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三十八章 灯楼全家福
    越千秋是到了楼下听掌柜说越大太太和四太太一块来了,而且跟着诺诺的还有个口称小姑姑的少年,这才匆匆先赶了上来,不想刚上二楼还没站稳就被妹妹给扑了一下,连忙顺势把人抱起,随即就发现除了大太太和平安公主之外,前头正有一个约摸四十出头的陌生妇人正笑吟吟看着自己。

    因为走得急,他也没问二楼有什么其他客人,可面对这架势就知道是家中熟识的亲友,少不得抱着诺诺走上前去。这时候,越秀一立刻抢先介绍道:“九叔,这是余相夫人。”

    得知是余建中的妻子,越千秋立时把诺诺放了下地,随即笑着作揖问好道:“今天才在玄刀堂见了余相,没想到还能在这儿遇到夫人,真是巧。爷爷之前还在和娘说,等过了节,请您和叶相夫人到家里来做客。”

    谢夫人见诺诺拉着越千秋的衣角,兄妹俩看上去就仿佛嫡亲的,而一旁那位头一次见越家四太太则是拉着大太太说着悄悄话,对于各种应酬本就娴熟的她自然客气了两句,随即又笑道:“元宵节赏灯遇上确实是缘分,我也没备什么见面礼,这三个荷包送给你们图个吉利。”

    越秀一见一旁余家仆妇已经送上了一个托盘,上头是三个精工细作的荷包,正想推辞,可谢夫人却亲自一个个给,而越千秋更是老大不客气地笑称长者赐不敢辞,连诺诺都收了。于是,他这个辈分最低的小晚辈自然是只能乖乖收下,心里却有些担心祖母没准备。

    可下一刻,大太太就笑着说道:“见面礼总不能只有我们的孩子收,我和四弟妹还没有见过余家几位小姐,这会儿就随夫人先去见一见。至于千秋,年轻人多,让他们上楼去闹腾。”

    意识到大太太主动拉着四叔祖母见人,心底必定早有成算,作为孙子的越秀一这才终于放心。可当大太太推了他带诺诺跟越千秋上三楼时,他才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虽说武英馆的挺多人他都认识,可是……人家好武,他好文,没有共同语言啊!

    谢夫人对武英馆那些出身草莽的少年少女没有太大兴趣,又不打算和越府年轻一辈联姻,对大太太的吩咐自然不会有意见,眼见越家一行人已经消失在视线中,她见楼梯口始终不见有其他人上来,知道人家是等着她们这儿做好预备,少不得立刻命仆妇把步障改成围障,将自己这边的包厢严严实实围了起来。

    等邀了大太太和平安公主落座,听到外间楼梯上脚步声或轻或重,始终不绝于耳,竟是足有几十号人,她就知道越家为什么会包下一整个三楼了——显然是因为请了那么多客人!

    虽说上楼的时候年轻人们没发出什么声音,可到了三楼之后,刚刚因为知道二楼有不少女眷而压低的声音就完全放了出来。一大堆人齐刷刷跑向临窗处。虽说从大街上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彩灯处处,但人头攒动瞧不分明,如今占据了高处,一时也不知道多少人欢呼惊叹。

    可也有人还惦记着越千秋的承诺,直接把越大掌门给围在了当中。宋蒹葭便叉腰问道:“你之前骗了大家去抓刘国锋的时候,答应我们说专为我们造的灯楼在哪呢?”

    越千秋见窗边不少人都眼巴巴地转过头来看着自己,他便笑眯眯地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诺诺,去,到窗口放个烟火。”

    诺诺高高兴兴接过了这个任务,反身过去问安人青要了烟火和火石。说是烟火,其实只是小孩子玩的,小心一些就不会烫着的冷烟香,而她点燃之后在窗口双手挥舞着那一支带着火星的长长烟香,片刻之后,正对着朝云楼一座本来黑乎乎的灯楼突然就逐层亮了起来。

    随着五颜六色的彩灯一一亮起,诺诺就第一个叫了起来:“看,那是千秋哥哥!”

    她这叫声仿佛拉开了叽叽喳喳的序幕,每一个看清楚那座突然点亮灯楼中央是什么的人,全都有自己的新发现。有嚷嚷那是我的,有嚷嚷是周宗主的,也有嚷嚷一点都不像我们的……可不论如何,在那乱七八糟的哄闹中,每一个人都觉得这座灯楼实在别致。

    谁能想到上头竟然会有武英馆众人的全家福呢?

    只有周霁月盯着最上头彩灯照耀的几个大字,最终又好气又好笑地对越千秋道:“这就是你的意外惊喜?按照我们的样子画像之后用彩灯妆点招摇过市也就算了,居然还在上头写着,武英馆群英会祝大家元宵快乐……这是什么鬼?”

    我倒是想来个雕塑,至少扎个纸人什么的,可前者招忌讳,后者不吉利,我也只能想出请人来画一幅“集体照”当全家福的主意。

    因为要保证意外惊喜,不能让你们去当模特,只能来个写意一点,层次丰富一点的,最后再装饰一下喜庆的灯光。为了保证夜晚效果,我还特意让人做了浓墨重彩处理。

    至于这元宵快乐,不是顺带来点噱头吗?

    越千秋貌似委屈地对着周霁月耸了耸肩,可紧跟着就发现众人嘻嘻哈哈地挑剔着毛病,可却似乎都对这别样的灯楼挺满意的。当下他就眉飞色舞地对周霁月说:“这有什么关系,身在学堂,心忧天下,咱们现在还不到这个层次,那就祝金陵父老元宵快乐呗!”

    楼上欢声笑语,楼下正在看灯的各家女眷们自然也不会忽略这样奇怪的灯楼。刚见完余家那几位小姐,给了见面礼的大太太和平安公主,此时此刻的反应就是截然不同,大太太愕然之后扶额苦笑,平安公主则是风度仪表全都忘了,捶着坐榻笑得前仰后合。

    “这个小子,怪不得他爹一天到晚说他就是鬼主意多,居然在这大街上来这么一手!他是想要让金陵城那么多人全都记住他们的脸不成?不对,就凭那画像认人还不容易,我真是怀疑楼上那些孩子们能不能认出自个来!不说别人,女孩子们嫌被画丑了,还不得捶他!”

    谢夫人早知道越千秋是什么性子的人——要是好相与的,至于当初在余家和某位表少爷硬顶一番后拂袖而去?所以,她反而将更多注意力放在平安公主身上。见她敢说敢笑,不像世家千金那般笑不露齿,可刚刚见其走路,分明行不动裙,她对其出身来历又有点不确定。

    江陵余氏虽说规矩多,但余家几位小姐每年都能出来看灯,时不时家里还会得到宫中赏赐的彩灯,可以说各种各样的精巧东西都看多了。所以,她们对窗外那灯楼也无不感到新奇,因为那与其说是灯楼,还不如说是彩灯装饰的画,就连祝金陵父老元宵快乐这句简简单单的话,她们也指指点点嘻嘻哈哈地打趣。

    和传闻一样,越家那位九公子真是个有趣的人!

    尽管面对的是宰相家眷,可平安公主今天出来并不是为了应酬人的,略坐了一会儿,她就轻轻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大太太。大太太当然明白她牵挂儿女的心意,当下就笑着说道:“虽说上头人多嘴杂,但到底是千秋邀了四弟妹和我出来看灯,我们也该上去了。改日候着夫人得闲,再邀您和几位小姐到家中做客。”

    平安公主顺着大太太的话亦是客气了几句,随即就跟着这位到了越家之后相处最好的大嫂起身告退。等到从楼梯上了三楼,她就只听喧闹处处,人声鼎沸,吵闹得犹如菜市场一般。然而,她这个从小习惯了安静氛围的北燕帝女,却反而觉得犹如鱼回大海一般自在。

    若不是因为身体不好,常生病,她也爱笑爱闹,怎么会喜欢安静?

    平安公主上一次曾经在家中招待过武英馆这些少年们,所以此时出现,又言笑盈盈,态度亲切,众人自然而然也就少了拘束,多了亲近。就连往日在越家也不知道多少人敬畏的大太太,此时态度也显得分外和煦,一时间她们妯娌俩的加入,竟是丝毫无损气氛。

    而越千秋则趁势把越秀一给拉到了一边悄悄问道:“今天二伯母三伯母是有事没来?”

    他当然不会去请那两位,平安公主也是做事看喜恶的人,肯定不想请不喜欢的人来一同过节煞风景,但想来以大太太办事的面面俱到,至少肯定叫过二太太和三太太。

    果然,越秀一略犹豫了一下,这才低声说道:“祖母和四叔祖母说好晚上出来看灯之后,是亲自去请过二叔祖母和三叔祖母,但巧的是,她们在祖母去请之前,竟然都出门了。”

    越千秋相信二太太和三太太也知道四房从上到下对她们都是敬而远之——这个敬还是看在辈分的份上,看在越老太爷的面上——所以,他心想两人倒还算知情识趣,哂然一笑也就没太放在心上了。

    可是,他才刚想吩咐越秀一放轻松点,随便吃随便玩,却听到了越秀一欲言又止的低沉声音:“九叔,四叔祖母的事……你们打算一直都这么瞒下去吗?”

    事关平安公主,越千秋微微一愣,随即就笑吟吟地摸了摸越秀一的脑袋:“不错,看来大伯母某些事情不瞒着你是对的,你居然想这么深远了。放心,大家心里有数,没人想着要瞒几十年,但现在可不行,得死死捂住。”

    越秀一顿时退后一步,又羞又恼。我和你一般大,你做什么见鬼的长辈样子!

    越家叔侄正在说悄悄话的时候,二楼各处包厢雅座中,也有不少人在议论越家妯娌,尤其是越千秋的那位养母。

    托越千秋这些年那名声“如日中天”的福,越家四房那点事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从越小四当年退婚,到一年多前把女儿送回来,再到现在不告而娶的妻子受到越老太爷承认进了家门,也不知道多少人暗地里编排过越家暴发户没家教。

    可此时此刻,谢夫人想着刚刚见到那位四太太时的第一印象,只觉得人既有未嫁少女的天真烂漫,又有已婚妇人的温婉可人,但她已经意识到,更难得的是对方那种平视的眼神——哪怕她是江陵余氏的主母,宰相夫人,可在人家眼中,却仿佛一如寻常人。

    这样绝非等闲家庭养出来的女儿,会如同坊间传闻一般,随随便便选择跟一个出走在外混日子的纨绔子过一辈子,还甘心情愿接受越千秋这样一个身世成谜的养子?刚刚母子俩那熟络亲近的样子她可是看出来了,至少她是没从越千秋脸上看出半点勉强。

    “娘,你看,那灯楼下头围了好多看热闹的人呢!”

    被小女儿这声音惊醒,谢夫人这才往外望去,就只见武英馆的那座奇怪灯楼底下确实围了好多人指指点点。也不知道是谁带了个头,一时间竟是彩声雷动,即使是她们这样坐在二楼的,也能听到众多人的叫好和称赞。其中,有一个嗓门显然最大。

    “什么哗众取宠?人家一不是颂圣,二不是逢迎那些当大官的,也不是什么国泰民安之类的套话,而是祝金陵父老元宵快乐……要我说,武英馆这些年轻人有心!”

    听到这话,谢夫人转瞬意识到下头竟然一度因为这点小事争了起来,不禁轻轻吸了一口气。然而就在此时,她却只听底下传来了一个更大的声音。

    “有个屁心!那个越千秋自己身世不明,却欺下媚上,那越家四房的媳妇也不是什么好的!什么曲沃刘氏的千金,根本就是冒名顶替!曲沃刘氏那个真正的小姐早就死了,越家那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一家子全都是藏头露尾之辈……啊!”

    谢夫人发现那声音仿佛突然被截断,哪怕她平日里是最讲究规矩礼仪的人,此时也霍然起身,一个箭步窜到窗口,双手扶着窗台往外看去,却依稀只看见有人揪着下头一个大汉的领子,竟是啪啪甩了两个重重的耳光。她的眼力是不成了,一旁目力极好的幼女却惊呼一声。

    “娘,是越九公子!”

    在从窗口一跃而出的时候,越千秋就已经锁定了那个大放厥词的人,他顺着下落之势直扑人群,甚至不管不顾地在不知道是谁的肩膀上借了一下力,这才顺顺当当一把揪住了那个见势不妙想跑的家伙。

    两个大耳刮子赏过去之后,他就冷笑道:“没想到这金陵城还有敢踩到我越家头上来求名声的,莫非是觉得我越千秋好欺负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