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祖和孙,光和影
    “老太爷,已经到家了,要不要去传轿子来?”

    当车厢外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时,已经在里头抱手打了一个瞌睡的越老太爷疲惫地睁开了眼睛。他并不是太喜欢轿子,从前心情不好时坐轿子满城晃悠,因为那情景是金陵城最常见的,从官员到有几个钱的商人,都喜欢坐轿子四处晃悠,不容易被人洞悉身份。

    可今天是大晚上出门,再让轿夫熬夜苦苦等候自己进出宫,再抬着轿子回来,这就太麻烦了,而且夤夜出行的时候,马车远远比轿子要来得安全。所以,此时此刻他打起车帘,见车墩子已经放好,他就钻出车厢踩着车墩子下了地,随即毫无形象地伸了个懒腰。

    “都到自家门口了,就这点路而已,还要坐什么轿子?走进去。你们记得关好门户。”

    越老太爷一面说一面自顾自地往里走,直到几个护卫簇拥上来,他才对其中一个跟越影时间最长的问道:“你先走一步去鹤鸣轩东厢房里看看,如果小影睡下就不必惊动,要是他还等着,就请他来见我。”

    见那护卫答应了一声匆匆就走,越老太爷心中却已经大致预料到了结果。以越影的性子,他没回来之前,根本就不可能安然入睡。就不知道越影和越千秋聊得怎么样,这会儿两个人会不会全都在鹤鸣轩里熬夜坐着等他。想着想着,刚刚在皇帝面前还应付裕如的他不禁有些头疼,竟是暗念了一声儿孙债才是真正的债。

    然而,等他快到鹤鸣轩院门前时,却只见刚刚那护卫一溜烟跑了回来,到他面前时便一拱手道:“老太爷,影爷不在!”

    不在?那难不成是还在亲亲居里和越千秋对峙?毕竟那封信可是非同小可的消息……

    越老太爷想归这么想,但心里却总觉得有些不安。最终,他沉声说道:“你小心过去亲亲居看一看,如果千秋和小影都在,就让他们一块来见我。记住,别惊动了其他人,尤其是老四媳妇和诺诺,一个身体不好,一个还小,睡眠是最要紧的!”

    当越老太爷进了鹤鸣轩,让人沏了一壶浓茶来,须臾就是一杯滚烫的浓茶下了肚,去亲亲居查看的那个护卫就回来了。

    还没等性急的他开口问,那护卫就苦着脸说:“老太爷,影爷不在,九公子也不在。徐老师听到动静倒是出来看了,听说我的来意后他挺吃惊的。说是九公子过了子时才回来,被四太太埋怨了一通,后来就回了屋子,他没看见过影爷……”

    “没看见?他没看见过小影,那小影和千秋两个怎么会一块不见的?”越老太爷只觉得这状况简直是匪夷所思,一下子提高了声音。

    “老太爷您别急,我还没说完哪!可徐老师后来就说,好像是听到九公子回房之后,似乎在和谁说话,因为这是在家里,九公子又吩咐都去睡,他就没理论,估计是那时候九公子和影爷在说话。两个人既然都不在,肯定是一块出去了。”

    一块……出去了?

    这一次,就算越老太爷真的非常犯困,他也睡不着了。他无意识地用手摩挲着扶手,足足好一会儿方才微微点头道:“好了,你下去吧。让他们也去好好歇着,回头今晚放灯的时候,你们也好带着家里人去看个热闹。”

    等那护卫告退了出去,越老太爷方才自言自语道:“千秋素来人小鬼大,最知道轻重,小影就更不用说了,绝对不可能由着性子的人……这一大一小大晚上能到哪去?小影是拿着那封信去见千秋的,如果千秋一时难以接受,那么,他们最可能会去的地方……”

    丁安之墓!

    越老太爷一拍扶手站起身来,可想到那地方绝非一般的偏远,而且是在城外。越影带着越千秋两个人要想夤夜出城还有可能,他就算是堂堂首相,也绝对不可能出去。而且就他这把老骨头,就算坐着最风驰电掣的马车,赶到那里绝对是天亮人不在,没有第二个结果。

    他轻轻舒了一口气,果断决定先上床去躺一会,哪怕眯瞪一觉都好。哪怕再过不到一个时辰他就得准备正月十五的望日大朝,这点时间的休整再加上回头一盏参汤也就差不多够了。在户部尚书的任上,他还能没事请个假,现在却不成。

    所以,他当首相的时间,绝对不能太长……太长了他就得做好死在任上的准备!

    “三年……还是五年?”

    忙活了一晚上,他此时别说泡个澡,就连洗脚的力气也没有,慢吞吞地脱衣挂在衣架上,继而就躺倒在了床上,心里还在计算着这个别人会认为很无稽的问题。屋子是暖的,床上也是热的,温暖的被子一盖,哪怕他来回皇宫奔波一趟,身上寒冷,也很快被驱散了寒气,不多时就沉沉睡去。

    “爷爷,爷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越老太爷突然捕捉到了耳畔传来的连声呼唤。等意识到那是越千秋的声音,原本还有些迷糊的他立刻清醒了过来,竭尽全力顶开了耷拉着的眼皮子,这才看清楚了床头的两个人。他下意识地想要支撑身体坐起身,却被越千秋扶了一把。

    “爷爷,您慢点儿……要不是外头说您也该起来准备上朝了,我也不会这时辰过来……”

    “小兔崽子!”越老太爷没好气地在越千秋脑袋上敲了敲,“少和我说这些鬼话打马虎眼,你和小影大晚上的跑哪去了?害我回来之后找不见人!”

    越千秋回头看了一眼越影,定了定神后,这才低声说道:“我和影叔去了丁安埋骨之地。”

    面对这个意料之中的回答,越老太爷皱了皱眉,却还有些不信:“以小影的脚力,去一趟得那么久?按照去问徐浩的人那回答,你们俩至少出去了两个多时辰。”

    越千秋不禁再次看向了越影,随即苦着脸说:“原来爷爷你也不知道吗?影叔还挖了坟。”

    “什么?”越老太爷这才真正瞪大了眼睛,“这半夜三更的,小影你竟然去挖坟?”

    见越影点点头,竟是承认了,意识到情况和自己思量的不同,他那一张老脸顿时全都皱在了一起,尤其是当看到越影从怀里拿出一个他没见过的纸包递到了他的面前,他就更加明白事情不对了。

    打开纸包,他展开绢书,发现其中内容和越影之前给自己看过的那封信果然一模一样,他就面色凝重地问道:“在棺材里发现的?”

    “不是,是程芊芊给千秋的,声称是她母亲的遗物。”越影代替越千秋给出了回答,见越老太爷那张脸顿时和打了霜似的严峻,他就补充道,“千秋今天先去告诉了他师父,本打算回来对老太爷说,结果碰上了我,这就……”

    “小兔崽子,翅膀硬了,竟敢不先告诉我!”年纪一大把的人一晚上没睡好,本来那起床气就不亚于年轻人,这会儿七窍生烟的越老太爷就忍不住打断了越影的话,一把揪住了越千秋的耳朵,气呼呼地说,“程芊芊能给你东西,这得是多少天前的事?你竟然拖到今天!”

    越千秋只恨不能运功护耳,只能尽量把脑袋往越老太爷手上贴,好歹也能减低些疼痛,嘴上却嘟囔道:“因为我不想让人看到,只想着毁了算数,这样今后说不定就没人知道了……”

    面对这样一个解释,越老太爷顿时沉默了下来。他不由自主地松开手,随即使劲摩挲了一下越千秋的脑袋,深深叹了一口气道:“我也希望你是我的亲孙子,可有些事不是你当它不存在就不存在的。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没想到有一封信就有可能存在第二封?”

    越千秋顿时有些不自然,但还是满脸无辜地说:“之前我知道这事后心情不好,当然只想着拖一时是一时……我有爷爷有影叔有师父,还有娘和诺诺她们,已经足够了,不想再多一些根本就没尽过照顾之责,也根本就没有记忆和印象的亲戚。”

    类似的话越千秋曾经说过,越老太爷和越影都印象深刻,可此时听他还是这么说,而且更是在到手的两份书证表明其很可能是北燕皇后之子的情况下,他们自然觉得百感交集。然而,越老太爷在瞬间的感动之后,却忍不住恨铁不成钢地再次揪住了越千秋的耳朵。

    “你小子胸无大志!就没想过你爷爷我还有其他人早知道你是北燕皇子,正等着你求了我朝发兵帮你夺下北燕皇位吗?”

    越千秋嚷嚷了一声疼,这次却是毫不迟疑地动手挣脱了越老太爷的魔爪,随即退后了两部,没好气地轻哼一声。

    “爷爷你这话骗鬼去吧!上次东阳长公主和皇上一块悄悄走密道去见萧卿卿,结果皇上一见她就变了脸色,认出了她来。原来当初和皇上相好的不是别人,正是北燕皇后,就连小胖子当年都是包在襁褓里萧卿卿抱去给皇上的。真要找这种出兵北伐的借口,那也是英小胖比我更合适。可皇上没那么傻,我朝要打北燕有一千个一万个借口,用不着这种!”

    越老太爷顿时面色微变,随即气恼地瞪着小孙子:“这么大的事你也瞒着我?”

    “皇上那会儿没拿我灭口就谢天谢地了,我哪敢多嘴!”越千秋理直气壮地叫撞天屈,“再说了,皇上说不定之前正观察爷爷的反应呢,也许还试探过你,看你一切表现如常,才觉得我这人守口如瓶,所以姑且没拿我怎么样,我才不信他真的那么不在乎!”

    刚刚虽说佯装发脾气,但越老太爷的思路已经飞快运转了起来。

    前些天皇帝和自己谈及册封太子,以及让萧敬先正式开始教授小胖子的事,他的态度和往日没有任何变化。立太子他没有异议,但他却认定不能放任萧敬先单独和小胖子相处。皇帝那时候相当认同,可现在想想,难保不是试探越千秋回来之后有没有对他吐露实情……

    尽管就算越千秋真说了,皇帝也不一定真会如何,但越千秋之前暂时隐瞒的选择绝对不能说是错的……他唯一的一点不舒服,大概也就是这小子先去告诉了严诩而已。

    平复了一下不那么好的心情,越老太爷终究还是想起了刚刚那个被搪塞过去的问题,少不得立时沉下脸说:“你们两个都别和我东拉西扯,大晚上的去挖坟,挖出什么来没有?”

    越千秋再次看了看越影。那镯子他实在是觉得有些膈应,等越影填平土再次上来之后,他就还了回去。

    此时此刻,当越影把镯子拿到越老太爷面前时,他就插嘴说道:“爷爷,这和程芊芊给我的,藏那绢书的镯子看上去很像,不过我们并没打开。而且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按照影叔说的,当初丁安最初下葬的时候是别人包办,那些人既然贪婪,怎么会放过这个镯子?”

    这一次,回答的人却是越影:“千秋,我之前忘了对你说,这镯子并不是套在丁安的手骨上,而是在她的腿骨附近发现的,但却不是套在上面,而是散落在旁边。也就是说,镯子她并没有戴着,而是很可能割开大腿之后,放进去之后再缝合的。”

    “时间恐怕就在她抱着你出火场之前不久,否则,那样大的伤口,她不可能在日常生活中丝毫不露出破绽。我当年迁葬时就在她落葬不久之后,遍体焦黑,尤其是腿上更是体无完肤,所以才没有人察觉她藏了东西。等到血肉化尽,镯子自然就掉了出来。”

    越千秋登时只觉得后背心发凉,如此残酷到惨烈的藏东西方式,丁安到底在隐藏什么?

    哪怕越千秋对越影说这和程芊芊给他的那个镯子一模一样,但因为之前在墓地和在路上都并不适合,两人却没有尝试去打开这个镯子。此时此刻,他就只见越老太爷重新把镯子递还给越影,点点头示意人将其打开。

    越影拿着东西摆弄了好一阵子,指甲在疑似接缝处划了几下,继而手中忽然用力,那镯子中间就霍然裂开了一条缝,最终成了两瓣。而在中间那狭窄的凹槽处,确实是一卷极薄的绢,乍一看不过一丁点,可等到越影小心翼翼将其挑出展开之后,却也有两个巴掌大的一块。

    然而,就在这偌大的绢书上,却不像之前越千秋看过的那张一样密密麻麻全都是蝇头小楷,只有几个很简单的字。

    子非皇后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