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零四章 血色朱杀
    抱着诺诺一溜烟出了清芬馆正房,越千秋见东阳长公主带来的那些侍女,还有越老太爷送给平安公主的几个丫头都正在院子里,他微微一思忖,随手把诺诺抛到自己背上,竟是不循正路,直接翻上了墙头。

    这种经历诺诺早就熟悉了,非但不怕,反而高兴得使劲拍越千秋的肩膀。

    每逢这种时候,越千秋就忍不住想到自己当初被严诩背着高来高去的情景,嘴角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等到带着诺诺直接到了隔壁鹤鸣轩的屋顶上,他忖度这边厢应该没人能够偷听到他们兄妹的谈话,他这才把小丫头放了下来。

    “诺诺,对我好好说说,朱杀是什么东西?”

    小丫头年纪不大,人却是鬼灵精。她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这才笑眯眯地说:“千秋哥哥你这就不知道了吧?朱杀不仅仅是东西,还是人。”

    她一边说一边东张西望看了看,仿佛是生怕四周围有人偷听,随即就凑到了越千秋耳边,非常小声地说:“我是听到爹和娘说起过。北燕先帝最后那些年,看谁不顺眼就贬官杀人,所以,北燕秋狩司就养着一批人,他们不干别的,专门为皇帝杀人。”

    “大概是那位北燕先帝贬官杀人觉得还不够爽快,就干脆捣腾出一种非常少见的大红颜色,用笔蘸了那颜色写帖子给人送去,就和索命的阎王帖似的,这就叫做朱杀。而要是接了朱杀帖子的大臣不肯自杀,那么隔天就会被罢官,罢官之后就会死。而动手的人,据说也叫朱杀。”

    虽然说的是自己的曾外祖父,可诺诺的口气中根本听不出一丝一毫的尊敬。不过,小丫头从前说起北燕那位皇帝的时候,一样缺乏敬意,越千秋也不知道是越小四又或者平安公主本身对那位北燕至尊就不大尊敬,还是早就想到要把女儿送到金陵,故意这么教的。

    耳边呵气如兰,可说的却是和诺诺这种年纪的小女孩儿完全不相称的恐怖话题,越千秋实在是觉着有些诡异。然而,眼下实在没工夫再去向平安公主打听,而诺诺的解释又非常像是那么一回事,不似寻常人家小孩儿乱编的故事,他少不得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嗯,解释得很清楚。那么,哥哥再问你,那个昏君这么干,就没有天怒人怨吗?非刑杀人,纵使他是至尊天子,下头人也应该忍不了吧?而且,我之前恶补北燕那些历史地理风土人情的时候,可没看到人写过这什么朱杀的故事。”

    “因为丢脸呀。”诺诺做了个鬼脸,意识到越千秋看不见,她就索性顽皮地扯了扯哥哥的耳朵,这才轻哼了一声。

    “那时候整个上京乱成一团,当官的继续留着怕朱杀,辞官走了还怕朱杀,再加上皇子们互相攻谮,暗杀,死人无数,所以才会有现在的北燕皇帝一怒之下反了他爹。等到他登基之后,清除各种奸佞余孽,在给先帝写起居录的时候,据说该删的都删了,当然就没人传这样的闲话啦!”

    “我记得爹对娘说,他之前收留过一个出自朱杀的人呢,那都是从小养在秋狩司的,一个个只知道听命行事,只知道杀人,其他什么事都不会做。”

    越千秋越听越是觉得这背后的某些东西快要被自己抓住了,于是发现诺诺竟是突然打住,他便忍不住问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没有了呀!”见越千秋倏然转头错愕地看着自己,诺诺就气呼呼地说,“爹说到这里就突然看到我,说不能让我听这些,硬是让娘带我回去睡觉!”

    越千秋顿时好不郁闷。这种关键时刻就没有了的模式,是他最痛恨的了!只不过,想到平安公主应该比诺诺会多知道一点儿,总算弄清楚了一些的他还是微微舒了一口气,随即捏了捏小丫头那脸颊,随即笑着说:“多亏了有你这个百事通。等回来的时候,我给你买糖人。”

    诺诺登时眉飞色舞,连越千秋掐自己脸时的不乐意都忘了,手舞足蹈地说:“我要最大的,我要最大的那个!”

    “小心吃坏牙!”越千秋警告了一句,见人抱着自己的胳膊撒娇,他最终还是一口答应道,“总之,只要你以后凡事对哥哥说,糖人也好,肉串也罢,什么都有!对了,娘既让我跟着长公主去一趟,一会儿客人都归你招待,你这个小主人千万别给我捅娄子,知道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哥哥你真是老了,这么罗嗦!早知道我就把大双小双一块留着,让他们端茶递水也挺好的!”

    越千秋只觉得两边太阳穴突突直跳。那两个混世魔王在长公主府简直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结果在越家那是上有大太太压着,下有小魔女盯着,竟然还会被指使去端茶递水,要是严诩和苏十柒,乃至于东阳长公主知道那对双胞胎是这么被管束法,会不会被气死?

    在背着诺诺跳下地之前,他只能决定换一种方法:“那俩小子毕竟是皇上的孙外甥,你可别太乱来。唔,你要是能培养一下他们的男子汉气魄,让他们日后能有担当一点,回头哥哥就答应你一个条件。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之类伤天害理又或者丢脸的事,我都答应你!”

    诺诺的眼神中闪动着惊喜的光芒,她甚至没有问当真不当真之类的废话,几乎想都不想就嚷嚷道:“成交!千秋哥哥你可别骗人!”

    知道越小四和平安公主的脾气一大半都被诺诺给继承了,她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做到,越千秋当然也不会拖泥带水,伸出左手反过来和背上那小丫头轻轻一击,随即就一本正经地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一去一来,只不过耽搁了一小会功夫。越千秋把诺诺重新送回了平安公主身边。他见东阳长公主没有动身跟他们去的意思,他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自己不在那一小会儿,她和严诩母子达成了什么妥协,于是就装成没事人似的对严诩打了个招呼。

    “师父,现在就走吗?”

    “嗯,走吧。”和越千秋想的不同,刚刚那一小会,屋子里的气氛就仿佛凝滞了似的,谁也没说一句话。因此这会儿严诩也吃不准,东阳长公主究竟是否接受他已经改了官职一事,当即拱手告辞。而程芊芊则是万福行礼后,神态自若地第一个出了门。

    小胖子和李崇明刚刚杵在这已经难受死了,此时自然溜得飞快。当越千秋最后一个出屋子时,就只见抢先一步出来的两人已经开始彼此互瞪,和小胖子的冷笑敌视相比,李崇明那不动声色的城府似乎要深沉得多。可他更知道,小胖子也不过在死敌面前装粗枝大叶而已。

    这家伙关键时刻鬼着呢!

    不消一会儿,严诩就跟了出来,看那表情,东阳长公主似乎并没有说什么。可等到他招呼了众人一块走时,桑紫却急急忙忙冲了出来,等到了严诩身边时,她犹豫片刻这才低声说道:“事出突然,长公主只不过是一时没想通,少爷您千万别勉强,凡事以自己为重。”

    尽管听这口气就知道桑紫是自作主张追出来的,但严诩本来有点严肃的那张脸还是瞬间变得神采飞扬。他眉角一挑,自信满满地说:“桑姨告诉娘,我心里有数,请她放心!”..

    当桑紫重新回到屋子里时,她还没来得及对东阳长公主禀报严诩的回答,就只见这位素来以脾气火爆手段狠辣着称的金枝玉叶恼火地骂道:“放心个屁!他只不过是之前去过一次北燕而已,现如今就在我面前装翅膀硬了长大了?老娘做事的时候,他牙还没长齐呢,竟然想让我在家里坐着抱孙子享清福了?”

    之前越千秋外出那些天,东阳长公主也来过越家,平安公主和她算是见过两面。可那时候,她总感觉得这一位总有些端着——不是端着架子,而是总有些放不开。此时听她在自己面前怒骂儿子,连老娘两个字都用出来了,她不禁为之莞尔,一下子想到了越小四。

    嗯,那个家伙也很喜欢自称老子,还说是跟爹学的。要说嬉笑怒骂百无禁忌的公公,和这位无所顾忌的长公主一样,真是有意思的人

    东阳长公主怎会漏过平安公主这偷笑?既然已经失态,她就懒得再继续维持从前那副长公主仪态了,悻悻说道:“阿诩和越小四从前就是一个脾气,现如今人人都说他是浪子回头,可在我看来,比起你家那口子却还差得远。他现在竟然想挑我那副担子,简直不自量力!”

    平安公主对于别人称赞越小四,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可是,喜欢洋洋得意的丈夫不在,她当然也乐得在背后贬损他两句。

    “长公主以后可不要当面夸他,四郎那是个想着一出就是一出的人,相比严大哥,他的性子太跳脱了,做事不稳重。再说,爹有四个儿子,四郎是幼子,他当然能撒欢似的在外头任性胡来,可严大哥是长公主唯一的儿子,他已经足够好了。”

    足够好三个字,终于触动了东阳长公主心中那根细细的弦。她长叹一声,看着平安公主,突然伸手握了握那双即使在这暖烘烘的屋子里,依旧有一点点凉的手。

    “虽说我早就听那老头子说过你,可见了面说过话才知道,越小四那个臭小子能娶到你,那是多大的福气。很少有被亲人都不当一回事却平安长大的女孩子,尤其是遇到像你这般豁达开朗却又明事理的。越小四很有福气,千秋更是很有福气。”

    面对这绝非一般的赞誉,平安公主没有客气,笑得眉眼弯弯的她轻描淡写地歪了歪头。

    “我只是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用尽全力快快活活地过下去。既然遇到了肯对我那么好的男人,既然生了那么可爱的女儿,既然天上掉下来一个很好玩的儿子,又有个挺有趣的公公,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听到平安公主形容越千秋很好玩,越老太爷挺有趣,东阳长公主终于笑了起来。而玩笑过后,她便渐渐收起笑脸,沉声问道:“你知道朱杀?”

    “嗯。”平安公主突然沉默了一会儿,随即才淡淡地说道,“我听乳娘说,我的外祖父,一个很平平常常的小官,便是死在朱杀手上。他收了朱杀帖之后,想着家里妻儿满堂,他就心存侥幸没有自尽,只想着先帝不可能杀他这样的七品芝麻官,说不定是有人恶作剧。结果,有一天早上,外祖母醒来时发现满脸黏糊糊的,再等发现枕边人没了脑袋,当场吓疯。”

    说着这个极其血腥的故事,她的面色只是微微有些苍白,但双手却紧紧抓住了手中的帕子,指节竟是有些发青:“遇到这样天塌下来的惨剧,外祖父家里一夜之间完全散了。母亲早就进了王府,这才躲过一劫,可就因为这事受了惊吓,没几个月她就过世了。”

    “据说那时候的朱杀帖,完全是先帝随便翻看各官衙花名册,只要左右有说人不尽职,他就会雷霆大怒立刻亲自行帖,不自尽就杀人。”

    毕竟是南北两国,纵使东阳长公主这岁数,确实是覆盖了北燕那位先帝在位的时期,可她着实没想到那种血红色的恐怖竟然会覆盖到寻常小官!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本打算不再问这让平安公主失去了亲生母亲的惨事,却没想到平安公主竟是侧头又对她笑了笑。

    那笑容中不见太多惨痛,反而有些莫名的温暖。

    “但也是因为外祖父那件事,我平日只不过是早晚请安才见一次的嫡母,却破天荒地亲自带了我一天。现在想想,她应该就是从那之后把手伸进了秋狩司,把几个对上头不满的中坚官员给笼络了在手。后来便带着他们反杀了时任正副使,跟着先帝倒行逆施的几个大人物后来的事情,想必长公主都知道了。我现在还记得她安慰我时说的话”

    平安公主微微眯起了眼睛,一贯平缓温柔的语调竟是显得铿锵有力。

    “不要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女人伤心的时候若是只会哭,那便让人瞧不起!你娘没了父母家人,确实是悲伤绝望,可她毕竟还有你这个女儿,怎么不想想她死了你怎么办?你要好好活着,想想你们那一家很可能就只剩下你这一个了,你也应该好好活着!”

    说到这里,她自失地摇了摇头,随即认认真真地说:“如果不是她在的时候,一直都记得给我请大夫,也许我活不到现在。哪怕她后来没再单独见过我,后来人又都说她去世了,可是,即使我再微不足道,兄弟姐妹们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可至少给我看病的大夫从来都没断过。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很尊敬她,那是一个说到就一定会去做的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