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零一章 谁围观谁?
    越老太爷作为当朝首相,如今的越府是名副其实的往来无白丁,但两位亲王联袂而来,其中一位还是当今皇帝唯一的皇子,再加上里头已经到了一位刚刚低调过来的嘉王世子,这仍然是相当少见的情况。

    对此,今日受了邀约过来的秦家两位太太无不咂舌,暗自庆幸自己来得爽快,还带了儿媳撑场面。至于其他人,对此盛况也同样有些唏嘘。

    大太太自不必说,早早就亲自出面把娘家两个弟妹都请了过来。而二太太言氏虽说并不是金陵本地人,却也给家中近亲下了帖子,邀她们过来捧场。

    如今妯娌两个见越千秋迎了出去,再看到平安公主虽说不好意思地对东阳长公主说惊动太大,但脸色却分明很镇定,大太太不过是在心里感慨到底是金枝玉叶,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大场面,二太太的感受就大不相同了。

    她可不比只会甩脸子的三太太,早就派人暗地里悄悄打探了那位四弟妹的身世,只觉得所谓山林隐士之女实在有些对不上。不说别的,这些天相处下来,她只觉得对方礼仪娴熟,举止优雅,绝对是大家族中熏陶的,等闲小户人家怎么养得出这等女孩儿?

    而据她所知,外间已经有传闻说,越小四是拐了哪家千金私奔,直到现在女方家里都正在四处寻找失踪多年的女儿以及那个可恨的拐子,所以越老太爷承认儿媳妇,只不过是为了防止女方打上门来,坐实了越老太爷这个当爹的教子无方。甚至她都听说,已经有越老太爷的政敌到各处官府去打听报上来失踪人口的案子了。

    二太太完全没去想,按照大吴这边某些世家大族的尿性,女眷若真的是被拐了,十有八九会怕丢脸,直接报个病亡。她只顾着暗自埋怨那个为人诡谲的小叔子不干好事,公公还一味纵着他,连这不守妇道的儿媳妇也一并庇护上了。

    偏偏就连皇帝竟也爱屋及乌,如此给人做面子,而这份偏爱竟也不见偏到自己丈夫头上!

    秦家两位太太则正想着是不是要赶紧去把小姑子请回来,可就在这时候,只听外间一声咳嗽,紧跟着,一只手就打起了门帘,随即便是满脸堆笑的三太太进了屋子。

    刚刚才借口身上有些不爽快离开的她,这会儿面上仿佛重新扑了一层脂粉,看上去容光焕发,哪有之前那恹恹的样子?

    “刚刚身上有些不舒服,回去之后拿水送服了一丸药,总算是好了。”

    三太太竭尽全力流露出了最得体的笑容,又团团道了一回歉,当目光落在嘉王世子李崇明的身上时,她蠕动了一下嘴唇,有心就刚刚那有眼不识泰山道个歉,可话到嘴边,她到底拉不下脸来,最终还是将打叠了许久的致歉吞了回去,只是不自然地笑了笑。

    等听到平安公主对她说了两句关切的客气话,她这才心里稍舒服了些。不论怎么说,她总是对方的嫂子,纵使老太爷再偏爱,总不能越过长幼去!

    而东阳长公主早就把桑紫派了出去,让她先把周霁月和萧京京还有几个女孩子先带进来。这会儿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敷衍着众人的恭维和讨好,一只手却漫不经心似的搭在了平安公主的手上,仿佛是安慰,又仿佛是提醒。毕竟,纵使是她,也没想到萧敬先会过来。

    这要是平安公主真的被萧敬先认出来,到时候那个从来不走寻常路的家伙会怎么做?

    而在大门口接着小胖子和萧敬先的越千秋,则是表现得直截了当多了。甫一见面,他就没好气地说:“你们舅甥俩还真是形影不离了是不是?上我家做客也要一个拖一个?”

    小胖子哪里知道越千秋心中的纠结,表现得恰是理直气壮:“晋王正好在父皇那儿碰到了我,听我说要来见你娘,他说他也挺感兴趣的,想过来瞧瞧。父皇虽打趣晋王这好奇心简直像是妇人,但我说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其实我也挺感兴趣的,父皇既然没说不行,那我当然就带晋王一块来瞧瞧。怎么,你还敢不欢迎?”

    “欢迎,当然欢迎!你们两位亲王大驾光临,咱越府蓬荜生辉,这行了吧?”

    敢情是小胖子你这个小笨蛋办的坏事,要不是怕太刻意了让萧敬先察觉,皇帝肯定会在半路上把你叫回去大骂一顿!

    越千秋疯狂腹诽,可瞥了萧敬先一眼,他就懒得多啰嗦了,免得多说话惹出了对方的疑心。他转身在前头带路,却只听背后刚刚一直装哑巴的萧敬先开口对小胖子问道:“英王你和那位越四爷应该没见过吧?既然如此,你怎么会好奇到来凑这么个热闹?”

    “谁让那位越四爷是越千秋名义上的爹?”小胖子加重了“名义上”这三个字的口气,见萧敬先不禁莞尔,他就笑吟吟地说,“再说了,能让越千秋叫一声娘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我也想好好瞧瞧。谁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萧敬先见前头走着的越千秋身体似乎有些发僵,就火上浇油地问道:“照这么说,如果千秋在人家进门之后不理不睬,甚至三番两次给人下套,害人不惨,你就不好奇了?”

    “那当然,没本事让越千秋折服的女人,那有什么好看的?”

    越千秋差点被小胖子给气死。深悔没有早点对皇帝说,把某些事情选择性地告诉小胖子一些,省得这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然而,想到小胖子有时候并不是嘴巴那么紧的,演戏水准还差那么一点儿,他最终还是头也不回地说道:“回头见了人你老实点,长公主也在!”

    小胖子顿时凛然。他号称天不怕地不怕,但终究怕的人还是有那么几个的。其中,越家老太爷他自然是发怵的,东阳长公主就更加不用说了,就连越千秋那挖坑埋人的本事,他也领教得多了,自然不敢真的把人惹毛。

    所以,听到越千秋的话,他固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不屑,但态度却端正多了。

    而警告过小胖子,越千秋又扭头对萧敬先说道:“刚刚通报说,萧京京也已经到我那亲亲居了,她可不知道她娘和晋王殿下你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还请说话小心点……”

    “怎么,事到如今你还想在我面前说她刺喉自尽那点瞎话?”萧敬先呵呵一笑,若无其事地说,“你这一招坑进去红月宫这么多人,外头流言纷纷扬扬,可最关键的红月宫主萧卿卿却根本连影子都没露出来,算不算误中副车?”

    “你管我?”越千秋委实不客气地冷笑道,“萧京京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你这个狡猾的狐狸可别想着拐骗她,她现如今在武英馆那些人当中可受欢迎了!”

    萧敬先见越千秋说完这话就重新转过身去,他便轻轻按着一旁小胖子的肩膀,笑吟吟地说:“如果那小丫头和她娘一样漂亮,那可是个绝色美人,怪不得才在武英馆呆了没几天就能让人心思大动。回头你见了若是喜欢,可得下手快一点,赶紧和皇上提一提。”

    小胖子是曾经见过萧卿卿的,尽管那时候人已经收起了那天生魅惑,在他眼里那仍旧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至于萧卿卿在武英馆前露出真面目,无数人颠倒迷醉的那一幕,他也听人说起过。所以此刻被萧敬先这么调侃,他反倒不禁有些踌躇,生怕回头又生出什么波折。

    而更让他意料不及的是,前头的越千秋突然又补充道:“顺便告诉你们,程芊芊也来了。”

    这一刻,小胖子终于有一种扭头就走的冲动。看越千秋的便宜老娘固然很有趣,可如果自己也成了别人看笑话的一部分,那就不怎么美妙了。他可不会忘记,父皇甚至一度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把程芊芊推给萧敬先。

    而萧敬先注意到小胖子那偷看自己,分明有些微妙的眼神时,他就突然停下了脚步。紧跟着,他就耸肩笑道:“虽说我能让千秋叫一声娘的女人有些兴趣,但既然是女客众多,我这个至今还单身的人就不搀和了,省得来日惹出什么风言风语。”

    说到这里,他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走,却还边走边挥了挥手:“回头英王记得来对我说说,你对千秋的娘是什么观感。还有,我的终身大事,也劳烦你们别忘了。”

    小胖子虽说觉得有些对不起萧敬先,但此时人走了,他不知怎的还是松了一口气,连忙不假思索地答应道:“晋王殿下你放心,我绝对忘不了!我会揪着千秋帮你谋划的!”

    越千秋看了一眼如释重负的小胖子,突然闲闲地说:“英小胖,忘了告诉你,嘉王世子李崇明也不请自来了。你这会儿去追着英王殿下一块走,那还来得及。”

    裴旭如今已经不在朝了,要说小胖子最不喜欢的人,李崇明这个便宜侄儿绝对算是排名第一。他脸色一黑,随即就昂首挺胸地说:“他来了又怎么样,我这个当叔叔的还怕他一个侄儿?有我在,他就算有幺蛾子也使不出来!”

    见小胖子反而冲到自己前头去了,越千秋不紧不慢跟在后头,心里因为萧敬先的离开而长舒一口大气。现在想想,幸亏东阳长公主把程芊芊请来了,他又让周霁月把萧京京拉来了。

    话说回来,萧卿卿之前透露了那样一桩天大的秘闻之后,便从刘府消失,这秘闻的真实性也就真有些值得怀疑了。如果不是皇帝沉得住气,对小胖子的态度明显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北燕就真要笑翻了。从这一点来说,萧卿卿到底是站哪边的,还真难下判断。

    就这么一耽搁,当进了清芬馆,越千秋就已经听到里头传来了周霁月那几个姑娘和人说话的声音,显然是比他们早到一步。他还以为小胖子真的会不管不顾先闯进去,等发现人在正房门口停下,转身瞅了一眼慢吞吞的他,满脸嫌弃他太慢的表情,他这才呵呵一笑。

    如今的小胖子还是知道避嫌的嘛……

    他仍旧用那慢死人的步速走到门边上,有意重重咳嗽了一声,这才大声说道:“英王殿下请,晋王殿下虽说溜之大吉了,可大伙儿都等着见识一下您了。”

    小胖子登时气得抬脚往越千秋踹去。明明是我来见识一下你娘的,现在怎么我自己成了被围观的那个人?按照他从前的脾气,这会儿肯定和萧敬先似的扭头就走,可想想绝不能让越千秋得逞,他还是压下那股邪火,直接用大劲儿扯起门帘就入了内。

    可当他穿过隔屏旁边的珠帘后,发现除却讨厌的李崇明之外,确实是满座女眷,他便头皮发麻了。宫中妃嫔虽不少,但因为他早年人厌狗憎,所以那种莺莺燕燕齐聚的场合,他都是单独陪着皇帝的,别人也不会没事对他表示慈爱,冯贵妃死后更是如此,他也就是对任贵仪这种老嫔妃表示一下孝顺而已。

    至于因为热切英王妃的位子而主动黏上来的千金闺秀……偶遇的话固然有,但他并不是会随随便便上人家里去的类型,所以这么多年轻女孩子扎堆的场合,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而且,除却周霁月等几个见过他的,此时那些端详他的妇人们也好,打量他的小姑娘们也罢,却大多都带着好奇和评估。那种眼神仿佛不是把他当成乘龙快婿又或者如意郎君,而是在嘀咕这就是当朝皇子,看上去挺有趣的嘛。

    于是,敏锐意识到这些人和其他女人差别的小胖子不由得郁闷了。

    而更让他欲哭无泪的是,东阳长公主亲自起身把磨磨蹭蹭的他拖了过来,等送到居中那位明显是越千秋便宜娘亲的秀丽少妇面前之后就笑着说:“没见过吧?这就是我那个声名远扬的侄儿,今天任凭你看个够。别嫌胖,我皇兄早就问过太医,说是再大两岁就能抽条了!”

    这种卖牲口似的浮夸语气,让小胖子发窘到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然而,接下来面对的那双眼睛,却让他怔了一怔。那种眼神中流露出的笑意他仿佛见过,可使劲回忆却又没有什么印象,不知不觉的,他那满满当当的羞怒心情就缓解了许多。

    可是,当对方笑得露出了小酒窝时,他却有些不自在地侧过了头。

    而在此时,他就只见面前这年轻少妇已经站起身来,微微一屈膝之后就笑道:“英王殿下见谅,被长公主一打岔,都忘了行礼。别看我刚刚对人把千秋夸得千好万好,为人父母都当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千秋素来脾气有些大,也只有英王殿下这样心宽大度的人,和他才能相处得不错。”

    小胖子虽说听过无数恭维,可此刻听到越千秋这母亲夸奖自己心宽大度,他还是立刻眉飞色舞,决定大度地原谅刚刚那种仿佛被人当猴儿看的经历。

    等到发觉一大堆人都忙不迭地起身和他行礼相见,周霁月那些人则是爽利地躬身为礼,他就笑吟吟地抬了抬手示意免了。可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回答平安公主的话,他就注意到了周霁月旁边那个陌生少女。

    只是对视了一眼,他就只见对方皱了皱鼻子侧过头去,随即就笑着攀了周霁月的肩膀说了句悄悄话。就在这时候,他便听到背后传来了越千秋的声音。

    “那就是红月宫少宫主,萧京京。”

    说话时,越千秋仿佛不经意地瞅了一眼此时完全被人忽略的李崇明,见其虽说竭尽全力显得若无其事,但眼神中还是流露出几分懊恼。然而,他很快就没旁观者清看热闹的心情了。

    因为重新转过头去看平安公主的小胖子竟是鬼使神差似的冒出了一句话。

    “伯母过奖啦,我和千秋是好朋友,再说,我和伯母一见如故,您不用那么客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