?”

    “你还说阿圆冲动,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要是不给你那碗汤药里头下点宁神的东西,你刚刚教训阿圆怕是能长篇大论持续半个时辰吧?”越千秋不紧不慢上前去,不慌不忙把戴展宁重新放平,随后拉过被子把人裹得严严实实,这才拍了拍他的额头。

    “好好睡,阿圆你还不知道?犯浑过后想通了就好,不会一直记在心上的。”他一边说一边回头瞪了刘方圆一眼,“这边你也看过了,该放心了吧?还不去看看那三个亲兵?这次你和阿宁能平安无事囫囵完整地回来,多亏了他们拼命!”

    “唔……我就去看!”

    刘方圆这才挣扎着爬起身,见床上的戴展宁虽说竭力想要睁开眼睛,最后还是扛不住药力渐渐发散,终于脑袋一歪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他方才使劲擦了擦眼睛,埋头就往外走。而当他出门的时候,依稀听到背后传来了周霁月的声音。

    “他们两个不愧是从小就同甘共苦过来的,感情真好。”

    “患难见真情嘛,心里明明记挂得对方要死,可说起话来却都是死鸭子嘴硬。别看阿圆个头更大,平时也更凶,关键时刻就得阿宁治他,这就叫一物降一物!”

    刘方圆只觉得脸上刷的红透了,立时低下头加快了脚步。奈何里头说话的人似乎是有意要说给他听,这竟是还没完:“看阿圆这架势,日后就算娶媳妇,怕不是要领给他老爹过目,得阿宁先看过说好才行!”

    他一时为之大窘,随即醒悟过来就气坏了。大师兄,你也好意思说我!你回头娶媳妇,不是一样得很多人点头?越老太爷答应不算,还得你师父严诩答应;你师父严诩答应还不算,恐怕还得皇帝点头;皇帝点头之外,小胖子又或者晋王萧敬先若有异议,指不定闹出什么事!

    更别说你还有一个爹,一个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