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二十章 翻脸
    北燕皇后真是一个自视极高,心思莫测,麻烦透顶,多手多事的女人!哪怕现如今已经部分相信,那个女人也许和他这个身体存在血缘上的关系,但并不妨碍越千秋讨厌她。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轻视女人的人,东阳长公主强势却爱子怜弱之心,他尊敬;大太太身为主妇却行事公平大气,他敬重;苏十柒周霁月这样出身武林的女子,为人处事遵从于本心,侠之一字铭记于心,他亦是非常尊重她们。

    而十二公主这样娇纵任性的金枝玉叶,在当头棒喝之后,亦是迸发出了非常可贵的闪光点——虽然有人会觉得争权夺利不是闪光点——可和混吃等死追着男人四处跑比起来,那样至少明了人生意义的活法,也是很可贵的。

    至于宋蒹葭和峨眉三姝那样未曾经历过世事险恶的姑娘,萧京京和令祝儿这样在红月宫呆过,颇有些冲动的单纯性格,平安公主曾经被亲人忽视却依旧活得豁达,他也觉得很好,那正是一个个鲜活的女孩子。

    甚至就连裴宝儿裴招弟这种工于算计,某些时候甚至有些心思险恶的,他不喜欢,但顶多敬而远之。

    如果说现在要让他说一个和北燕皇后一样讨厌的人,那么就只有萧卿卿了,北燕那位大公主都排不上号!他非常不喜欢那种把自己摆在高位,对别人指手画脚,操纵别人的人生,只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别人都要遵从安排好那条画好的轨迹,自以为是到极点的女人!

    所以,当着萧敬先的面,他就没好气地说:“我怎么觉得你姐姐什么都要插一脚,她也管得太宽了吧?管了之后还要说,人要为自己的人生道路负责,所以只管一半,让别人自己想办法挣脱出泥沼,我简直怀疑,她到底是什么心肠?”

    “就拿她自己来说,和现如今的北燕皇帝并肩取得了天下,确实是她的成就不错,但如果不是你家里哪怕破落,至少还有点家世,怎么可能联姻皇族?有些人就连这一丁点家世背景都谈不上,天生就挣扎在污泥中,她却指望每一滩污泥都开出白莲花,这怎么可能!”

    萧敬先还是第一次见越千秋这样鲜明地表露出对自家姐姐的反感,顿时面色一冷,然而,看着越千秋那张满不在乎的脸,他想起自己当年亦是对姐姐并非完全赞同,甚至在姐姐跟着北燕皇帝最风光的那几年,他放浪形骸游离于外,用这种方式表达他的反抗,他那冷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赞赏的笑容。

    “无论前人是功是过,都不盲从,这是一个好习惯。”说到这里,他词锋一转道,“毁尸灭迹也是个好习惯,但你要知道,玉屑这种东西,洒在井水中会下沉,但在井底还会留下痕迹。至于洒在土里,更是到底与那些土疙瘩黄砂砾格格不入,只要有心人,总能找出痕迹来。”

    越千秋此时此刻真心只觉得自己如同一只炸毛的猫。他直接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一字一句地质问道:“你居然派人跟踪我?”..

    “确切地说,不只是那天。”萧敬先似笑非笑地说,“是我到金陵之后的每一天。”

    他并没有说,自己这话只是夸大其词。纵使他还有些尚未放到明面上的势力,很多时候可以盯着越千秋,但绝对做不到每时每刻,否则他那天也不会亲自跑到裴家别院门口去,和在那里的越千秋撞了个正着。可是,在这样的危言耸听之下,他成功看到了越千秋的变脸。

    “萧敬先!你太贱了!”越千秋简直气炸了肚子。他非常后悔,当初怎么就会相信萧敬先,怎么就会和这个家伙一同从北燕回来,还吃了那么多苦头,甚至被迫乔装打扮成女人!大骂了一句之后,他头也不回就大步往外走去,甚至忘记了自己带来的金灿灿。

    萧敬先一点都没有阻止越千秋的意思,只看着那个人气冲冲跨出了门槛。紧跟着,他就只听哎哟一声,随即就是一声气冲冲的怒骂,不过须臾,外头就传来了两个熟悉的吵嚷声。

    “越千秋,你干什么,走路不看路,差点害我摔一跟头!”

    “谁让你跑那么急?再说,要不是我拉你一把,你早就滚台阶底下去了,我还不够意思?”

    “这么说我还要谢你不成?”小胖子本来心情就不好,此时更是简直快气炸了。他本能地扑上前去,想要抓住越千秋的领子,奈何武力值不够,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只能死死抱住越千秋的胳膊,那架势非但不显得凶神恶煞,反而和抱大腿的狗腿子看着很像。

    见越千秋虎着脸想要挣脱自己的手,他就低声吼道:“你知不知道,李崇明那个死小子他爹上书,说是怜惜扬州程氏孤女,人既然出自大儒之家,打算聘为王府女博士!”

    此话一出,越千秋顿时停下了自己不耐烦的动作。虽说小胖子的话和刚刚萧敬先的提醒并不一致,而且女博士和侧室还有本质的区别,但嘉王在这种时候的斜插一刀,对于一直都习惯了得天独厚的小胖子来说,还是非常严重的打击。

    这小子习惯了唯我独尊,哪怕这些年因为在他越千秋身上品尝到了不少挫折和委屈,阅历眼界和气度胸怀都有了一定提高,而且对程芊芊也谈不上必得之心,可愿意放人远走江湖和愿意放人去嘉王府,这是两码事。

    他扫了一眼小胖子那只还拽着自己手的爪子,没好气地问道:“皇上难道同意了?”

    小胖子顿时愣了一下,随即恶狠狠地说:“可父皇也没反对!”

    “没反对就是默认?你想岔了吧,这是嘉王的提请,又不是你。如果你提什么事,皇上的不置可否当然就是默许,就是同意。而对于嘉王来说,皇上只要不支持不反对,那就是搁置,这事儿距离成还有十万八千里呢!你现在就这么沉不住气,皇上肯定要想,日后把天下交给你怎么办?”

    这么直截了当的劝告,就连尚在屋子里没出来的萧敬先听得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可小胖子却早就习惯了越千秋的这个态度,不由自主松开了手。他往后退了两步,仔仔细细地思量了好一阵子,最后方才露出了气馁的表情。

    自从知道他并不是冯贵妃的儿子,身世颇有些可疑之后,他就总有些患得患失,所谓的收敛也好,懂事也罢,都只是因为这种不安而带来的影响。所以父皇对自己的态度一发生变化,他就立刻暴跳如雷,简直忍都忍不住!

    小胖子有些羞恼地看着越千秋,最终气咻咻地岔开话题道:“别说我了,你这么气急败坏地从屋子里出来,又和晋王闹什么脾气了?你劝我的时候挺能耐的,怎么自己就做不到?”

    越千秋没想到小胖子转眼就讽刺了回来,登时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他又不能说你要是知道你身上那点狗血的身世,绝对比我还要暴跳如雷,只能把那口血再咽回去,冷哼一声就要往外走。然而,他才出去没两步,就听到背后传来了萧敬先的声音。

    “因为他刚知道,以后可能要真的叫我舅舅,所以心里受不了,这才愤而一走了之。”

    小胖子见萧敬先打帘子出来,刚准备开口叫人,乍一听此言顿时懵了。他很快倒吸一口凉气,大声嚷嚷道:“怎么,千秋终于找到了他是北燕皇后儿子的证据?”

    “找到个头!”越千秋旋风似的转过身来,恶狠狠瞪了小胖子一眼,这才虎着脸说,“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他要是说你也是他姐姐北燕皇后的儿子,你也信?”

    “我当然信!”小胖子下巴一扬,坦然自若地说,“与其每次逢年过节都要给曾经算计过我,利用过我的冯贵妃下跪磕头,把她当成母亲,哪怕现在不用把冯家人当成正经的娘家亲戚了,我还是满肚子不愿意!我做梦都想要晋王殿下这样的舅舅!”

    越千秋完全无语了,见萧敬先但笑不语,他干脆把心一横,直截了当地说:“你和他认识才几天?你只不过是看着皇上对他似乎挺敬重,也颇为礼遇,再加上他在北燕那边的‘赫赫功绩’,所以才觉得他适合当你舅舅的,我没说错吧?”

    “我和他一路从北燕回来,也勉强算得上同舟共济,出生入死,我都不觉得看透了他,你怎么就知道你拿真心对他,他就能拿真心对你?”

    虽说曾经在越千秋面前又羞又气地承认过自己想要萧敬先这么个舅舅,可此时被越千秋当着萧敬先的面嚷嚷出来,甚至还把意思点得这么透,小胖子顿时觉得有些狼狈。可把心一横,他干脆就这么豁出去了。

    “我倒是想找叶相余相,甚至你爷爷那样的娘家人,可父皇怎么会同意?晋王在南边无依无靠,我也是,所以我们两个走近一点,父皇也明显很高兴,那不是彼此各取所需,合适得很?再说了,晋王一直都有提点劝告过我,就算他不是我亲舅舅,我也很乐意有这样的长辈!你已经有你爷爷和你师父了,当然不稀罕舅舅,可我不一样!”

    看着两个彼此互瞪,犹如小公鸡似的少年,萧敬先最初觉得很有趣,嘴角含笑看热闹,可听着听着,他那笑容就渐渐敛去。

    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双双离世,他只有那个仿佛无所不能的姐姐。而等到姐姐离世之后,姐夫北燕皇帝对他加倍补偿似的更好,他也一度沉迷于那种亲情,可当姐姐周年之后的第一封信到手,他大彻大悟,心性就再也不同了。

    相比他那做给世人看的放浪形骸,眼前那看似年少轻狂的执着,他多少年没看过了?

    见越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头也不回地往外走,萧敬先沉默了片刻,最终扬声叫道:“程芊芊的母亲那条线,知道的人除却我姐姐,还有丁安,康乐,甚至还可能有更多的人。你不可不信,不可全信。我会在正月十六摆酒纳裴宝儿进门,你记得过来喝杯喜酒。”

    前头那话非常正经,越千秋虽说脚下不停,但心里还是记这份提醒的情。然而,当听到后半截话时,正要出院子的他却险些脚下一个踉跄,回过头怒瞪萧敬先一眼后就骂道:“你小心被那种心气太高的女人给玩死!”

    “她有分寸,我更有分寸,你大可把心放回肚子里。”见越千秋脚下生风走得更快了,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意思,萧敬先这才走到小胖子旁边,非常自然地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虽说不大了解你父皇,但我很了解北燕皇帝。但凡当天子的人,总会有点高深莫测的毛病,在自己儿子面前往往不可避免地也要玩这一套。你是因为身为独子,从前才会体验得少,但越是如此,越是容易骄纵自大,所以受点磋磨之后,多想想,少冲动。”

    小胖子心里很受用这样的亲近表态,他欲言又止,足足犹豫了好一会儿,但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千秋真是因为发现了他身世和北燕有什么牵扯,所以冲舅舅发你这么大脾气?”

    “千秋和你不一样。”萧敬先嘴角勾了勾,意味深长地说,“就像你说的,他有爷爷,有师父,哪怕现在名义上的母亲和妹妹也先后回了越家,可都对他很好,所以他非但没觉得身世不明有什么不便,反而很享受现在这种安定有亲人关爱的生活。所以,但凡对他这生活不利的因素,他都会本能地摒弃掉。”

    “这种知足者长乐的态度,并不是什么坏事,可是,世事并不能如人所愿。他不希望发生的事,有时候却一定会发生。”

    见小胖子似懂非懂,萧敬先就加重了与其说:“而你也是一样,你希望发生的事,有时候却未必会发生。就好比这南北之天下,说是天子之天下,却并不是因为一个人的意愿而改变。人人都说我那姐夫是独夫,而你父皇宽仁纳谏,可是”

    萧敬先呵呵一笑,言辞如刀地说:“你父皇只是尚未完成布局而已。一旦他做到了,那么南吴也同样是他的一言堂,谁也不能干涉他的决定,无论是你,还是越相,东阳长公主,又或者别的什么人。帝王城府,乾纲独断,不容置疑,纵使纳谏也只是一个姿态,仅此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