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讥刺和闯关
    简单粗暴不怕事大,这就是有人在背后撑腰的越九公子从小到大在明面上的行事宗旨。

    而白莲宗周宗主一贯给人的印象却是爽朗大气仗义,嗯,也不失小心谨慎,这才能够把一度除名的白莲宗成功带上正轨,以弱冠之龄便成为一方领袖,年轻一代中隐为第一。

    可今天的周霁月,那却是犹如越千秋附体。在护送裴招弟进了裴家家门之后,一贯对人谦和讲理的她竟和裴家人针锋相对,哪怕是面对裴旭这个前宰相亦是丝毫不肯退让。

    裴旭只是表明不肯接收裴招弟,说是裴家没有这样女儿。周霁月的怒吼就开始了。

    “堂堂名门世家,难道就只会出了事情归罪于一个晚辈?裴姑娘身边的侍女确实做出了行刺长公主的逆举,但她身边的侍女是哪来的?难道是她自己从路上捡回来的孤女,又或者是天上掉下来一个人在她身边伺候了多年?难道人不是长辈给她挑的,难道人不是先踏进了裴家大门,然后才到她身边的?”

    “长公主身为遭人行刺的苦主,尚且知道明辨是非,宽仁为怀,没有因为一个婢仆就归罪于裴姑娘,让我们几个从武德司接了裴姑娘出来,护送了她回家,没想到裴家竟然把她一个女孩子拒之于门外,还说什么裴家没这样的女儿。这是怕事想要撇清,还是做贼心虚?”

    “怪不得现如今街头都在传唱裴家家教败坏,得势的时候鸡犬升天,失势的时候就抛出一个是一个,还倒打一耙说人家墙倒众人推。什么百年世家,不过是一群蝇营狗苟的自私自利之辈而已!”

    眼看周霁月以寡敌众,根本不接那些引经据典的言辞,一句句如同刀子一般锋利的言语朝对方扎了过去,一旁宋蒹葭满脸敬仰,峨眉三姝中最小的紫葭亦是摇旗呐喊,七嘴八舌帮腔,只有令祝儿护着萧京京,两个在红月宫时就亲若姊妹的姑娘都只是在那看热闹。

    至于作为争端中心的裴招弟,此时此刻被众女护在身后,见裴旭简直快要被气得倒仰了,她顿时又是庆幸,又是屈辱。

    庆幸的是如若今天来送自己的不是这些出身武门的姑娘,而是东阳长公主随便挑的男性护卫,那么必定不可能为了自己一个行刺长公主的嫌疑人,怒怼曾经的宰相,名门裴氏的家主;屈辱的则是伯父好歹曾经是这天下顶尖的大臣,在一群毛丫头面前却有些理屈词穷。

    但此时此刻人家是为了自己,而且性命前程要紧,裴招弟却也顾不得感慨伯父的狼狈。

    经过之前和周霁月的交谈,她深知也许这位仗义的周宗主为自己说话确实出于一腔义愤,可越千秋和她有龃龉却依旧出面在东阳长公主那儿替她求情,却肯定是为了借着送她回家的机会传话给裴宝儿。

    所以,瞧见裴旭身后除了她那些叔父伯父,就是一些和她同辈的兄弟,与她一母同胞的弟弟裴青云却不见踪影,裴宝儿这些姊妹就更不用说,她不禁轻轻咬了咬牙。尽管身为争执的中心,但锋芒正盛的周霁月占去了大多数目光,她就小心翼翼往令祝儿的方向挪了挪。

    好容易挪到了令祝儿身侧,还没等裴招弟说出请对方帮忙送她去见裴宝儿的话,就只听后院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喧哗,隐约还有女子的尖叫声。面对这样的动静,她一下子闭上了嘴,果然,不消一会儿,她就只见一个熟悉的仆妇满面惊慌冲到了前院。

    “老爷,隔壁罗中书家里的人说闯进来一个江洋大盗,不知怎的竟是把罗中书给弄不见了,有人又瞧见那江洋大盗翻墙跑到咱们家后院来了,就吵嚷着要进来找人……被拦了一拦之后,罗家人竟是不依不饶,不但有家丁翻墙闯进了后花园,还不止一个,这会儿后院一团乱,夫人和小姐们都吓坏了……”

    此话一出,周霁月等人不禁全都为之一呆。虽说越千秋说是会闹一场风波,伪装成有江洋大盗从隔壁窜入裴府别院,可所谓江洋大盗也就是徐浩虚晃一枪就会飞快溜走,于是顶多裴家自己乱上一阵子,她们就可以趁虚而入。

    可谁能想到,隔壁那位小小的中书失踪,其家人竟会悍然闯入这裴府后院!哪怕严格意义上来说,真正的裴府已经烧了,这里是别院,而且裴旭也已经致仕,可罗家胆子也太大了!

    果然,面对这个出人意料的消息,本来就已经被周霁月那毫不留情的讽刺气得发抖的裴旭,这会儿简直几乎要被气晕了过去。至于其余那些裴家子弟,那更是没人还有功夫理会裴招弟一个女人,甚至没等到家主发话,转身拔腿就往后院冲去。

    眼见家中后院大乱,裴旭无心再和周霁月打嘴仗,丢下一句送客,同样打算拂袖而去。

    可他才刚走出去两步,背后就传来了裴招弟的声音:“周姐姐,虽说他们不认我是裴家人,但我却还当自己是裴家的女儿!隔壁罗家虽说和裴家算不得通家之好,可也是官宦人家,如今竟然因为所谓的江洋大盗掳走了家中主人的理由,就擅闯裴家后院,恐怕事情有蹊跷!如今这裴府别院虽说有家丁,有供奉,可后院之地毕竟男女有别,还请你们帮忙去看看!”

    “孽障!”裴旭登时只觉得后背汗毛根都竖了起来,可还没等他下一句骂声出口,刚刚一直没找到发挥余地的裴招弟就直接把他给噎了回来。

    “我是做错了事,可裴家素来重男轻女,家里男人一个个都纵容得无法无天,却不把家里的女人们当人,只知道在她们身上撒气!这要是隔壁罗家的人万一闯到哪位伯母婶娘甚至姐妹们房里去了,天知道有些人会不会因为维护裴家的声誉,让她们去死!”

    面对这尖锐到极点的指责,裴旭这次真的是捂着胸口,直接背过气去,整个人都软倒了下来。左右随从慌忙上前搀扶他,场面乱成一团。

    要是换成平常,裴招弟奉承讨好这位手握大权的伯父还来不及,哪敢把人气成这样子。可此时此刻自忖撕破了脸,又想到以裴旭为首的裴家男丁竟然如此对待自己,她也索性豁出去了,上前一把拉住周霁月的袖子就大声说道:“周姐姐,我带路,我们走!”

    “不……不……不……许放她们进去……”

    裴旭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阻止,可当他终于缓过气来恢复了说话的能力时,就只见那些送裴招弟回来的女孩子们已经全都不见了,而面前只有几个苦着脸的随从。面色铁青的他抬起还在哆嗦的手,对着其中一人就是重重一巴掌。

    “谁让你们放她们进去的!”

    半边脸肿得老高的亲随苦着脸跪了下来,其他人虽说没挨打,可也同样委屈。谁说没拦?可那些女孩子何其凶悍,一推一拨,他们就不由自主地给人让路,还有人倒霉地摔了个跟头!

    而看着这一幕,裴旭差点暴跳如雷。要不是他知道隔壁罗家人和越家素无往来,罗中书在政事堂时就得罪过越老儿,于是才成了他手底下的人,就连所谓的“因病致仕”也和越老儿有极大的关系,甚至下台之后还在想方设法想把越老儿拉下来,断然不可能和越家沆瀣一气,他简直要怀疑这后院大乱亦是越家人捣鬼。

    “快,快去把几位供奉请出来!”

    有裴招弟这个裴家人带路,周霁月等人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就顺顺利利进入了后院。当然,这其中少不了翻墙抄近路。总共七个武艺相当不错的女孩子,带上一个不谙武艺的裴招弟,那自然是毫不费力。

    而等到站定确定了方位之后,裴招弟竖起耳朵听了一下四处的动静,就立时露出了笑容:“宝儿妹妹虽说是伯父的女儿,可她是庶出,平日因为在伯母面前奉承得还好,看上去似乎挺受宠的,可私底下却过得不怎么样。此时后院一乱,绝对不会有人记得她……我们抄近路,从这边过去!”

    周霁月见裴招弟不由分说拖着自己便走,不禁眉头大皱,只觉得这位才刚被裴家抛弃的世家千金实在是振作得太快。然而,眼下确实是为越千秋捎话来得重要,她也就没有挣脱裴招弟,而跟在她们二人后头的其他姑娘们,则是少不得窃窃私语。

    其中,宋蒹葭的话说得最是露骨:“什么名门世家,恶心死了!”

    其他人虽说不像宋蒹葭那样冲动,可心里的想法却也都差不多。萧京京就抓着令祝儿的胳膊落在最后面,非常小声地嘀咕道:“怪不得从前娘一直都说我没见过人心险恶,之前刘国锋那儿我已经见识过一次了,到裴家又见识过一次,真是开了眼界!”

    “这算什么,你还没见过为了自己飞黄腾达,把门中弟子长老扔在金陵的掌门呢!”令祝儿哂然一笑,随口说起了当初几乎害惨了庆丰年等人的徐厚聪,见萧京京那张脸顿时黑了,她登时想起红月宫主萧卿卿同样是把大批手下都丢下,自己只身潜逃,不禁大悔失言。

    然而,她终究不那么相信萧卿卿会如此凉薄,再说萧京京自己也不似最初那样失魂落魄,她就亲昵地揽着小丫头的肩膀,朝着前头的裴招弟努了努嘴。

    “别去想那些烦心事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你看看裴招弟,她的经历比你好不到哪去,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可你看看她?说跪就跪,说起私奔就和吃饭喝水一样容易,躲我身后的时候看上去那么怯弱,骂起伯父来却是义愤填膺的样子。

    这种见风使舵的两面派适应性太强了,相比之下,你得改改那死心眼!唉,如果海叔已经被放出来就好了,有他暗中接应,那就万无一失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妾身未明,万一人家起坏心,你就很危险?我才不信你不是宫主的女儿这种蠢话呢,宫主肯定是为了保全你,这才那么说的!”

    萧京京哪里不知道令祝儿是为了安慰自己,却没有答话,只是把头轻轻地靠在了比自己高一头的令祝儿胳膊上,心里早已经没有最初乍闻惊讯时那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大概是因为被越千秋耍花招弄得“死”过一次,她早就没有什么寻死觅活的冲动了。

    正如裴招弟预料的那样,在整个后院乱成一团的时候,裴宝儿和两个庶妹合住的小院显得格外寂静。如果不是大门紧闭,恐怕还会让人错认为这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其他地方的纷乱。伸手去推门却发现纹丝不动,裴招弟就低声说道:“大概是从里头下了门闩……”

    “我过去看看!”

    周霁月还来不及阻止,就只见宋蒹葭已经第一个翻过了围墙,峨眉那位小师妹紧随其后。眼见得大门须臾就被两个丫头笑眯眯地拉开,周霁月顿时哭笑不得。

    你们还真的不把自己当客人啊?里头的人听到动静该吓坏了吧?

    而裴招弟眼神一闪,这才终于松开了刚刚死死拽着周霁月的手,快步冲到了小楼前扬声叫道:“宝儿妹妹,素儿妹妹,欣儿妹妹,是我!隔壁罗家人闯到后院来了,但我带了武英馆的周宗主她们几位过来,你们不用怕!”

    随着她这叫嚷声,原本一片寂静的二层小楼终于有些动静。不多时,一楼原本紧闭的大门就被人拉开,一个尚在总角的少女便提着裙子匆匆出来。她却根本不理会裴招弟,直奔身材高挑的周霁月,上下一打量,眼睛忽闪忽闪的她就开口问道:“我是裴素素,你就是白莲宗周宗主?”

    周霁月见来人天真烂漫,得知并不是自己要找的裴宝儿,她不知怎的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当即笑道:“是我,不请自来,还请不要见……”

    她那个怪字尚未说出口,就只见裴素素盯着她腰间宝剑看了好一会儿,随即喜笑颜开,转身大声叫道:“宝儿,欣儿,快来看,是活的周宗主!就算真有恶人到我们这来也不用怕了!”

    听到活的周宗主这五个字,萧京京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其他人亦是忍俊不禁,周霁月大为无奈。下一刻,就只见屋子里又出来两个少女,前头的那个娇艳得如同一朵鲜花,漂亮得让同为女孩子的众人也有些移不开目光,以至于后面那位清丽可人的少女便显得黯淡了许多。

    等到她们一前一后到了众人面前,前头那位娇美如花的便笑着说道:“之前就听人说前头周宗主送姐姐回来了,我和素素欣儿都只恨不能去前头见一面,没想到总算还是如愿以偿。只可惜是家里一团乱的时候,没法招待各位贵客。我是裴宝儿,先谢谢各位因为姐姐的话便到这儿来保护我们姊妹三个。”

    瞥见裴招弟登时面色一变,周霁月不想拐弯抹角,当即直截了当地说:“宝儿姑娘,如果不介意,我有几句话单独对你说。”

    裴宝儿顿时愣住了。她瞅了一眼面色微妙的裴招弟,又见素素和欣儿两姊妹眼神闪烁,她虽说心下大为不安,可人家一路硬闯到这里,如果真的只是为了见她,那她再躲无疑毫无意义。只是片刻犹疑,她就当机立断地说:“好,请周宗主随我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