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老头站起
    卖筐卖桶的往自家铺子走,路过卖糖人的。卖糖人的见竹筐木桶铺掌柜走路有些不正常,他知是被学掌柜踢的。卖糖人的见了,撩骚道:“怎了,走路咋不对劲呢?”

    卖筐卖桶的,只是路过,瞅也没瞅卖糖人的,他听话停下看了几眼卖糖人的,回道:“你信不我揍你?”

    卖糖人的听了,往一旁走了一步,说:“哎,跟你闹着玩。”

    卖筐卖桶的见了,上前一步,凶道:“你在跟我调皮,小心我扇你两巴掌。”

    卖糖人的说:“别地,咱俩低头不见抬头见,打起来不好?”

    卖筐卖桶的听了,问:“怎地,你还敢打我呀?”

    卖糖人的回:“你把我惹急眼他,我就敢?”

    卖筐卖桶的听了,上下瞅了眼卖糖人的,倒有些不敢惹他了。他说:“我还有事,哥们你说话跟我别得瑟。”

    卖糖人的眼神略怕的上下看着卖筐卖桶的,说:“你有事我不打扰,忙去吧你?”

    卖筐卖桶的转身面向自家铺子,回头朝卖糖人的说:“以后欠削吱声?”

    卖糖人的回:“啊。”

    卖筐卖桶的瞅了眼卖糖人的,便往自家铺子走。

    卖糖人的看着竹筐木桶铺掌柜后背,朝他吐了口吐沫:“呸,走道都走不好。”

    竹筐木桶铺掌柜刚走几步,听卖糖人的朝他吐吐沫,还骂他。他停了下,心说:“我就当没听见。”想毕,几步进了自家铺子。

    那竹筐木桶铺掌柜进了铺子,走至柴堆,将老德的鞋拿了。瞅了眼鞋说:“这他吗地?”话毕,这筐桶掌柜拎着鞋便往出走。

    卖糖人的两手把着糖人柜子,回头瞅见筐桶掌柜走了出来,两手拎着一只鞋。他见了道:“熊包一个,让人往屋里扔了只鞋还让人打了,这还给人送鞋去?”

    筐桶掌柜听了,止步回道:“我熊包一个?你知道打我那人,一会要干啥去吗?”

    “干啥去?”卖糖人的问。

    筐桶掌柜回:“干啥去,一会他要去村衙。”

    卖糖人的问:“他去村衙干啥?”

    筐桶掌柜回:“干啥,干棍子。”

    “啥?”卖糖人的没听懂,没听懂啥是干棍子?

    卖糖人的瞅瞅筐桶掌柜,问:“干棍子?怎的,他要打棍子呀?”卖糖人的说着打出两拳比画了下。

    筐桶掌柜回:“不是他干棍子,是棍子干他。”

    卖糖人的听了,在那寻思,伸头问:“棍子是怎么干他?”

    筐桶掌柜道:“村衙的棍子你不知是干什么的?”

    卖糖人的听了,想了下,说:“村衙的棍子不都是吓唬人的吗?”

    卖筐卖桶的说:“你听谁说村衙的棍子是吓唬人的?”

    卖糖人的:“那就是吓唬人的,瞅的还挺结实。”

    卖筐卖桶的:“衙役拿那棍子打人时候你没看过?”

    卖糖人的:“没有,只见衙役拿着棍子,未见衙役打人?”

    卖筐卖桶的拿着鞋往前走道:“没见过你不知,衙役拿那棍子打人很着呢。一棍子就让你一天坐不稳。”

    卖糖人的:“是吗?”

    卖筐卖桶的:“你没见过,还没听说过吗?”

    卖糖人的:“听倒经常听说,但我一个没信。”

    卖筐卖桶的听了,瞅眼手中老德鞋,说:“你经常听说,咋一个没信呢?”

    卖糖人的瞅了眼老德的鞋,说:“我这人谁都不信。”

    竹筐木桶铺掌柜寻思,说:“你这人疑心咋这么重呢,谁都不信?”

    卖糖人的回:“我这人就这性格。”

    “啊?”卖筐卖桶的拿着老德的鞋,瞅着卖糖人的往前走,走过了糖人柜子。卖糖人的说:“掌柜买个糖人不?”

    卖筐卖桶的脚不停回:“不了。”

    街上围观的人,那假摔倒地的老头,正与一老太太笑着说话,脚一动,登时一条腿抽了筋,老头“哎呦!”一声立刻坐起抱住小腿。

    老头抱着小腿,表情甚是古怪,他呲牙挤眼哎呦着。

    卖筐卖桶的,见老头如此,拿着鞋停下来瞅。

    跟老头正说话的老太太个不高,他见老头可能是腿抽筋了,问:“你身子骨也不行啊,腿都抽筋了?”

    老头坐着把腿,腿仍是抽着筋,他未回老太太话,一下站了起来,弯腰两手使劲揉着抽了筋的小腿,表情十分难受。

    围观众人皆以为倒在地上的老头被人撞了站不起来,他们为何知道老头是被撞的呢?当然是老头自己说的。

    一戴着斗笠的人道:“哎呀!这老头能站起来呀?”

    卖筐卖桶的听了说:“那老头碰瓷的,腿抽筋自己起来了。”

    戴斗笠的在人群中找了找说话的人,他并未找到,朝说话人所在方向道:“啊,我感觉他也像碰瓷的?”

    卖筐卖桶的见那戴着斗笠的人并未看出是自己说的话,他瞧了瞧那戴斗笠的,没有再出声,侧过身面向学家医馆,扭头瞅着那老头抽着筋,欲走不走。

    老头抽着筋,围观人都瞅着他,不少人都出声嘀咕,嘀咕老头是骗子,自己腿抽了筋才起来。

    老头抽筋抽了会,终于缓了过来。他动了动抽筋的脚,自道:“这地躺时间长凉啊。”他瞅向另一条未抽筋的腿,喜道:“幸好这只腿没抽筋。”他笑着动了动未抽筋的脚,来回伸缩着脚掌。“哎!”他这一弄,感觉这只脚也要抽筋。

    老头不相信这另一条脚腿也会抽筋,又轻微的伸缩了两下脚,老头瞪着眼睛,以知这一条腿也要抽筋,他立刻将两手去把住这一条腿,同时间这一条腿也抽筋了,老头瞬间“哎!”了一声坐在了地上。

    那戴斗笠的见了,道:“俩腿都抽筋了?”

    人群中又有两人说;“两个腿都抽筋了这老头。”

    围观群众,不少人都在嘀咕这老头,两条腿都躺抽筋了?

    老头坐在地上,呲牙挤眼“哎呦!”着快速揉着腿。

    那个不高的老太太道:“你这身体也不行啊?人老了,半年就得瘫那。我可不伺候你。”

    老头听了,说:“你个也不高,我跟你说话都嫌恶心,哎呀这腿!”老头说着使劲揉着腿。

    与老头说话的共有三个老太太,一个看他一条腿抽筋转身便走了。另一个比个不高那老太太还要矮,且满脸皱纹。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