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千秋诉苦,宗主事多
    正如桑紫所说,严诩确实是刚刚回来。他这个玄龙将军的名头固然传出去了,可文武大臣没人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也毫不在意那些背后的议论,只一门心思想要把母亲当初劳心劳力过的那桩程家灭门案给办好,顺带将那一连串秋狩司暗谍的嘴给撬开。

    而如今两桩案子同时告一段落,他哪怕累得连走路脚步都是飘的,可却丝毫不觉得疲惫,反而兴奋得整个人精神十足。可刚刚只是对老娘和媳妇说了一会儿话,他就无可奈何地被婆媳俩强行撵去洗澡。而当整个人泡在滚热的水里时,他才渐渐感觉到了一种深入骨髓的倦意。

    而除了那股倦意,更让他有些羞恼的,是咕咕直叫的肚子。虽说一张口吩咐一声,立时就会有很多好吃好喝的送进来,可他不大乐意让母亲和妻子知道自己拼命到饭都忘了吃,所以也只能满头大汗地强自抑制,只打算赶紧洗完就出去。

    就在这时候,他听到大门吱呀一声,仿佛有人推门进来。他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妻子坐褥还没结束,虽说已经不肯闷在最初那产房里了,早已用暖轿把人挪到了正房,但母亲严禁她出门见风,至于母亲就更不会在他大了之后跑到这地方来。既然如此,难不成是……

    他娘的,难不成是家里有丫头不老实,胆敢诱惑他?

    严诩眉头倒竖,尤其是发现那脚步声极轻,分明是有人蹑手蹑脚靠近,甚至连呼吸都仿佛刻意摒止了一般,他就更加火大了。他一把捏住身旁的浴巾,等觉察到人已经到了背后五步远时,他猛然间怒喝一声,抓起浴巾就往后挥了出去。下一刻,他就听到哎哟一声。

    这声音实在是太过熟悉,因此他几乎是下意识地站起转身,等发现越千秋手忙脚乱地往后跳了几步躲开,随即满脸幽怨地看着他,他这才有些尴尬地干笑道:“怎么是千秋你?”

    “师父难不成还以为是刺客吗?刺客推门如果还发出动静惊动你,那不是来找死的?”

    越千秋说到这里,这才猛然想起手中食盒,慌忙蹲下将其放在地上,又掀开了盖子,等看到里头那密封的瓦罐并没有什么问题,另外一盅银耳羹也没翻,他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随即就拿起一旁的软巾衬着把瓦罐放到一旁,笑眯眯地先把银耳羹先送到了严诩面前。

    “瓦罐里是鸡汤,这会儿应该还是滚热的,不好入口。银耳羹长公主和师娘特地吩咐厨房早就熬好的,眼下不冷不热,正适合吃。”

    虽说越千秋特地点明是东阳长公主和苏十柒吩咐人做的,但亲手眼下送进来的人是徒弟,严诩自然受用,笑眯眯地伸手接了过来,这才转身重新泡在了热水池子中,滋遛滋遛地喝了起来。那滑溜溜的银耳和清甜的口感,让他原本快空了的肠胃得到了补充不说,更让他刚刚被热水撩得很有些焦躁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更让他觉得心里舒坦的是,徒弟已经在给他按摩着酸痛僵硬的肩颈,那力度比起专门干这个的自然差点儿,但一下一下仿佛按到了骨子里,让这些天几乎马不停蹄,连睡觉都是挤出时间的他分外轻松。只不过,他也知道越千秋到底不是专业的,享受了片刻就开口制止。

    “好了好了,你有这份心就够了,我要擦个背按个脖子之类的有的是人,用不着你这大晚上费劲。说吧,这么晚跑到这来什么事?可别说什么想我之类的话,你小子什么德行,师父我还不知道吗?”

    严诩说完就等着越千秋说话,可足足好一会儿,那双在他肩膀上按捏的手还在继续用劲,可他期待的回答却没有。这时候,最了解徒弟的他登时心里咯噔一下,可正想转过身的他却冷不防肩头传来一股大劲,竟是不由自主地被越千秋给这么生生按在了原地。

    这下子,他顿时火冒三丈了起来:“干什么?翅膀硬了,要欺师灭祖吗?给我放手,我数到三,再不放手你师父我翻脸了!有什么话好好说!”

    还不等严诩那吓唬似的数数开始,越千秋就低声说道:“师父,你能确定四周围没人偷听吗?”

    刹那之间,严诩那原本一肚子火气顿时化作了惊疑。觉察到肩头的手已经松开,他扭过头去看越千秋,待见他脸上表情怅惘,仿佛真的遇到了什么跃不过去的沟坎,他就微微一扬脑袋,呵呵一笑道:“公主府重地,除非是常来常往的你,就连你影叔也不是那么容易闯的。”

    他说着顿了一顿,脸上流露出无以伦比的自信:“至于其他人,吃饱了撑着来偷听我们师徒俩说话?就算是真的因为娘的命令,要想躲过我的耳朵,那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你有什么话尽管说,要是谁敢让你受委屈,就算是皇上……他也是我舅舅,我当然能找他去理论!”

    这种霸气十足的话,也就是严诩能说得振振有词,而且还能丝毫不让人怀疑其真心。换个人,哪怕是东阳长公主这样的说出来,越千秋也会觉得那是不是仅仅为了安慰或取信自己。想到严诩那一如既往的性格,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却是直接拿另一个人起了个头。

    “师父,事情得从英小胖说起……”

    越千秋正在澡堂里和严诩沟通的时候,周霁月已经被桑紫引到了东阳长公主面前。这位大吴皇帝最信赖的妹妹,也是武林众多门派认定是救星的女人,如今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但发间一片乌黑,看不见一丝银霜,而岁月亦没有在她光洁的脸庞上留下多少细纹。

    此时此刻,就和之前在马车上和周霁月说话一样,她没有表现出在大多数人面前那凌厉不留情面的一面,而是温和地回应了周霁月的行礼,随即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坐下说话。

    “千秋那就是个一心往前冲,不顾后背的人,得多亏有你这样细心缜密的替他在后面掠阵,可辛苦你了。”

    周霁月本待客气谦逊两句,可怎么听怎么觉着东阳长公主仿佛是话里有话,而且这言语听上去甚至有点婆婆的口吻,她不禁有些踌躇该怎么回答。然而,下一刻她便一下子怔住了。因为,东阳长公主没有问她和红月宫那边交涉到什么程度了,而是问了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千秋大晚上来找他师父,你还跟在后面,这应该不是他的初衷吧?是因为他的身世,你劝他过来的?”

    哪怕平素是个独当一面,遇事镇定自若的姑娘,但周霁月那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技能点尚未点到满值。所以,面对东阳长公主这突如其来的惊艳一枪,她顿时不可避免地微微色变。而她随即意识到要想打马虎眼瞒过这位是不可能的,干脆就沉默了下来。

    “我猜也就是为了这点事,他才会在本来带着金灿灿去萧敬先那儿之后,突然丢下人就跑,又和你去了玄刀堂,不一会儿又大晚上跑了过来。萧敬先那人最擅长撩拨别人心绪,不止千秋,在他手上折戟的人多了。如果阿诩一会没能劝好千秋,你再加把劲,那就差不多了。”

    这时候,周霁月方才暗自长舒一口气,心想原来东阳长公主也并不是无所不知,只当是萧敬先又蛊惑了越千秋什么,而不曾联想到其他的可能性上。

    她知道自己应该趁机进一步岔开话题,当下就抬起头问道:“长公主,晋王南归之后,也没做什么,为何皇上之前那么重视他叛逃北燕,归我大吴?”

    “因为他很早就派人联络过皇上,表达了南归之意。”东阳长公主竟没有多少迟疑,爽快地给出了这个答案。见周霁月大吃一惊,她这才哑然失笑,随即露出了一缕自信。

    “北燕皇帝的性格太像一个独夫,兄弟说杀就杀,儿子说废就废,在他手底下做事,太过战战兢兢,而纵使想要投注未来储君的人,也不免要想一想自己是否能活到那时候。所以,不只是萧敬先,暗自勾搭我朝的北燕权贵大臣不少于十个。”

    说到这里,她仿佛是想到了久远的问题,眼睛竟是突然没了焦距似的呆呆看着某些方向。足足好一会儿,她才一字一句地说:“北燕皇帝就如同一匹顶尖的千里马,但性子太烈,需要一副辔头,可那辔头却早就粉碎了,如此一来,在北面的天下,几乎没有人能制衡得了他。”

    没有限制的权力,就犹如脱缰野马?这话好像越千秋曾经对她说过……

    周霁月心中若有所悟,但下一刻,她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当今天子这些年来一个个将那些异议的臣子从面前搬开,其中有吴仁愿和高泽之这样品行不端恶迹累累的,有裴旭这样出身世家却政绩缺乏的,但听说也有一些单纯的不同政见者。如果按照东阳长公主这么说,十年二十年之后,大吴会不会成为又一个北燕?

    她虽说暗自有些担忧,可这种话却怎么都不会贸贸然说出来。可沉默却也不是办法,因此她最终避重就轻地说:“可是,北燕皇帝这次下了罪己诏,又稳定住了局势。据我所知,晋王殿下的叛逃,被很多人大骂鼠目寸光,其中就有曾经和他相交的兰陵郡王萧长珙……”

    东阳长公主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诡异,她难道能说,那个骂萧敬先最凶的家伙,就是大吴最成功的暗间,没有之一?

    她故作哂然,随即岔开话题道:“晋王对我大吴来说,并不仅仅是一个标杆,他不但可以告诉那些身处北燕和我们勾勾搭搭的人,我朝会给予他们荣华富贵,还有别的意义。等过了元宵节,晋王就会正式成为英王的老师。”

    这个消息不可谓不石破天惊。哪怕萧敬先当年受封的官职之中就有一个太子太师,可在太子尚未定的情况下,萧敬先就成为英王李易铭的老师,那么,某种状况就非常明显了。

    想到那个曾经把自己戏弄得团团转,越千秋一碰到就炸毛的晋王萧敬先,再想到越千秋透露的萧卿卿那番表述,周霁月不禁非常担心。万一萧卿卿只不过是胡说八道一气,李易铭并不是北燕皇后的儿子,不是萧敬先的外甥,可在萧敬先那边混迹一阵子之后就说不定了。

    “英王据说一直都试图亲近晋王,如若再受教于晋王,将来会不会受其影响太深?而且,朝中文武一直都对晋王颇有疑虑和隔阂……”

    没等她把话说完,东阳长公主就打断道:“与其让那小胖子一天到晚找办法亲近晋王,还不如让他们朝夕相处,如此一来反而能看清楚彼此的缺点。而且,晋王不是还兼任武英馆山长吗?皇上已经决定了,让小胖子隔天去武英馆,让萧敬先在那儿给大家上大课。如此就可以避免两个人单独相处的麻烦。有你和千秋一同看着,不容易出状况。”

    说到这里,她又笑吟吟地说:“萧京京也一块入学,你那儿又能多一个女孩子。”

    这真是……怎叫一个乱字了得!

    周霁月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压力山大,苦笑的同时,忍不住也想尽最后的努力推搪一下。至少,这个锅她实在是背不起,怎么也得换一个比较虎背熊腰的人去扛。

    “长公主,之前我临时在武英馆揽总管个事,那是因为千秋要出使北燕,现如今他既然回来了,我是不是可以把肩上担子转给他了?相比我,他无论能力还是身份,都更能压得住阵脚。毕竟,他马上就要接掌玄刀堂了。”

    东阳长公主见周霁月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想到往日这位白莲宗宗主素来是勇于承担的,此时却一副撂挑子的模样,她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缘故。因此,她从善如流地点点头道:“你这话说得也是,等过年之后,让千秋给你做个副手。”

    周霁月这才目瞪口呆,正要慌忙解释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可下一刻,她就只听外间传来了桑紫的声音:“大少爷,长公主正在和周宗主说话……”

    可这样委婉的拦阻,显然不可能挡住严诩前进的脚步。外间甚至没有传来严诩的答话声,只有他那闷头走路的脚步声。不多时,珠帘就被风风火火的严大掌门给撞开了。而他身后,则是跟着一言不发,犹如小跟班似的越千秋。

    “娘,明天是正月十五,择日不如撞日,我打算就在明天把玄刀堂传给千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