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三十五章 传位
    连场闹剧暂告一段落,最容易惹事的小胖子跟着昏过去的李崇明也离场了,看样子一时半会不会回来,连带还陪过去一个叶广汉,越千秋只觉得神清气爽。而玄刀堂弟子和武英馆的少男少女们,更是每一个人都长舒了一口气,重新焕发出属于年轻人的奕奕神采。

    对着帮助严诩把林长史带下去的杜白楼微微颔首表示感谢后,越千秋就咳嗽了一声说:“被这连番一耽搁,都快中午了,大伙儿是先吃了午饭再继续,还是……”

    他这话还没说完,严诩就已经板着脸转了回来,没好气地打断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已经被这一个个兴风作浪的家伙打乱了进度,如果再耽误,说不定还能有什么幺蛾子!反正我玄刀堂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只要一会儿就能结束,结束了再祭五脏庙不迟!”

    严诩这干脆利落的话顿时引来了一阵笑声。越老太爷就指着人笑骂道:“你啊你啊,都已经是玄龙将军了,以后在官场记得别把这一套摆出来,简单粗暴!”

    “玄龙司那是要和北燕谍探真刀明枪对着干的,要的是犀利精准,我又懒得和朝中那些口口声声仁义道德的官员扯皮,简单粗暴有什么不好?”到底是面对越老太爷,严诩硬生生把已经很不客气的话给稍微扳转了一点,“又不是人人都像越相您这样通情达理。”

    连越千秋都被严诩这最后一句话给逗乐了,皇帝更是哈哈大笑:“越卿,听听,骂了一堆人最后却又不忘拍你的马屁。好了,就依他去折腾,看看他怎么传位给千秋!”

    严诩这才面色大霁。他昂首阔步地来到正中央,见越千秋已经离开皇帝身侧匆匆来到了自己身前,他一把拉过自己一眼相中,多年苦心教导文武,一心一意如同儿子一般看待的徒弟,习惯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胳膊,这才换上了一脸正色。

    “千秋,跪下,师父最后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除了拜师的那时候,这些年越千秋和严诩之间的关系和传统的师徒截然不同,打闹说笑都是最常见的,就连他去给严诩拜年拜寿的时候,都没有跪过,但此时此刻情况却不同。越千秋立刻收起往日那点自由散漫不正经,在严诩面前郑重其事跪了下来。

    “玄刀堂和少林峨眉青城这样的上三门不同,和回春观追风谷这样的中六门也不同,创立玄刀堂的不是什么武林高手,而是一群年纪太大,伤病缠身,从战场上退下来,别人眼中廉颇老矣的老兵。可他们不但还有壮志豪情,一身武艺却也不愿意搁下。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有一群袍泽的遗孤需要养。”

    严诩顿了一顿,这才提高了声音说:“所以,当年的玄刀堂,与其说是什么武林门派,还不如说是一群自己舔舐伤口,自己互相帮助的老兵而已。后来卫朝幽帝爱好看比武,老兵们就带着自己教出来的弟子,其实也就是袍泽子侄,想要进京讨点抚恤。”

    “想也知道,陌刀在战场上用得再好,单对单厮杀时也大多惨败。总算有一个天赋异禀的历经血战进入了御前比武时,却也因为说错话触怒了幽帝,因此被当场斩杀。因为这件事,玄刀堂上下对那个暴虐无道的昏君彻底失望,这才会跟着本朝太祖皇帝起兵反了他娘的!”

    出身显贵的严诩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粗话,余建中登时眉头大皱,可其他人却都觉得异常亲切,就连东阳长公主看着业已成家立业的儿子,脸上也始终挂着与有荣焉的骄傲笑容。

    说到这段过去,即便从来没有上过战场,手中也没有陌刀,可严诩站在那里,想着越千秋转述的那首金戈铁马的诗,他那身上自然而然就散发出一股腾腾杀气来。

    “至于那武品录推出之后,玄刀堂和其他门派一样被压制到几乎除名的旧事,我实在是懒得说了。千秋,我只希望你记住,玄刀堂不是一个人的玄刀堂,这么多年下来,从玄刀堂也不知道走出多少战功赫赫的将军,但也不知道战死了多少杰出的弟子!”

    “玄刀堂最拿得出手的回旋十八式,放在别的门派,也许就只是值得一看的功夫,但那却是老兵们战场上一刀一斩劈砍出来的一条生路!”

    “我和你都是富贵窝里出来的,和大多数老兵出身不同,但师父把玄刀堂传给我,绝对不单单是因为他的徒弟们全都不肯接烂摊子,是因为觉得我生在富贵,却有一颗能理解能体会民间疾苦的心,觉得我愿意为了一个烂摊子花费力气,花费时间去挽回!事实证明,他没看错人!虽说吴仁愿那个狗娘养的不是我一个人掀翻的,但至少我出过力!”

    听到这里,不但皇帝面色动容,就连两边那些玄刀堂的弟子们,武英馆的少年少女们,也有很多人的眼圈不知不觉就红了。哪怕昔日刑部总捕司的黑皮狗已经遭到了清算,行事风格也已经大变,可他们仍然难以忘记曾经历过的那段黑暗岁月。

    尤其是刘方圆和戴展宁,他们固然感激当初严诩帮着洗去了父辈身上的污名,将一度除名的玄刀堂重新从污泥中拉出来,可总觉得刘静玄和戴静兰拱手把掌门之位让出,似乎有那么一点趋炎附势的味道,现在他们终于完全明白,父亲们服的是严诩骨子里的那种激情热血。

    纵使世间再冷,血犹未冷!

    而一口气说了很多往日不大在人前吐露的话,严诩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沉声说道:“玄刀堂当年被除名之后,就没剩下一样产业了。石头山上这块玄刀堂的地盘是御赐的,值钱但不能转让,唯一值钱点的东西,也就是皇上划拨的两百亩薄田,收的粮食一年大概也就够百多个人吃口白饭,开销都要掌门往里头贴钱,千秋,你愿意接下这只赔不赚的担子吗?”

    “我愿意。”越千秋不假思索地迸出三个字,随即斩钉截铁地说,“我愿意和师父一样,养活那些留在玄刀堂,时时刻刻为了玄刀堂的名声尽心竭力,勤奋习练武艺,一心想着建功立业,保家卫国的弟子!”

    “很好。”严诩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口气却依旧严肃,“我的三个师兄当年都不愿意接下玄刀堂的烂摊子。一个如今在蜀王府,是王府护卫的副总管,养尊处优,一个是刑部总捕司定州分司的一等捕头,日子过得不错,他们谁都不愿意得罪我,所以我把掌门传给你,他们不会有什么意见。”

    越千秋曾经听周霁月提过自己那位师祖云掌门还有三个弟子,但严诩几乎很少提起,他自然也不会问。而严诩此时提到两个不会反对的,也就意味着,接下来必定还有一个反对的。果然,下一刻,他就只听严诩呵呵笑了一声。

    “至于我那第三位师兄,却是一个好样的。当初玄刀堂武品录除名,刘师兄戴师兄被人陷害不得不栖身北燕,他觉得与其守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玄刀堂奔走,还不如去战场上搏一下,凭借功劳把玄刀堂拉回来。他从小卒做起,血战大小百余场,最终挂了个都监之衔,但最终还是马失前蹄,血洒疆场,留下了孤儿寡母。”

    “我倒是想把师兄的家眷接过来,可人家母子都不愿意。你应该叫师兄的那个小子更是放话说,玄刀堂应该是他父亲的,将来他一定会凭借自己的实力夺回来。所以,我只托人照应他们,却从来没提过这件事,但不知道哪天,你就可能有一个挑战者。要是你输了,可别以为我那时候会来给你撑腰!”

    一贯最护短,把徒弟看得几乎比儿子还重的严诩竟然说出这话,皇帝很有些意外,而更让他意外的,是越千秋笑着说出来的一番话。

    “多谢师父告诉我将来还有个对手。人生在世,要是寂寞如雪,没有对手有什么意思?你放心,日后师兄要是来玄刀堂,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他的!不能以德服人,那就以力服人!”

    “哈哈哈哈!”

    严诩终于畅快大笑了起来。等笑过之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声若炸雷似的喝道:“越千秋,我今日于此将玄刀堂掌门之位传给你,从今往后,你就是第九代掌门!你当谨守门规,教导后辈,以身作则,不忘初心!在我手里没能完成的英灵碑,没能完全成长起来的弟子,没能让天下所有人心服口服的玄刀堂,就全都交给你了!”

    既然严诩如此暴喝,越千秋也同样运足中气答道:“是,弟子一定尽心竭力当好这个掌门,不辜负师父和历代前辈的期望!”

    师徒俩这犹如比嗓门似的对答,其他措手不及的人差点被吓了一跳。而那种犹如耳畔打雷似的体验,对于从来都只见臣子说话小心翼翼的皇帝来说,更是第一次领教。见一旁右边座位上的金灿灿甚至本能地捂耳朵,萧敬先也为裴宝儿捂住了耳朵,他不禁为之莞尔。

    当严诩伸手去搀扶越千秋的时候,皇帝便笑问道:“千秋,因为朕今天跑来看热闹,你这玄刀堂的弟子们都分派到各处去守卫防戍了,都没看到你接过掌门之责。你这个新掌门可打算召集他们,说点什么鼓舞人心的话,又或者许诺?”

    “我这个人喜欢做,不喜欢说。”越千秋理直气壮地答道,结果立时引来了几声嘲笑似的轻咦,见作怪的是令祝儿和萧京京,还有宋蒹葭和紫葭,他也不恼,笑吟吟地说,“我虽说能说会道赢过很多嘴仗,可在玄刀堂从来却是做得比说得多。”

    严诩虽说掏钱,可具体的花销安排,也就是该怎么花钱,却一直都是他做的,帐房也是他通过秦家找的。正因为如此,在严诩传位给他之前,在玄刀堂弟子们心目中,他这个掌门弟子从来就相当于代掌门!

    “那好,朕就看你回头怎么做!”皇帝一推扶手站起身来,这才看了一眼左右下首的众人,欣然笑道,“今天是元宵节,朕再杵在这儿,你们也不自在。等晚上看过千秋答应你们的灯楼,你们也随朕到城楼上,看一看金陵城这片太平灯海!”

    这样的邀约对众人来说自然是荣幸,一时大家纷纷起身行礼谢过。而随着皇帝站起身的越老太爷没有对越千秋说什么,那脸上的笑容尤其慈祥,仿佛只是个看着孙子长大,心满意足的祖父。反而是早先还把越千秋当成过侄女婿人选的余建中,眼神颇有些复杂。

    哪怕皇帝事先已经见过那样一封信,可毕竟事关重大,大多数人心中都会怀有芥蒂。如今皇帝一口咬定那封信是煽风点火,也就是相当于亲口保下了越千秋,如此信赖,他简直都想怀疑越千秋是不是皇帝和北燕皇后的私生子!

    随着众人送到山门,皇帝带两位宰相退场,走在最后的陈五两对越千秋笑而不语地打了个保重的手势,四周围气氛明显松弛了下来。尽管还有东阳长公主和晋王萧敬先这样两位身份尊贵的大人物,可两人都是众人熟悉的,一时间便欢声笑语了起来。

    一向活泼的小猴子甚至嚷嚷道:“越九哥,皇上大老远过来,你连一顿饭都不请,是不是太省了?”

    此话一出,众人突然寂静了下来,紧跟着,严诩方才大叫一声道:“你怎么不早说!”

    越千秋更是捂着脑袋苦笑道:“我都被师父慷慨激昂说晕了,刚刚明明还提过午饭的!完了完了,皇上在路上一定会对爷爷说,看这师徒俩小气的模样,就算玄刀堂那是个要自己掏钱填补的无底洞,也不至于缺我们一顿饭吧?”

    闻听此言,刚刚或错愕或惊疑的众人一时全都笑开了。东阳长公主更是嗔道:“你有功夫说这没用的怪话,不如赶紧去追!要让皇上因此记上了你们这一对吝啬鬼,以后玄刀堂别想有好日子过!”

    “那师父,我这就去了?”越千秋嘿嘿一笑,请示似的瞅了一眼严诩,见其作势欲打,他立刻一溜烟往外追去。他这一走,本来并不是为了提醒的小猴子在众人的笑声中忍不住挠了挠头,低声问道:“皇上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回答他这话的,是萧敬先的哂然一笑。

    “要是皇上真想留,别人不说,越相早就开口提醒了。千秋这会儿追出去,与其说是热情挽留,还不如说是趁机溜须拍马,吃不了亏。倒是严大将军,都大中午了,你不体恤我们这些前胸贴后背的,也该体恤一下玄刀堂那些早起没睡好还打起精神巡逻的弟子们。再说,你难道打算让弟子们饿着肚子去金戈堂拜见千秋这位衣食父母掌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