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章 这样的千秋很好
    白门越氏这四个字,十年前越老太爷还是户部尚书的时候,说出去的时候还常常被人笑话,可现如今,随着那个几十年前还是泥腿子的老头儿入主政事堂之后又荣登首相,已经再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嘲讽,当年某位名士已经用惨痛教训向人们证明了这一点。

    所以,能够踏入越家大门,如今反而成为一种受重视的标志。谁都知道,那位越老太爷虽说出身不咋的,官路几十年,眼光却是一等一的,平素并不和太多官员往来,可但凡被他召入府中,不数日人很可能就会得到皇帝召见,等再过几天,恭喜,很可能就要升官了!

    同样是第一次来越家的李崇明,和寻常官员相比,他的激动和兴奋同样很不少。此时见越千秋拿手指着鹤鸣轩,道是那儿就是爷爷的居处时,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座被很多官员视作为升官必经处的地方,心中却想起几次“偶尔”撞见越老太爷的情景。

    虽说人笑眯眯的一点宰相架子都没有,可言行举止却始终滑溜溜的,难以捉摸。

    他委婉提出是否要去拜会一下越老太爷,却被越千秋推脱以爷爷一早就出去了,说是午宴时再回来,他也就没再强求。可等到了清芬馆大门前,他忍不住就问了一句:“听说从前九公子你就是住在鹤鸣轩隔壁这座清芬馆的?”

    听说?我七岁就搬出来了,这种已经相隔快八年的事情,应该不至于满大街流传吧?

    越千秋腹诽不已,面上却满不在乎地说:“是啊,爷爷那会儿偏袒我这个没人疼的孙子,就让我住在他隔壁,便于我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跑过去找他。小时候我就是在鹤鸣轩长大的,那儿书架上的书也不知道被我翻烂了多少……嗯,乱涂乱画的也很多。”

    他一点都没有糟书的内疚,反而理直气壮地说:“多亏有我,否则也不能翻出那么多险些被埋没在故纸堆里的宝贝来,鹤鸣轩出品也不至于有那么多文人墨客趋之若鹜。”

    李崇明当然知道,正是因为那些打着鹤鸣轩出品的诗词集子,本来应该无人问津的武英馆才会吸引不少颇有名望却受人排挤的词臣,因为这些人都能够第一时间看到那些诗词,以此作为朋友之间交往,甚至是攻击政敌无知时的利器。

    他也不是没想过是不是越老太爷养着个庞大的清客班子,可料想不论是哪个清客都不会甘心情愿地在幕后捣鼓这些却永无扬名的机会。因此,他再次往隔壁看了一眼,这才笑着说道:“九公子都能翻出这么多书,难道越老太爷从前就一点都没发现?”

    “他老人家从在户部开始就是日理万机,只有影叔给他不停地买书,他却没工夫看书,所以当然就都便宜我了。要不是影叔还不断把各种书运到后头藏书阁去,鹤鸣轩早就装不下了……”

    反正这事儿在家里也是好些人羡慕,可却仍然没法越鹤鸣轩雷池一步,更没办法从秦大舅和秦二舅这越家姻亲二人组口中掏出什么话来,越千秋信口开河外加胡说八道,也不愁有人拆穿他的谎言。他刚说到这,就只见清芬馆正房门帘打起,却是阴着脸的三太太走了出来。

    和一吃亏就立刻往后缩的二太太相比,三太太素来是个有几分死心眼的人,哪怕两个兄长和越千秋相处得如同蜜里调油,秦家亦是从寻常的金陵富商跃升为金陵豪商之一,她仍是怎么看越千秋怎么不顺眼。而现在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妯娌四太太,她更是瞧不起。

    然而,今日老太爷不但让人在清芬馆请客,还让她和二太太过来帮衬,下帖邀约的客人里头,除了东阳长公主这样明显是来捧场的,竟然还有她的两个嫂子。此时就连二太太的娘家亲戚,也都笑吟吟地顺着那个不知道是哪来的野女人说话,她简直是又恼火又嫉妒。

    所以,她找了个借口就溜了出来,不愿意在那儿当陪衬受闷气。

    而此时看越千秋竟然带了个从没见过的陌生少年过来,她那脸色就更不好看了。记起之前提过,武英馆的那些学生也要来,而这些出自各大武林门派的少年,在她眼里不过是一群没出身没背景的草莽,她只当成李崇明便是其中一个,当下便冷哼一声。

    知道和越千秋斗嘴,只会惹来回头丈夫抱怨,公公敲打,她索性在越千秋开口叫了那一声三伯母之后,也不回答,只皮笑肉不笑地一抬下巴扬长而去。然而,她还没走出去几步,就被身后传来的,越千秋那通报的声音给惊得脚下一个趔趄。

    “娘,长公主,各位伯母婶婶舅母姐姐妹妹,我偶尔路遇嘉王世子,他也来凑热闹了。”

    打起门帘先请了李崇明入内的越千秋,一开口就迸出了一大堆称呼,一时引来屋子里一堆笑声。抬脚进门,在放下门帘之前,越千秋瞅了一眼院子里呆立的三太太,毫不客气地冲人做了个鬼脸,这才转过身来。

    至于三太太会疑神疑鬼想什么……关他什么事?

    而李崇明在进屋之后的第一时间,也听到了隔屏后头那众多女人的笑声。他来不及细想,迎上前来的桑紫就笑着把他拉到了隔屏后头。

    看见居中铺着厚厚白狐皮褥子的罗汉床上,一边坐着他见过多次的东阳长公主,另外一边则是坐着一个体格纤弱的少妇,他便明白,那一定就是越千秋的养母,那位金陵人口中非常神秘的越四太太了。

    至于他为什么能一眼认出来,那是因为,据说很得越老太爷信赖的长媳,越大太太的年纪和这一位实在是相差太大了。

    果然,桑紫带着他转过旁边的座椅,他就看到东阳长公主冲着他招手道:“崇明你倒是腿快,居然比小胖子还早过来凑热闹。过来,见见主人,你该叫……”

    该叫两个字之后,东阳长公主便有些卡住了。如果是跟着越千秋,又或者根据严诩和越千秋之间的辈分,那么该叫一声伯母又或者婶婶,可如果这么叫了之后,回头小胖子一来,作为李崇明叔叔的小胖子又该叫平安公主什么?

    她正犹豫的时候,却只见李崇明已经直截了当走上前去,笑容可掬地叫了一声伯母。发觉平安公主也微微一愣,她想想小胖子回头来了,被李崇明抢先一步的他必定会气恼得很,可人是越千秋带来的,她也就乐得看热闹,当下就笑眯眯地不说话了。

    嘉王世子在金陵一呆就不回去的事,平安公主还在南归路上就已经听说过,此时见人竟然对自己如此热络,她想也知道那不是看在越老太爷的面上,就是想要拉拢越千秋,当下便仿佛毫无觉察似的,笑吟吟地伸手虚扶道:“世子殿下太客气了,我怎么敢当?”

    “娘,嘉王世子在路上偶遇了我,听说我为了你去请了武英馆的大伙儿,他就说自己好奇心发作,硬是过来凑个热闹。”这时候才刚刚进入后间的越千秋故意打趣道,“嘉王世子现如今见着人了,好奇心应该满足了吧?回头若是遇到外头人,不知道你打算怎么说?”

    李崇明用最快速度扫了一眼在座的其他人,发现几个已经明显上了年纪的中年妇人之外,便只有一个衣着素净的年轻少女,姿容秀丽,但真要说艳冠群芳,却也谈不上。

    他知道那必定是程芊芊,一想到程家满门诛绝,她却依旧出来抛头露面,他心里就对人颇有些瞧不起,谁知越千秋转瞬就问了个不好回答的问题。

    他急中生智,顺势往旁边一步,侍立在了东阳长公主身后,一副老实厚道晚辈的架势。然而,他说出来的话,却不那么老实,隐隐还流露出了几分锋芒。

    “虽说我今天才是第一次见伯母,但一见就觉得可亲,想来和伯父必定是比翼情深,这才能让越老太爷一见就心生欢喜,九公子一见就视之如母。要知道,金陵城中谁不知道,九公子为人桀骜,等闲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对伯母如此亲近,不就可见伯母是什么人了?”

    这话一语双关,放到外头甚至可以说越千秋和这位越四太太是一丘之貉,所以才能彼此臭味相投,但放在这等场合,听上去却是非常高的赞誉。平安公主瞅见走上前来的越千秋呵呵笑着,可那笑容却怎么看都不是那么高兴的样子,她就笑着递了手边一杯茶给越千秋。

    “既是嘉王世子说你和我是天生的亲近,那么千秋,给我重新倒杯茶来?”

    见越千秋微微一愣后,翻了个白眼就真的去重新沏茶了,而其他人之中,多有惊讶狐疑的,她这才笑吟吟地说:“千秋他爹虽说离家十几年,可人却是消息灵通,再者他虽说是和爹赌气,可常常有信送回来,所以我和千秋也不怎么陌生。他为人并不桀骜,否则当初我也不会把诺诺托付给他。”

    说到这里,平安公主就神态自若地说:“男孩子当然应该有点脾气,就和他爹一样。就算面对尊长,尊敬但不卑下,服从但不盲从,自信但不自负,敢说敢言,敢作敢当,对那些不喜欢的人只要敷衍敷衍,而不必费时间去讨好相交,合则留不合则去,我觉得这样的千秋很好,和他爹一样好。”

    正在重新沏茶的越千秋手一抖,差点把热水倒到杯子外头去。等放下茶壶时,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想越小四如果在这里,听到如此评价,一定会乐开了花。就算是他,听到此言也觉得心里痛快舒畅。

    怪不得当初才第一次见到平安公主,他就觉得和人早就认识了一般,只一会儿功夫就毫不拘束地放开了,比对着越小四还要觉得对脾气。

    而平安公主的这番话,满座妇人们不少都觉得惊世骇俗,可真的要挑毛病驳斥,却又说不上来。再说人人都知道这位四太太是越老太爷颇为偏爱的小儿媳妇,东阳长公主都特地过来给人做面子,大多数人就笑着打算把刚刚这小小的交锋岔开过去。

    至于李崇明面色通红,是不是被噎得心里发堵,是不是不高兴,谁管他去?那是嘉王世子,又不是太子!谁让他明褒暗贬越千秋?

    然而,就在这时候,陪坐下首的程芊芊突然说道:“能有这样豁达的心胸,四太太果然和我这样的凡俗之人不同。我很小生母就去世了,被父亲隐藏身世,抱到了嫡母身边抚养。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我在人前固然是力求尽善尽美,一点错处都不露,但心里却一直都很迷茫,每每想要祭奠生母却找不到机会。我如今有丧在身,不该来搅扰您今日的小宴,可现在,我很感激长公主让我有过来听您这番教诲的机会。”

    平安公主对程芊芊的好奇,比对李崇明这位天潢贵胄还要更多些,此时听人这么说,她微微沉默了片刻,随即诚恳地说:“程小姐言重了,如今你身上,还压着程家那么多人的命案,除了查清楚这骇人听闻的案子,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你要替那几十口人好好活下去。你活得越好,那些害你的人才会越难受。”

    正端了茶过来的越千秋看到满座其他妇人有的窃窃私语,有的面露诧异,还有的则是低下头去遮掩表情——显然,程芊芊这样光明正大承认自己乃是庶出,每个人都没料到。毕竟,在程家人死绝了的情况下,只要她不说,没人知道这一点。

    他大体能明白那位聪明的姑娘是进一步把自己放在相对低的位置上,降低旁人对她的警惕和提防,但明白不代表赞赏,因为他实在是不太愿意和这种出身阴暗,经历晦暗,敏感多思的女孩子打太多交道——实在是太累了!

    然而,当他注意到李崇明那目光时,却发现这位嘉王世子最初的不以为然竟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若有所思的评估。意识到李崇明对程芊芊第一眼观感平平,甚至还有些嫌弃,现如今却是分明扭转了某些态度,他不禁心中一动。

    就如同皇帝一度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让萧敬先把程芊芊给纳了去,李崇明现如今会不会产生这样危险的念头?这种算计太深的龙子凤孙,那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他本待开口说话,可接触到李崇明身边坐着的东阳长公主那眼神,他立刻就把嘴闭上了。计算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周霁月等人大概会和那帮子少年们分开走,估计快到了,他便打算先溜出去,丢下李崇明一个人应付这些阿姨妈妈们。

    然而,门外那个通报声直接打断了他的计划。

    “报!英王殿下和晋王殿下到大门口了!周宗主和萧姑娘她们也到亲亲居了!”

    越千秋简直觉得五雷轰顶。小胖子跑来也就算了,怎么萧敬先也来了?皇帝难不成连个萧敬先都拖不住吗?就算刨除平安公主不提,萧敬先和萧京京这一碰面,不会撞出什么火花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