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三十六章 义气千秋
    越千秋拔腿飞奔而去的“热情挽留”,并没能把皇帝留在玄刀堂吃那顿午饭,只换来了一顿笑骂。当然,他也没忘记小胖子和嘉王世子李崇明叔侄俩还留在自己的地盘,再加上叶广汉这位次相,可以说是麻烦三人组,少不得又请示了一下。

    而皇帝的回答,一如既往简洁明快:“等确认崇明没有大碍,你就请叶卿把人护送回嘉王府好了。至于四郎……呵,你以为朕今天瞎了,没看出他和你正在唱双簧?你这刚当上掌门的大好日子,请他好好吃一顿喝一杯,晚上留他看个灯,这不是应该的吗?”

    越千秋不禁目瞪口呆,很想说皇上您弄错了,我和小胖子其实没那么要好。然而,就在这时候,越老太爷竟然也咳嗽一声,附和了皇帝的提议。

    “千秋,今天元宵节,英王殿下成日里闷在皇宫,难得松快一下。你这儿高手如云,又不用担心他遇到什么危险,就当你们是顺带保护他好好体会一下民生疾苦。”

    越千秋简直想要呻吟了。小胖子成日里闷在皇宫?这确定说的是小胖子吗?这家伙没事就出来乱晃,和他抬头不见低头见,什么事都要插一脚,还嫌在宫外呆的时间不够多?要说民生疾苦,小胖子就差背出市井之中的各种物价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全都清楚得很!

    可他拗不过皇帝,更拗不过爷爷,只好怏怏答应了下来。至于余建中以及其他侍卫从人那或审视或偷窥的目光,他非常自然地完全忽略了过去。

    等送走皇帝回到山门,他就发现刚刚送行的人全都没了。高高的大门口一个守卫都看不到,仿佛这玄刀堂一下子从皇帝来临时的戒备森严,摇身一变成了人人都可长驱直入。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他那刚刚生出来的火气烟消云散,当下认命地去找小胖子等人。

    虽说玄刀堂很大,可他对这里颇为熟悉,对戴展宁的行为习惯更是熟悉,更何况,当他进入一个院子时,恰好看见小胖子的那些侍卫如同标枪似的站了两排,他就知道找对了地方,连忙匆匆上去推开了房门。下一刻,他就听到了小胖子那警惕的声音:“谁?”

    “我!”越千秋没好气地回答了一句,等进屋之后,见叶广汉正站在床边,李崇明双目紧闭躺在那儿,自己认得的那个常驻玄刀堂的大夫,则是正在窗边书桌旁写方子,见他进来急急忙忙想站起身,他打了个手势让人稍安勿躁,都没顾得上想戴展宁怎么不在,直接就把小胖子给拖出了门外。

    见此情景,叶广汉不禁眼神闪烁,随即就低头看向了床上似乎还没醒的李崇明。要是按照越老头那简单粗暴治裴旭的手段,他早就把李崇明弄醒了,可英王李易铭既然都没那么心急,他这个外人就更不会如此了。只是,想到嘉王长史竟然指斥的那番言语,他却有些心悸。

    当今天子这唯一的儿子,身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胖子被越千秋拽到外间院子里,正想说话,却被越千秋抢了先:“我问过皇上了,回头李崇明好点儿之后,由叶相送他回去,你呢就留在玄刀堂,晚上和我们逛一圈看灯之后,我们再送你回宫去城楼,陪皇上一起见臣民百姓。”

    虽说做戏做全套的话,就应该亲自把李崇明送回嘉王府,如此才能表现出“叔侄情深”,并无一丝芥蒂,可能够把戏演到这份上,小胖子已经觉得自己把毕生的演技都提前用出来了,越千秋这话无疑是给他推掉了一个大包袱。

    当下他立时眉开眼笑道:“好你个千秋,果然讲义气!”

    讲个屁义气,那是皇上说的,我才不想留你呢!

    越千秋一点都不想要这个义气的名声,可当然也不至于对小胖子说自己的真实想法,清了清嗓子之后就问道:“嘉王世子情况怎么样了?”..

    “说是碰到了头!”小胖子很无所谓地说,可到底还知道里头有个叶广汉,他立刻换了一脸正色:“崇明的头部受到了重击,再加上惊怒过度,人就昏厥了过去。你们玄刀堂那位许大夫已经给崇明针灸过,等开一个方子吃几天就好了。他年轻力壮,不会有事的!”

    小胖子自觉这一番话说得面面光,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继而就有些急切地说:“既然父皇让叶相送崇明回去,那事不宜迟,你赶紧去安排一辆马车吧!”

    看看,到底装不了多久就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吧?

    越千秋瞟一眼急不可待想要甩包袱的李易铭,似笑非笑地说:“这都什么时辰了?我和师父刚刚忘了留饭,追出去皇上却还是不肯赏脸,那我也没办法。可现在你还要叶相饥肠辘辘护送嘉王世子回去,这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吧?你摸摸肚子,你就不饿?”

    小胖子被越千秋这么一说,肚子竟是非常应景地咕咕叫了一声。他面色一红,随即还装作恍然大悟似的说:“我只想着崇明回家能好好将养一下,差点忘了!嗯,你让人把饭菜送过来吧,我们就在这吃!”

    吃完了碍事的人就赶紧走!

    小胖子都忍痛决定姑且放弃和萧敬先接触的机会,和严诩拉近距离,讲讲情分的机会,越千秋还有什么话可说?他只不过是尽一下作为玄刀堂新掌门的职责,所以过来探望慰问,此时有了小胖子的决定,他问过之后得知戴展宁是被刘方圆叫走了,这才放了心。

    没有戴展宁,严诩不知道从哪请来的那位坐堂许大夫却也是一时高手,再加上外间侍卫,自然不用担心小胖子的安全问题,他就笑呵呵进去和叶广汉再打了个招呼,随即赶去了饭堂。

    至于为什么不去金戈堂……因为他很明白,在上上下下都饥肠辘辘的当口,再加上客人之中身份不同的也就是东阳长公主和晋王萧敬先,严诩绝对不会讲客气,必定会把人都拉到饭堂去解决今天的午饭问题。

    果然,他还没到饭堂门口,迎面而来的欢声笑语就险些把他冲了一跟头——百多号人汇聚在一起,那声音大得几乎就能把屋顶给掀翻了!

    当越千秋加快步子冲到了门前时,也不知道谁嚷嚷了一声,刚刚闹哄哄犹如菜市场的地方竟是瞬间安静了下来,紧跟着却是齐刷刷一声比刚刚更大的问候。

    “见过越掌门!”

    越千秋只是微微一愣,便笑吟吟抱拳回礼道:“今天客人多,所以大多数人都没能观礼。但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我又不是外人,只不过从前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大师兄,现在成了掌门。该说的话,我往日都说了,今天懒得废话,只要有我在,就有玄刀堂和大家在!”

    随着他这最后一句话,饭堂中又是一阵欢呼,而在这喧闹声中,越千秋的声音却依旧显得清晰可闻:“总之一句话,大家辛苦了,这顿饭吃饱喝足!”

    如此简简单单的言语,却比任何话都更能让人心安。等到越千秋来到居中的头桌,见首席竟是赫然空着,他微微一愣之后,就当仁不让地过去坐了下来。而在这个位子的左右两边,一个是东阳长公主,一个是萧敬先,就连严诩和周霁月都得让位,至于再旁边,那就是刘方圆和戴展宁了。

    越千秋先是笑容可掬地团团问好,这才吩咐去给小胖子和叶广汉等人送饭。话一出口,戴展宁就笑道:“掌门师兄放心,我已经吩咐了人去送饭。只不过,之前是想着皇上他们恐怕会留下的,孙立早一步就打点好了三百人份的饭食,现在却多出来很多。虽说天冷,饭菜不会坏,热一热就能吃,但大过节的,留到明天还是不太妥当。”

    上任掌门之后,越千秋要解决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多余的饭菜问题,这着实出乎他意料之外。然而,他却一点嘲笑戴展宁的心思都没有,托着下巴想了片刻之后,他就笑着说:“一连几天放灯,责任最重的就是巡夜的。”

    他顿了一顿,继续说:“下午所有人都睡一觉,晚上,大伙儿辛苦一下,看灯的时候顺便巡视灯市治安。这些饭菜就当作夜宵,用我们玄刀堂的四辆军用炊事马车装好带去,正好不浪费。要知道昨天晚上,我和周宗主在暗巷里吊打了七八个想要打人闷棍的盗贼。”

    此话一出,萧敬先就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会让人把剩余的饭菜挑去应天府衙,江宁县衙,又或者是殿前司送人,也好做个人情。”

    越千秋先举手示意其他人继续吃,这才夹了一筷子鱼肉,随即泰然自若地说:“今天午饭我们吃完之后,顶多也就剩下一百来人份的饭菜,要是拿来做人情,有人拿到,有人没拿到,拿到的说不定更会嫌弃是咱们玄刀堂的剩饭剩菜,那我岂不是一片好心却喂了驴肝肺?再说,朝廷的衙门,要慰问那也该是他们自己的上司出马,关我什么事?”

    东阳长公主见萧敬先笑而不语,就接着问道:“那为什么不拿去散给穷苦人?”

    “您就别逗我了!这可是上元节,一年一度最是宣扬盛世太平,天下安乐的节日,金陵城里连乞丐都看不到几个。我不好好带人看灯,却在那发不要钱的饭菜,只怕周济不了真正的穷人,却会把贪小便宜的人给引来。到那时候引发骚动,这是做好事还是添乱?”

    面对越千秋如此自然而然的回答,东阳长公主顿时笑开了。而这时候,严诩方才得意地站起身来,昂首挺胸地说:“娘,你和晋王就不要考校千秋了,他的能耐,早在八年前就已经让所有人刮目相看了,更何况现在?千秋,来,我这个老掌门敬你这个新掌门!”

    这一顿午饭虽说并没有皇帝和宰相,也没有众多武林名宿捧场,甚至可以说除却东阳长公主之外就没有老一辈的人在场,可是,那记录在册的满座高朋,当时有幸在场的人十年二十年后回忆起时,无不说觥筹交错,尽兴而归。

    但实际上……屁的觥筹交错,刚刚填饱肚子的越千秋看到严诩之后,敬酒的人一窝蜂上来,他就知道糟糕了。

    他是什么人?一点都不乐意吃亏的,立时找借口说先送叶广汉和李崇明走,溜之大吉,非常不讲义气地把师父严诩丢下来顶缸。而其他人当然不干,宋蒹葭更是拍了桌子。

    “今天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可以灌越大掌门的大好机会,怎么能让他就这么跑了!周姐姐上,代表我们把他揪回来!”

    周霁月又好气又好笑,可看到严诩来者不拒,已经酩酊大醉,她只能起身快步往外追去。可刚刚跨出饭堂的门槛,她就听到背后传来了萧京京的笑声。

    “你想得出来,让周姐姐去追越千秋,那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听到自己被比喻成肉包子,越千秋竟然被当成恶狗,周霁月顿时忍不住想要转身找萧京京算账。可下一刻,更多的戏谑就全都冲着她来了。

    “少宫主你这是什么比方?现如今越掌门和周宗主,这简直是天造地设,门当户对啊!”

    听到这是萧敬先的声音,周霁月知道自己转头回去只会被加倍打趣,索性也只能当成没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议论,脚下一时速度更快了三分。很快,她就追上了越千秋,因为找借口溜号的越九公子根本就没有走太远,似乎有意在等她。

    “你今天终于当上了掌门,就算被大家灌几杯也是应该的,跑什么跑?”

    知道这与其说质问还不如说是微嗔,越千秋笑呵呵地歪着头说:“晚上还要赏灯,师父喝醉了不要紧,我喝醉了就不好办了。再说,如果醉了,我怎么谢你?”

    说出这最后四个字的时候,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周霁月的脸,见她的双颊登时渐渐透出一股迷人的粉色,他就拱手作揖道:“昨夜若不是你劝我,我没有及时做出决断,也许就已经惹出了大麻烦,小生在此多谢了。”

    他只字不提越影和自己那深更半夜探访坟墓的经历,笑嘻嘻地继续说道:“今后我就不只是越九公子,而是越掌门了。你这个当掌门经验更丰富的前辈,千万记得要多多提点我,尤其是我在犯糊涂的时候。”

    前面还是挺正经的感激,可后面却已经成了打趣调侃,周霁月脸上那刚刚生出的红霞须臾褪去,也不知道是该骂他胡扯不正经,还是爽快答应下来。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只见越千秋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随即就瞪大眼睛叫道:“影叔!”

    吓了一跳的她慌忙转身,可却只见背后空空如也,再抬头往上看,也依旧不见人影。这时候,她方才意识到受骗上当。

    越千秋阴谋得逞,却没有任何毛手毛脚的意思,往后连退几步之后便笑道:“影叔估计正把裴旭往哪里送呢,才没空来管我!霁月,你什么都好,就是还和当年一样,太老实啦!我学你当掌门的好经验,可不会学你的老实!我先去送叶相他们,回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