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天寒地冻诉衷肠
    尽管尚未到正月十五的正灯节,但金陵城中已经搭起了很多灯楼,哪怕不像后世那样五光十色,而是只有一种颜色,可在各种颜色的彩纸的映衬下,仍然在夜色中呈现出了种种让人心醉的幻彩。在这种一年一度的狂欢盛会中,大多数人都是兴高采烈,但不包括越千秋。

    原本越千秋的兴致不算差,这一点,从他今天尚有雅兴答应金灿灿的请托,把人带去萧敬先那儿见裴宝儿就能够看出来。可是,萧敬先的话却将他这好心情破坏得干干净净,哪怕是明天他答应人的灯楼即将摆上街头,也打消不了他心中的郁闷。

    往日街头少见,夜晚更少见的大姑娘小媳妇,此时此刻全都成群结伴地在外头晃悠,胆小的有父兄陪着,胆大的却是就一群女郎出行,一个个大胆地来往的男子身上瞟。离开晋王府后的越千秋才心不在焉骑马走了没多久,结果怀里便已经被人砸了好几朵绢花。

    回过神来的他登时往四周围看去,见女孩子们有些吃吃笑着,互相打打闹闹跑远了,却也有些大胆和他对视,甚至还有更加大胆的少妇们笑着在那起哄道:“俊俏小郎君,上元佳节,赶紧趁这大好机会,挑个好媳妇回去,明年就有人一块看灯了!”

    他居然被人调戏了!

    越千秋在生出这个体悟之后,简直又好气又好笑。他往日里虽说是金陵一霸,但到底还不至于是城里每个人都认识他,此时此刻的情况便是如此。当下他便呵呵一笑,眉飞色舞地说:“我家里已经有三妻四妾,如果还有哪位姑娘愿意入我家门,那我当然欢迎。”

    此话一出,刚刚那些含羞带涩对他抛媚眼的姑娘们顿时遽然色变。有人嗔骂花心大萝卜,有人跺脚走得飞快,也有人双手叉腰嚷嚷你看老娘是做妾的人吗?总而言之,不过顷刻之间,无论是表露爱慕的姑娘也好,看热闹的小媳妇也好,散得干干净净,变脸之快让人叹而观止。

    越千秋装模作样地摇头叹息了一声世态炎凉,可紧跟着,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冷笑:“你家里有三妻四妾?那能不能介绍一下,哪三妻,哪四妾?”

    后背一僵的越千秋须臾就放松了下来,他转过马头,见周霁月一身青衫站在那儿,乍一看去,男装打扮的她那薄嗔浅怒的表情使得整张面庞更加生动了起来,以至于他竟是脱口而出道:“那不是虚位以待,等着我爷爷心目中的孙媳妇入主吗?”

    周霁月登时再也挂不住那张微恼的脸了。她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这才走上前去。虽说乃是步行,可个头极高的她站在马背上的越千秋旁边,却显得身材越发修长。

    发现越千秋赖在马上不下来,她懒得追究刚刚他对那些女子口花花的事,见四周围再无闲杂人等,她就轻描淡写地说出了一番话。

    “我是来告诉你一声,裴家隔壁那位罗中书被绑的事,已经压不住了,再加上其他那些人失踪,裴旭已经发现了几分苗头,我估计就这两天,便会查到我们头上。”

    “让他来,本来就等着呢。”

    越千秋耸了耸肩,不假思索地答道。看见周霁月微微颔首,似乎传话结束就要走,他突然又感觉到那股烦躁重新占据了心头,竟是下意识地一跃下马,随即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只不过,他可不想领教她那一手足可当自己师父的小擒拿手绝学,下一刻就立刻松手。

    “那个……今晚能陪我一会儿吗?”话一出口,他就觉察到了其中的语病,不等人转身就立时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能找个清静地方陪我喝酒吗?”

    周霁月这些年执掌一宗,在人前威严外露,除却宋蒹葭那些女孩子们,寻常的同辈又或者同龄人除非成群结队,否则根本不会随随便便邀约她,除却从来都只当她是当年那个小女孩的越千秋。所以,她对于前半截话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脸上根本没红一下,心底更没有任何遐思,直到听见后半截话。

    敏锐地察觉到越千秋刚刚那嬉皮笑脸不正经之下,仿佛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不安,她就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道:“去哪?”

    “小酒肆那种地方今天晚上肯定人多,去石头山上玄刀堂吧。我给大家放了假,随便他们到哪逛去,这会儿肯定人不多。唉,真心没想到,等过了正月,我就是掌门了。我还以为至少要过个二三十年才会接下这副担子的,没想到马上就能和你平起平坐了。”

    周霁月知道需要听的只有第一句,至于之后越千秋的那些感慨,她只要当耳旁风就好。也正因为如此,她瞅了一眼白雪公主,突然似笑非笑地问道:“我今天是步行出来的,现在只有你这一匹马,你难道打算和我一块,两人骑一匹马到玄刀堂去吗?”

    那天晚上曾经和周霁月两人合乘一骑,那种滋味越千秋当然不会忘记。如果按照他那德行,此时当然是高高兴兴地答应,可看到周霁月那似笑非笑的样子,他思量再三,最终还是把头摇成了拨浪鼓,随即一本正经地说:“月色正好,让白雪公主自己回家,我们走路去!”

    月色正好?周霁月看了一眼被乌云完全遮蔽的月亮,简直对越千秋的信口开河哭笑不得。她也懒得与人理论,眼见越千秋一巴掌轻轻拍在白雪公主的马股上,那匹傲娇的小母马打了个响鼻,继而回头瞥了她一眼,竟是一溜小跑就这么去了,她只觉得那匹坐骑的眼神似乎通人性,透出了浓浓的看热闹之心,不禁暗骂了一声有其人必有其马。

    一路上,两个人并肩而行,闲扯着那些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无伤大雅的话题,像是无话不说的友人。天上的月亮既是被遮蔽了,他们走的又是少有人经过的暗巷,因此地上几乎看不见那拉长的影子,只是偶尔某些小巷子里会传来痛苦的呜咽和闷哼。

    用越千秋的话来说,这叫做顺手为灯节时期的金陵城治安做贡献,清理了一下那些鸡鸣狗盗之辈。

    而周霁月见越千秋把那些财迷心窍劫财甚至想要劫色的家伙打昏之后不算,又解下他们身上的裤腰带又或者其他外套把人捆成粽子吊起来,随即还戳破人家手指,蘸着人家的血在脑门上写贼或是盗字,她更是哭笑不得。

    “你这是不是太过分了?贼盗也未必是天生的,有可能是生计所迫……”

    “如果是平时,我教训一顿也就顺手放过去了,可眼下不同。刚刚你看见了,满城那么多姑娘媳妇成群结队地走出来,万一碰到某些坏家伙,被打昏了之后拖到暗巷,那就不是毁了一个人,很可能会毁了一个家!而且你没发现吗,咱们碰到的这几个,眼神和嘴都很不好。要不是没时间,我就直接把人丢衙门去了。”

    本来就心情很糟糕的越千秋手脚麻利地把一个鼻青脸肿昏迷不醒的大汉吊上树,却又伸手在其脸上重重拍打了两下,随即又讥刺地笑了一声。

    “如果是七八岁的年纪,为了生活所迫,又找不到活计,偷个馒头包子,又或者是在人身上偷点钱之类的,那么还可以原谅。可这些在暗巷里等着打人闷棍,不管可能致伤致残致死,根本就只想着自己的家伙,遇上我们这样的强龙,别说在这寒风里头被吊一晚上,额头上被我写上贼盗之类的字,就是被活活打死,那也是活该!”

    周霁月终于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想当初她一路上京时,为了生计同样是做过很多现在想想脸红愧疚的事,包括偷了人家那一匹价值不菲的马。

    唯一庆幸的是,她遇到了越千秋,又跟着严诩学习读写,后来在白莲宗重回武品录之后,她更是想方设法找到了原主赔补。否则,如果她再一直漂泊下去,日后会因为仇恨偏激变成什么样的人,那就说不好了。

    但大多数人即使穷困潦倒,好歹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底线的,他们这一路遇到的这几个家伙却不一样,下手都极狠,不留任何余地,甚至有一个更是看到他们眉清目秀,还嚷嚷着要卖人去妓馆娼寮之类的话,结果越千秋差点下狠手把人给阉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这会儿越发确定了一件事,越千秋的心情不好……很不好!

    尽管不是正月十五正灯的这一天,但石头山上的玄刀堂黑灯瞎火,确实显得冷冷清清。一年到头练武认字的弟子们,在这难得的狂欢夜中都出去玩了,这也是越千秋提早通知过的。毕竟,就在年前,如今的玄刀堂又从北边收容了一些孤儿,比往日更加热闹。

    在路上找了个小酒肆,买了两葫芦烫好的酒,越千秋顺手找了间屋子进去拿了一盏油灯,随即笑着对周霁月招了招手,两人轻轻巧巧爬上了最高处点将楼的屋顶,在这寒风呼啸的大冷天里,两个人竟是就这么并排坐在了屋顶上吹风。

    拿起酒葫芦和周霁月一碰,越千秋一仰脖子咕嘟咕嘟痛喝了一气,哪怕酒液洒出来沾湿了大半衣襟,他都没有在意,直到放下酒葫芦之后,周霁月递过来一块帕子。

    “别自认为身体好就不当一回事,快擦干净!否则回头下去的时候该结冰了!”

    越千秋笑了笑,也不扭捏,接过帕子掩在衣襟的那一摊水渍上,随即方才轻描淡写地说:“我就是想吹吹风冷静一下,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有些事情哪怕是对爷爷,对师父,我也不敢拿出去说,再不找个人倒一倒,我就快憋死了。”

    说到这里,他就看着周霁月咧嘴笑道:“今天晚上得麻烦你当一下我的垃圾桶,让我痛痛快快吐一吐那些垃圾话!”

    周霁月本来只觉得啼笑皆非,等发现越千秋那笑容极其勉强,知道他恐怕是真的憋狠了,她这才轻轻点了点头。听着越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开始说回京之后那林林总总一件件烦心事。

    这些事里,有的她知道,有的她隐约有所察觉,还有的她真的一无所知……因此听着听着,她就大致明白越千秋为什么会这样烦躁了。

    然而,当越千秋用极低的声音说到东阳长公主和皇帝去见萧卿卿,不数日后萧卿卿在一个雨夜消失的始末时,周霁月不禁遽然色变。她不用细想都能意识到,如若萧卿卿关于小胖子身世的那番话散布开来,那对于大吴乃至于北燕,又或者说整个天下,那会有多大的震动。

    见越千秋暂且打了个顿,她忍不住开口说道:“千秋,虽说你憋着难受,可你既然连越老太爷和严掌门都瞒着,那么对我说这件事,到底不那么妥当。”

    “瞒着爷爷和师父,不是因为他们不能知道,而是因为我自己都不太好解释,为什么在那种明明该东阳长公主单独问萧卿卿的情况下,却还要留着我一块听英小胖的所谓身世。”说到这里,越千秋烦躁地抱着脑袋,随即竟是从怀里拿出那张今天随身带着的绢书递了过去。

    “你看看。看完之后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烦了!”

    周霁月犹豫片刻,伸手接过。此时的油灯在寒风中忽闪忽闪,光芒黯淡,可天上的乌云正好暂时散去,一轮圆月高挂天空,因此她借着这月光,凭着极好的眼力,用最快的速度从头到尾看完了这封信。

    和之前越千秋看信时几次三番调整呼吸时的心态不同,她到底是旁观者,哪怕牵涉到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和知己,她依旧很冷静地坚持到了最后。

    等到将绢书还给越千秋,又听他说到今天萧敬先那语带双关的话,她在思量了好一会儿之后,最终坦然说道:“程芊芊并不可信,而那自称丁安的写信者,你也同样不曾见过,难以确证这绢书是否她留下的。我想你带着东西去见晋王,本来大概是想要试试鉴别笔迹?”

    见越千秋微微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个猜测,她便释然地笑了笑。

    “可既然晋王已经把话说在了你的前面,那么我觉得,与其藏着掖着,不如对严掌门先把话挑明。我也曾经当过严掌门半个学生,所以我从来都认为,哪怕天下人都敌视你,厌恶你,他也一定会站在你这边!”

    “只要有他站在你这边,你无论是之后对越老太爷又或者长公主挑明,甚至告知皇上,那就容易多了。就如晋王说的,正因为程家那条线不安全,你越藏着掖着,别人借题发挥的可能性就会越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