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见了村主
    村衙管家与赔钱跑了媳妇的钱溪五说完了话,便带着两个家丁去了衙后,至村主殿前唤道:“村主!我是管家!村主在不!”

    此时村主正在茅房,在屋内回话的是村主夫人,她在里喊道:“不知道他死哪去啦,你找找!”

    管家听村主夫人回话,大声道:“知道了,我找找。”

    村主夫人喊道:“在茅房呢,拉肚子啦。”

    “村主在茅房呢?”管家听了喊了句。

    “嗯呐!”村主夫人回。

    “好嘞,我去茅房找他。”管家回了话,见俩家丁面红耳赤,明显喝酒不行,道:“你俩先去吧,别让村主看见你俩喝酒地样。”

    “好嘞管家,我俩这就去。”猴子道。小马亦道:“对,我俩这就去。”话毕两人去了。

    见俩人走了,管家心道:“这俩人咋没吐呢?”心说着去茅房找村主。

    家丁猴子和小马他俩共住一个小房,他俩回到房内,酒劲上头,去炕上倒头便睡。

    管家捂着鼻子走到茅房前唤道:“村主在不?”瞅瞅茅房门道:“我回来了?”

    村主确在茅房里,只听里面一声屁响,村主回道:“我在里呢,你咋才回来呢?”

    管家捂着鼻子道:“建筑工都分散在大街小巷,不好找啊,还走了不少,下午能到村衙的有五六个,明日可共到十一二个。哦对了,中午吃饭时,在饭馆遇到一摆摊赔钱媳妇也走地,我见他没啥活,便把他叫来了,盖毁塌的房子。”

    村主在里道:“这建筑工有木匠地、泥瓦匠地、纯力活地,你都找全了吗?”

    管家道:“人虽不多,但是都全。泥瓦匠、木匠、纯力活都有。现在衙堂里就有个纯力活地。”

    村主拉了串屎道:“衙堂现在来多少人那?”

    管家道:“有一干纯力活地,就是那个我在饭馆遇到那个陪了钱走了媳妇地,其他一些人估计也快到了吧?”

    村主道:“等我拉完屎我看看去。”

    管家捂着鼻子道:“村主没事,你慢慢蹲着。”

    村主在里道:“我拉肚了,也快,你等会儿。”

    管家捂着鼻子道:“村主啊,不行吃点药吧。要不多休息休息吧。可别拿拉肚子不当病啊?”

    村主现在完事了,提裤子道:“没事,中午吃饭时,凉拌菜可能吃多了。”

    管家道:“那凉菜得多洗几遍,那个丫鬟整地?”

    村主道:“我媳妇整地。”

    管家一听道:“哎呀口误啊,村主夫人咋能是丫鬟呢?”

    村主在里道:“她就是我丫鬟,叫干啥干啥。”

    话毕村主开门走出茅房,见管家捂着鼻子,道:“捂啥呀,走。”

    管家连忙将手放下,道:“村主请。”待村主走过去,他便跟在后边。

    村主走到前院想起俩个家丁,停下道:“跟你去的那俩个家丁呢?”

    管家道:“我让他去了,现在估计干活呢吧?”

    村主似闻到了一些酒味,用鼻子嗅着,嗅向管家身上,道:“你喝酒了?”

    管家道:“村主鼻子真好使,我就喝一点,没喝多。”

    村主“哼”了一声抬起身子便走,往衙堂去。管家在后恭敬跟着。

    来到衙堂,村主见一人,只见这人满脸通红,一身酒味儿。看了看他,道:“你是媳妇跟钱跟人跑地啊?”

    管家道:“村主,就他,干纯力活地。”

    这赔钱跑了媳妇地瞅瞅村主,道:“啊,我是。”

    村主又瞅瞅这人,问道:“你叫什么玩应?”

    这人回道:“我叫钱溪五,钱财地钱,山溪水地溪,一二三四五地五。”他喝点酒见到村主愣在那,也忘了抱拳施礼。

    “钱溪五?”村主听了自说了下,问:“你媳妇和钱怎么跟人跑地?”

    钱溪五用手摸了摸脸,道:“我摆地摊,媳妇不没在跟前吗,她在家,和俺家邻居搞上了。一开始我不知道,我摆地摊赔钱了,媳妇跟人走了,我家另一个邻居才告诉我,我媳妇地事。”

    村主看着他道:“喝多些呀?”

    这钱溪五未跟村主说实话,道:“八九杯吧。”

    他说喝八九杯,这村主还真信了,信他不是因为别地,是因他伤心了。因何伤心,赔钱媳妇跟人跑了。

    村主道:“村里塌毁不少房子,正缺人呢。”说着把向钱溪五的肩膀,道:“好好干。”说话完松开他的肩膀,问管家道:“你说下午到的那些人啥时来?”

    管家道:“估计快了。要不在衙堂等等?”

    “等。”村主说了句,便去案后去坐。

    村主与管家还有那钱溪五等了半盏茶工夫便有一人在衙前与衙前兵说话,村主见了,对管家道:“那个是建筑工不?”

    管家看去,道:“是,村主,我去叫他进来?”

    “去吧。”村主坐那回道。

    管家向村主示意了下,即去接那人。

    却说那人乃是个打地基地,空手而来。他空手是管家让地,村上有不少建筑工具,不用人拿。那人问了声“兵爷。”衙前兵却将他拦住:“干什地!”他便说他是建筑工,是管家让他来地。这时管家往出走喊道:“让他进来,村主叫他。”

    衙前兵听了,立即放行。

    这人见到管家,立即抱拳施礼,“管家。”

    管家道:“进来,村主找你说话。”

    这人跟着管家进了衙堂,见了村主便抱拳躬身行礼:“村主好。”

    村主坐那将手一抬,道:“免了。”

    “谢村主。”这人直起身,站在那儿略微低头躬身。

    村主问道:“你叫什么玩应,是泥瓦工啊,还是木匠工啊,还是干纯力活地?”

    这人回道:“回村主,小的名叫石惊天,不是泥瓦工,不是木匠工,也不是力工。我是打地基地。”说到这儿他笑道:“我地基打地好。”接着他又道:“这房子好坏耐用,一开始全在地基上,这地基要是弄差了,房子一年就裂,墙缝透风。”

    村主听了点点头,问那管家道:“这打地基地共有几人?”

    管家回道:“回村主,打地基,就他一人。”

    村主闻言瞅瞅管家,接着看向这个叫石惊天的打地基之人,道:“坐,建筑工还未来完,我们在这儿等他们。”

    “谢村主。”打地基的石惊天抱拳躬身谢了句,便去拘束的坐在一张椅子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