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只剩村主
    小孩他爹:“你是村主?”

    村主回:“我是。”

    小孩他爹朝村主抱拳说:“不知,我家孩子怎么村主了,还请村主莫要见怪。”

    小孩说道:“爹,我没怎么村主,是村主把我吓着了。”

    小孩他爹兜头给小孩一巴掌:“胡说!村主怎能吓着你?”

    小孩捂着脑袋,瞪着眼睛看着他爹和村主,欲哭道:“爹,是村主把我吓着了?”

    小孩他爹听了,兜头又给小孩一巴掌:“你再胡说我打死你。”

    这时小孩捂着脑袋,只看他爹,不看村主。哭道:“你打我干啥?”

    小孩他爹把小孩往身后一推,说:“村主,一个小孩,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村主说:“不是我跟小孩一般见识。”随问小孩道:“小孩,我怎吓的你?”

    小孩哭道:“你刚才呲牙把我吓到了。”

    村主一想,原来是这么回事?回道:“莫怕,我那是吓唬大人的,让他们离开。你莫要哭,再哭,我就吓唬你。”

    小孩听了,哭了两声,哭的动静小了。看着村主。

    村主对孩他爹说:“以后打孩子,用脚踢,别用手打,把孩子打坏了呢?”

    孩他爹听了糊涂,寻了寻思,问:“用脚踢,踢不坏吗?”

    村主说:“用脚踢,基本都踢屁股,踢屁股能踢坏吗?”

    小孩他爹听了心想:“踢屁股他能长记性吗?要打,哪疼打哪。长了记性,下回就不敢了。”小孩他爹想毕道:“村主,你还有事不?没事,我把孩子带走了?”

    村主闻言瞅向孩子他爹,说:“你和孩子站这干啥,找我有事呀?”

    孩子他爹看向村主,回:“村主,你先忙,有事再找我,我家在哪,先不告诉你。”话毕牵着孩子手道:“走,瞅他干啥?”

    村主见孩子他爹领着孩子走了,孩子回头瞅了他一眼,便不再瞅了。

    那老德被媳妇和孔德扛进医馆,直至柜台前。老德媳妇和孔德将老德放下,老德把着柜台。三人皆瞅着大夫,等着大夫问话。

    这柜台里的大夫,不是别人,正是给泥瓦匠费腾,看伤的观江海观大夫。观大夫瞅了瞅三人,问:“你们三个,谁看病?”

    老德媳妇、老德、孔德,互相瞅了瞅,看向大夫,脑袋里皆问:“谁看病你看不出来?”

    观大夫见三人只看着自己不吱声,问:“你们三个谁看病?”

    老德媳妇、老德、孔德三个又互相瞅了瞅,看向大夫,心和脑皆问:“谁看病你瞅不出来?”

    观大夫见三人又看着自己不说话,瞅着中间的老德气道:“你三个谁看病!”

    老德媳妇和孔德瞅了眼老德,见老德直瞅着大夫,大夫瞅了眼老德看看他俩。瞅了会,老德媳妇道:“谁看病,你还用问吗?”

    观大夫瞅着老德媳妇,说:“不说我哪知道谁看病?”

    孔德见大夫总不知谁看病,心道:“难道大夫看出我浑身无力,不知是我看病还是老德看病?”想毕看向大夫,说:“大夫,你是不是看出,我浑身无力了?”

    观大夫闻言瞅向孔德,回:“我问你们三个谁看病?什么,你有力我无力地?”

    老德将脑袋伸给大夫,用手怕了拍头上的伤处,一句话不说。

    观大夫瞅着老德,看到老德头发上的血迹,耳朵上也有,兜头给老德一巴掌,问:“我问你们三个谁看病,把脑袋伸过来干啥?”

    老德被抽一巴掌,抬头瞅着大夫,心问:“我把脑瓜伸过去,你还不知道吗?”

    老德媳妇和孔德一下都愣了,愣着看着大夫。

    观大夫瞅着他们三人,他们仍是不说话,只瞅自己。这观大夫瞪着眼珠子瞅着他们,喊着指道:“你们三个是不是都有病!谁看病说话!老瞅我干啥!”

    观大夫一喊,医馆里所有人,都将目光聚来,不知发生啥事了?

    老德媳妇、老德、孔德,登时被吓住了。瞅着观大夫,一言不发。

    观大夫瞅着仨人,这仨人只瞅自己,还是特码不说谁看病。观大夫急了,将柜台上的纸朝三人使劲一扔,怒道:“出去!”

    老德站那没动,老德媳妇和孔德向后退了一步,三人不同程度都生气了。睁着眼,瞅着大夫。

    他们三个最生气的是老德,因他挨了一巴掌,老德猛然大叫道拍着柜台:“这还用问吗!你没长眼睛啊!”喊着指了指自己脑袋受伤之处。

    观大夫被老德吓愣了,说:“你们不说,我哪知道,你们谁看病?谁看病,说句话,别老用手指。”

    老德就纳闷了,自己受伤的头在这搁着呢,他就不知谁是看病地?瞅着大夫道:“大夫,谁看病,还用我说吗?我是咋进来地,被人抬进来地?还有,我这脑袋,你没看着吗?”

    观大夫道:“你被人抬进来地,脑袋有点血,我早就看见了。我问的是,你们谁看病,听不清,人说话吗?”

    老德瞅着大夫,道:“这非得说话吗?谁受伤谁看病,一眼就看出来。非得说话吗?你就不能上来就问问我,伤的怎么样,严不严重?”

    观大夫说:“你们三个谁看病,跟我说一句,不说,我哪知道是谁?你受伤了,我就认为你看病啊?”

    老德听了寻思,也不知大夫说的对不对,回道:“我看病。”

    观大夫一听,满意的笑了,点头道:“嗯,早点说呀。”观大夫瞅瞅老德脑袋,问:“你脑袋是怎么弄的,打架了?”

    老德想了下,回:“没打架,我这脑袋是,我媳妇从二楼扔个凳子,砸的。”

    观大夫闻言瞅了瞅三人,心想:“他媳妇没事砸他干啥?定是跟谁打架了。”想毕肯定道:“你这是让人打地。”

    老德瞅眼大夫,说:“你傻呀,我没跟你说我媳妇砸的?”

    老德媳妇接话道:“这是我家的,他的脑袋是我砸的。”

    观大夫不信,看了眼孔德,说:“他的嘴是怎么整的?”

    孔德的嘴的确是被人打的,但他不能说,说了怕对不起老德。说谎道:“我的嘴,是卡倒摔的。”

    观大夫闭着嘴瞅着孔德,看孔德不像撒谎人,说道:“你的嘴是自己卡的,不是别人打的,他的是让人打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