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零五章 千秋的乌鸦嘴
    严诩既然是来带走程芊芊的,自然预备得很周到。他并没有用之前长公主府的那辆马车,而是自带了另外一辆。当程芊芊到了车前时,上头还下来两个年轻的侍女,恭敬却又不失强硬地把她搀扶上了车,随即又跟了进去,训练有素的样子和一般的世家侍女没有半点区别。

    看到这一幕,小胖子只觉得有些不那么舒服。这怎么看着那么像是押送犯人?

    不过小胖子只是这么想想,碍于有李崇明这么个讨厌鬼在身边,他紧闭嘴巴,根本就懒得说话,省得在大街上争吵起来,给外人看了笑话。然而,他瞅了瞅自然而然凑在一起的越千秋和严诩,忍不住还是流露出几分羡慕。他那些老师对他,根本不像严诩对越千秋的真心。

    越千秋没注意到小胖子那目光,他没有传音入密的本事,一会儿出发之后四周围人多,大街上人更多,因此他只能趁着这会儿上马之前,把诺诺提供给他的那些消息,用最快的速度低声转述给了严诩。

    而之前越千秋抱了诺诺出去说话之前,留在屋子里的严诩也看过那张朱杀帖,得知了来龙去脉,此时又听说了这些陈年旧事,他更是眉头倒竖了起来。换成从前的他,早就撂狠话了,可这会儿他却忍了又忍,最终只是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嘴里迸出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知道了,走吧。”

    一路上风平浪静,既没有什么翻倒的大车堵路,也没有什么当街打架殃及池鱼,更没有什么冷不丁冒出来的刺客,仿佛那张朱杀帖只不过是纯粹的玩笑。

    然而,从越府到太平门的刑部衙门这条一路向北的大道,恰恰算得上是从金陵最热闹的地方去往金陵最冷清的地方,在这还未出年关的时节,他们沿途遇到反方向过来的人不少,而他们这一边,越走路上人越少,到最后干脆就只有他们这一行三十余人了。

    面对这样的情景,李崇明不知不觉有些心里发毛。他之前早就吩咐了随从过两个时辰再过来接他,刚刚出越家时却来不及等自己的随从过来汇合,再加上李易铭也骑马,他也不得不骑马,如今虽说周遭有李易铭的侍卫,有严诩带来的随从,他却仍然觉得如同赤身站在冰天雪地里,后背阴寒冰冷,就连攥着缰绳的双手也不禁有些发僵。

    他就这么跟出来,连一个自己人都没带,万一遇到刺客……别人肯定不会第一时间想到保护他,他岂不是最容易遭殃?他只不过是想争取一个机会,一个让自己显得有些出众,同时却降低一下其他方面评价的机会,可万一遇到危险,那就太不划算了!

    李崇明越想越多,却没注意到小胖子已经瞅见了他那千变万化的表情。

    小胖子仿佛看透了李崇明的担心,哂然一笑后就随手对几个侍卫指了指,等到他们都朝这位嘉王世子靠拢了一些,他就拍马跑去了越千秋那儿。

    越千秋是因为平安公主的提醒又或者说请求,才不得不跟过来的,原本并不乐意凑这热闹,因此骑着白雪公主的他一路多半时间都在发呆。可就算如此,旁边突然凑过来一个小胖子,他还是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斜睨了一眼就有些嫌弃地问道:“干嘛?”

    小胖子对越千秋这种态度早就习以为常,此时恨恨地踹过去一脚,见越千秋根本都懒得躲,身下白雪公主就已经敏捷地小跑一步躲开,他不禁恼火地低喝道:“你这马儿也成精了,连这点亏都不肯吃!”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越千秋随口一说,见小胖子不依不饶地又靠了过来,他就知道人有话要说,当即看了看左右。见无论严诩带来的那几个人,还有小胖子那些侍卫,都非常主动地离远了些,他便主动问道,“有话快说,把人都遣这么远,你不怕有刺客啊!”

    “这不是有你吗?”小胖子瞅了一眼越千秋挂在马褡裢里的那两截陌刀,随即冲着发呆的李崇明那方向努努嘴道,“我看那小子已经担心得连冷汗都出来了,要不派两个人送他回去得了,免得他在那疑神疑鬼。”

    越千秋没想到小胖子竟然还会有这样“关心侄儿”的闲心,可转瞬间就意识到小胖子这一招那是软刀子杀人不见血。他没好气地呵呵一声,这才不咸不淡地说:“你说派多少人护送他回去?谁能确保人家就一定是冲着车里那位程小姐,是冲着我们,不是冲着别人?”

    “护送他回去的人派少了,说不定那是纯粹给敌人送人头;派多了,我们这儿就人手不够。再说了,就算李崇明是真的怕死,我和你打赌,你这会儿就是赶他,他也不会走。”

    说到这里,越千秋这才笑眯眯地用马鞭那软柄轻轻敲了敲小胖子的肩膀:“话说回来,你只说人家怕,你就不怕?这一路越走越荒凉,而且眼瞅着师父似乎专挑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再这么走下去,说不定真的会跳出几个人来……”

    “呸呸,你个乌鸦嘴给我闭嘴!”小胖子终于被越千秋给气坏了。他恶狠狠地打断了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揶揄,随即就黑着脸说,“表哥做事和你那德行如出一辙,凡事就爱个冒险,再说之前程芊芊都能引蛇出洞,你们不就是玩这花招吗?问题是谁会这么傻……”

    听到小胖子说谁会这么傻,如此明显的陷阱也往里钻,越千秋不禁莞尔,可下一刻,他就只觉得浑身汗毛根全部竖了起来。

    那种说不出的预感,他这辈子也不是第一次体会了。几乎是下意识地,他直接一伸手把小胖子从对面马背上直接一把捞了过来,随即犹如塞麻袋似的横放在身前的马上。紧跟着,从来和他配合最默契的白雪公主连一声嘶鸣都没有,撒丫子便疾驰了出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越千秋压根没理会被自己这动作弄懵了的小胖子,扯开嗓子叫了一声救命。而随着他这一骑绝尘,就只听几声弦响,几乎是一瞬间,他这两人一马身后的地上便连珠似的钉上了四支箭。

    如果从高处往下俯瞰,甚至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那紧随着马儿后蹄的射箭轨迹,每一箭都是差之毫厘。显而易见,射箭的人已经尽可能估计了坐骑的速度,却仍是低估了和越千秋心意相通的白雪公主那彻底放开所有限制后的高速。

    至于小胖子的那匹坐骑,则是第一时间中箭倒毙。然而,接下来的五支箭,前头越千秋和小胖子两人一马后,就只见一个身影紧随其后,连人带马瞬间撞了过来,随着一道如同匹练似的寒光卷过,五支箭竟是从中间断裂两截,箭头叮叮当当落了一地。

    看见越千秋挟着小胖子逃出生天,看见严诩单刀匹马截下了后五箭,那占据了高处,一口气把箭袋中的十支箭射空的黑衣人立时想逃。几乎与此同时,四周围却有几条人影猛地窜出,如同大鸟一般朝他扑了过去。此人亦是动作极快,丢掉手中弓箭之后便抽刀应战。

    然而,还不等他和迎面来敌交上手,他便只听脑后铮的一声弦响。几乎是在声音响起的刹那,他就觉得肩胛骨一阵剧痛,整个人竟是不可控制地往前重重跌了出去。

    他下意识地想要咬紧牙关,但往日最简单的动作,此时此刻却变得怎么都做不到,他那上下颚就仿佛不属于自己了一般,根本难以开合。当他终于仆倒在地时,就只见面前一黑,却是一个高大的人影完全遮掩了自己的视线。

    等认出那个徐徐蹲下盯着自己打量的人,他的瞳孔不禁剧烈收缩了一下。

    “箭术不错,胆子也很大,接下来,就看你有没有熬得住苦刑的本事了。至于你嘴里的毒囊,放心,会和你的所有牙齿一起,被一颗颗拔干净的,到时候,你的手筋脚筋全都会被一根根挑断,你连一根筷子都拿不起来,也不会再有任何自尽的力气!”

    说完这话,见地上那刺客露出了极度恐惧的表情,来人随手一招,等到四周围那些黑衣捕快一窝蜂上前把人带了下去,他这才纵身一跃跳下了屋顶,朝拨马回来的越千秋那两人点了点头后,就朝严诩迎了上去。

    远远看见那辆被严密保护的马车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他就扫了一眼了四周围那些此时此刻才露出惊慌失措表情的侍卫,目光最终落在了被人簇拥在当中,满脸惊容的李崇明身上。见这位嘉王世子一张脸如同白纸,仿佛一个不好就会晕过去,他不禁若有所思地蹙起了眉。

    李崇明怎么会来?

    而肚子紧贴马背,刚刚被那风驰电掣的速度颠得差点吐出来的小胖子,此时此刻则是想骂人都不敢,唯恐一张嘴哇一声吐个一地。直到越千秋停下马后从后头滑落下地,又把他从马上搀扶了下来,双腿发软的他扶着膝盖站了好一会儿,自觉缓过气,这才站直了身子。

    他想骂娘却又觉得憋屈,最终只能瞪向了越千秋。可想想人家到底是在关键时刻救了他这条小命,他怎么也不至于口出恶言,最终只能愤愤说道:“都怪你乌鸦嘴!”

    越千秋也已经看清楚了救兵是谁,如果这会儿是动漫,他早已满脑门子黑线。同样心有余悸的他没好气地瞥了一眼小胖子,使劲平复了一下呼吸,这才一字一句地说:“我怎么知道引蛇出洞居然引出了这么个会射连珠箭的家伙。要是我刚刚慢一点,我们就变刺猬了!”

    之所以不是你,而是我们,是因为越千秋刚刚就清清楚楚地发现,他的反应固然很快,但对方在第一箭对准小胖子的坐骑之后,接下来一箭恰是对准了他和坐骑。接下来那追过来的每一箭,如果不是白雪公主全力发挥,如果不是严诩反应极快追上来阻截,他和小胖子都难逃一劫。因此,他那眼睛死死盯着刚刚一箭正中刺客后背的陈五两,窝着一肚子火气。

    人家根本就不是冲着那程芊芊来的,对付的是他和小胖子!小胖子好歹还是皇子,他呢?他一个宰相养孙什么时候就和小胖子这个皇子一样重要了?嘉王世子李崇明好歹也算是金陵城中一个挺扎眼的皇孙,结果根本就没人理会!

    小胖子也是极其敏锐的人,听到这我们两个字,他亦是凛然而惊,原本想嘀咕苦胆水都要吐出来的抱怨一下子吞了回去。他惊疑不定地看着陈五两的背影,也没工夫问越千秋是不是早就知道陈五两竟然是个高手,直接蹬蹬蹬大步冲了过去。

    他虽说没看到刺客被擒的那一幕,可为什么不是在人冲出来的一刹那上前擒拿,而是他们好容易逃出来,刺客一时手段用尽想逃的时候才被抓?要知道,他刚刚差点就死了!

    当小胖子气冲冲快接近了陈五两时,就只见严诩跳落马背,脸色黑得如同锅底盔:“陈公公,你欠我一个解释!你亲自带队,刑部还来了这么多捕头,怎么就至于放了这样一个精于箭术的刺客到这么危险的距离行刺?”

    见严诩把自己最想质问的问题给问出了口,小胖子顿时止住了脚步,眼睛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陈五两的背影,甚至连一旁越千秋已经牵着白雪公主过来都没有察觉。

    陈五两自然不会不知道背后还有两个死里逃生的苦主。他苦笑一声,随即诚恳地说:“刚刚严大人是否瞧见了,那个刺客的穿着?”

    越千秋猛地意识到,之所以陈五两不问他和小胖子,原因很简单,他们两个刚刚一个是猝不及防之下被挟着逃跑,另一个是一门心思只顾埋头逃窜,谁都没来得及看清楚刺客啥样子。而严诩却不同。果然,在他的目光注视之下,他就只见严诩陡然倒吸一口凉气。

    “刺客居然混在总捕司此次出动的二等捕头里?”

    此话一出,小胖子登时遽然色变。刚刚那个行刺自己的人竟然出自刑部总捕司?用一句拗口的话来说,一群本来应该埋伏在这儿等着反杀刺客的公门中人当中,竟然冒出了一个刺客?一旦传扬出去,刑部不是丢脸,可以说麻烦大了!

    和在那又惊又怒的小胖子相比,越千秋动作更快。他随手一扔缰绳,拔腿就往陈五两刚刚来处飞奔而去。他轻轻松松窜上墙头,等到了那几个身穿总捕司公服的捕头们面前,他见几人非常主动地给他让了路,他就低头看向了地上那个已然被捆成粽子的人。

    果不其然,刺客那一身那黑色的公服和其他几人一模一样,质料和佩刀也没有任何区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